第107章 想死,由不得你!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107章 想死,由不得你!

安心莲脸上吃痛,对上安谧的眼,几乎被她眸中的狠辣给震慑住了,就算是在商会会长上任那天,安谧对付柳家人之时,也没有这般明显的狠!

“哟,呵呵,这么一张脸,如今怕是毁了。”颜冰幸灾乐祸的道,果然看到安心莲原本怔住的神色一惊,禁不住在心中冷哼,女人啊,终归是在乎那张脸,安谧这一抓,怕是比那天她砍了安心莲一根手指还要让安心莲心疼。

毁了?安心莲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怕真的是毁了!

想到安谧刚才放出的话,她相信,即便是死,安谧也不会让她那般轻易的死,看着眼前这个曾经被她踩在脚下,肆意折磨的女子,安心莲心中的滋味儿说不出的复杂。

“安谧,我错了,我以前不该那么对你,不该算计你,也不该想要你的命,求你看在我们是姐妹的份儿上,饶了我。”安心莲突然放软了态度,如一条狗,摇尾乞怜着安谧的仁慈。

可是,安谧却只是淡淡的一笑,仁慈?有时候,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这安心莲她还不了解吗?

自己毁了她的脸,她只会更恨自己,若是真的因为那可笑的“仁慈”饶了她,他日,自己的这张脸,说不定就会在安心莲的利爪之下,被毁得更加彻底。

“容我考虑考虑。”安谧含糊的答道,那安心莲的眼里,竟然浮出一丝希望,安谧扯了扯嘴角,转身颜冰道,“走吧!那什么地方,我也想见识见识呢!”

安谧话一落,安越锋,安心莲,余芳菲三人眼里的恐惧更浓,他们没有忘记,刚才这山贼头子说过的话。

见识见识?那对他们,怕是避之不及的灾难吧!

三人被三贼架着出了大厅,夜色中,火把照得通亮,一行人往山中走,越是往那深处走,周围就越是透着一股寒意,森冷得让人恐惧。

一路上,安谧,柏弈,颜冰坐在马上,看着前方安越锋,安心莲,以及余芳菲三人的踉跄身形,倒也是一件快事。

安心莲没有忘记安谧刚才说要考虑考虑的话,不断的说着好话,即便是安谧只是淡淡的笑着,丝毫也没有理会她的意思,可是,安心莲却依旧没有放弃。

不多久,一行人便到了目的地,这是一个悬崖,不高,但是,看下去依旧会让人觉得害怕,摔下去,即便不会粉身碎骨,那也绝对是休想活命的。

“呵,还真是一个清幽的好地方。”柏弈翻身下马,欣赏的扫视了一眼四周,说得轻松无比,可是,听在一些人的耳里,却是禁不住嘴角抽搐。

清幽?这哪里是清幽?这分明就是阴寒啊!

尤其是不知道是哪儿传出来的野兽吼叫,更是让人心里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安心莲,安越锋,余芳菲看了周围一眼,下意识的吞了下口水,这就是刚才那个山贼头子所说的,从这里回去之后,就会服服帖帖的地儿?

可是,他们却是没有从这里找到丝毫的刑具之类的东西,她究竟要干什么?

三人的心里越发的不安,安心莲也更加慌乱了起来,“谧儿,你以后就算是让我做牛做马都行,我可以服侍你,你尽管将我当丫鬟使,我曾经怎么对你的,你就怎么对我,你先放了我好吗?”

“堂堂安府的大小姐,又怎会甘心被人当丫鬟一样呼来喝去?”安谧嘴角勾起一抹讽刺,“你是不是想着,等我放了你,你再找机会杀了我?”

安心莲好似被说中了心思一般,目光闪烁着,“怎么会?谧儿,我是真的认错了,再说了,我斗得过你吗?”

说着,若有似无的看了一眼柏弈,“你有渤海王这么一个靠山,我在你面前,也不过是一个蝼蚁而已。”

这个该死的安谧,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似乎什么事情都能化险为夷,她不笨,这个山贼老大和这渤海王似乎颇有渊源,她千算万算,竟是没有料到,这山贼老大竟和渤海王是旧识,本来可以杀了安谧的,可是,她终究是棋差一招!

柏弈一听,得意的一笑,而这得意之色丝毫不差的落入了安谧的眼里,却是招来安谧的一个白眼,“你说错了。”

安心莲微怔,错了?

没有等她弄清楚安谧到底是什么意思,下了马的安谧靠近安心莲几分,嘴角一扬,“没有渤海王,你在我的面前,也不过是一个蝼蚁而已,对付你,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安心莲脸色一僵,心中被激起了愤恨,安谧这是在**裸的对她宣告,自己这辈子注定只能在她的脚下苟延残喘,仰望着她!

