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警告教训仓皇而逃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160章 警告教训,仓皇而逃

整个盛世烈焰就只剩下安谧,司马妍,青岚,以及刚跟着青岚进了门的纳兰珏,还有满身防备的站在安谧身旁的程英。

青岚的怒吼虽是对着安谧,可明眼人都听得出来,他言语中的责备是针对谁!

司马妍藏在袖口中的手紧了紧,心里的怒气也是高涨了起来,好一个青岚,就这么心疼安谧受了委屈?

可在青岚的面前,她依旧必须保持着大家闺秀的风范,脸上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松开原本拉着安谧的手,走向青岚,“青岚,你怎么来了?爹爹方才在家还说,今日在府上等你,好商谈一下咱们的婚事呢。”

司马妍说话之时,人已经到了青岚的身旁,亲昵的伸手挽着青岚的胳膊,目光若有似无的看着安谧,看似平凡的举动,却是在向安谧炫耀,她无论如何都要扳回一城,她要告诉安谧,自己是青岚的未婚妻,再过不久,她的身份便是青岚名正言顺的大皇子妃,只有她司马妍才有资格站在青岚的身边,而她安谧,无论她对青岚有什么心思,她都不会让她得逞。

触碰到青岚的手臂,司马妍眉宇之间的笑容甚是得意,在场的几人,都不笨,安谧迎上司马妍的目光,嘴角若有似无的苦笑,司马妍就这么敌视她吗?当真是太看得起她安谧了!

一旁的程英也看明白了,眉心紧紧地皱着,倒是纳兰珏神色复杂,眼前这情况,摆明了是司马妍在宣誓主权,可反观安谧,那云淡风轻的模样,又根本没有将司马妍的举动放在眼里,更显得司马妍像极了一个跳梁小丑,而司马妍倒好,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得意的厉害,还以为自己胜利了。

纳兰珏看了看安谧,他明白青岚对安谧动心的原因,这样一个女子,便是第一眼看来,都让人心里舒服极了,更别说是长久的相处了,谁能不对她着迷呢?

可是,她的身份……纳兰珏眸子紧了紧,有一点,他的心里格外明白,青岚不能因为安谧而失去了司马妍身后的雍侯府的支持,但直觉告诉他,如今的局面,让人堪忧。

果然……

那一刻,司马妍就好似真的是一个胜利者,可是,一个巨大的力道突然一扬,猝不及防的司马妍,往后一个踉跄,终究是没有稳住自己的身体,一声惊呼之下,最后变成疼痛的哀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这一摔,方才所有大小姐的优雅端庄,全数被破坏得一干二净。

司马妍甚至忘却了这一摔带给她的疼痛,顿时觉得脑袋一片空白,感受到几人集中在她身上的视线,那张白净的脸,刷的一下通红。

“大皇子,你……”司马妍紧咬着牙,神色之间包含了不可思议,埋怨,委屈,以及……痛恨!

方才,她可以提起爹爹,就是料定了青岚便是不看在她的面子上,也会因为对爹爹的忌讳,而给她几分面子,在她看来,他断然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尤其是安谧的面儿,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他却是出乎了她的预料。

司马妍心里恨啊,她可以在任何人的面前出丑,却唯独不能在青岚和安谧面前出丑,而眼前的情形,可不就是青岚故意当着安谧的面儿,让她难堪吗?

青岚就这么不顾她的感受?

司马妍对上青岚冰冷的双眸,心底跟着一颤,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寒意,这一刻,她明白,就算自己已经成了他的妻子,在他的心里,她也什么都不是,而安谧……他的心里,只有安谧才是宝贝!

安谧看到这一幕,眉心皱了皱,心里大叫不好,在她看来,她是希望青岚好好对待司马妍的,无论司马妍对她是否存在误会与芥蒂,既然司马妍已经是青岚妻子的不二人选,最好的情况,就是二人和谐共处,这样,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可是……

安谧禁不住叹了口气,现在恐怕司马妍更是要嫉恨她了。

“妍儿姐姐……”安谧上前,试图将司马妍扶起来,就算是知道,自己的好意,不一定被司马妍接受,但无论是从哪个角度看,她都应该这么做。

果然不出安谧预料的,安谧还没有触碰到司马妍,司马妍尖锐的声音就朝她吼了来。

“你给我走开,本小姐不需要你假好心。”司马妍狠狠的瞪着安谧,好似要将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安谧的身上,事实上,她心里的所有埋怨,都已经全数冲向了安谧,都是这个女人,要不是这个女人勾引了青岚,青岚又怎会这么对待她?

