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柏弈密谋皇后挑起事端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163章 柏弈密谋,皇后挑起事端

迎亲的队伍一起朝着皇宫行进,安谧换好了衣裳,追出王府的时候,柏弈早就出了门,不过,却是早已经为她备好了马车,一副料好了一切,知道安谧势必不会丢下柳儿不管的模样。

安谧自己乘着马车赶往皇宫,远远的听到喜庆的锣鼓声从另外一条街传来,安谧皱了皱眉,虽然今日去宫里,势必会见到青岚,但在这个时候,她却是不愿意遇见的青岚的。

“停下吧!”安谧吩咐道,马车内的流光和衣霏对视一眼,明了小姐的意思是要为迎亲的队伍让路。

二人没有多说什么,流光掀开帘子,对外面的车夫吩咐了一句,马车就在岔路口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停了下来。

随着锣鼓唢呐的声音朝着这边越来越近,周围的看热闹的百姓几乎已经将整个迎亲队伍所走的路线都围了个水泄不通,远远的,如长龙般的两条迎亲队伍出现在视线之中,骏马之上,青岚的一脸冷冽,沉静而稳重,冯裕冰冷的视线却似带着一丝不羁与邪恶。

两个同样出色,却各有千秋的俊美男子迎着众人的欣赏,并排前行,冯裕目光突然瞥见青岚的视线似停在了某个地方,眼神凝重,神色有异,敏锐的他,顺着他的视线,越过人群,捕捉到了青岚视线所指的目标。

远远地,一辆马车在并不显眼的地方,可是,那马车上属于渤海王府的标志,却是让人无法不去留意。

渤海王府的马车?

渤海王府,有资格用马车的人屈指可数,若那马车上坐的人是渤海王,那恐怕此刻这辆马车就不会停在那里了吧!以渤海王的性子,就算前方是皇上的銮驾,他怕也不会有让路一说,马车上的不是渤海王,那就该是……

冯裕的眸子紧了紧,看那辆马车的眼神也越发的深邃了起来,马车上的人,除了她,该不会是别人吧!

再看了一眼目光依旧停留在那辆马车上的青岚,冯裕心里了然,看来,青岚对她的心思,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引人遐思得多啊。

冯裕一改方才一路上的沉默,“大皇子殿下今日大喜,能有幸和大皇子殿下同日成亲,当真是冯裕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呵呵,大皇子娶妃,是咱们大金朝的喜事,若是渤海王也今日成婚,那这喜气怕是要冲破云霄了。”

渤海王成婚?渤海王成婚会娶谁?这一点不用冯裕言明,青岚也自然想得到。

当下,青岚的拳头下意识的握得更紧了些,目光依旧停在那一辆马车上,不用想,他也知道马车上的人定是安谧无疑。

今日,他并未给安谧发请帖,对他来说,成亲就已经是他极其不愿却无奈的事情,更加不愿意让她看着自己和别的女人拜堂,而那辆马车,这方向明显就是去宫里的啊。

她是跟着老三一起参加他的婚礼吗?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便是深谙隐忍之道的他,此刻胸腔里急速流窜的气焰,都似要冲**体。

“吩咐下去,加快速度,切莫误了吉时。”青岚一字一句的道,冰冷的声音,似从牙齿缝中挤出来一般,就算是在这热闹的喜庆声中,也让一旁听着的人浑身划过一道寒颤。

得了大皇子的命令,旁人不敢耽搁,立即将他的意思传达下去,队伍加快了步伐。

冯裕看着已经超过了他好几米的队伍,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越发的诡异深沉,目光再次看向人群之外的那辆马车之时,想到昨日衣竹萱所说的话,眸子下意识的眯了眯。

贵为大皇子么?大皇子又如何?

大皇子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都无法得到,只能这般远远的看着,徒剩无奈,而他冯裕就不一样了,他想得到的东西,哪怕是要通过算计与手段,他也要将他想要的东西牢牢的握在手心!

冯裕的眸子里划过一抹坚定,夹了夹马肚,也加快了速度。

“小姐,外面已经走远了。”流光听到外面百姓的喧闹声小了许多,掀开帘子探出头看了看回禀道。

安谧点了点头,示意流光让车夫出发,一路上,马车里都是一片安静,安谧知道,今日,她若是能够避开某些事情,自然要尽可能的避开,可若是避不开……

安谧微微皱眉,若是避不开……若是避不开,只有顺其自然了。

皇宫里,明德帝和冯皇后以及许多朝中的达官贵族都等着两对新人的到来,而有一人,却是在等待着另外一人的出现,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宫门口,一些在宫门口迎新人的宾客也都追随着迎亲的队伍进了宫,柏弈站在宫门外,望着某个方向,就连迎亲的队伍经过,他也没有理会。

又等了好一会儿,这才看到渤海王府的马车行驶过来,那张俊美的脸上,顿时浮出一抹笑容,高大的身躯也迎了上去。

马车刚停下,帘子就从外面被人挑了起来,安谧一抬眼,恰好对上柏弈深邃的黑眸,微微一愣,只是一个眼神,安谧就知道,柏弈已经在这个时候,已经等了多时。

流光和依霏颇有眼力劲儿的交换了一个眼神,本要伺候安谧下马车的她们,自动的让开了道,有渤海王在这里,她们可不就多余了么?

