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兑现承诺柏弈的腹黑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131章 兑现承诺柏弈的腹黑

明德帝被气得够呛,却也只能妥协,立即吩咐秦公公准备了纸笔,愤怒的写下一行字。

柏弈达到目的,心中甚是满意,“谢父皇恩典,儿臣先行告退,父皇放心,今日儿臣所看到的,会当做没有看到一般,这房间的一切,都不会从儿臣口中泄露出去。”

柏弈将纸收好,恭敬的朝明德帝行礼,说罢,拉着安谧的手,就要离开皇后寝宫,明德帝的脸色,早已经黑得不能再黑,紧紧盯着被柏弈拉着离开的安谧的背影,拳头下意识的紧握着,那深沉的眸中风云变幻。

“皇上,渤海王怎能如此放肆!”冯皇后不失时机的煽风点火,在她的计划中,本该是她为皇上保密,为皇上想法子,却没有想到,这倒是被柏弈给抢了先。

冯皇后的话却是招来明德帝不悦的一瞪,气冲冲的给秦公公使了个眼色,“给朕更衣。”

“皇上,让臣妾来吧。”冯皇后心中一颤,言语中讨好之意格外明显。

明德帝眉心一皱,原本要上前的冯皇后立即没了动作,秦公公见此情形,立即拿了衣裳,伺候着明德帝更衣,一旁的冯皇后只能看着,心中却是明白,皇上在渤海王那里吃了这么大一个瘪,连她也被迁怒进去了。

明德帝换好了衣裳,凌厉的瞥了一眼衣衫半裸的女子,“今日之事,若是谁敢说出去,朕定不轻饶。”

说罢,明德帝没有再理会房中的冯皇后和云袖,甩袖出了房门。

就算是明德帝不吩咐,冯皇后也不敢将此事泄露出去的,折损了皇室和皇上的颜面,那云袖可能就休想再有翻身之日了,冯皇后看着明德帝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脸上也是一片凝重。

皇上对她真的只是迁怒吗?万一,他依旧认为昨晚云袖会躺在他的身边,是她安排的怎么办?毕竟,她曾那般热情的想要将云袖引荐给他做妃子。

想到此,冯皇后脸色一白,目光闪烁之间,多了些慌乱。

“娘娘,云袖该怎么安置?”寒玉在一旁皱眉提醒道,刚才这一出,也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她以为皇后会是主导一切的赢家,可是,事实似乎并非如此啊。

经寒玉这么一提醒,冯皇后立即回了神,看了一眼地上楚楚可怜,一番娇柔模样的云袖,心中竟然有些后悔昨晚听了这云袖的话,安排了这么一出。

她甚至怀疑,这云袖是不是故意在坑她!

“娘娘,云袖该死,云袖无能,云袖请皇后娘娘赐死奴婢,云袖死不足惜,只是以后没有机会履行昨夜对皇后娘娘的承诺了。”云袖脸上泛着冷笑,那冷笑,似看到了死亡临近的无奈。

冯皇后是有杀了云袖的心,可是,这么一个绝世美女,既然被爹送来,想必是有些能耐的,她若是杀了她,怕会是更大的损失。

房间里,一阵沉默,寒玉也在小心翼翼的留意着冯皇后的神色,等待着她的决定,终于,过了片刻,冯皇后才从鼻子里冷冷的哼了一声,“让你死了,那本宫可不是更加亏了?”