她司马妍,堂堂的雍侯府大小姐,在京城的千金小姐中,从来都是被人追捧的典范,可是,却因为安谧,频频出丑。

司马妍咬紧了牙,那凶狠的模样,哪里还有半分平日里大家闺秀的温婉贤淑?好似恨不得将安谧给生吞活剥了。

安谧眉心紧了紧,心里叹了口气,她的好意,果然不奏效,也明白,自己在这个时候,无论是做什么,司马妍都会成倍的将埋怨转嫁到她的身上,索性,安谧倒也不做声了,任凭她大小姐就这么狼狈的扑在地上。

大厅里顿时静了下来,静得近乎诡异,而这安静之中,四处弥漫着的气氛,更是让每一个人都感受得到司马妍的愤恨与不甘。

这种安静,反倒是让司马妍心里的气愤更加的浓烈,此刻的她,终究是一个千金小姐,少了理智的控制,急欲发泄心里的郁结之气,目光转向青岚,“青岚,你不要忘了,我是你的妻子!”

他怎能这么对她!青岚这么对她,她定要从他的口中听到一句道歉,哪怕是丁点儿的怜惜。

可是,青岚的回应,却依旧是淡淡的,这个高大英俊的青衫男子,甚至看也没有看地上的司马妍一眼,“你也不要忘了,你现在还不是!”

司马妍身体再是一怔,看着青岚,脸色变了又变,青岚是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司马妍下意识的脱口问出,急切的想知道一个答案。

“什么意思?”青岚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配上眼里的冰冷,让人只有一种感觉,这个男人很残忍!

好似他接下来的话,会将人脑海里的所有美梦都打碎。

这样的青岚,冰冷得让人畏惧,又孤傲得让人怜惜,安谧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青岚。

“司马小姐,大皇子他能有什么意思?他不过是说,再过些时日,司马小姐就是大皇子妃了……”纳兰珏意识到不好,立马上前一步,截住了青岚的话端,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你闭嘴!”司马妍却是厉声打断纳兰珏的话,不过是一个战败国的质子,什么南疆王?说白了,就是一个亡国奴,凭什么和她说话?

纳兰珏皱了皱眉,就算是在京城的这些年,已经受惯了别人这番不屑对待的他,此刻心里也浮出了怒气,更是坚定了要重新夺回南疆的决心,总有一天,他会让所有人刮目相看,但是现在,他知道,为了大局,他必须隐忍。

纳兰珏没有再说话,他的隐忍,被安谧看在眼里,眉心皱了皱,没有谁比她知道纳兰珏的野心,刚才司马妍这一刺激,只怕是,让这只沉睡着的猛虎增加了在苏醒时的杀伤力。

想到这里,安谧心里更多了丝不安,可是,她却知道,有些事情,便是提前洞悉,也无法轻易去改变什么。

“你说呀,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司马妍不甘心的继续追问,执意要从青岚的口中得到一个答案。

青岚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在他看来,这个司马妍更是一个没有脑子的女人,她要答案,他给她一个答案又如何?她要撞得头破血流,他便让她如意!

“这还不简单吗?你若不想当这个大皇子妃,有的是人代替你!”青岚的声音依旧冷得刺骨,说出的话,更似一把冰箭,狠狠的刺进司马妍的心里。

司马妍听了青岚的话,一阵愣然,好半响才反应过来,青岚什么意思?有的是人代替她?

“皇上……皇上已经赐婚了,难道你还能抗旨不成?”司马妍回过神来,心里一阵刺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努力的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坚定,可是,她却意识到,就连她的心里也没有底气。

“赐婚?赐了婚又怎样?玉玲儿还曾是冯裕的未婚妻,同样也是皇上赐婚,可结果呢?”青岚眸子眯了眯,云淡风轻的模样,好似让这桩婚事消失,不过是再轻松不过的事情罢了。

司马妍心里咯噔一下,想到死去的玉玲儿,脸色一片苍白,浑身更是被冰冷保卫着。

第一次,她觉得这个男人的可怕。

司马妍看着青岚,不断的告诉自己,这是自己的幻觉,她要嫁的男人,怎么会这么对她?

司马妍脑海里,闪过无数的思绪,时而摇头,时而口中发出让人听不真切的呢喃,终于过了许久,她才抬头,再次看着青岚,“我……爹爹若是知道了,一定不会让我嫁给你,一定不会!”

司马妍茫然了,这个男人对她的无情,让她明白,她不能嫁给他,可是,她却不希望这个婚事破灭,是喜欢也罢,是非要坐上大皇子妃的位置也罢。

爹爹那么疼她,若是知道她嫁过去,必然受委屈,定会不舍得,就连她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将今日的事情告诉爹爹。

“是吗?”青岚嘴角勾起的冷意更加浓了些,那份冷意之中,甚至夹杂了些微的不屑与嘲讽。

仅仅是这两个字,以及那不屑与嘲讽的语气,又好似一记重锤打在司马妍的身上。

司马妍目光闪了闪,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青岚好似在告诉她,她是多么的天真!

