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惨被软禁破坏婚事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136章 惨被软禁破坏婚事

秦公公忙附耳过去,明德帝在他的耳边细声说了什么,只看见秦公公眼里闪过一抹吃惊,随即而来的是平静,那平静,似看惯了帝王之术的深沉,心中暗自叹了口气,原来,在皇上下旨为冯将军和玉玲儿赐婚的那一刻,就根本没有打算让这婚事成功。

想冯皇后此刻怕还在因为替冯家,替她的儿子找了玉家这么一个庞大的家族做支撑而沾沾自喜着,却是不知道,皇上这里已经算计开了。

脑中回荡着刚刚皇上的吩咐,帝王果然是残忍的,玉家啊玉家,此次怕是要伤脑筋了,可是,圣意又怎是可以违背的?

就算是皇上要让整个玉家没落,那玉家也只能承受着啊!

“奴才立即去一趟玉家。”秦公公领了命,退了下去,偌大的御书房内,明德帝瞥了一眼方才看的奏折,目光随即转向了另外一边秦公公刚才拟的圣旨上,这婚事,倒也不错!

而另外一桩婚事……冯皇后啊冯皇后,朕就看你这如意算盘,还能打得动么?

秦公公出了御书房,直接朝着宫门外走去,带着明德帝的旨意,神色一片平静……

而此时的玉府,自从那日在盂兰盆节,玉玲儿闹出那样的事情之后,玉老爷因为由此被拉进了皇后挖的坑,这些时日,对玉玲儿也甚是冷淡,外面都知道玉家小姐多日都没有出门,就连和平日里那些千金小姐的朋友的聚会也一次没有出席,可实际上,玉玲儿即便是有心想出门,被软禁了的她也走不出玉府的大门,甚至连她的房门也走不出去。

玉玲儿院子内,玉玲儿所住的房间,大门紧锁着,甚至在门上,几条厚重的木板将整个门封着,就连房间的窗子也被封得死死的,除了一个可以将饭菜递进去的小洞,整个房间丝毫不漏风,完完全全的封锁了起来。

“放我出去……你们这些狗奴才,连本小姐的话都不听了吗?”

房间里,玉玲儿恶狠狠的声音传出来,不过,很明显的,许是因为她拒绝进食,声音即便是狠,却也透着那么一丝无力。

外面守着的家丁和丫鬟都眉心深锁,只是听着屋子里小姐的斥责声,不敢靠近分毫,他们可都是得了老爷的命令,一定要将小姐看住了,若是小姐真的从这个屋子里逃了出来,那么他们就没有好果子吃了。

他们或多或少也知道小姐的脾性,闹归闹,绝食归绝食,可是,等到真的受不住了,她自己也会妥协吃饭。

家丁丫鬟们各自站在自己的岗位上,尽职尽责,突然,看到院门口进来的身影,忙更加打起了精神,齐齐喊道,“老爷……夫人……”

玉老爷和玉夫人相携走进来,玉老爷面容一片凝重,玉夫人则是眉心紧锁,屋子里的玉玲儿似听到了动静,立即跑到门口,大声唤着,“爹,求你快让女儿出去……”

玉老爷眉峰皱了皱,玉夫人心疼女儿,神色更加担忧了起来,“玲儿……”

玉玲儿听到玉夫人这一声呼唤中的关切,似看到了些许希望,“娘,你快帮玲儿求求爹,让爹放玲儿出去,玲儿要去找姐夫,玲儿不要嫁给那个劳什子的冯裕。”

玉夫人内心焦急,她又何尝不心疼女儿被关着,可是,看了看老爷那张越发阴沉的脸,玉夫人也禁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件事情确实是牵扯太大了。

老爷不愿让玲儿嫁给冯裕是一回事,可是,若是将玲儿放出来,她真的去找东临王了,那事情就更加严重了,冯皇后肯定会因此大做文章,到时候,指不定怎么打压玉家,这事关玉家的荣辱兴衰,就算是她这个妇道人家,就算是她心疼她的女儿,她也不得不狠下心来,权看老爷如何想法子了。

玉老爷听了玉玲儿的话,不悦的冷哼了一声,“你这不孝女,惹出这么大的事情,还想惹出更大的事情吗?”