“娘娘……可云袖给皇上惹了麻烦……”云袖似欣喜,但又满脸的愁绪与担忧,好似她根本就不知道渤海王会在今日突然到来,撞破一切一般。

想到渤海王对她所说的话,看来,渤海王还真是了解冯皇后啊,冯皇后舍不得她这颗棋子,她就没有性命之忧,而至于以后……云袖不着痕迹的敛眉,云袖知道,就算没有渤海王承诺的推她上位,冯皇后也会为她安排好一切。

“哼,你也知道是惹了麻烦!”冯皇后冷哼道,关键是这麻烦由她解决才好,可是现在,她什么贤惠的名声都没有捞着,事已至此,她也只能想着将她的损失降到最对了,敛了敛眉,冯皇后沉默了片刻,才吩咐道,“云袖,看样子皇上很快会找借口取消你和渤海王的婚约,而你……现在只能沉寂一段时间了,你可给本宫记住了,本宫要你时刻保持着最好的状态,只要在皇上心里,这件事情过去了,你就有机会了。”

“娘娘,奴婢谢娘娘。”云袖一个头磕在地上,在冯皇后看不到的时候,她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弧度,机会,她不怕等。

“罢了,寒玉,你将她安排在别人少看得见的地方住下。”冯皇后瞥了云袖一眼,似乎不愿待见她,冷冷吩咐道。

“是,皇后娘娘。”寒玉领命,转而对云袖道,“云袖姑娘,请吧!”

云袖刚才被寒玉打得很惨,现在脸上还火辣辣的疼,可此刻的她,艰难的从地上起来之后,还是开口对寒玉道了谢,这倒是让寒玉心中不由得高看了这云袖两眼,将她领出了房门,并没有往前殿走,而是进了殿内屏风之后,直到二人彻底的消失在了冯皇后的视线之中之后,寒玉这才去寻了一件披风递给了云袖,“披上吧,云袖姑娘,今日奴婢打你,也只是听命行事而已,还请云袖姑娘不要介怀。”

寒玉素来都是一个圆滑的人,在皇后的眼里,她是一个忠实的奴婢,可是,她的心思却是很大,皇后势必要将云袖推到皇上的身旁,凭着这云袖的美貌,以后指不定比以前的容妃还要得宠,她能不得罪,就最好是不得罪。

云袖迎上她的笑容,朝她点了点头,“谢寒玉姑姑。”

说罢,将披风披上身,遮住满身的狼狈,感觉到身子温暖了些,但她的眼底却是一片冰冷,这冷并非针对于寒玉,而是针对于冯皇后,这个女人今天故意设计的这让她出乎意料的一出,她现在算是深深的记住了。

如柏弈所希望的,在明德帝盂兰盆节为渤海王和云袖赐婚三日之后,宫里传出云袖突染重病,将不久于人世的消息,皇上为了自己的儿子,强势的下旨,取消当日为渤海王的赐婚。

这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京城,当日在皇宫宴会上有幸目睹过云袖绝美风姿的人,皆是感叹红颜薄命,这么一个绝世倾城的美女,怎的就突然得了重病,不久于人世了,当真是可惜……这原本的一段好姻缘,才这么点儿时间,就宣告夭折。

不过,有些明眼人却是嗅出了一些不寻常的端倪,这赐了婚又突然取消婚约,说什么云袖染了重病,怎么看怎么充斥着诡异的意味儿,甚至有人猜测,那云袖姑娘怕是出于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早已经香消玉殒。

当然,这些猜测也只能在人的心里,谁也不敢传出来,倒是这些时日,人人看到渤海王,都会看到渤海王脸上那掩饰不住的笑容,甚至那些经常和渤海王有生意往来的人,在这几次的生意当中,都发现渤海王似乎“仁慈”了许多!

大家联想起这段时间传得沸沸扬扬的关于渤海王解除婚约一事,越发的觉得渤海王的举动甚是反常,不过,有些人却也从渤海王的反应中,看出了些头绪,看来,这门婚事,渤海王本来就没有放在心上啊!

据说那云袖姑娘,美得似天女下凡,不可方物,可也终究没有被渤海王看上,渤海王这样丰神俊朗,俊美无俦的男人,又会喜欢怎样的女子!

京城许多想结交渤海王,甚至想将自家女儿嫁入渤海王府,以攀附这棵大树的达官贵族,都在猜测着,不过,那日盂兰盆节宴会上,有些精明的官员也摸出了些头绪,那日,渤海王刚开始,可是为了一个女子违抗皇上赐婚的啊!

