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狭路相逢针锋相对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八十九章 狭路相逢,针锋相对

云袖是聪明人,听冯老太爷这么说,她自然知道什么意思,心里欢喜,不过,却是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敛了敛眉,继续道,“老太爷,有什么吩咐告诉云袖便是,云袖定会按照老太爷的意思,尽心尽力,将事情做好。”

“如此甚好!”冯老太爷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一次拉京城,无论是他和冯家,都受尽了屈辱,可他决计不会让这种情况持续太久,冯家的荣耀,他不仅会找回来,还会让这份荣耀更加辉煌!

锐利的眸光闪了闪,在这黑夜之中,那眼神犹如锋芒。

“老太爷,奴婢在这里不能久留,老太爷今日受了伤,还请好好保重。”云袖看了看门外,低低的开口。

“你且先回宫,如今的明德帝羽翼更丰了,对冯家的态度也不再向以前那般亲和,你要记住了,若是有机会接近明德帝,你绝对不能表现出对冯家的亲近,你是冯家送进宫的人,明德帝的心里对你定已经有了防备,你再要得到他的宠幸,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我相信,以你的本事,这事儿不过是费些心思,难不倒你。”冯老太爷眸子紧了紧,脑中似乎是在想着些什么,但却是谁也捕捉不到丝毫端倪。

“老太爷请放心,奴婢知道该怎么做。”云袖眼底划过一抹精光,心中似早就有了主意,“不过,奴婢有些事情,怕还需要皇后娘娘的帮忙,那样,才会事半功倍。”

想到她这段时间在宫中的遭遇,云袖的心里就浮出一丝异样,冯皇后有多不想她伺候在皇上的身侧,她越是想伴随在皇上身旁,在以前,她只是单纯的为着她心底的欲望,为着冯老太爷的命令,可是,现在的她,心中又多了一个理由,那便是冯皇后。

她要让冯皇后知道,她云袖凭着她自己的本事,是能够荣宠万千,就算她冯皇后千般阻拦,也休想得逞!

等到有一日,她得了皇上的宠爱,定会好好关照关照冯皇后!

想着,云袖的心里竟亢奋了起来,这一次,她偏偏就要冯皇后替她铺路,她倒是要看看,冯老太爷亲自下的命令,冯皇后会不会听!

不过,她知道,以如今的形势,冯皇后为了那所谓的“大局”着想,便是不愿听也不得不听吧!

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冯皇后那是会是怎样的表情!

“好,这事情我会知会皇后。”冯老太爷目光紧锁着云袖,就算是满屋子的黑暗,他也能够感知得到云袖对于这件事情的上心和迫切。

冯老爷不笨,当下便猜出,云袖之所以这般,定是有她的缘由,不过,他聪明的不去探寻,他只要看到结果便是!

他想,有了云袖这份迫切,接近明德帝的事情,这一次不会落空!

冯老太爷眸光微敛,瞬间,这个老人敛去了先前的冷冽,取而代之的是如一个长辈一般的慈爱,朝着云袖招了招手,“你过来。”

云袖微微愣了一下,还是走了上去,“老太爷……”

“云袖,一直以来,我都将你当成女儿看待。”冯老太爷拍了拍云袖的肩,温和的开口,“先前,我以为,咱们父女感情在这儿,便不需要那些形式和虚礼,不过,后来我也仔细的想了一下,你自小便没了父母,心中定也是期待亲人的,不如这样,私下里,你就唤我一声爹,我们便是父女,如何?”

云袖怎么也没有想到,冯老太爷会说这样的话,虽然她知道,冯老太爷或许是为了拉拢她,才会如此,可是,无论是否是虚情假意,她都格外的需要,鼻尖一酸,云袖轻唤出口,“爹。”

“好,好!”冯老太爷哈哈的笑道,先前的不快,稍微驱散了不少。

当晚,冯皇后回了宫,就去见了明德帝,将冯老太爷请求明日出殡的事情转述给了明德帝,明德帝刚听下属汇报了先前在灵堂里发生的事情,心情正值大好,便允了冯老太爷的这个请求。

翌日,冯裕出殡,便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人,冯老太爷因为受了伤,下不了床,也没有出息冯裕的葬礼,先前明德帝口中的厚葬,和此刻的萧索比起来,更是透着那么几分讽刺。

自那之后,冯老太爷称病,一直住在那做宅院内,一次也没有出过府,倒是,同样是那日受了伤的青岚,却是在休养了几天之后,就照常上朝。

而暗地里,京城的局势,也隐隐有了变化,大皇子休养的几天里,大皇子妃司马妍一刻也没有闲着,不断有朝中官员的夫人前来拜访,司马妍不笨,虽是女流之辈的交流,但她们却是隐约代表了她们身后那个男人的意思。

青岚伤好了之后,司马妍更是每日都赴宴请,忙得不可开交。

这一日,安谧从盛世烈焰出来,马车刚开动不久,就突然停了下来,安谧皱了皱眉,跟在她身旁的流光就已经掀开帘子一探究竟,看到挡住了她们去路的马车,流光不由得眉心微皱,转身对安谧道,“小姐,是大皇子府的马车!”