“看来,你还不知道你的身份与价值。”青岚毫无顾忌的开口,这一次,他转身面对着地上的司马妍,好似地狱走出来的鬼魅,朝着她伸出邪恶之手。

他曾经以为,这个女人是有些聪明的,至少,明白她在这个婚姻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可是,很显然,她便是知道一些,也明白得不透彻,甚至还妄图做着一些她不该做的梦,想着一些她无法得到的东西,这样的念头,他势必要将它打破。

残忍吗?青岚冷冷一笑,这世上的女人,她唯独不会对安谧残忍,其他的女人,残忍又何妨?

青岚一步步的走近司马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看她的黑眸之中,甚至有些同情,“你就是一颗棋子,对我来说是,对你那疼爱你的爹爹来说,依然是!这一点,你还不明白吗?聪明的司马小姐!”

“不会的!不会的!”司马妍叫嚣道,青岚的每一句话,都冲击着她,她知道,爹爹之所以会那么热衷和大皇子府联姻,是因为,爹爹看中了青岚的潜力,可是,她一直相信,若是自己的幸福和爹爹看中的利益出现了矛盾,爹爹是会尊重她的意见,可是,青岚此刻的话,让她如遭雷击。

怎么会呢?她对爹爹来说,是最疼爱的女儿,怎么会是棋子?

青岚一定是乱说的!

司马妍目光闪烁着,她虽然不愿意相信子青岚所说的话,但是,他的坚定,却让她有些动摇了,随之而来的是害怕,她想马上去找爹爹证实青岚所说的是错的,可是,却又害怕,若得到的答案不是她希望的,又该怎么办?

司马妍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默了片刻,终于做好了决定,不过……司马妍瞪了一眼安谧,那眼里的怨恨更加炽烈。

安谧皱了皱眉,心想,自己这一次,怕又是平白无故的惹上了女人的嫉妒,暗自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司马妍就这么希望,她的嫁衣由她来做吗?如果这样,她的心里会好受些的话,那么,她接受她的委托又何妨?

“司马小姐,我这里是开着门做生意,既然司马小姐看中了安谧的手艺,那嫁衣之事,安谧定替你办好。”安谧改了口,完全是一副生意人的语气,目光从青岚的身上划过,最后定在司马妍的身上,“这就当做,安谧对二位的新婚祝福了。”

说罢,安谧敛眉,朝着二人微微福了福身,算是行礼,随即看也没有再看在场的众人一眼,转身上楼,朗声吩咐楼下的程英,“准备开门营业。”

程英回过神来,看了司马妍一眼,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她就知道,小姐怎会连一个司马妍都没法应对?

不就是做嫁衣吗?遂了她的意愿便是,虽然看着是小姐妥协了,可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有眼睛有头脑的人,都看得出来,到底是谁赢谁输。

“是,小姐,这就开门营业。”程英的声音异常的大,似乎是在提醒着,地上仍旧狼狈的某人,她要开门了,这门一开,外面的人可都看得到里面的情形了。

司马妍顾不得心中郁结的怒气,赶忙起身,狠狠的瞪了楼上安谧的背影一眼,心里说不出的憋屈。

好一个安谧!经过刚才这一出,她的这一番祝福的话,不是讽刺她吗?

吱呀一声,门开了,程英熟络的招呼着门外似乎观望着里面动静的客人们,几乎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好奇,随着门的大开,大家不约而同的将里面的情形记了下来,各自在心里都猜测着刚才可能发生了的事情。

这是什么情况?

原本矛盾锋口的三人,其中一人已经不在,独独剩下未婚夫妻,大皇子脸上的阴冷让人新生畏惧,而这个未来的大皇子妃……虽然极尽掩饰,可眼神之中还是流露出些许狼狈,一时之间,甚至有人窃窃私语了起来。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司马妍脸色更是慌乱,终于是忍受不住众人各色的目光,咬了咬牙,逃似的冲出了盛世烈焰。

这举动,更是让在场的人猜测得更加激烈,大家都看出了一点,这个未来的大皇子妃看样子败得很彻底啊!

司马妍一走,大家都各自选起了绣品,笑话,在大皇子这么冰冷的表情之下,谁敢多看他一眼。

青岚在大厅里站了片刻,自顾自的朝着楼上走去,程英和纳兰珏皆是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他们自然知道,青岚上楼是为了找安谧,可谁也不敢去阻止。

房间里,安谧正喝着茶,此时的她,面容平静,神色如常,好似刚才在楼下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只是,门外传来的脚步声让安谧微微皱眉,似乎已经猜出了来人是谁。

安谧放下茶杯,深深的叹息了一口气,再次抬眼,那一袭青衫已经站在了门口,此时的青岚,依旧是一脸冰冷,就连目光也是带着责备。

房间里,二人都不说话,沉默的气氛持续弥漫,好似谁也不愿意打破这份沉默。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青岚低沉的声音带着隐忍的怒气,“安老板是不是要连同本皇子的新郎礼服也一并做好了!”

青岚的手一直紧握着,祝福?他最不愿意要的就是安谧的祝福,可,她刚才的话,却在他的耳边不停回响,似提醒着她对他的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