一时之间,这些人也都暗地里将那个女人的一切都打听了个遍,可得到的消息,却也是少之又少。

据说,那女子名唤安谧,这一次封命为后宫嫔妃绣制宴会所穿的衣裳,听说是有一手绝佳的绣技,所绣的花,甚至能够引来蝴蝶驻足,连宫中的绣娘也比不上她的手艺。

见过安谧的人,都寻思着,难道渤海王喜欢的是安谧那种类型的女子?

要说她漂亮吧,可这京城,比她美丽的人多了去了,要说她温婉吧,大家闺秀从来不缺温婉女子,那女子到底有什么特别的?竟能让渤海王为她抗拒皇上的赐婚?

难不成是因为那个叫做安谧的女子,有一手精湛的绣技,这才让渤海王为之倾心?

众人猜测纷纭,但那个叫做安谧的女子,对京城的人来说,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

甚至有商人宴请渤海王之时,取消了一贯的舞姬献舞,而是让几个生得美丽的秀女,当场表演起刺绣来,柏弈看在眼里,笑得意味深长。

这一日,柏弈回到渤海王府,如前几日一样,到了天香小筑,还没有进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女子和小女孩的欢笑声交织在一起。

站在院门外的柏弈,嘴角自然而然的上扬,这种静谧的幸福,正是他所期望的,不,这还不够,若是他也加入其中,那就更好了。

柏弈推门而入,似乎听见了这边的动静,原本欢笑着的小女娃愣了一下,随即欣喜的欢叫了起来,“舅舅回来了,娘,舅舅回来了!”

柳儿脸上难掩兴奋,拉着安谧的手就朝着门口跑过去,安谧生怕扫了柳儿的兴致,跟着她走向柏弈,而柏弈见这两个女子朝着自己而来,反倒是站在原地不动了,张开双臂,等着这二人入怀……

果然,柳儿扑进柏弈的怀抱,欢喜的叫着舅舅,不过,安谧倒也没有被冷落,下一瞬,柳儿就从柏弈的怀中出来,竟是将安谧往柏弈的身上推,还不停的叫着,“舅舅,娘亲也要抱抱。”

柳儿这番好意,柏弈自然不会浪费了这机会,伸手揽着安谧的肩,安谧却是一脸的尴尬,对柏弈,她已经不再向以前那般排斥,她几乎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在寸寸沦陷。

柏弈只是笑看着安谧,精明如他,又如何感受不到安谧的软化?心中甚是满意,看来,他的真心,她终于是感受到了啊!

柏弈蹲下身子,一手将柳儿抱起来,一手揽着安谧,三人就这样往里走,这一幕看着分外和谐。

那日柏弈带着她从皇后寝宫离开,就没有让她再留在皇宫里,柏弈将她带出宫,明目张胆的安置在了渤海王府中,安谧从季叔看她的眼神中,也猜出柏弈这举动定是招来了明德帝的怒意。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明德帝那日吃了一个大瘪,心中分外不痛快,本是想将安谧留在宫中,既然从柏弈那里,他阻止不了他喜欢安谧的心意,那么,他就只能从安谧身上下手,可怎料,他还来不及有后招,就听见柏弈将安谧带出了皇宫的消息,当时更是大怒。

柏弈这般明目张胆,三番四次的不将他放在眼里,他怎能容忍?

所以,他特意招来柏弈,大肆斥责了一番,可柏弈承诺,拿出十万两黄金充实国库,明德帝就没有话可说了,冷静下来的他,也明白事已至此,能够得到些利益补偿,也已经是幸事。

随后这件事情就这么淡了下去,可是,安谧却知道,柏弈这般违逆一个君王的意思,终究不是明智之举,这些天,她也一直将一些事情放在心上。

“柏弈,我该回荣锦城了。”安谧突然开口道,她发现,自己的存在或许对柏弈来说,是一个炸弹,以柏弈的性子,只要明德帝和皇室一天不接受她,那么,柏弈就会一直反抗着明德帝,这两次,明德帝尚没有彻底爆发,可以后呢?

