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当场磕头吃亏不小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八十七章 当场磕头,吃亏不小!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青岚的身上,似是期待着他能有什么回应,整个大殿之中,沉默了半响,青岚的身体突然一怔,竟是生生的倾斜倒地,扑通一声,重重的砸在地上。

“殿下……殿下……你怎么了?”大皇子妃司马妍慌了,顾不得其他,迅速的冲上前,将地上的青岚的头搂在怀中,“殿下,你醒醒啊……”

众人看着这一幕,大皇子突然倒地,看那样子似昏死了过去,心中禁不住叹了口气,看来是刚才纳兰珏的那一掌的力道太大,大皇子是伤得不轻啊!

冯老太爷对大皇子的这声道谢,丝毫也不为过,大皇子殿下,是用自己的身体,为冯老太爷捡了一条命回来啊!

冯老太爷的神色也是怔了怔,似乎没有料到,青岚会突然昏死,经过了刚才那一出,青岚官员心中的地位分毫也没有动摇,他依旧是皇位继承人之一啊,若是因为为他挡纳兰珏这一掌,而最终落下病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众人必然将矛头指向他,他们冯家怕更是处于不利的境地了。

这个时候,明德帝也好似没有看到青岚倒地一般,什么也不说,可明眼人却是看得出来,明德帝是在等冯老太爷的一句话啊!

冯老太爷心里虽然不甘,可这个时候,他还是不得不步步退让,“皇上,老臣请皇上让太医给大皇子殿下看伤。”

“那这……”明德帝摩挲着手中的令牌,眸光微敛。

“幕后黑手纳兰珏已经死了,这事儿,就算了了。”冯老太爷明确的道,心里说不出的憋屈,初来京城,就已经吃了亏,很多事情都超出了他的预想,看来,这次京城之行,许多事情,他必须要重新审视了啊。

明德帝得了这句话,才将手中的令牌丢给了秦公公,朗声吩咐道,“太医,快给大皇子看看,大皇子身份尊贵,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朕让你也跟着陪葬!”

明德帝话说到最后,眸中激射出的光芒,如锐利的剑锋一样凌厉,太医吓得仓皇的跪地,“臣一定尽力,一定尽力!”

明德帝的一句话,虽然是对太医的死命令,但是,听在许多明眼人的耳里,却是另外一番意思。

皇上这是在明确的告诉众人,大皇子殿下的身份尊贵,谁也伤不起啊!

而至于这身份到底是有多尊贵,却留人猜想了。

可安谧却是看得更加清楚些,与其说明德帝在告诫冯老太爷,还不如在平衡各方的势力,冯老太爷此番进京,一番苦肉计的戏码,虽然对他自己来说,得了些许一时的畅快,可是,皇上终究是皇上,他坐在那万人之上的位置上,他才是一切的主宰。

明德帝终归是精明的,冯老太爷锋芒太露,明德帝怎能不打压?

安谧看了一眼冯老太爷的方向,对方脸上的苍白,以及眼中的黯然,让她的嘴角禁不住微微上扬了几分,冯老太爷不是甘于屈于人下之主,无论是前世,还是这一世,亦然!

不过,明德帝又怎是昏庸无能的皇帝?

看来,这场皇位之争,怕是精彩了!

冯老太爷……安谧看着冯老太爷,浅浅的抿了一口茶,眸中的颜色让人有些捉摸不透,冯老太爷是柏弈的敌人,那么,也就是她的敌人了!

想到她先前为冯老太爷准备的礼物,嘴角的笑意越发浓烈了些,夹杂的诡谲一闪而过,好似从来都没曾出现过一般。

“来人,将大皇子抬到偏厅,让太医看伤。”明德帝再次开口,朗声吩咐道,目光瞥了一样同样倒在地上的纳兰珏,“将纳兰珏抬下去,至于怎么处置,稍后再说!”

明德帝摆了摆手,眸中一片深沉,眉心微皱,对上的冯老太爷的视线,眉宇之间,隐隐有伤痛流露出来,众人看着他的神色,禁不住暗自猜测,皇上这是要做什么?

他们的疑问没有持续太久,明德帝清朗的声音便在大殿之中响起,不过却是一阵长长的叹气。

随着这一声长叹,几乎所有人的心都是一紧,尤其是冯老太爷。

“老太爷,此番召您进京,实有要事相商,冯家是咱们大金朝的大家,为大金朝做了不少的贡献,所以,有些事情,朕想着,怎么着也得听听冯老太爷你的意思。”明德帝的声音浑厚有力的传遍大殿的每一个角落,所有人听在耳里,心里都不由得一紧,看来,皇上所提的,是冯裕将军的事情吧。

“老臣惶恐……咳咳……”冯老太爷突然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是,许是太过虚弱,挣扎了半响,依旧毫无作用,不仅如此,那苍白的脸上,更是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明德帝也不做声表态,冯皇后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说话之机,便是看着爹爹的模样再是难受,她也不能开口,反倒是冯清眉峰紧皱着,“老太爷……”

“冯清,来,将我扶起来。”冯老太爷打断冯清的话,艰难的吩咐道。

冯清虽然担心,但还是不得不按照冯老太爷的吩咐,上前扶着冯老太爷,让冯老太爷借着他的力道,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刚刚从榻上起来,下一刻,却是赫然跪在地上。

碰的一声,这是冯老太爷进了皇宫之后的第三次跪地,比先前的两次,似乎还要重。

所有人都看着冯老太爷和明德帝,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明德帝眸光微敛,视线刚好落在跪着的冯老太爷身上,“老太爷这是干什么?你是有伤之人啊!”

