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两两交锋柏弈护短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两两交锋,柏弈护短

这些时日,程英送来了一些新做好的上等锦缎,安谧就这这些锦缎,给柏弈做了一条腰带,这一日,安谧正得了空,听闻柏弈在书房里,便亲自拿着腰带,想给柏弈送过去。

这段时间,他好似特别忙,每次到她的院子看了她之后,就匆匆离去,听柳儿说,柏弈好些天没有去看柳儿了,这在以前,是从来不会发生的事情,柏弈是多疼柳儿啊,若非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谁能阻止他去看柳儿?

安谧到了书房外,正要推门进去,却是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声音,温和清澈,不若柏弈浑厚,亦是不似青岚儒雅,那是连安谧都觉得陌生的声音,但听那声音的语气,安谧却是感觉得到,这声音的主人和柏弈十分熟稔。

“也不知道她使了什么手段,竟伺候在了父皇的身旁,三哥,据我所知,她可是冯家的人,父皇也明明知晓,却让她在身旁伺候,虽是宫女的身份,可……”那声音似乎多了一些急切,说到此,却是倏然停住,随即是一声叹息。

安谧听在耳里,不由得皱了皱眉,父皇?三哥?那这人该是王爷了,几个王爷当中,老四东临王,她是认识的,这声音,不是他的,至于其他的王爷中,和柏弈这般熟稔的,那就该是老五秦王了吧!

秦王?明德帝下旨召秦王回京成亲不过是月余,秦王属地境内到京城,便是日夜兼程,一月的时间怕都到不了吧!

安谧思索着,屋子里似乎已经转移了话题,听得先前那个声音道,“三哥,听闻你痴恋于我那未来的三嫂,你们的事情,便是在我那里,都听了不少,那女子可真有本事,能让三哥你如此用心!”

那声音似叹息,又似试探,甚至还带着几分酸意,更多的却是让人捉摸不透的深沉。

安谧没有想到那人竟提到了自己,脚下一动,竟是触碰到什么东西,下一瞬,安谧听到门内传出一声低喝,“谁?!”

紧接着,刹那间便是一股危险朝她扑面而来,门砰地一声被打开,一只手朝她脖间袭来,安谧身体一怔,那速度快得让她几乎来不及避闪,就在那手快要触碰到安谧之时,一个巨大的力道,袭向了那攻向安谧的手,对方打了个偏,下一瞬,安谧也被拉入了一个怀抱。

“三哥,你……”秦王看着自己的三哥,眉心紧皱,这人分明就偷听了他们的话,若是猜出亦或者是认出他就是秦王,那对他来说,就是莫大的隐患,秦王还未到进京之时啊!

柏弈只顾着怀中的女子,看也没看秦王一眼,“你可有伤到?”

安谧怔了怔,从方才的情形中回过神来,感受到这熟悉的怀抱,熟悉的关切,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秦王还没碰到她,就被他挡了下来,她又怎会伤到?

就算是刚才有些受到惊吓,可她安谧也不是娇滴滴,经不起吓的女子,现在早已缓和了过来。

柏弈见她摇头,依旧不放心,亲自仔细检查了一番,确定她毫发无伤,这才放过安谧,不悦的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眼神怪异看着他的老五,“你也太不知轻重了!”

秦王原本皱着的眉心更是紧了紧,“三哥,她……”

第一次见三哥这么紧张一个女子,秦王目光落在那女子的身上,好好的将她打量了一番,论姿色,她只能算是上等,比她漂亮的人可是多了去了,不过,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子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无法形容,却是让人忍不住受到吸引。

这女子,莫非就是那传闻中未来的三嫂?

“安谧见过秦王殿下。”安谧朝他福了福身,早已经镇定如常,好似方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秦王眼神倏然一凛,这女子果然猜出了他的身份了么?那么……

还不待秦王想出法子怎么处置安谧,安谧就好似看穿了他的顾虑,“秦王放心,在秦王到达京城之前,安谧从未曾见过秦王。”

秦王怔了怔,对上安谧似笑非笑的眼,明了了她的意思,她是在告诉他,没有人会知道秦王现在已经出现在了京城,秦王看了安谧许久,似在探寻着什么,过了好半响,嘴角才扬起一抹笑意,“如此,便多谢了,我和三哥有事商谈,还请……”

“不必了。”柏弈似知道秦王要说什么,还没待他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径自拉着安谧的手,进了书房。

留下秦王站在当场愣了好一会儿,似乎是在消化着什么,三哥对这个安谧的态度,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亲,竟到了对她毫无防备的地步了么?

