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暗中较量不只是苦肉计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八十五章 暗中较量,不只是苦肉计!

安谧眸光微闪,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明德帝,其面上的愤怒,更好似随时都会爆发一般,看来,似乎明德帝已经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啊!

心里禁不住更加期待了起来,端起面前的茶杯,安谧浅浅的抿了一口,正此时,明德帝低沉的声音在大殿之中缓缓响起。

“宣!”

明德帝一声令下,那侍卫的便起身退了下去,站在大殿门口一声高喊,过了好一会儿,门口依旧不见有人出现,眼见明德帝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大殿中的每一个人都暗自倒抽了一口凉气,禁不住暗暗腹诽,这个冯老太爷,便是到了这个时候,还自持身份么?

普天之下谁敢让皇上等?可今日,冯老太爷可是让皇上足足等了一个下午,本就让皇上满心不悦,现在到了,依旧这般不紧不慢,这冯老太爷,未免也太大胆了些!

真不知道,等会儿冯老太爷该如何承受皇上的怒气啊!

众人正如是想着,门口终于出现了冯老太爷的声音,只是,比起先前的硬朗,进来的老人面色苍白,甚至是被冯皇后亲自扶着,尤其是腰腹间那一一抹红色,更是让在场的每一个人看得清清楚楚,眸子禁不住收紧。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整个大殿里,谁也没有做声,只听见细微的脚步声,主位上,明德帝的眸子一直随着冯老太爷的靠近,渐渐的收紧,但是,却是让人看不出他的任何情绪。

青岚似看清楚了些微端倪,与渤海王一样,眉心微微紧拧,这个冯老太爷,果然是一只老狐狸啊!

安谧看在眼里,嘴角却是扬起了一抹笑意,先前的兴致更是浓烈了些,看样子,冯老太爷是有备而来啊!

果然,等到冯老太爷走到了大殿的正中央,猛然跪下,这一跪倒好,却是一个踉跄,引得那虚弱的身体往前一倾,要不是冯皇后和冯清二人眼疾手快的抓住了,那一下,定然会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

“爹……”冯皇后轻唤出声,平日里端庄的她,此刻竟是流下了泪水,可不是,这么久没见的爹爹,好不容易见面了,竟是变成了这般模样,怎么会不伤心呢?

明德帝眸子紧了紧,却是没有做声,目光幽幽的落在冯老太爷的身上,似乎他身上并没有任何不适一般。

冯老太爷眼底划过一抹不着痕迹的凌厉,呵,他以为明德帝见他这样,倒会开口询问关切,却是没有料到……他们好似有好些年没有见面了吧!这么久不见,他的这个女婿,倒是深沉内敛,甚至是老练了不少!

“皇上……老臣……老臣参见皇上,老臣向皇上请罪,老臣误了洗尘宴的时辰,老臣惶恐,老臣甘愿皇上处置。”冯老太爷跪在地上,行了个礼之后,诚恳的道,其间连连咳嗽了几声,听着似乎是费了这条老命所有的劲儿来给皇上行礼,来向皇上请罪。

冯老太爷这一招,不可谓不高明,已经是受了伤的身子,这般低声下气的请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明德帝就算是要责罚,那也不得不手下留情,况且,就算是要责罚,也必然要问清了他迟到的缘由不是?

明德帝目光微敛,心里一阵憋屈,此刻,冯老太爷这般模样,无论如何,他先前要发的怒气都不能发了!

冯老太爷啊!虽然是老了许多,但是依旧那般老练,工于心计!

明德帝赫然起身,从主位上走了到了大殿中央,此时的他,早已经敛去了先前的阴沉,眉心依旧皱着,可是,配着那表情,却是满满的关切,伸手将冯老太爷虚扶着,“老太爷,先不说什么请罪不请罪的事,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老太爷起身,整个身体虚弱的靠在冯清的身上,“皇上,老臣惶恐,老臣是罪臣之父,不配皇上这般体恤,咳……”

“爹,你都这样了,就别说话了。”冯皇后急切的道,随即转身对着明德帝道,“皇上,臣妾在宫外替皇上迎接爹爹,接到爹爹之时,爹爹已经是这样了,臣妾看爹爹受了伤,又如此虚弱,本是要让爹爹先看太医,怎么着也要先将这伤好好处理一下才行,流了那么多血……”

冯皇后说到此,悲伤的顿了顿,继续说道,“可爹爹想着皇上在等候,便不许臣妾唤太医,硬是要先见了皇上,向皇上请了罪才行,可经过方才这一折腾,爹爹的伤,怕是又严重些了,皇上……,爹爹来得晚了,正是因为路上出了些差错,才会耽搁了,可即便是如此,爹爹也是焦急着见皇上,还请皇上看在晚到并非爹爹刻意,爹爹又受了如此严重的伤的份儿上,不追究爹爹的过错吧!”