柏弈含笑朝安谧伸出手,安谧也没有给他好脸色,瞪了他一眼,不过依然将手交给了他。

柏弈将她的手握在大掌之中,嘴角的笑意,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二人进了宫,皇宫里早已经宾客云集,柏弈带着安谧出现在人群中之时,许多人都看了过来,尤其是在看到安谧之时,各自的眼神里都不由得一怔,但有些人的眼里,却是多了一抹异色。

明德帝原本带着笑容的脸,有一刹划过一丝怒容,锐利的眸子眯了眯,这女人,还真是好本事!

就连正准备着拜堂的青岚和冯裕看到安谧身上所穿的衣裳,脸色都是变了变,柏弈竟然让安谧穿成这样出现在皇宫里,这意味着什么,他们怎会不知?

二人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走在安谧身旁,意气风发,笑容惬意的男人,一双眉峰更加皱得紧了些。

倒是冯皇后看了安谧身上的装束,在微微的愣然之后,不着痕迹的留意着各方的神色,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郁了些,禁不住在心中暗道,这个柏弈,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些!

不过,倒好,看皇上那难看的脸色,她就知道,等会儿,怕是有一出好戏可看了。

安谧感受到众人怪异的视线,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心有疑惑。

“咱们大金朝的喜事真是一件一件的来,今日大皇子殿下成婚,过不了多久,就该轮到渤海王殿下了吧。”

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正是出自冯皇后之口,冯皇后嘴角端庄的上扬,不大不小的声音,在这么多人的地方,谁也无法忽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冯皇后的身上,若有所思。

冯皇后敛了敛眉,顿了顿,再次开口之时,口中溢出呵呵的笑声,好似真从内心散发出来的高兴,“皇上,到时候,渤海王和安谧的婚事也由臣妾来操持吧,您看怎样?”

安谧更是疑惑了起来,心中泛出一丝,下意识的看向明德帝,却已经见到他脸上明显隐忍的怒气。

“谁说还有婚事了?”明德帝低沉的声音响起,原本喜庆的气氛骤然僵了下来。

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都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这个帝王的每一个神情,似害怕他接下来的怒气波及到自己。

不过,明德帝的反应,对冯皇后来说,可不就是正巧合了她的心意么?

她自然明白明德帝突如其来的怒意是为哪般,不过老练如她,演戏对她来说,不过是信手拈来,几乎是在明德帝的话一落,冯皇后神色微变,故作疑惑的道,“皇上……这……您这是什么意思?”

“呀!皇上,该不会是……还没有要赐婚之意吧?”冯皇后吃惊的道,心中浮出一丝得意,“我还以为皇上已经有意赐婚,所以渤海王才让安谧姑娘穿上了这身衣裳,却原来……”

冯皇后说到此,没有继续再说下去,不过,言下之意,却已经不言而喻。

在场的人心里都明白了,这下事情可不简单了,皇上竟还没同意这门婚事么?

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渤海王,这渤海王未免也太大胆了些,这不是公然挑衅皇上么?

一时之间,每一个人的心思,都寻思了起来,各自观察着事情会怎么发展。

这下子,安谧彻底的明白了过来,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裳,华贵的宫装,乍一眼并无特别,甚至比一些朝廷命妇所穿的宫装都要低调得多,可领口不起眼的地方,一个刺绣,却是让安谧脑袋轰的一声,顿时一片空白。哦

银色绣线所勾勒出的,可不就是一个属于渤海王府的标志?

这意味着什么?安谧素来都是一个聪慧的女子,她不会不明白这其中的深意,都是她太过大意了,柏弈让她穿上这身衣裳,也难怪会惹得明德帝大怒。

安谧看了柏弈一眼,却只见他神色如常,好似明德帝的怒意根本不在他的眼里一般。

安谧知道,这事情,若是处理不好,势必会引起不小的风波,可是,以柏弈的性子,他不会没有把握,就做出这样大胆的事情来,想必他有应对之策,想到这里,安谧倒也少了许多担心,只是,这柏弈到底要干什么?“父皇,是不是该拜堂了?”一直沉默着的青岚突然开口,打破了这诡异的宁静。

经他这么一提,众人才回过神来,似乎才想起,这是大皇子娶妃,冯裕娶妻的大好日子,这两对新人似乎才是今天的主角,可虽如此,众人终究是觉得,今日的主角,怕是另有其人。

安谧一眼看去,正巧和青岚的视线交汇,似乎是极有默契一般,仅仅是在视线交汇的一刹,又很快的避了开来,安谧知道,青岚是在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同样看出青岚心思的,还有冯皇后,可冯皇后又怎会让青岚坏了她想要看到的局面?

