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现实与打击阴谋再现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161章 现实与打击,阴谋再现

青岚隐忍的怒气,让安谧心里更是有些无奈,她以为,她那日说得够清楚了,可显然,青岚似乎并没有当做一回事。

安谧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抬眼对上青岚锐利眸子之时,眼里已经是一片疏离,这样的眼神让青岚身体一怔,还未回过神来,便听到安谧的声音响起……

“如果大皇子殿下看得起,安谧愿意效劳,只是,大皇子殿下成婚的礼服,马虎不得,安谧要多花些时间才能在大婚前夕赶制出来,如果大皇子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安谧就不招呼殿下了。”安谧徐徐开口,不卑不亢,可她的心里却是隐隐抽痛,天知道,她真心将青岚当成朋友,可是,此刻却不得不冷下脸,刻意拉开二人的距离,好似她只是一个商人。

她知道,或许,以后对青岚的态度,怕只能这么冷下去了。

“你……”青岚紧握着的拳头更紧了几分,脸上的怒气越发的浓郁,狠狠的看着安谧,眼里满是责备,她说什么?她这是什么态度?

她倒是真要替他做新郎礼服!

去他的新郎礼服!

“大皇子殿下,莫要忘了你的志向,切莫要为了安谧这么一个小女子,而影响了大局。”安谧再次开口,声音温柔如水,可是,听在人的耳里,却犹如雷霆千钧。

安谧的提醒,犹如一盆冷水浇在了青岚的身上,方才被愤怒包围着的他,瞬间找回了些许理智。

房间里一片沉默,安谧感受得到,方才的那份压抑在慢慢的减少,心里松了一口气,终于,过了半响,青岚的声音再次传来,“新郎礼服就不劳安老板费心了。”

此时的青岚,平静了许多,说罢,深深的看了安谧一眼,安谧被他这样的目光看着,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还未来得及探寻他这眼神中蕴含的意思,青岚就已经转身,快速的消失在了门口,独留下方才那一个眼神在安谧的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房间里,安谧一脸沉重,突然,她的身体一怔,眼里有一抹紧张一闪而过,青岚刚才那眼神,似曾相识,不就是那日在马车上,他说那一番话时的眼神吗?

安谧心中突生一丝凉意,青岚啊青岚,对她,他又何必如此?

“哎……”安谧轻叹一声,对青岚,她着实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了。

大皇子府和雍侯府,冯裕和丞相府的联姻日子,越来越临近,这些日子里,程英紧张的防备着司马妍再来找麻烦,可司马妍没有再出现在安谧的面前,而安谧如她承诺的那般,替司马妍赶制嫁衣,很快,距离大婚,就只剩下一日。

按照规矩,大婚前一日,新娘都会去寺庙斋戒祈福,一大早,雍侯府和丞相府的两位千金,各自乘马车,从自家府门外出发,前往京城附近最大的寺庙。

雍侯府外,马车上,司马妍丝毫没有一个新嫁娘的喜悦,美丽的脸蛋,嘴角虽然微微的上扬,可是,眼里却是一片死气,整个人看上去也憔悴了不少。

司马妍正要吩咐车夫出发,马车外却传来丫鬟的声音,“小姐,盛世烈焰的人……”

丫鬟也知道,那日小姐仓惶从盛世烈焰逃出来的事情,此刻看到前面不远处停着的马车上下来的人,领口上绣着的火焰标志,不由得皱了皱眉。

马车里,司马妍一听到“盛世烈焰”四个字,手下意识的紧握成拳,眼里激射出的恨意甚是骇人。

“是谁?”司马妍沉声问道,脑海中已经浮现出安谧的身影。

“马车上的是司马小姐吗?还请这位姐姐,禀报司马小姐,就说,司马小姐的嫁衣已经已经做好了,看看司马小姐什么时候得空试试,不合身的地方,好稍作修改。”

马车外传来的声音,已经回答了司马妍的疑问,是安谧,竟是安谧亲自送嫁衣过来了吗?

司马妍的脸色更是难看了些,怎么?安谧是来看她的笑话的吗?

司马妍想到那日,她从盛世烈焰回来之后,向爹爹说了发生的事情,爹爹的态度,便是此刻,都犹如一根刺,插在她的心上。

“就算是大皇子之后纳了安谧为妾又如何?咱们两家的联姻都是势在必得。”

“妍儿啊,你只管做你的大皇子妃,安安分分的,休要去想独占大皇子一人,就算得不到大皇子的丝毫爱恋,你守着大皇子妃的位置,就已经足够了,非分之想,且不能有。”

爹爹的话犹在耳旁,司马妍心里觉得讽刺,原来,这场联姻的初衷,里面根本就没有出于她幸福的考虑!原来,青岚说的是对的,对他,她是一颗棋子,对爹爹来说,她也只是一颗棋子!

司马妍心里前所未有的挫败与打击,同时,也前所未有的不甘,凭什么,她就该沦为棋子?

