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怒踹质问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148章 怒踹质问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玉老爷身体一颤,抬眼便看向门口,当看到门口那个气势凌厉的男人之时,玉老爷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

房间里一片沉寂,玉老爷许久都没有反应过来,可片刻空白之后,脑袋里闪过无数的东西,这是怎么回事?渤海王怎么出现在了这里?不是安谧吗?

玉老爷不笨,他的心里兴许已经有了答案,可是,他潜意识里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柏弈淡淡的瞥了玉老爷一眼,看似平静极了,但一开口,语气中的阴阳怪气,让人心底生寒,“玉老爷,你不好好的在玉府养伤,倒是有闲情逸致啊!”

玉老爷便是再不愿接受眼前的这个事实,也不得不继续坐在**了,也不顾的还未痊愈的伤口,一把推开扶着他的侍从,赶紧踏下床,重重的跪倒在地上,“王爷,老朽不知你大驾光临,未曾远迎,还请王爷恕罪!”

玉老爷不敢提起安谧的事情,虽然他隐约知道,渤海王此番出现在这里,定是和安谧的事情脱不了干系,可这个时候,能够装傻,就装一分傻,可是,这傻又能装得了多久?

玉老爷努力的想着办法,可是,突然感受到渤海王看他的目光更添凌厉,好似被刀子扎了一下,身体顿时不断冒出冷汗。

“你不知道本王大驾光临?好一个不知道本王大驾光临!你不是已经派了人去接了么?”柏弈倏地拔高了语调,说话之间,人已经到了玉老爷的面前,丝毫没有犹豫的一脚踹在玉老爷的胸口。

噗地一声,猝不及防的一脚,让玉老爷一口鲜血破口而出,心里怒气丛生,他好歹也是好朝中的官员,又是玉家的主事者,平日里,谁不是对他恭恭敬敬,阿谀谄媚的?便是皇上也会给他留三分薄面,可是,渤海王的这一脚,他便是心里憋屈,也终究不敢表现出来。

玲儿还掌握在渤海王的手上,看眼前这局面,安谧的事情,明显是搞砸了,现在的情况,无疑是他完全被渤海王制约着,就算是渤海王用刀子凌迟他,他也只能受着,更何况是刚才的这一脚?

“王爷,一定是哪里造成了您的误会了,老朽只是想请安谧姑娘过府一叙,没有半点对她不利的意思。”玉老爷感觉在渤海王那凌人的气势之下,随时都可能窒息一般。

柏弈轻嗤一声,“误会?玉老爷请人过府一叙的方法,还真是有些特别,不过,本王告诉你,你那些派去请安谧的人,除了一个替我们带路的,都没有办法回来给你复命了。”

玉老爷脸色一白,怎会不明白柏弈的意思?

那些都是他暗地里培养出来的人,可这就夭折在了柏弈的手中吗?

心里的不甘持续蔓延,可不甘又怎样?他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和血吞。

现在最要紧的是,怎么平息渤海王的怒气!

“王爷,那些人定是违背了我的意思,死有余辜!”这个时候,玉老爷也只能尽量将事情往那些死人身上推。

可是,柏弈又怎会相信他的说辞,轻笑一声,“呵,确实死有余辜啊,不过,那个没死的,该如何是好?”

玉老爷心中咯噔一下,柏弈厉声喝道,“将人带进来!”

柏弈话落,门外,刚才劫持安谧的黑衣人就被推了进来,除了他之外,同时进门的,还有安谧和司马妍。

玉老爷司马妍,神色怔了怔,心中虽有无数疑问,可这个时候,他也没有余力去追究这些缘由,再是看到安谧那完好无损,嘴角略微勾起嘲讽的模样,心中莫名一股郁结之气堵着,不上不下。

“老爷,属下无能……”那黑衣人神色慌乱,脖子上的鲜血让人触目惊心,似乎又经历了什么,眼中甚至有恐惧在闪烁着。

玉老爷脸色一沉,忙开口打断,“你给我住口!你私自给我闯了什么祸?”

“老爷……”那黑衣人没有料到玉老爷会是这个反应,但很快就明白过来,老爷是要彻底的将责任都推在他的身上吗?

“你这混账东西,我玉家待你和你的家人不薄,你胆敢做出违命之事,你到底安的什么心?”玉老爷不让黑衣人有任何说话的机会,这个时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推卸责任,他甚至巴不得这黑衣人死了才好,死无对证!

可是,他这般推卸责任,在柏弈和安谧的眼里,完全是一个跳梁小丑的可笑行为,就连司马妍在一旁看着,也觉得这玉老爷愚蠢得可以。

渤海王认定了玉老爷的罪责,哪里还容得下他狡辩?