“是啊,皇上,吉时也到了,莫要耽搁了,以臣妾看,还是先让两对新人拜了天地再说,至于……安谧姑娘身上穿这衣裳是为何意,等拜完了堂,再问问渤海王,想来,他也会给皇上一个满意的答案才是。”冯皇后看似打着圆场,心里却是暗自冷哼了一声,青岚想护着安谧么?可没那么容易!

明德帝锐利的目光扫过安谧和柏弈,眼底的情绪让人捉摸不透,半响,先前还满是怒容的脸上,此刻已经又恢复了最初的笑容,朗声吩咐道,“开始拜堂吧。”

明德帝这一声令下,谁也不敢怠慢,司仪立即主持着两对新人拜天地,在场的宾客虽看着两对新人拜堂,但心思依旧在渤海王和他身旁的女子身上,都在暗自猜测,等会儿这事情会演变成什么局面。

不多久,成亲的礼仪完毕,按今日的程序,两对新人该各自回府,之后的酒宴与洞房也都该在各自的府邸进行,可此刻两个新郎似乎都没有要走的意思。

青岚不愿走,自然是不放心安谧,冯皇后方才言下之意,明显就是抓住了柏弈的把柄,就定会不遗余力的往死里踩,他留下,多少对安谧有些照应,除此之外……青岚有些不悦的看了一眼柏弈,以他对老三的了解,不会无缘无故让安谧穿上这身衣裳,柏弈,他到底要干什么?

和青岚一样,冯裕的心里也有这个疑问,想到他的计划,冯裕的眉心明显皱了皱,眸中的颜色越发深沉了些。

几乎是所有人的视线,再一次集中在了安谧和柏弈的身上,似乎是在等待着一出好戏。

“父皇,儿臣有事禀告父皇,还请父皇移驾……”青岚终究是按耐不住,思来想去,唯一能杜绝父皇的怒气迁怒于安谧,又能防备柏弈的任何可能的举动的法子,便也只有引开父皇了。

可要引开明德帝,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冯皇后首先就不依了,笑呵呵的打断了青岚的话,“大皇子为朝堂之事尽心尽力,为皇上鞠躬尽瘁,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今日好歹也是你大喜的日子,纵然是有天大的事情,也比不得你身旁的新娘子重要啊,皇上是明君,当会体谅你,有什么事情,过了今日之后禀告也不成问题,皇上,您说是不是?”

明德帝怎么会看不出青岚的心思,他的这两个儿子,都找了那个女人的迷,这个安谧,还真是一个祸害!

想到自己之前招她进京刺绣,明德帝心里更是后悔莫及,不过,他是一国之君,他倒是不信,他无法收拾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

“老三!”明德帝拔高了语调,坚定的语气气势汹汹,不容任何人置喙,“你到御书房等朕!”

明德帝毕竟是在皇位上坐了那么多年,加上他的儿子,他或多或少自然是有些了解的,今日他让安谧穿上这身衣裳进宫,要做什么事情,他的心里已经有数,若是其他皇子敢如此大胆,他早就不留情面,但柏弈却不一样。

明德帝眸子眯了眯,这个儿子对整个大金朝都很重要,他还没有完全将他掌控住之前,决计不能将他们二人置于绝对对立的位置。

他不会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将他的意图说出来。

明德帝说话之时,人也已经起身,一脸严肃。

冯皇后皱了皱眉,心里倒是慌了起来,皇上这样把柏弈叫走,那么她所期待的,不就落空了吗?不,她可不能就这样任凭这个机会消失,柏弈的意图那么明显,她就是要利用这次机会,让皇上和柏弈彻底闹翻,到了那时候,得利的人会是谁?

冯皇后心中暗自盘算着,朗声训斥道,“大胆安谧,谁允许你穿这一身衣裳?你可知道,你这一身代表着什么?本宫知道,你想嫁给渤海王,想成为渤海王妃,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可皇上还未曾恩准你们的婚事,你倒好,穿上这一身,是来向皇上,向咱们皇室示威的吗?”

冯皇后倒也不顾这么多人在场,甚至不顾今日是青岚和冯裕两对新人大喜的日子,满脸严肃,朝着安谧怒吼道,这个时候,她不能直接开口让皇上必须当面处理了这件事情,更加不能直接冲着柏弈去,那么唯一的方法,就是朝着安谧发难了。

这么些时日,冯皇后是明白一点,安谧对柏弈来说,意义非凡,她今日朝安谧发难,就是为了激怒柏弈,只要柏弈怒了,这事端就无疑是被挑起了。

呵呵,这么好的机会,落在了她的手上,她怎能不好好利用一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