大皇子府?青岚还是司马妍?几乎是下意识的,安谧的猜测便偏向了后者。

果然,安谧刚如是想着,就听得马车外传来一个声音,“是安谧姑娘吗?我们难得遇见,今日倒是巧了。”

安谧眼底划过一抹不耐,若说在这京城,她最不想看到的人,司马妍便是其中之一了,今日,还这是该死的巧啊!

安谧知道,今日,怕是避不开了,无奈的叹了口气,安谧给流光使了个眼色,让她撩着帘子,没了帘子的遮挡,安谧一眼就望到了对面同样被撩开的帘子的马车上的女子。

司马妍一袭华贵的打扮,气色倒是极好,眉眼含笑,可是,安谧却从那笑之中,感受到了一如既往的敌意。

哎!看来,今日,不得不面对了啊!

知晓了这点,安谧倒也不迟疑,不畏缩,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迎上了司马妍,“安谧见过大皇子妃。”

司马妍淡淡的瞥了一眼安谧,眼底划过一抹阴冷与不屑,她终归是大皇子妃,而安谧,就算是得青岚喜欢,是柏弈的未婚妻,且不说,她还没成为渤海王妃,就算有朝一日,真的成了渤海王妃,在她司马妍的面前,她还不是得低一头?

司马妍隐隐得意了起来,“谧儿啊,今日既然遇见了,那相请不如偶遇,正好今日,本太子妃要到晋侯府去赴宴,听晋侯府的大少夫人说了,晋侯府的小姐回来了,今日有好多朝廷命妇都会去,不如,谧儿也跟着本太子妃一起,去热闹热闹。”

“小姐……”流光看了安谧一眼,这大皇子妃,眼神不正,定也不安好心,她的身份终究是比小姐要高,若是因此,小姐受了什么委屈……

可安谧知道,现在由不得她不应承了,即便是知道司马妍不安好心,可是,她也只能接下了,到最后谁受委屈,还不一定不是?

“那当真是再好不过了,安谧谢过大皇子妃,若不是遇上了大皇子妃,安谧还没机会去见识见识呢。”安谧嘴角微扬,不紧不慢的道,迎上司马妍的目光,没有丝毫畏惧。

这倒是让司马妍的脸色怔了怔,眼底划过一抹不悦,但很快,意识到安谧正看着自己,在安谧的面前,她绝对不能乱了方寸,瞬间,脸上恢复了笑意,“无妨,那你便跟着吧。”

司马妍那语气,好似对安谧的施舍一般,安谧听在耳里,嘴角上扬的弧度更是大了些,见对面的马车帘子已然放下,眼底才划过一抹讽刺。

“小姐,你看她……”流光心里有些愤愤不平,那司马妍不就是仗着她大皇子妃的身份么?她对小姐,那是什么态度?

安谧却似乎丝毫也不在意一般,“走吧,莫要耽搁了,让人抓住了说闲话。”

流光怔了怔,心中虽然不悦,但还是吩咐了车夫调转马头,这才放下了帘子。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马车上的两个人的心情,却是各不相同,相比于安谧的淡然,司马妍的内心活动,显然要激烈得多,想到那日在宫门口迎冯老太爷之时,青岚看安谧的眼神,饶是现在,司马妍的心里,也是一肚子的嫉恨。

那安谧,平日里被渤海王保护得太好,她就算是有心想要刁难,也是寻不到机会,而今日,真是老天给她的契机,她可要好好抓住了,定要让安谧吃些亏才行。

司马妍眸光闪动着,似乎是盘算着什么。

很快,马车陆续停了下来,除了这两辆马车之外,晋侯府外,早已经停了许多马车,有几个命妇正带着自家的女儿,从马车上下来,看到太子府的马车,立即匆匆上前,跪在地上,“参见太子妃!”

还没下马车,就听到这恭迎声,司马妍的心里,说不出畅快,尤其是在安谧面前,这份畅快,似放大了无数倍,在贴身丫鬟的搀扶下下了马车,目光扫了一眼众人,“都起来吧,都是到晋侯府做客,别过于拘泥于礼节。”

司马妍在这些命妇小姐面前的表现,无疑是得体的,得体却没有丝毫破绽,说是不用拘泥与礼节,可是,她大皇子妃的身份摆在这里,谁能够对她无礼?

等到命妇小姐谢恩起身,司马妍目光幽幽的望了一眼后面渤海王府的马车,瞧见安谧还没下车,心道,看来是心里没底了么?不过,越是这样,她的心里越是高兴,更迫不及待的想将安谧拉出来,司马妍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还不快伺候你家小姐下马车,让大家久等,可是不好啊。”

虽是笑着,可饶是在场的命妇小姐,都听得出来,大皇子妃今日的语气,可隐约夹杂着针对啊。

几人不由得小心翼翼的朝后面的马车忘了一眼,瞧见渤海王府的标志之时,皆是不由得一怔,渤海王府的马车?那马车中的人是谁?