“爹……”玉玲儿叫得极其委屈,那日的事情,也是她不曾料到的,她要打的人明明就是安谧,又怎会想到,那石头落在了冯皇后的头上,让冯皇后抓住了机会,可她爱的人一直都是姐夫,她怎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嫁给别人?就算那人是冯皇后的侄儿,就算那人在朝堂上的地位不低,她的心里也只有姐夫一人啊。

“爹,你不也希望女儿跟姐夫在一起吗?”玉玲儿委屈的道,自己和姐夫走得近,爹爹没有阻拦,甚至若有似无的暗示,自己若是能够像姐姐一样,代替姐姐曾经的位置,那只会是玉家的福气,爹爹的态度明明就那么明显了,可是,到了这个时候,怎么这么无情了?

“能给我闭嘴,你这样混账的话,休要再说!”玉老爷厉声呵斥道,玉玲儿说的是事实,可是,谁又知道这玉府有没有别人的细作?隔墙有耳,不得不防着啊。

玉玲儿咬着唇,心里不甘,“爹……”

玉老爷眉心深锁着,这些时日,他一直在想办法,可是,却是没有丝毫头绪,冯皇后这般算计,无疑是将他玉家逼上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啊。

这些时日,冯皇后隔三差五的派人送上一些东西到他府上,明着是联络感情,可实际上的目的,何尝不是要将玉府牢牢的看着?

如今,摆在他面前的就两条路,要么安安分分的等着冯裕准备好八抬大轿将玲儿娶回去,从那之后,玉家就只能依附于冯皇后以及冯家,可这样的话,玉家就只能一辈子在冯家之下,休想再有出头之日。

而另外一条路嘛……公然反抗这门婚事,可是,这后果无疑是自己将刀子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便是稍稍一动,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结果。

玉老爷为了这件事情,可谓是愁得头发都白许多!

前些时日,他让人送去到暨城的信,如今也还没有消息,想到此,玉老爷又禁不住叹了一口气,尽是无奈。

“爹……你让玲儿出去可好?”玉玲儿在屋子里凄然哭泣着。

玉老爷心里更是烦闷不堪,正此时,玉府的管家匆匆的跑了进来,手中拿着一封信,看到玉老爷,连礼都来不及行,就匆匆的道,“老爷,老爷,信,信,暨城来的。”

玉老爷一听暨城两个字,眼睛倏然一亮,忙一把将信抢了过来,展开一看,笔迹果然是出自东临王之手,可一看完上面的内容,玉老爷的那一张脸越发的阴沉了下去,那份阴沉,是透着几分怪异的阴沉。

丧事?呵呵……这确实不失为一个好办法,玲儿若是处在服丧期间,那么,按照规矩,三年之后才能嫁人,可是,让玉家办丧事……且又能让玲儿服丧不嫁的人……

玉老爷眉心皱了起来,他承认这是一个办法,可是,一想到这事情,他的心里依旧有怒气在弥漫着,这个东临王,当真是心狠,想了这么个办法,他自己倒是没什么,但却苦了玉家啊……

可是,他禁不住自问,这个时候除了这个办法,还有别的更好的吗?

答案是肯定的,若是有更好的办法,这些时日他也不至于伤透脑筋了。

“老爷,信上说了什么?”玉夫人自始至终都留意着玉老爷的反应,从他刚开始拿到信时的兴奋,到此刻面容的沉重,玉夫人的心里突然生出一丝不安,老爷素来鲜少将情绪表露在外,而在玲儿别许配给冯裕这件事情之后,就算是她也看得出他的愁容。

信上到底说了什么,让老爷突然这般严肃了起来?

玉老爷抬眼对上玉夫人担忧的眼,眉心却是皱得更紧,能够让玲儿以服丧的借口暂时将婚事搁浅的人,除了自己,就只剩下夫人了啊!

玉老爷不得不承认,东临王想的这个办法确实太过残忍了些。

“老爷……”玉夫人心里的不安越发的浓烈了起来,猛地不安的抓住了他的手臂,“你倒是说话啊!信上到底说了些什么?”