眼下,她败给了安谧,可是,来日方长不是吗?

爹爹有些话是说对了的,她现在要守住大皇子妃的位置,至于将来……

司马妍眸子紧了紧,非分之想吗?只要是她想要的,就算是非分之想,有一天,她也要牢牢握在手中。

想到此,司马妍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笑容之中的野心与城府表露无遗,可是,仅仅是片刻,脸上依旧的笑容之中,却是满满的温柔与无害,甚至带着些微感激。

似乎是满意此刻的状态,司马妍这才亲自下了马车,热络的迎上了安谧,“谧儿,谢谢你了,还劳你亲自送过来,你派人来通知一声,我自己去取不就成了,这样倒是让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了。”

司马妍走到安谧面前,目光一眼扫过的安谧身旁程英手中捧着的锦盒,兴致勃勃的打开一看,满脸惊喜的道,“真是太美了,我都忍不住想穿了呢!果真不愧是谧儿的手艺,我还真是幸运,出自谧儿手中的嫁衣,这怕是第一件吧!哎呀,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司马妍爱不释手的摸着大红的锦缎,喜欢丝毫没有掩饰,安谧将她的举动看在眼里,心里不由得吃惊,眼前的司马妍,哪里有半分前几日在盛世烈焰时的样子?

司马妍转眼对上安谧的诧异,扯了扯嘴角,有些尴尬的拉着安谧的手道,“谧儿,那日在盛世烈焰,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怎么会有那样的态度,怎么会那么失态,谧儿,我是真的喜欢你的刺绣,想要你的祝福,所以才……谧儿啊,你不会记怪姐姐吧?”

姐姐?呵呵,司马妍这个姐姐,她安谧可再也要不起了!

“司马小姐哪里的话?那日发生了什么事情,安谧早就记不得了,司马小姐,要不试试这嫁衣?看看是否合适?”安谧一脸笑容,温柔得体,让人看不出疏离,也看不出热情。

司马妍心里怔了怔,有些摸不着安谧的态度,敛了敛眉,倒也不继续纠缠下去,“试就不必了,谧儿做的,一定合身,来人,将嫁衣好好收着。”

司马妍身后的丫鬟立即上前,从程英的手上接过了锦盒。

“既然这样,那安谧就告辞了。”安谧微笑着朝司马妍点了点头,对她来说,她是着实不想和司马妍多待下去。

司马妍也没有多留她,看着安谧转身,方才脸上还热情的笑容,此刻虽然依旧挂在脸上,但是,却是看得出,那笑容之中的僵硬,等到安谧上了马车,马车越走越远,站在原处的司马妍的脸这才彻底的垮了下来。

“小姐,这嫁衣……”丫鬟捧着锦盒,试探的道。

司马妍淡淡的瞥了那锦盒一眼,冷声道,“还不让人送到房间,真是碍眼得很,时辰不早了,耽搁了去寺庙的事情,你担不担当得起?”

丫鬟被吓得身体一颤,忙将手中的锦盒交给门口的家丁,心想,自从那日小姐从盛世烈焰回来,在书房痛哭一番之后,就好似变了个人似的,有时候让人头皮发麻,越发的难伺候了。

而此时,马车上的安谧,想着司马妍方才的表现,眼里划过一抹笑容。

“小姐,那司马小姐的演技还真是不错。”一旁的程英看着安谧,试探的开口叹道,她可以肯定,司马妍对小姐依旧心有芥蒂,小姐以后可要防着她才行。

安谧哪里听不出程英的意思与意图?呵呵一笑,“演技再不错,还不是被你给看出来了?把你的担心收回去吧,我可不是三岁小孩儿!”

司马妍今日的态度,她确实是吃惊的,她以为司马妍以后对她的态度,必定是苦大仇深,不会有任何好脸色看,却没有想到,她竟好似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般,看来,司马妍这个女人,她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防备了啊。

心里浮出一丝无奈,这都是什么事儿?她对青岚本就无意,现在倒好,成了别人的假想敌,甚至青岚的态度,也让人放心不下。

“这就好,这就好。”程英放心了不少,她是过来人,有些事情,她是看得明白的,那司马妍不就是将小姐当成情敌了吗?

想到什么,程英瞥了安谧一眼,似在思索着什么,终于过了半响,程英大着胆子开口,“小姐,其实有些事情,倒是有办法解决,这大皇子殿下明日都要成亲了,渤海王的婚事……”

安谧好似知道程英要说什么一般,目光淡淡的一瞥,程英心里竟然打了个突,话锋一顿,没有继续再说下去。

安谧敛眉,程英的意思,是让她嫁给柏弈吗?这样司马妍就该放心的收好她的担心与敌意了,可是……有些事情,怕会更加恶化下去吧!

青岚啊青岚,她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小女子罢了,哪来的本事,让他这般看重?