正如是想,就已经看到一个女子从马车上下来,皆是愣了愣,那人不是安谧又是谁?

如今,整个京城,怕是没人没有听过安谧的大名,都知道这么一个从荣锦城来的女子,深得渤海王的喜爱,更是为了让皇上为其二人赐婚,不惜花了天价,这个安谧姑娘,在京城,早已经成了一个传奇性的人物,只是,平日里鲜少见到安谧姑娘出来,她们就算是想要结交,都没有机会,今日倒好,她竟也来了。

“安谧姑娘,你也来了,晋侯府大少夫人,好大的面子啊。”不知是谁,突然开口道,眼里所释放的亲和与善意,丝毫没有掩饰。

司马妍看在眼里,一道不悦从眼底划过,扫了那人一眼,那人瑟缩一下,原本再想说些什么,却立即闭了嘴,连看也不敢看司马妍一眼。

司马妍没想到,一来就找了个不愉快,连等也没有等安谧,便径自进了侯府的大门,安谧扯了扯嘴角,一抹淡淡的不屑在嘴角晕了开来,朝着那几个命妇小姐亲善的点了点头,也是走进了晋侯府。

晋侯府,在京城算是一个大家,早在几年前,侯爷还在朝中为官的时候,地位和雍侯府,丞相府不相上下,几年前,侯爷主动辞了官,晋侯府,便只有大少爷一人在朝为官,虽官衔也不小,不过,晋侯府的地位,还是不如从前。

虽是如此,晋侯府的大少夫人,在官夫人的圈子里,却一直都十分活跃。

据说,今日在侯府设宴,是为了侯府的小姐,听闻,那侯府小姐好些年前,突然出走,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这些年,侯爷一直派人在寻找,不过,皆是没有一点着落。

好在前些时候,这晋侯府的小姐竟突然回来了,一如她曾经出走时的那般让人毫无准备,不过,既是回来了,整个侯府都只是高兴了。

安谧到了晋侯府花园的时候,许多人都已经到了,女人们的聚会就设在这花园里,鸟语花香,琴声袅袅,倒是平添了几分惬意,众人嘻嘻哈哈的笑着,虽是女人家的寒暄,不过,听得出来,其他人都是围绕着司马妍在转,有意无意的讨好着这个大皇子妃。

司马妍瞥见安谧的到来,脸上的笑容怔了怔,随即恢复如常,“哎呀,谧儿……我倒是忘记了,我把你也叫来了,这下倒好,好似没准备那么多的位置呢!”

言下之意,她安谧就是一个多出来的人啊!

许多人听出来了大皇子妃的敌意,看了一眼安谧,心道,曾听传闻,大皇子妃和未来的渤海王妃安谧,二人交好,情同姐妹,可近日来,又有传闻,大皇子妃和安谧姑娘,二人素来不合……

这……到底真相如何……

一看今日大皇子妃对安谧姑娘的态度,大家的心里似乎也有了底,看来今日,晋侯府这聚会,怕不会怎么太平啊!

大家明了了这点,心里更加小心翼翼了起来。

最为难的莫过于晋侯府的大少夫人,安谧是渤海王的未婚妻,成为渤海王妃是迟早的事情,没有邀请她,本就是她的不是了,此刻若是怠慢了,那该如何是好,忙开口道,“无妨,就坐这个位置吧。”

晋侯府大少夫人指了指她身旁的位置,那可是唯一的空位了。

岂料,话刚落,司马妍便不悦的道,“那怎么行?这可是侯府小姐要坐的,若是给安谧做了,小姐来了,又该坐那儿?今日的主角可是侯府小姐,难不成要让主角站着?”

“这……”晋侯府大少夫人脸上更是为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以我看,谧儿的体力,就算是操持盛世烈焰那么一家绣铺,都游刃有余,站一会儿,该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像我们,身娇肉贵,呵……这一点,各位小姐可得跟安谧姑娘学习呢!”司马妍呵呵的道,言语中的讽刺,丝毫没有掩饰。

饶是在场的人听了,心中都不由得紧了紧,这大皇子妃,可是句句针对安谧姑娘啊!而安谧姑娘呢……大家看向安谧,却只见她嘴角含笑,众人一愣,难道安谧姑娘没有听到大皇子妃刚才所说的话吗?

明着是说她能力强,可大金朝的女子,抛头露面可不是什么好事,大皇子妃可是在戳安谧姑娘的痛处啊!

这安谧姑娘,曾听闻是个强悍的女子,可今日怎么面对大皇子妃的刁难,却是连回击都没有!

难不成,安谧姑娘惧怕大皇子妃么?

这一点,她们却是料错了,安谧的字典里,可从来没有惧怕二字啊!

而她的回击?安谧敛了敛眉,目光迎上了司马妍的挑衅的视线,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大了些,二人视线交汇,司马妍的眼神却是闪了闪,不知为何,安谧那温和的视线,竟让她觉得分外诡异,诡异得她心里瞬间虚了。

不过,很快,她便恢复如常,心想,她的气势,可不能被安谧给比了下去,今日,安谧休想讨到好!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么么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