玉老爷深深的看了玉夫人一眼,忙敛去脸上的凝重,嘴角迅速的扬起一抹笑意,“没什么,夫人不必多想!”

“可是……”玉夫人却不相信玉老爷的话,刚才老爷的反应,她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完全不像是‘没什么’的模样,直觉告诉她,一定有事,而这事情怕还不那么简单,不然,老爷也不会这么不愿让她知道了。

“没有可是,放心,玉家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想办法解决,玲儿就让她继续在这里呆着,你且回你的院子休息,妇道人家,莫要操心太多。”玉老爷柔声安抚道,给玉夫人身后的丫鬟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将玉夫人送回她自己的院子。

丫鬟领了命令,扶着玉夫人,玉夫人不愿走,可在玉老爷的催促的视线之下,却也不得不迈着步子,朝着院外走去,玉老爷看着玉夫人的背影,刚才敛去的凝重,此刻又浮现了出来,那双眸中的眼色,甚至越发的深沉了些。

管家将玉老爷的反应看在眼里,心中也在隐隐猜测着什么,不过,他却是识趣的没有打听什么。

玉老爷在院子里待了片刻,其间,情不自禁的叹了好几次气,管家一直随侍在侧,房子里传来玉玲儿嘤嘤的啜泣声,直到有家丁来报,说是宫里来人了,安排在大厅中等着。

玉老爷一听宫中来人,自然而然的以为是皇后娘娘派的人来,当下心中便是一阵厌烦,又在院子里踱步了许久,知道无法不去相见,这才领着管家走出了院子。

大厅中,秦公公喝了好几杯茶,迟迟不见玉老爷的出现,原本一路上有些同情玉家的他,此刻心里也是有些烦闷,禁不住催促道,“你们老爷到底有什么事情?若是不在,也说一声才好。”

伺候着的家丁心中一颤,连话都不敢应和,只是期待着老爷快点出现。

终于,玉老爷进了门,本以为是冯皇后派来的人,看到面色阴沉的秦公公之时,身体一怔,心里有些诚惶诚恐,“秦公公,老朽有事情耽搁了,让秦公公久等了,莫怪莫怪。”

秦公公瞥了玉老爷一眼,声音有些尖锐,“老奴自然是不敢怪罪,不过,老奴奉了皇上的旨意来贵府,若是身上的差事耽搁了,皇上那里,怕就不好交代了啊。”

玉老爷一听秦公公的话,心中更是咯噔一下,“是老朽的错,老朽在这里赔不是了。”

说着,更是以一个朝中大官的身份,生生的对秦公公行了个礼大礼,秦公公看在眼里,心里颇为受用,想到皇上交代的事情,倒是有些幸灾乐祸了起来,不过,出口的声音却是担待不起一般,“哟,玉老爷,你这大礼,老奴可承受不起啊。”

玉老爷呵呵一笑,试探的道,“秦公公,皇上有什么旨意让公公通传?”

“这……”秦公公蹙眉,意思是皇上交代的事情乃是机密,而这大厅之中,那些家丁的存在,无疑成了不该的。

玉老爷也是一只老狐狸,忙屏退了管家和一干家丁,秦公公也将自己带来的小太监屏退了下去,偌大的厅堂之中,只剩下二人,玉老爷这才再次开口问道,“秦公公,现在可否宣布圣意了?”

秦公公看玉老爷一脸急切的模样,心中禁不住冷哼了一声,这个玉老爷,这般急切,怕以为是什么好事么?哼,若是知道皇上的要传达的意思,不知道这急切的脸色又会变成什么模样!

秦公公嘴角一扬,紧盯着玉老爷道,“玉老爷,前些时日,皇上下旨给玉小姐和冯将军赐了婚,可是,皇上并不喜欢看到这门婚事成了。”

玉老爷心中一喜,皇上不希望看到,他也不希望看到啊!

“那皇上的意思是……”玉老爷心里难掩激动,现在是不是意味着,他有皇上的支持,更加容易想到摆脱这门婚事的办法了呢?

玉老爷心里期待着,东临王的那个法子,他是从心里排斥着,现在有皇上做主,事情就好办了!

可是,他却没有料到,秦公公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他当头一棒!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支持,情人节快乐,元宵节快乐,么么大家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