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家宴风波嫉妒噬心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九十七章 家宴风波,嫉妒噬心!

安谧话落,明显看到秦王俊美的脸上,愣然之后,嘴角竟是有些微微抽搐,安谧看在眼里,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郁了些,最后深深的看了秦王一眼,转身朝着书房外走去。

刚到门口,清楚的听见秦王叫了一声三嫂,安谧顿住脚步,转身看向秦王,似笑非笑,“秦王可还有什么吩咐?”

安谧的眼神,纯澈无害,可是,在秦王看来,这份纯澈却是相当的危险。

“三嫂和冰儿……似乎很好?”秦王敛眉,似乎是斟酌着如何组织语言,他人是偷偷潜入了京城,亦是进了晋侯府,可是,每一次,都没有见到颜冰,那个女人,好似料到他会做什么,故意和他作对一般,每次都让他吃瘪。

安谧无辜的皱了皱眉,“应该是吧,哦,你看我这记性,竟是忘记了,此次皇上赐给秦王的妻子,便是冰儿啊!”

秦王的脸色更是僵了僵,越发的难看,什么“竟是忘记了”?她怕是记得比谁都清楚!

这个安谧,竟是这般腹黑!

心里虽然有些不是滋味儿,但秦王依旧难得的扯出了一抹笑容,“劳烦三嫂在冰儿面前替我说些好话!”

安谧饶有兴致的挑眉,敢情是在颜冰面前受挫了么?

安谧将秦王此刻略显尴尬,又夹杂着隐忍的复杂表情看在眼里,眸光微闪,“冰儿的想法,我可支配不了,还是不打扰秦王和王爷谈事情了!”

说罢,安谧半分也没有多留,径自走出了书房,临走之时,还将房门给拉了上来,留下秦王看着紧闭的门扉,脸色越发的难看。

他都求她了,没想到,她竟然……拒绝么?

她那言下之意,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她是在介怀刚才他对她的防备啊!

“哼,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秦王冷冷的哼了一声,心中好似被一块大石堵着,平日里,他刁难谁不是顺风顺水,可今日,却是硬生生的在一个女子面前碰了隔壁,心里那股气憋着,真是难受极了!

身后,柏弈浑厚的笑声缓缓响起,秦王不由得怔了怔,回过头,看柏弈的眼神充满了诧异,他分明从他的笑声之中,听出了宠溺,那宠溺与纵容。

除了柳儿,三哥竟对安谧也这般宠溺与纵容了么?

秦王审视着柏弈,探究的眼神,似乎要将柏弈给看穿。

“她可不是一般的女子。”柏弈浑厚的声音夹杂在笑声之中,意有所指的道,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么?这话若是让安谧听了,老五怕有与好受的了!

秦王眸光微敛,渐渐的,意识到了什么,看来,三哥对那个安谧的迷恋,怕已经到了深入骨髓的地步了吧!

“三哥打算何时和三嫂成亲?”秦王好看的眉峰一挑,探寻的问道。

话落,柏弈端着茶杯的手却是倏然一紧,眼底的神色多了一分黯然,他倒是想成亲,可是,父皇那里……这些时日,他好些次提过成亲之事,可每当提到此事,父皇都避而不谈,有一次,甚至甩袖离开,看来,他要娶安谧,依旧困难重重啊!

可困难重重有如何?他下定了决心要娶安谧,就绝对不会轻言放弃!

“那云袖在父皇身边伺候,必定是冯家的安排,冯老太爷这些时日,在京城养伤,足不出户,但这只老狐狸,一直都不是好对付的主,这次冯家失了冯裕,又因龙袍之事,或多或少受了些牵连,打击不小,咱们要借此机会,断不能让他扳回一城。”柏弈挥开脑中的思绪,转移了话题,深锁的眉心多了一分凝重。

父皇不是愚笨之人,云袖是冯家人的身份,他之前就已经知晓,为何,现在会那么安心的将她安置在身旁伺候?

柏弈百思不得其解,但有一点他却是分外肯定,云袖这个女人的存在,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若那女子有碍,宫中发生什么宫女不小心落井的事情,也属正常。”秦王敛了敛眉,眼底激射出一股狠意,他虽没见过云袖其人,但是,看三哥凝重的神色,他就知道,这个云袖不简单!