他们所要谈的事情,就算是最亲信的人,他们都不会完全不设防,可三哥对安谧……

秦王眉心皱了皱,关上了书房的门,转身看向柏弈和安谧二人之时,已经是堆满了一脸的笑意,“三嫂,久仰大名,今日得见,实乃本王三生有幸。”

一句三嫂,带着尊敬之意,亦是对安谧身份的认可,这若是换做别人,定高兴得云里雾里了,可聪慧如安谧,嘴角的笑容,却是格外的平静,“秦王哪里的话?早听柏弈说起秦王,也素闻秦王的大名,皇上的几个皇子之中,就属秦王最是性情中人,能认识秦王,才是安谧的幸运!”

安谧知道,秦王如此寒暄,必是不愿在她的面前和柏弈谈论一些“要事”,他对她终究是有防备啊!

不过,安谧倒也不介意,反倒是对这秦王更是多了几分好感,颜冰的性子,她是看到的,能让颜冰喜欢,甚至是爱上的男子,必定也是君子,而他对她的防备,不过是源于他对柏弈的忠心罢了。

他越是将柏弈这个兄长看得重要,就越不会轻易的认可他身边的女子!

前世,便是在朝中局势白热化的阶段,这秦王都没有浮出水面,他是柏弈最后的后盾!

若是别人,安谧可不会在意他对自己的看法,这秦王……安谧敛眉,眸光不由得闪了闪,看来,要让这个秦王对她接纳,怕是要费些功夫啊!

“哪里,若论本事,怕还是三嫂厉害一些。”秦王如何看不出安谧的恭维,越是看这女子,就越觉得她是有手段的人,心中的防备似乎更浓了些,下意识的表现出了些微的敌意。

“老五,你既是叫她一声三嫂,就得掌握分寸!”柏弈低沉的声音响起,有些不怒自威的气势。

话落,秦王的脸色变了变,终究是别开眼,心中虽然愤愤不平,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径自走到距离二人最远的椅子坐下,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茶。

“你怎么过来了?”柏弈没有理会秦王,看向安谧之时,一双黑亮的眸子中,只有温柔。

安谧这才记起自己来的目的,拿出那一条腰带,“前些时日绣了一挑腰带,这给你送来,看你是否喜欢。”

柏弈心里一喜,摩挲着腰带上精致的刺绣,这是安谧独有的刺绣手法,愉悦之情溢于言表,“喜欢,自然是喜欢!”

秦王将柏弈的喜悦看在眼里,以前的三哥,哪里会这般喜形于色?今日,竟为了一条腰带么?

秦王目光淡淡的瞥了一眼被柏弈拿在手中,爱不释手的腰带,“听闻三嫂是刺绣高手,名下的刺绣生意,如今也已经遍布了京城,本王倒是不懂什么刺绣,不过,父皇能赐婚,怕也费了三哥不少心思。”

渤海王为了安谧一掷千万金的事情,他自然听说过,三哥虽然富可敌国,可为了一个女子,如此大手笔,却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秦王言语之中,隐隐透着责备之意,安谧听在耳里,了然于心,故作听不懂他言下之意,嘴角的笑意越发浓了些,“听闻皇上为秦王赐了婚,等秦王成亲之日,安谧亲自准备一副绣品当做贺礼,秦王不嫌弃,倒也可以品鉴品鉴。”

秦王一怔,一时之间,竟有些哑口无言,这安谧,好一张利嘴!

柏弈见此情形,眸光微敛,眼底有笑意流转,正此时,门外传来流光的声音,“王爷,小姐可在书房?晋侯府的颜冰小姐来了府上,说是拜访小姐,现在在小姐院子里候着。”

一听见颜冰二字,在场的人皆是愣了愣,似都没有料到,颜冰这个时候会来渤海王府,其中某人,更是没有料到,颜冰到渤海王府,竟是为了找安谧。

她和安谧的关系很好么?

秦王一双浓墨的剑眉死死的皱着,而安谧嘴角的笑意却是越发的浓郁了些,看了看那一脸复杂神色的男子,安谧不紧不慢的对门外的流光吩咐道,“我在呢,你先回去告诉冰儿,就说我马上就来,让她稍等片刻。”

门外的流光应了一声,随即便听得她的脚步声渐行渐远,而书房里的气氛,却是陷入了一种奇怪的诡异当中,安谧起身,对二人福了福身,柔声道,“王爷,那我就不打扰你们谈事儿了,秦王殿下,今日,安谧就不陪你寒暄了,可不能让冰儿久等不是?”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么么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