明德帝的话中到底有多少关切,便是傻子都听得出来,若是真关心冯老太爷身上的伤,那方才冯老太爷挣扎之时,他怎的就没有开口,明德帝怕是就是想看到冯老太爷对他下跪吧!

“老臣有罪,老臣教子无方,这次冯裕在京城闯下了大祸,这事情,老臣有所耳闻,若是老臣早些知晓,他竟然有如此狼子野心,老臣定会亲自将他给手刃了,向皇上谢罪,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老臣便是再后悔,也无济于事,咳咳……”冯老太爷痛心疾首,一字一句,皆是控诉着冯裕的罪行,亦是在诉说着他自己的家教不严之过,似乎因为情绪过于激动,不住的咳嗽,越是让人禁不住对这个受了重伤的老人,平添了几分怜悯之心。

终于,等到冯老太爷咳了好一会儿,重重的将头磕在地上,“请皇上治老臣教子无妨之罪!”

柏弈和安谧听在耳里,眸光不由得闪了闪,好一个冯老太爷,字字句句看似在请罪,可是,每一个字的背后都在推卸责任,他将一切都推到冯裕的身上,将冯家和冯裕彻底的隔绝开来,让大家知道,冯裕私制龙袍,私藏龙袍,不过是冯裕的个人行为,就连他事先也是不知道的,冯家没有过错,就连他的过错也不过是教子无方罢了。

如此撇清关系,保全冯家,这些似乎都在柏弈和安谧的预料之中,更是在明德帝的预料之中。

自始至终,明德帝都听着,甚至看到冯老太爷磕头,也是无动于衷,默了片刻,明德帝才呵呵的道,“原来,老太爷也是听闻了这个事情,哎,冯裕之事,却是是让朕不仅仅是失望,更是痛心疾首,朕对冯家如何,对他冯裕如何,老太爷,冯皇后,包括是在场的官员们,大家也都是有目共睹的,朕一直敬重冯老太爷,更是对冯家的格外器重,因为朕将冯家当成朕的左膀右臂,却是不曾想到,朕的左膀右臂,有一天竟也会背叛朕,这和砍了朕的左膀右臂,有何区别?”

大殿之上,明德帝的声音,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格外响亮,冯老太爷低垂着头,眼底划过一抹精光,可还是在隐忍着什么。

明德帝顿了顿,继续道,“朕相信冯家,就算是冯裕私藏龙袍,朕也是想着,这事情或许只是冯裕一人之私欲,断然不能如此牵连了冯家,所以,朕召老太爷你进京,也是为了此事,冯裕私藏龙袍,证据确凿,心有反意,其罪当诛,可就算是其罪当诛,朕也想让老太爷看着,毕竟,那是冯家的人!”

“皇上对冯家的恩德,皇天后土明鉴,冯裕那逆子,做出如此的事情,老臣无话可说,可老臣以及冯家的其他人,对大金朝,对皇上都是忠心耿耿,没有丝毫二心,还请皇上明察。”冯老太爷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再一次重重的将头磕在了地上。

冯老太爷的每一个举动,冯皇后看在眼里,衣袖之下的手都下意识的紧了紧,皇上这是故意在这么多人面前打压冯家啊!

可是,爹爹无可奈何,她亦是无可奈何啊!

明德帝心里浮出一丝快意,这才上前,将冯老太爷虚扶起来,“老太爷,朕是明君,朕自然知道,谁对朕衷心,谁对朕有二心,大金朝朗朗乾坤,历代祖先也是容不得谁不利于我朝,那些妄图颠覆我大金朝的人,朕决计不会放过,老太爷,冯家对朕,对大金朝素来忠心耿耿,你放心,朕不会因为冯裕之时,而迁怒于冯家。”

明德帝一席话,传入每一个人的耳里,不仅仅是在场的官员,冯老太爷的心里也是打了个突,明德帝是在告诫所有人,谁若是有二心,他决计不会轻饶!

“皇上明德,是我大金朝之福,是我冯家之福啊!”冯老太爷朗声道,这一次和明德帝交锋,他当真是元气大伤。

“不过……”明德帝突然皱了皱眉,面露为难。

冯老太爷不笨,猜得出明德帝接下来要说什么,想到冯裕,冯老太爷的心猛然一揪,可还是不得不忍下来,“皇上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看是要如何处置冯裕,但听皇上决定。”

“哎,要处置冯裕,如今怕也是晚了。”明德帝再次叹了口气,心想冯老太爷的演技,还真是精湛,好似真的不知道,冯裕已死一般。

既然他要演戏,那么,这出戏,他就陪他继续演下去。

“此话怎讲?”冯老太爷皱眉道。

明德帝摇了摇头,抬手轻抚着额端,“还是让皇后跟你说这件事情吧!”

