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父子对峙皇帝之怒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129章 父子对峙皇帝之怒

柏弈字字珠玑,明德帝的脸色更是难看了些,他身为帝王,何时受过臣子这样的质问,可是,对于这件事情,他便是想为自己辩解,也没有立场。

事实摆在眼前,已经不容他辩解。

王爷……不怪皇上,是奴婢……奴婢倾慕之人是皇上,这一切都是奴婢自愿,并非皇上的错。云袖紧紧的抓着柏弈的衣裳,急切的为明德帝开脱,整张脸已经被打得红肿不堪的她,此刻脸上挂满了泪水,娇柔中的楚楚可怜,让人不胜怜惜。

她这般宁愿将过错揽在自己的身上,也要护着明德帝的举动,不得不说,还是让明德帝心中有一抹柔软划过。

只是,柏弈却是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好啊,看来你们都忘记了,昨天赐婚的事情了,你们这是将我至于怎样的境地?

柏弈说着,狠狠的推开了云袖,那一堵强健有力的体魄一离开,云袖的心里就浮出了一抹失落,咬了咬唇,王爷……

云袖对上柏弈愤怒悲伤的眼,心中怔了怔,若是这是他的真实反应,那该多好,可是,昨日柏弈跟她达成协议时的冷静面容,却在不停的提醒着她,这是一出戏,她不得不承认,柏弈的演技是难得的精湛。

她虽然和柏弈相识不久,可是,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却非常的清晰,他是那种不屑让自己对任何女人表示出亲昵的男人,而刚才,他却为了演好这场戏,那么靠近她,而这其中的原因……云袖脑海中浮现出安谧的身影,亦是想起在大殿上,渤海王为了安谧,抗旨拒婚的事情,心中更是羡慕起那个叫做安谧的女子来。

那安谧,能够得到渤海王这般的宠爱,该是有什么过人的本事吧。

柏弈,你听朕说,这事情朕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一直沉默着的明德帝终于开口了。

交代?父皇能给儿臣怎样的交代?再赐儿臣更多的美女,呵呵……指不定那些美女还没有进渤海王府,就又已经先上了父皇的床。柏弈冷哼一声,丝毫没有因为眼前的人是皇帝而有丝毫的顾忌。

现在,他掌控着大局,他清楚的知道,就算明德帝对他没有多少愧疚,那至少,他也会担心,这件事情会闹得人尽皆知,所以,明德帝势必会好好的处理这件事情。

如柏弈所料,明德帝确实是十分的慎重,听了柏弈的话,明德帝的眉心皱得更紧,柏弈,这一次是意外。

意外?谁能保证,没有下一个意外呢?柏弈呵呵的笑了出来,父皇,儿臣昨日已经听了你的安排,接受这门婚事,可是,还未过门儿,就被戴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还是由父皇给儿子戴的,父皇可知道儿子此刻的心情?

柏弈……朕说了,这并非是朕的本意,云袖赐给了你,就是你的人!明德帝拔高了语调,若是换成其他的皇子,他不会这般放低姿态,可是,柏弈不一样,他不能失去这个儿子,更是不能失去他对他的忠诚。

好,若是父皇让儿子听命,那儿子继续娶云袖便是。柏弈扯了扯嘴角,丝毫不掩饰他那笑容之中的讽刺。

明德帝微怔,眉心皱得更紧,看来,云袖和柏弈的婚事,只能到此为止了,想想昨日才定下的婚事,今日就已经遇到这样的状况,明德帝心里莫名的憋屈,事情怎会是这样的结果?完全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柏弈,这门亲事,朕会下旨,将它取消了。明德帝心里纵然有万般不甘,却也不得不这么做。

柏弈的心中浮出一丝得逞,他就说过,会让父皇后悔昨日的决定,而取消婚约,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柏弈不得不承认,在某些方面,他是一个异常贪心的人,比如安谧的情,又比如此刻明德帝的退让!

柏弈苦涩的一笑,父皇,这婚约还是不取消了吧,反正即便是取消了这个婚约,父皇也终归是会再给儿子赐婚,这又有什么差别?

你……明德帝眸子一紧,心中有些愠怒,他都已经让出一步了,这柏弈,还要继续纠缠下去吗?