马车里一阵沉默,程英感受得到安谧的愁绪,可却看不出,她为何而愁,只能默默的陪在一旁。

冯家在渤海王的属地境内,若是在京城购置府邸,势必引起风波,出了渤海王,就连那些赐了封底的王爷,也不能在京城有自己的宅邸,冯家便是再大胆,也不敢做出这样容易让人抓到把柄的事情。

冯裕和丞相府的杨静玉大婚,因着冯裕在京城没有府邸,前些时日,冯皇后极力在皇上面前游说,希望明德帝能够赐冯裕一个宅邸,冯皇后心里盘算得甚是精明,若是皇上真的因此赐了宅邸,那么,冯家的荣耀又高升一回。

可是,明德帝思量片刻,驳了冯皇后的请求,不过,为了安抚冯皇后,只松口寻一处宅邸,让冯裕和杨静玉大婚暂用。

暂用?冯皇后心里气不打一处来,暂用的意思,就是那宅邸并不属冯家了!

这不是冯皇后想看到的结果,可是,明德帝这番安排,解决冯裕成亲场所的问题,倒是让冯皇后没有了继续纠缠下去的理由,只能咬牙接受这个安排。

冯裕暂居的府邸内,明德帝特意安排了太监宫女,操持着冯裕的大婚,因着时间匆忙,明德帝在冯皇后开口求他恩准冯老太爷进京之前,特意嘱咐,冯家人不用进京,等到冯裕回了冯家,再操办一次便可,冯皇后无话可说,倒也只能任凭大局被明德帝掌控着。

自从赐婚的圣旨一下来,冯裕的心情就极差,这一点,伺候他的衣竹萱再清楚不过了。

书房里,寒玉姑姑亲自送了礼服过来,冯裕连寒玉的面子都没给,冷着脸打发了寒玉,此刻,看着摆在桌子上的新郎礼服,脸色一片阴沉。

“主子不高兴,可是因为安谧姑娘?”一旁的衣竹萱大着胆子道,话一落,果然招来冯裕的狠狠一瞪。

凌厉如利剑的视线让衣竹萱心里一颤,可是,冯裕的反应,却证实了她的猜测是再正确不过了,果然是因为安谧啊!

那安谧的本事着实是不小,她倒是不知道该嫉妒安谧,还是该为安谧叹息,先前,她故意引起冯裕对安谧的兴趣,现在看来,这份兴趣似乎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了。

冯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自然是清楚的,为了利益,谁都可以牺牲,却从来未曾见到到为了一个女人如此伤神。

衣竹萱眸光微敛,这不正是她希望看到的吗?

安谧怎能和渤海王那么甜蜜呢?她这辈子若是嫁给了渤海王,那老天就是太厚待她了,这怎么能公平?

衣竹萱眸中的光芒更是诡谲,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再次缓缓开口,“主子既然喜欢安谧姑娘,何不讨来做妾?若是安谧姑娘成了主子的人,势必对主子有极大的帮助。”

“胡说!”冯裕厉声喝道,但心里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念头不止一次的在他的脑海里出现过,可是,就连姑姑的态度,也是不希望他对安谧有任何念想的。

他知道,姑姑是不希望他激怒了渤海王,另一方面,她也希望,能够拉拢安谧,进而控制渤海王。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冯裕的眸子眯了眯,却是听得衣竹萱再次开口……

“主子可是忌惮渤海王?也对,渤海王可是皇上十分器重的儿子,谁也看不清楚他的深浅,谁能不畏惧他三分呢?别说是主子你了,就算是皇后娘娘,对渤海王也要掂量着看吧!啊……”

衣竹萱说道最后,一声惊呼,一脸狠辣的冯裕一只大掌握住衣竹萱的脖子,狠狠的用力,显然已经是动怒了。

“主子……主子饶命……”衣竹萱满脸惊恐的求饶。

可冯裕却没有半分怜悯,“告诉你,本将军可没有将柏弈放在眼里。”

没有放在眼里?没有放在眼里,那就有本事明目张胆的夺安谧啊!衣竹萱在心里暗自腹诽,可却不敢表现出来,这个时候,她万不能再刺激冯裕,不然,她的小命……

“主子,奴婢知道……奴婢……奴婢的意思是……奴婢……奴婢有办法替主子得到安谧姑娘……神不知……鬼不觉……”衣竹萱抓着冯裕捏着她脖子的手,艰难的开口道。

冯裕皱了皱眉,眸子里闪过一抹探寻,丢开了衣竹萱的脖子。

这举动,已然表明了冯裕的心思和态度,他被衣竹萱的这句话吸引了,他知道衣竹萱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他倒是想听听,她能有什么法子!

得到安谧么?

冯裕眸子眯了眯,这确实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衣竹萱得到了自由,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好似恨不得把所有的空气都吸进肚子里去。

“说!”冯裕冰冷的声音传来,那语气好似在警告衣竹萱,若是从她的口中,他得不到一个所谓的神不知,鬼不觉的法子,他决计不会让她好看。

衣竹萱自然听得出来这份警告,想到自己的法子,脑海里浮现出安谧的身影,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