所有人都听着冯皇后的话,看着明德帝,似乎是在等待着他的反应。

明德帝眸光微敛,遮住眼底闪过的光芒,“原来如此,朕不是如此小气之人,老太爷受了伤,路上耽搁了,本就是情有可原的事情,你看看,该是听皇后的话先找太医看看伤处才好,现在这么一操劳,一折腾,怕是要让伤情更加恶化了啊!这又如何是好?”

明德帝瞥了一眼冯老太爷腰上的伤口,腰间被纱布胡乱的缠着,渗透出的血迹似乎在不断地增多,明德帝眸光闪了闪,似在猜测着冯老太爷的算计。

突然受伤?这未免也太巧合了些!

到底是确有其事,还是这不过是冯老太爷故意使的苦肉计?这些都有可能不是吗?

想到此,明德帝看冯老太爷的眼神越发的深沉了些,“太医呢?快叫太医,好给老太爷看看!”

冯老太爷苍白的脸上扯出一抹笑容,“老臣惶恐,让皇上操心了,老臣只想着,能够尽量别让皇上久等,老臣就算是受些苦,也不碍事!”

“冯老太爷的身体硬朗,可也不能如此折腾不是?若是老太爷因此身体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朕倒是有罪了。”明德帝眸子眯了眯,依旧是笑容满面,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在场的人无一不心里一惊,看冯老太爷的神色更是多了几分异样。

皇上有罪?冯老太爷怎能让皇上有罪?就算是冯家有多么得势,皇上这句话说出来,怕是比千斤顶还要沉重,这冯老太爷受了伤的身子,可否承受得起?

冯老太爷心里也是咯噔一下,暗自低咒了一声,本来形势渐渐的朝着他的掌控,可这一下子,一切又似乎回到了最初。

看来,他还是小瞧了如今的明德帝了!

是啊,能够在这个关头,将他请来,明着是商议冯裕的事情,可是,却是在逼着他亲自将冯裕给处置了,这样一来,自己便没有名正言顺的理由来怪他了,甚至还要对他对冯家的宽容感恩戴德。

明德帝,呵!看来这一趟来京城,怕是有的挑战了。

冯老太爷心里暗自咬碎了银牙,就算是心里有再多的不满,再多的愤恨,他也不得不压下来,当着这么多官员的面,他只能后退了一步,再一次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当然,这一跪,他难受的表情更加明显了些,甚至下意识的捂住了伤口,口中一声闷哼,这一跪,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倒抽一口凉气,冯老太爷这又是干什么?

明德帝皱了皱眉,但是,精明如安谧柏弈等人,却是看出了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精光,虽然快得让人不易察觉,但还是被他们看到了,二人嘴角禁不住扬起了一抹笑意,暗道,到现在,还是皇上出于上风啊!

看来冯老太爷的这个苦肉计,呵!还要继续演下去了。

明德帝伸手将冯老太爷的手扶着,“老太爷,你这又是做什么?”

冯老太爷强忍着咳嗽,“皇上,老臣惶恐,老臣让皇上担心了,老臣不敢让皇上自觉有罪。”

明德帝嘴角微微一扬,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虽然事情和他料想的有所出入,但是,冯老太爷进门这么丁点儿时间,就当着这么多人下跪两次,这效果还是不错的!

呵!他就是要让冯老太爷,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知道,这大金朝,到底谁才是王者,就算是冯老太爷,也必须在他的面前三跪九叩!

明德帝心里得意了起来,呵呵的道,“朕不过是开玩笑罢了,瞧冯老太爷认真的,快些起来吧,切莫再要牵动到伤口了。”

开玩笑?冯老太爷的嘴角禁不住抽了抽,在场的各个官员神色依旧,可是每一个人的心里却是打了个突,皇上不过是一个玩笑,冯老太爷作为臣子,依旧不得不因为惶恐而跪地,那么他们呢?

皇上终究是皇上,只要他坐在那个位置上,他就掌握着所有人生杀予夺的大权啊!

冯老太爷心里憋屈,可还是不得不谢恩,“老臣谢皇上恩典。”

冯皇后和冯清二人快速的将冯老太爷搀扶着,让他从地上起来,冯皇后将一切的看在眼里,原本先前心里笃定,爹爹定会有法子和皇上周旋的她,此刻也有些忐忑了起来。

爹爹是何等精明老练的人,她是知晓的,可是,刚才这情形……

冯皇后禁不住暗暗皱了皱眉,正此时,太医得到通传,迅速的赶了过来,明德帝瞥了一眼冯老太爷的伤口,忙招呼太医,竟是让太医当场给他诊治。

冯老太爷心中一怔,顿时明白明德帝的意图,他是要看看,自己的伤,到底是否是他的苦肉计啊!