安谧的嘴角勾起的讽刺越发浓了些,偏偏要戳穿玉老爷的把戏,“没想到堂堂玉老爷的伎俩,不过也只剩下了用家人做威胁!”

玉老爷何曾被一个小女子这般讥讽过?

被戳穿了的他,心里恼羞成怒,却也不得不极力压制着,反倒是朝安谧讨好的一笑,“安谧姑娘,这个混账你要怎么处置都随你!”

安谧秀眉一挑,美丽的脸上光彩照人,“怎么处置都随我吗?”

“是,是,是。”玉老爷连说三个是,也许只要安谧发泄了怒气,渤海王那里就好说了,可是,但安谧说出下一句话的时候,他心里的期望,就彻底的没了。

安谧惋惜的叹了一口气,“可惜我对怎么处置他没什么兴趣,有句话说得好,冤有头债有主,一只替罪羊而已,换做是玉老爷在我的位置上,怕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兴趣吧!”

玉老爷心里咯噔一下,安谧是什么意思?

冤有头债有主?她的意思,是要追究他了?

不过是一个小城镇来的小丫头片子而已,玉老爷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老朽不明白安谧姑娘的意思。”

安谧轻笑一声,还在装傻吗?还是真当大家是傻子?

“不明白她的意思吗?用不着明白,本王明白就好!”柏弈朗声道,他一开口,这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压抑了许多。

玉老爷听了他的话,总觉得心里的那份不安骤然滋长,一抬眼就对上渤海王那双深邃得好似能够将人吸进去的黑眸,从脚底窜出一阵凉意,直冲脑门。

正此时,依霏从门外进来,在柏弈的耳边说了什么,随即,柏弈的嘴角溢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幽幽的目光落在玉老爷的身上,更是让他打了个寒颤。

“将人带进来吧。”柏弈淡淡开口。

依霏领命下去,玉老爷的喉咙倏地一紧,将人带进来?谁?他不笨,几乎能够想到那人会是谁。

但他却不愿相信,可当依霏将一个女子推了进来之时,玉老爷便是不愿相信,也不得不相信了。

“爹……”被依霏带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玉玲儿,不过,在渤海王府待了几日的玉玲儿,早已经不是平日里在众人面前那个打扮得精致的千金小姐,且不说那脏乱的衣裳,单单是那一头蓬松凌乱的头发,就让这个原本光鲜亮丽的千金小姐看起来狼狈至极。

“爹,你救我!”玉玲儿看到玉老爷,好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她不要再待在渤海王府,那柴房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

玉老爷看到这副模样的玉玲儿,心中一紧,他这不是为了救她吗?可是,最终的结果,却是出乎他的预料。

玉老爷没有回应玉玲儿的求救,他的脑中思索着,渤海王这个时候将玲儿带来,到底有何目的?

一旁看着这一切的司马妍,眉心不着痕迹的皱着,似乎是在消化着眼前的这一出是由何而来。

“玉老爷,让我猜猜你的目的如何?”柏弈眉毛一扬,目光紧锁着玉老爷,顿了顿,继续说道,“玉老爷想绑了谧儿,再用谧儿威胁本王,以玉小姐换谧儿么?”

这算计,玉老爷还是用了些心思的,不过……柏弈看着玉老爷越发惨白的脸色,明显有被说中心思的尴尬与不安,不屑的轻笑一声,“呵呵,可惜了,你应该多派一些高手,那样,才能得偿所愿,你玉家养的那些人,还真是不济了些!”

“王爷……”玉老爷想要狡辩,可柏弈根本就没有让他有丝毫的机会。

“玉老爷,你的女儿刺杀本王在先,你又这般要挟持本王的人,你说,本王该怎么做呢?”柏弈似叹息的道。

玉老爷惶恐更甚,可一句“本王的人”听在安谧的耳里,却是瞬间一懵,脸上窜出一阵不寻常的绯红,热气也立即直冲脑门。

安谧瞥了柏弈一眼,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脑袋里不断的回响这四个字,最终慢慢化作心里的一股暖流。

安谧的心是暖的,可房间的气氛,对某些人来说,却是冷得可怕,玉老爷觉得柏弈脸上的笑容,比阎王都还可怕,就连司马妍看到眼前的这情形,心中也明白,看来,今日玉老爷怕是难讨渤海王的怒气了啊。

司马妍明白,柏弈之怒,完全是因安谧而起,司马妍不由得多看了安谧两眼,似乎是在审视着这个女人。

明明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可却有本事,不仅让大皇子对她另眼相待,甚至让渤海王也对她这般维护。

安谧啊安谧,你的存在,对我来说,到底是缘是劫!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么么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