柏弈的脸色立即沉了下去,回荣锦城?刚还说这女人感受到他的心意,这一转眼的功夫,怎的又……

柏弈利眼眯了眯,沉默了片刻,脸上竟又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柳儿在这儿,咱们先不讨论这件事可好?”

安谧看了一眼在柏弈腿上坐着,巴巴的望着她的柳儿,心中一怔,点了点头,她知道柳儿对她的依赖。

正此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不多久,季叔就领了一个人进来,柏弈看到来人,不由得皱了皱眉,青岚?他到他的府上做什么?要知道,他们平日里鲜少往来的啊!

柏弈的精明,明了青岚来此的目的,顿时觉得他身上此刻穿着的衣裳分外碍眼。

那刺绣他不可能不认得,这世上也只有安谧能绣出来的东西,竟出现在了青岚的衣服上!

“季叔,大皇兄来府上找本王,该是领到大厅中,奉上好茶好好招待,怎的领到这里来了?”柏弈不悦的道。

季叔还未开口,就听得青岚的声音响起,“三弟错了,我是来找谧儿的。”

青岚瞥了柏弈一眼,谧儿还不是他的妻,就已经是一副醋夫的样子,呵呵,以前还从未见过这样的老三。

前些时日发生的事情,他都已经听说了,甚至猜出些别人不知道的内情,他不得不承人,老三的举动太过大胆也太过疯狂了些,若是换成他,不一定有这样的胆量和决心。

不过……青岚的目光落在安谧身上,嘴角一扬,大步上前,“谧儿,还记得曾经在荣锦城的约定吗?我们都重逢好些时日了,这杯酒,你可不能再欠着了。”

安谧扯了扯嘴角,感受到柏弈一个凌厉的眼神瞪过来,那意思再明显不过,那是在**裸的告诉她:你敢答应去和他喝酒试试!

“谧儿,酒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你该不会让我一个人喝吧?”青岚再次开口,看安谧的眼神带着些埋怨,那模样,好似若是拒绝,那对他来说,会是一件残忍的事情。

想到当初青岚对她的关心与帮助,以及那日在盂兰盆节宴会上,若不是青岚的人,她怕是早就着了容妃的算计,青岚再次帮了她啊,于情于理,他相邀喝酒,她也不能拒绝的。

安谧刻意忽视柏弈的目光,脸上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安谧答应过,自然不会食言,既然大皇子殿下,已经准备好了酒,那安谧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一声大皇子殿下,似刻意拉开了二人的距离,青岚心中有一抹失望划过,不过,得到安谧的同意,那一抹失望很快就被欣喜所取代,“好,那这就走吧!”

安谧点了点头,刚要踏出一步,就听得柏弈的声音响起,“安谧……”

那语气,重得好似从天上砸下,就连安谧,心中也不由得一怔,而一旁的季叔,神情更是紧绷了起来,他之所以会带青岚进来,就是隐约觉得,这大皇子对安谧姑娘也是有意,若是能够将安谧姑娘抢过去,那王爷也不会再为了安谧惹怒皇上了,他虽然是钦佩安谧,也越发的觉得这女子配得上王爷,可终究还是因为她的身份,而有些介怀。

这下可好,王爷这明显就是发怒的前兆,这……

季叔不由得有些后悔起来,满心担忧之时,却是看见渤海王原本凌厉的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随即呵呵的笑道,“有酒喝,怎能少得了本王?大皇兄,不介意多三弟一人吧!既然不介意,那我们便一起走吧!”

------题外话------

大家新年快乐,凉凉给大家拜年了~祝姐妹们马年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