柏弈,你未免也太大胆了些,皇上是好意,你倒是不领情了,你这般故意刁难,是将皇上的面子搁在哪儿?冯皇后见明德帝发怒,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来踩渤海王一脚。

这个渤海王的突然出现,已经打破了她的计划,现在她的心里也还憋屈得难受呢,可此时的她,又怎知道,她也不过是柏弈算计中的一颗棋子罢了。

柏弈却是没有理会冯皇后的斥责,依旧是不掩他的讽刺,父皇,你放心,儿臣即便是娶了云袖,也不会将你们的事情外传。

不外传吗?明德帝知道,就算是柏弈不外传,他也深深的伤了柏弈的心,以后,恐怕他们父子间的关系,就很难再修复好了。

明德帝眸子眯了眯,脑中百转千回,竟觉得这事情比朝堂上的事情还要让人伤脑筋,此时的他有些心力交瘁,无奈的道,那你想怎样?

他想怎样?明德帝不知道柏弈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啊!

儿臣斗胆,儿臣想要父皇的一个承诺。柏弈迎着这个机会,刚才做的这一切,目的就是让明德帝觉得无力,而此时,正是他的机会。

明德帝眸子眯了眯,承诺?什么承诺?

冯皇后也紧张了起来,承诺?这柏弈想要什么承诺?

她下意识的想到了继承人的位置,心里更是防备了起来,若是柏弈以这件事情要挟皇上立他为太子,那该如何是好?

父皇……

皇上……冯皇后焦急的打断了柏弈的话,一时之间,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冯皇后,冯皇后在明德帝和柏弈的目光之下,扯了扯嘴角,心中知道,她必须开口阻止,皇上,渤海王借以此事,向皇上要承诺,实属不妥,若是他要的是咱们大金朝的江山,难道也要遂了他的意不成?皇上是大金朝的一国之主,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皇上要了就要了,渤海王便是不愿再娶云袖,那只管娶他愿意娶的人就行,若是有什么过分的要求,那就是渤海王不忠不义了。

冯皇后一心想阻止柏弈提出伤及她和她儿子利益的要求,却是没有想到,她的这番话,最后竟是帮了柏弈一把。

柏弈心中浮出一丝讽刺,依旧是严肃的道,父皇,皇后娘娘,儿臣不是贪婪之人,也懂得分寸,皇后娘娘所说的话,也是再在理不过了。

明德帝和冯皇后皆是皱了皱眉,心中猜测着,这柏弈所要求的承诺,到底是什么承诺。

你且说来听听。明德帝低沉的声音响起,那黝黑的眸子中,又恢复了许多沉静。

柏弈也不再耽搁时间,朗声一字一句的道,儿臣恳请父皇,让儿臣的婚事由儿臣自己做主,谁也不得干预。

渤海王话一落,冯皇后和明德帝愣了片刻之后,终于回过神来,有什么东西瞬间在脑中清晰了起来……

他要他的婚事由他自己做主?

明德帝紧盯着自己的这个儿子,要说精明,在他的所有儿子之中,柏弈无疑是数一数二的,可他却没有料到,他儿子的精明,竟然用在了算计他的方面!

呵!

明德帝利眼微眯着,心中有一股强烈的想笑的冲动,他算是彻底的明白,他的儿子在最初如他所愿,请旨赐婚之时,就已经在计划着这一切,而……这云袖……

云袖会是他的帮手吗?

不过,此刻去追究这个,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他更应该将心思用在应付柏弈上。

答应他的要求吗?明德帝心里万分不甘,可是,他即便是不甘又能如何?

空气中一阵沉默,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柏弈知道,明德帝已经猜出了他的算计,倒也没有再演戏的必要,父皇意下如何?

你……是在威胁朕!明德帝胸口堵着一股气,手早已经紧握成了拳头。

相对于明德帝此刻的愤怒,柏弈却是一片平静,父皇,儿臣并非是威胁,只是,在为自己的幸福争取罢了!

为你的幸福争取?那安谧对你来说就是幸福?你别忘了,她是什么身份!明德帝怒喝道,说到底,还是因为那个叫做安谧的女人,柏弈才连他都耍了。

想到昨日自己让安谧所做的事情,哼,他以为她按照他的意愿做了,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那个安谧,一肚子小心思,指不定柏弈设计的这一出,跟她也脱不了干系!

想到此,明德帝眸中的愤怒与凌厉,更加的浓烈了,柏弈好似看出了他心中所想,淡淡的开口,父皇,这事情和安谧没有半点关系,只是儿臣的主意,儿臣只想要一个满意的结果,还请父皇赎罪。

混账!明德帝眸子一凛,你的眼里,还没有没有朕这个父皇!自古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想自己决定,没门儿!

明德帝怎愿如柏弈的意,答应了他,就等于是服输了,他皇帝的威仪往哪儿摆?!

想到什么,明德帝朗声吼道,来人,将安谧给朕带来!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么么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