可是,她却不知道,安谧的心里,就连仰望的机会,也不再打算给这个安心莲了!

瞥了一眼安心莲难看的脸色,安谧转身对颜冰道,“这里有什么好玩儿的啊?”

颜冰眼睛一亮,神采飞扬,“谧儿,你也看不出来吧,哈哈,你可看到那悬崖了?好东西就在那悬崖下面呢!”

安谧皱了皱眉,心中更是好奇,走到那悬崖边上,很轻易的,就看到悬崖下十来米的地方,竟分别支出几个露台,每个露台相隔十分的近,尤其是上面的东西……

安谧身体一怔,嘴角的笑意越发的灿烂,“呵呵,冰儿真是好兴致,在这里样这么些宝贝!”

颜冰和安谧相视一笑,“宝贝?呵呵,还真是宝贝,不过,这些宝贝有时候,可一点儿也不可爱呢!”

颜冰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安谧了,拉着安谧的手,走到一处,指着脚下悬崖之下的其中一个露台,“你看,那原本是这山中的一只虎王,可被我捕获了之后,就被关在这里了,我会定期让人丢些肉下去让它吃,不过,算算时间,它也有好长时间没进食了。”

说罢,颜冰又拉着安谧到了下一处,“旁边这个,是我之前得的一条蛇,剧毒无比,又尤其喜欢血腥的味道,只要一闻到血腥味儿,它就异常的兴奋,哎呀,那次,我让人吊了一头牛下去,单单是被那蛇咬了一口,就当场毙命,还有另外的这个,我唤它天王蝎,虽不比那毒蛇厉害,可繁殖能力挺强的,瞧见了没?你看到的是一两只,可只要一有动静,呵呵,藏在暗处的,都该要出来了。”

安谧嘴角一扬,目光扫了一眼眸中盛满恐惧的三人,呵呵的道,“都是挺可爱的宝贝,听你这么说着,倒是挺厉害的,你刚才说,带他们来见识的就是这个吗?这可不要把他们吓坏了才好!”

“吓坏?呵呵,他们的心比这些小宝贝都还毒上几分,又怎会怕它们?你说对不对,安心莲小姐?”冰儿眸光闪了闪,眼里诡谲闪烁,在那诡谲之下,甚至有跃跃欲试的嗜血因子在跳跃着。

安心莲身体一颤,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发的浓郁,她们要干什么?

“看来,当真是吓到了,不过,听你方才说,许久没喂食了,这未免太残忍了些?让它们肚子,可不好啊!”安谧皱了皱眉,眼中的不怀好意也浮现了出来。

扫过三人一眼,目光所及之处,几人身体皆是止不住颤抖,余芳菲更是猛地跪在地上,“谧儿,别把我丢下去喂它们,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余芳菲从来未曾有过的恐惧,单是听那老虎的吼叫,还有安谧和颜冰的对话,她就已经怕得要死,她无法想象,自己被丢下去,被蛇咬,被凶猛的老虎撕裂,或则是被那蝎子蛰得满身窟窿的会是怎样的折磨,她下意识的想要抗拒。

“呵,谧儿,我们刚才说要将他们丢下去了吗?哈哈,瞧这女人怕得跟什么一样。”颜冰朗声道。

话刚落,安谧就接过了话端,淡淡开口,“不过,我倒是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注意,这里有现成的食物,不是吗?”

安谧眼中的诡谲闪烁着,眸子一眯,“谁最害怕,谁就先来吧!”

余芳菲,安心莲,安越锋心里咯噔一下,脸色更加惨白。

“安谧,你若真是杀了我们,你要遭天谴的。”安越锋慌乱的道。

“天谴吗?谧儿可不会怕,再说了,是我要丢你们下去,关谧儿什么事?”颜冰轻哼一声,随即看了一眼早就吓得没了力气的余芳菲一眼,“老二,将这个妇人给我丢下去!”

“是,老大。”二当家立即领命上前,亲自一把将余芳菲提了起来。

“啊……放开我,别丢我下去,不要……”余芳菲口中呢喃着,不断的摇着头,被推到悬崖边上的她,正听得一声老虎的吼叫,低头一看,那只猛虎的硕大,让她几乎被吓掉了半个魂魄。

不,她不要被这野兽撕吞下肚,就算是要死,也要死得痛快些,心中想到什么,眸中凝聚起一抹坚定,对,她宁愿自己寻死,也不要那般痛苦的死去。

心里下了决定,一咬牙,张口,就要咬断自己的舌头,可就在那一刹那,身后一个力道,将她拉了过去,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一快布团就已经塞进了她的口中,对上渤海王那双深邃的黑眸,被他眼里的阴沉彻笼罩,那眼神似乎在告诉她:想痛快的死,也由不得你!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么么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