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进驻京城安谧发怒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1发34章 进驻京城安谧发怒

安谧被这两个丫头一番摆弄,不过片刻,就已经换好衣裳梳好妆,再次出现在柏弈面前之时,之时瞧见柏弈审视的目光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即满意的点了点头,轻声说了一句“走吧”,就拉着安谧的手腕儿出了房间。

“这是去哪儿啊?”急促的跟着柏弈的步伐,安谧疑惑的问道,总是觉得今日的柏弈有些不对劲儿,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她却细说不出来,对柏弈,她总是有看不透的地方。

柏弈回头瞥了她一眼,放慢了步伐,似笑非笑的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听他如是说,安谧嘴角扬了扬,只道是这柏弈无聊的卖关子,没有意识到,这般被他牵着,她的心里是暖的。

府上的下人看着王爷带着安谧姑娘出了府,上了早已经准备好的马车,扬长而去。

京城的街道上,已经是一片热闹,马车在其中穿行,马车中的柏弈和安谧相对而坐,柏弈依旧是那一贯的笑容,视线幽幽的落在安谧的脸上,安谧听着马车外的热闹,心中依旧猜测着柏弈带她出来的目的。

没过多久,马车外就传来一阵更加热闹的声音,锣鼓喧天,马车停了下来,安谧正猜测着外面何事这么热闹之时,柏弈已经掀开了帘子……

安谧下了马车,很快就猜出为何这么热闹,原来是店铺开张啊,看着这里三层外三层,几乎将整个街道都堵塞了的看热闹的百姓的阵仗,安谧心里突生一股好奇,到底是什么铺子开张,竟这般受人瞩目?

安谧朝着牌匾看过去,却只见牌匾上蒙着红绸,将字完全遮住,无从探寻,不过,目光收回来之时,安谧却是看到了许多面孔。

安谧在京城待的时间虽不长,可是,在盂兰盆节那天的宫宴上,安谧可是见过好些京城的大家闺秀,而在那边站着的,可不就是其中几个吗?

不仅如此……安谧好奇之间,不经意对上一双熟悉的黑眸,安谧身体微怔,青岚也看到了她,正朝着她走了过来。

昨晚喝酒时的画面,倏然跳进安谧的脑海,安谧还未想清楚她是怎么醉晕过去,她醉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青岚就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大皇兄好兴致,一个小店开张,也能让大皇兄驻足,大皇兄今日似乎很闲。”柏弈率先开口,眸中似笑非笑。

青岚瞥了柏弈一眼,扯了扯嘴角,“三弟不也来了吗?三弟应该比我更忙才对不是吗?”

青岚意有所指的道,京城的店铺多了去了,就算是他大皇子府名下的产业开张,他也不会怎么放在心上,一家小店,更是不能让他驻足,不过,刚才经过这家店铺之时,他看到的人,却是让他下意识的留在了这里。

青岚往店铺望去,此时,那人已经不在,不过,此时看到柏弈带着安谧来,他更是肯定了一些事情。

“这是什么店开张?竟这么红火?”安谧禁不住好奇的问出了口。

柏弈依旧笑得高深,而柏弈却是皱了皱眉,“你不知道?”

安谧心觉诧异,反问道,“我应该知道什么吗?”

青岚眉峰舒展开来,又不着痕迹的看了柏弈一眼,安谧既然不知道,看来这都是柏弈策划的吧!

想起昨晚喝酒时,柏弈在对待安谧即将离开京城这件是事情上的淡然,青岚有些恍然大悟,呵呵一笑,“没什么,只是想着,这店怕会给人不小的惊喜。”

精明如安谧,更是觉得这其中有一股怪异在流窜着,正此时,人群中再次传出一阵更加激烈的喧闹,安谧看过去,竟是在门口看到一个不该在京城出现的人!

“程瑛……”安谧呢喃出声,目光所及之处,站在店门口的人,不是程瑛又是谁?不仅仅是程瑛,还有好几个荣锦城盛世烈焰的女子,此刻,她们都站在程瑛的身旁,每一个人衣服的领口,都绣着一个精致的火焰,许久不见的程瑛,此刻面容含笑,气势比起前些时候更多了些大家风范,眉宇之间的自信,丝毫看不出,她曾是被休弃的可怜女子。

“各位,今日是小店开张之日,妇人名唤程瑛,是这家店的管事,日后,还请各位多多关照了。”程瑛清亮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举手投足之间尽是透着干练。

安谧满意于程瑛的得体,却是在想着,她怎么会出现在京城?而看眼前这阵仗……

正在蹙眉之间,那边响起一阵鞭炮声,在所有人的视线与欢呼声中,程瑛亲手将原本遮住牌匾的红绸扯了下来,“盛世烈焰”四个大字赫然醒目。

程瑛对在场围观的人又说了些话,邀请大家进去,许多人许是本就冲着这店铺而来,很快,整个店铺里面便人满为患,程瑛让伙计们招呼着客人,这才走向安谧,轻声唤道,“小姐……”