冯皇后似乎没有料到,明德帝竟会让她来开口,可既然这是皇上的意思,那么,她便只有照做了。

冯皇后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爹,裕儿他犯了不可饶恕之罪,罪当该死,可皇上还没有下令处置,他便在天牢之中畏罪自尽,那日,本宫去天牢探访之时,亲眼看到断了气的他,已经……”

冯皇后说到此,却是没有继续说下去,冯老太爷身体一怔,一个踉跄,似乎虚弱得有些站不稳了,终归是他的孙子,就算是犯了重罪,可也该见上一面不是?

“该死!哈哈,他该死啊!如此也好,也好!”冯老太爷的情绪突然好似疯狂了起来,笑了片刻,戛然而止,“皇上,他死有余辜啊!”

明德帝将冯老太爷的反应看在眼里,死有余辜么?

在听到冯裕私藏龙袍的事情,或许冯老太爷就认定了,冯裕死有余辜吧!

为了冯家,毫不犹豫的牺牲掉冯裕,冯老太爷还真是够狠啊!

“虽然他私藏龙袍,心怀反意,确实是死有余辜,按照他的罪行,朕完全可以将他挫骨扬灰,让他连尸体都不能留下,可念在他冯裕也曾为大金朝做了不少事情的份儿上,朕将他安置在了他暂居的府邸,准备厚葬,朕这样,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明德帝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冯老太爷的肩膀道。

“皇上的恩德,老臣铭记在心,日后定对皇上更加忠心,以弥补冯裕的罪孽。”冯老太爷拱了拱手,一字一句的道。

“如此便好,老太爷,今日这洗尘宴是为你所办,却不料,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老太爷受了伤,又得知冯裕之事,必定不会好受,天色也已经不早,不如老太爷暂且休息如何?”明德帝不紧不慢的开口,眉心微皱,似乎在想着什么,不过,片刻,那眉心便舒展了开来,对冯皇后道,“不如这样,皇后,你亲自送老太爷去冯裕先前暂居的府邸,就让他在那里先住着吧,再来,老太爷也该看看冯裕……”

明德帝话落,冯老太爷和冯皇后的心里猛然咯噔一下,好似被刀子狠狠割着肉一般。

安谧嘴角不由得扬了扬,明德帝原来还是这等腹黑的人,让冯老太爷主住在冯裕暂居的地方,那地方现在不正设有冯裕的灵堂吗?

明德帝这不是在冯老太爷的身上撒盐吗?

不仅仅是撒盐,还生生的如打了冯老太爷一脸,他堂堂冯家老太爷,又是冯皇后的亲生父亲,到了京城,住的却是那么一个不吉利的地方!

安谧看了一眼冯老太爷的表情,敏锐的她,还是从冯老太爷强撑无谓的眼神之中察觉到一抹不悦,一闪即逝。

“皇上如此安排,甚好!”冯老太爷躬身行礼,心里憋屈至极,甚至觉得腰上的伤口也跟着越发的痛了,就算是老练如他,还是禁不住在心里暗自低咒了一声。

看到冯老太爷明明不满这个安排,还说着甚好的话,明德帝的心里就格外的畅快,他冯老太爷,也有今日这般低声下气的一天啊!

“如此,那各自都散了吧!朕也乏了!”明德帝抚了抚额,面露疲惫,对秦公公吩咐道,“摆驾寝宫!”

说罢,秦公公便伺候着明德帝出了大殿,大殿之中,所有人都还坐在原来的位置上,皇上虽然是走了,可皇后娘娘还在啊,冯老太爷还在啊!

这个时候,冯皇后的心里也是极尽憋屈的,可她也不得不强忍下来,上前对冯老太爷道,“爹,本宫送你出宫!冯清,好好扶着老太爷!”

“是,皇后娘娘。”冯清领命,扶着冯老太爷,承受着他所有的重量,一步一步的朝着殿外走去。

等到冯皇后,冯老太爷一行人都出了大殿,整个大殿里,好似瞬间得了解放,松气的松气,交头接耳的交头接耳,好不热闹,却是没有人留意到,在这大殿之中,还有另外一个人的脸色,早已经难看得不像话。

“你们都聋了吗?父皇刚才吩咐了,都各自散了,怎么?都还在想着,不醉不归吗?”开口的是二皇子,此时的他,脸色阴沉,许是听着那些窃窃私语,终于忍受不住了,拍案而起,今晚父皇对外公的针对,他是看在眼里的。

他知道,冯家的兴衰,和他的帝王之路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若是冯家倒了,他也就无望了,这个时候的他,怎能不憋屈?

随着二皇子的这一声吼,整个大殿之内顿时鸦雀无声,各自起身,陆陆续续的往大殿之外走去。

安谧和柏弈对视一眼,皆是不约而同的扬起了一抹笑意。

“没想到冯老太爷要住进去啊!”柏弈敛眉,眼底一抹精光一闪而过,那眼神,让人看了禁不住头皮发麻,好似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么么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