虽是苦肉计,可是,冯老太爷似早料到会是如此,事先就有了准备,“如此,要劳烦太医了。”

“无妨,无妨。”明德帝笑笑的道,随即吩咐秦公公让人抬上了一张榻,让冯老太爷躺在上面,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太医遵循的明德帝的吩咐,便替冯老太爷将腰间的纱布拆开。

当纱布拆开,露出腰间不浅的伤口之时,无数官员的神色都是变了变,暗自猜测,这冯老太爷到底是为何受了如此重的伤?

明德帝看在眼里,眼底划过一抹不着痕迹的深沉,如果这伤是冯老太爷故意使的苦肉计的话,那么,冯老太爷对自己也着实是太狠了些,他受了这些,倒是让明德帝心里幸灾乐祸了起来。

“爹,这伤到底是怎么来的?先前本宫问你,你也是不肯说,可这样平白让本宫担心不已,让皇上也难免担心啊。”冯皇后紧咬着唇,那声音,隐隐带着一丝啜泣。

这一问,冯老太爷的眉心却是皱了皱,似乎并不愿意说,明德帝看在眼里,心中也是隐约有预感,这伤口的来历,怕是不简单,几乎是下意识的,明德帝心里排斥着这所谓的伤口来历。

可是,他不愿意知道,有人却是偏偏要他知道,不仅仅是要让他知道,还要让所有人都知道!

“皇上,皇后娘娘,老太爷本不让老奴说,说这事儿若是让皇上和娘娘知道了,害怕你们担心,可看老太爷如此承受痛苦,老奴又担心,若是不说,以后若又有贼人来刺杀老太爷,毕竟,那贼人没死,始终都是祸患,老奴斗胆,便是被皇上娘娘刺死,老奴也要说出来。”冯清猛然跪在地上,一字一句,字字恳切。

此话一出,整个大殿里好似炸开了锅,顾不得这是什么场合,竟暗自交头接耳了起来。

安谧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眸中的颜色越发深邃了些,“看来,冯老太爷的有备而来,准备的还不少啊!”

如果她猜得不错,冯老太爷的伤该是来自某些敌对势力的刺杀吧!

几乎是下意识的,安谧看了一眼身旁的青岚,再看了一眼另外一边的柏弈,冯家所顾虑的人,出了柏弈,就该是青岚了。

好一个冯老爷,这番苦肉计,不仅仅是苦肉计而已啊!他是要让这苦肉计达到最大的效果!

安谧看向青岚和柏弈之时,柏弈和青岚的神色在也是越发的凝重了些,青岚手中的酒杯甚至在不断的收紧。

“冯清,你给我闭嘴!”冯老太爷低声喝道,许是过于激动,牵扯出一阵重重的咳嗽。

“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都已经这样了,皇上怎会不管?”冯皇后再次开口。

是啊,都已经是如今这个状况了,所有人都知道冯老太爷受伤,当中必有隐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明德帝便是不想管,怕也不得不管了。

“冯清是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给朕听听!”明德帝的神色顿时严肃了起来,锐利的目光瞥了冯清一眼,格外凌厉。

冯清被那样的视线看着,心中一阵寒颤,可是,想到老太爷的伤,想到老太爷先前的交代,他还是不得不正了正色,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皇上,今日,我们加快速度朝着京城赶,却是不料,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一群黑衣蒙面人出现了,各个凶狠,都是置人于死地的杀招,老奴无能,没有保护好老太爷,才让老太爷受了伤,幸好,最终将那群贼人制服,可是,老太爷终究是受了伤,老太爷吩咐老奴,问出那些人的幕后黑手,可是,那群人好似经过训练,还不待老奴询问,就全都吞药自杀,老太爷说没有证据,就算是对皇上禀明此时,反倒是增添了皇上的烦心,可是,老奴觉得,若是那人不揪出来,老太爷的性命,堪忧啊!”

冯清的声音在整个大殿中回荡,那些官员的神色变了变,现在好了,竟是多了一个要置冯老太爷于死地的幕后黑手,那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冯家的敌人……

冯家历来都八面玲珑,鲜少有人正面和他为敌,如今,最大的利益对头,怕就是大皇子青岚了吧!

许多人的脑海迅速的冒出了这个念头,更是不由自主的朝着青岚的方向看去了一眼,却是见他神色如常,没有丝毫心虚的意思,众人心里的疑惑更加浓烈了起来。

明德帝眸子紧了紧,愠怒道,“竟然有这事?”

“皇上,你可要为爹爹做主啊,要不是爹爹命大,这一次恐怕就让那贼人得逞了!”冯皇后颇为适时宜的开口,心中暗暗得意了起来,不禁在心里为冯老太爷竖起了大拇指,爹爹果然不愧是爹爹,现在,怕是皇上也不得不帮着揪出那贼人了。

而至于那贼人是谁……冯皇后眸光微敛,不管是谁,对他们都会有好处不是吗?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么么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