“没想到,我倒是最后一个知道盛世烈焰要进驻京城的人!”安谧淡淡的开口,眉宇之间多了些不悦。

程瑛神色微变,虽料到这般先斩后奏,必定会让小姐不快,她事先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此刻小姐虽没有完全宣泄怒气,但仅仅是这样,就已经让她心中忐忑万分,“小姐,你听我说……”

“算了,你能说什么?我看,还是让某人来说,比较合适吧!”安谧打断程瑛的话,目光转向柏弈,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眼,程瑛没有那么大的胆子,除非有其他人在背后安排,而这个其他人……不用多想,非柏弈无疑了。

柏弈似早料到安谧会兴师问罪,浓墨的眉峰一挑,依旧泰然自若的对上安谧的眼,“是我,这都是我安排的,盛世烈焰进驻京城,不是好事一桩吗?再说,盂兰盆节你为后宫嫔妃刺绣制衣的事情,整个京城的人,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既然名声已经传了出去,何必要浪费这么好的机会?你是生意人,难道会不懂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安谧嘴角勾起一抹讽刺,想着昨日自己提及离开京城之事,柏弈并没有什么反应,原来,这一切都在这里等着她么?

他想让她留下,所以,私自做主将盛世烈焰开到了京城,这个男人,心里的这些心思埋得还真够深的!

安谧敛了敛眉,嘴角扬起的弧度大了些,没有看柏弈,反倒是朝着盛世烈焰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轻声开口,“王爷说得不错,盛世烈焰有京城这么大一片天空,再加上有渤海王罩着,确实是好事一桩!”

安谧这反应,倒是让柏弈眉心皱了皱,心中的防备不得不冒了出来。

柏弈和程瑛见安谧进了店铺,相视一眼,立即跟了上去,柏弈看安谧随意选了几样绣品打量,似在审视什么,偶尔脱口而出几句夸赞,更是让柏弈和程瑛听了禁不住皱眉。

“让盛世烈焰进驻京城,没有事先和你商量,确实是本王的疏忽,可事已至此,总不能将这铺子封了吧?你若是心中不悦,尽管朝本王发火就是,本王全数承受着,半分也不反抗,你看如何?”柏弈上前,一脸的讨好。

可安谧却不吃这套,呵呵一笑,“好像王爷在盛世烈焰所占的份额都卖给我了吧,‘商量’这两个字此刻从王爷口中吐出来,是否有些不恰当?王爷身娇肉贵,脸皮倒也不薄。”

疏忽?他明明就是故意的,安谧没有口下留情,但心中的不悦断然不能这么消了。

渤海王嘴角禁不住抽了抽,倒也没有反驳,只是笑得尴尬,“本王这也不是为了盛世烈焰的长远发展考虑吗?”

这句话却是招来安谧的一瞥,语气依旧尖锐,“还真是够长远的,我倒是不知道,这盛世烈焰都听王爷的使唤了!”

“小姐……小姐恕罪,我是该请示小姐的,这是程瑛的疏忽了。”程瑛一听安谧意有所指的话,心中顿时咯噔一下,纵然她能够独当一面,哪怕是在谈判桌上,也不会在那些男人面前退缩一分,她的气势,甚是能够让那些男人都不得不畏惧三分,可在安谧面前,她却是没有底气。

安谧眸光微敛,嘴角的笑意更是冷了几分,“疏忽?你也知道是疏忽?也知道本该请示?怕只怕,日后若是在遇见这样的情况,你又会被某些人给操控了,连自己姓甚名谁都怕弄不清楚了。”

这事情固然是柏弈在其中谋划,可是,没有程瑛的配合,他又怎会这般无声无息的将盛世烈焰给开到了京城,甚至她还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

她不怪程瑛,不过,有些规矩,却不得不立起来,她要的是一个只听从她的命令的左右手,若是程瑛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那么,她就不配站在这盛世烈焰之中,为她做事。

柏弈,程瑛,乃至是跟着一起走进来的青岚,都没有料到,刚才还稍显平静的安谧,此刻依旧平静,但是,暗地里涌动的波澜,却是出乎了人的意料。

周围都是在条选绣品的客人,在热闹的声音的掩盖之下,四人之间更是显得诡异,程瑛蹙眉,自己在决定听从渤海王安排的时候,就已经想到,这一定会惹小姐不悦,小姐要的是一个忠诚的助手,而她,无疑是犯了大忌。

她早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不过,她却没有后悔此番举动,王爷这般算计的目的,她是再清楚不过的,想到小姐对她的再造之恩,哪怕是小姐由此不信任她,只要小姐留在京城,能够找到她的归宿,她也是觉得值了。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程瑛倏然跪了下来,这一跪,倒是让原本热闹的店铺中顿时安静了下来,几乎是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目光落在那个跪着的女子身上,满脸的震惊与诧异。

他们刚才可都是看着的,这个女子是这盛世烈焰的管事,而此刻,她却跪在地上,而她所跪的人……众人的目光顺着程瑛所跪的方向,转移到了另外一个女子身上。

那几个曾在盂兰盆节上见过安谧的人,一眼就将她认了出来,眼里难掩嫉妒,她们可没有忘记,那日在盂兰盆节的宴会上,渤海王为了这个女子抗旨拒婚,虽然后来渤海王不知为何竟主动接受皇上赐婚,但现在云袖染了重病,婚事也已然作罢,那渤海王和这安谧的可能性……

其他的人也瞧见了这大堂中渤海王和大皇子殿下的存在,二人站在那女子身旁,一切竟是显得诡异至极。

不认识安谧的人,更是对这个女子充满了好奇,能够站在大皇子和渤海王身旁,又能让这个新开张的盛世烈焰的管事对她下跪,这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看那跪着的女子,眼里尽是虔诚。

“小姐,程瑛有错,小姐怎么处置程瑛,程瑛都接受。”程瑛坚定的开口道。

安谧将程瑛的举动看在眼里,许久没有说话,柏弈也是知道,安谧这般沉默是为那般,他确实是挑战了她身为主子的权威,可是,为了能够让安谧彻彻底底的留在京城,他也不得不这么做啊!

而程瑛……柏弈皱了皱眉,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安谧的声音骤然响起,“程瑛自作主张,从今日起,取消她盛世烈焰管事的资格。”

在场除了一屋子的客人,还有不少盛世烈焰的伙计,他们一些是程瑛从荣锦城带来的,剩下的则是在京城招募的,这么多人在场,安谧若是不处置程瑛,那么,日后这盛世烈焰怕是不成规矩了。

而程瑛……安谧敛眉,这也算是给她的一点教训,至于她对她的心意……安谧心中一暖,她又何尝看不出来?

在外人面前,她不得不铁石心肠,至于以后对程瑛的安置……安谧敛眉,她的心中自有打算,断然不会亏待了真心为她着想的人。

程瑛得了处罚,反倒是心里一喜,在她看来,小姐没有将她赶出盛世烈焰,就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

而此时,盛世烈焰其他的伙计,无论是从京城招募的,还是从荣锦城带来的,对安谧,更是多了些敬畏。

“好了,该看绣品的看绣品,该招呼客人的,都各自招呼客人,今日盛世烈焰开张,而盛世烈焰的主人,又是本王的好友,初到京城,大家可要多多照顾。”一阵沉默之中,柏弈发话了,极具穿透力的声音让整个铺子里的人都从刚才的事情中惊醒,愣了一下,骤然又热闹了起来,就好似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不过,渤海王刚才的话,众人都还记得一清二楚,都不笨,隐约猜出这盛世烈焰的真正主人是谁,怕就是站在大皇子和渤海王身旁的那个女子吧!

这个猜测跳进角落中的一个粉紫色衣裳的女子的脑海之中,那人禁不住多看了安谧两眼,随即,她的目光往一旁移,落在了那一抹青衫身影上,原本那平静的眸中更显得温柔,不过,那眸底却是有一丝阴影若隐若现,若是不仔细,倒是难以察觉出来。

等到那一丝阴影敛去,那紫衣女子缓缓朝着安谧的方向走近……

安谧没有理会那些暗暗落在她身上的探寻的视线,自顾自的看着摆出来的绣品,她不得不承认,这些绣品是让她满意的,看来,程瑛这些时候调教出来的绣娘不错。

手刚摸到一张绣着七彩祥云的绣帕上,另外一只纤细的指尖也触碰到了那绣帕上,安谧一抬眼,正好撞进另外一双同样抬起来的眼眸,二人目光相交片刻,安谧已经将这紫衣女子打量了一番。

单是看那笑容之中蕴含的优雅,安谧心里就有了底,一个大家闺秀,怕还是一个身份不低的大家闺秀。

安谧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朝着对方点了点头,收回了手,意思再明显不过,将这绣帕让给这位紫衣女子了。

不过,那紫衣女子拿了绣帕,却是递到了安谧的面前,“姑娘,刚才冒犯了,没想到我们竟都看上了一张绣帕,不过,这绣帕先入你的眼,还是给姑娘吧!”

安谧倒是诧异这女子的谦让举动,但很快,她恍然一笑,一个识节知礼的大家闺秀!

不过……安谧目光落在那绣帕上,柔声开口,“小姐喜欢,自然该是小姐的,我看绣帕,并非是要买。”

“哦?姑娘不喜欢吗?这绣帕无论是材料,还是绣技,亦或者是其他,都做得十分精美,在这京城,我还没见过这么好的东西呢,先前听闻这盛世烈焰的东西,甚至连东临王都喜欢,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啊。”紫衣女子有些兴奋的道,眉宇之间更加明朗了起来,“真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绣娘,才绣得出这么好的东西。”

安谧听这紫衣女子一番赞美,淡淡的笑着,并没有说什么,可这紫衣女子似没有就此打住的意思,继续道,“姑娘,你会刺绣吗?”

面对着女子的热情,安谧再次多看了这女子两眼,淡淡的回答,“只是粗浅的手艺罢了!”

紫衣女子眸光敛了敛,眼底有什么东西闪烁着……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么么大家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