柏弈眸光微闪,脑海中浮现出那张绝世的容颜,眸子紧了紧,却是没有多说什么。

房间里,二人又谈了许久,到了饭点儿,安谧派流光到书房外请柏弈上她那里用膳,特意说明了颜冰也在的事情,当下,秦王的脸色就一阵青一阵白,他是聪明人,怎会不明白那安谧的意思?

她是故意让他嫉妒么?明知道他现在不可能出现在京城的光天化日之下!

“哈哈……”柏弈看秦王的神色,哈哈大笑了起来,怜悯的看了他一眼,“好自为之,三哥会让人给你送些饭到书房来!”

得罪安谧,怕是难以脱身了啊!

柏弈丢下这一句话,便出了书房,留下秦王瞪着紧闭的门扉,心里分外不是滋味儿,再次叹道: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再等几天,等几天,他倒是要看看,她的这些举动,还会不会是他的阻碍!

如此,等了十天有余,奉旨进宫的秦王一行队伍才到了京城,这一日,明德帝和秦王父子许久不见,明德帝特意在当晚准备了一个家宴,算是为秦王洗尘。

大皇子青岚夫妇,二皇子,冯皇后,柏弈和安谧,以及还在京城逗留却鲜少露面的东临王也到场做陪,在京城的几个皇子都聚集一堂,这气氛,在外人看来,一家人团聚,和和美美,可是,当安谧坐于其中,感受到的却是一股异常诡异的气氛。

“老五,路途遥远,你一路奔波,辛苦了,不过,是为了你的婚事,这辛苦,无论如何当也值得。”明德帝首先开口,许久不见这个儿子,不由得好好的打量了老五一番,眉心禁不住皱了皱,难免有些感慨,“记得你刚离开京城去属地之时,年纪倒也青涩,现如今……”

明德帝说到此,却是一阵沉默,老五的母妃离世早,自己对这个儿子也鲜少用心思,一时之间,心里禁不住浮出一丝愧疚。

冯皇后察觉到这些微的愧疚,敛了敛眉,皇上对老五愧疚?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皇上,如今秦王已经长到风华正茂的年纪,如今皇上又将晋侯府的冰儿小姐赐婚给了秦王,冰儿小姐出身名门,才德兼备,和咱们秦王,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相信等他们婚后,小两口定会幸福美满。”冯皇后满脸慈爱的笑容,温和的道。

话落,明德帝那一丝愧疚果然消弭了下去,看了一眼在一旁坐着的颜冰,满意的点头,“也对,这次回京,朕会即刻给你们完婚!”

秦王才不管明德帝的什么愧疚不愧疚,听到这句话,下意识的看了颜冰一眼,正瞧见她脸红的低头,那模样煞是迷人,便也只有在许多年前,他在她的脸上看到过,当下心中大喜,起身走到大殿中央,跪地叩首,“儿臣谢父皇隆恩!”

几年不见,冰儿不再是以前那个冰儿,现在的她就像是一只狮子,难以驯服,可这样的她,丝毫没有改变他对她的喜欢,这喜欢反倒是更盛,正好,父皇这个赐婚来得及时,等到他娶了她,再好好驯服她也不迟!

“冰儿,你呢?”明德帝满意看了秦王一眼,随即目光转向坐在另一边的颜冰,顿时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颜冰的身上。

颜冰一愣,意识到所有人都看着她,更是娇媚了几分,任凭是谁看在眼里,都知道,她是对这门婚事是十分满意的,愣了片刻,颜冰终究是起身,走到秦王的身旁,朝明德帝福了福身,“臣女谢皇上恩典。”

颜冰是聪明的女子,知道事情的利害关系,这门婚事已成,她便是对秦王有再多的怨怼,便是要给秦王使小性子,也不是在这个时候。

“过不了多久,该跟老五一起,唤朕一声父皇了!”明德帝满意的大笑道,越是看这一对璧人儿,越是觉得自己的这个婚赐得甚好。

明德帝这么一说,颜冰更是娇羞了几分,谁都看得出在堂上的二人是两情相悦,都满意这门婚事,司马妍亦然!

可是这对她来说,却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儿,她原本打算借着颜冰的婚事,来打击安谧,却是没有想到,倒是让这赐婚捷足先登了,反倒是成全了颜冰。

两情相悦么?

司马妍想到自己和青岚,眼底的颜色暗了暗,目光瞥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青岚,自始至终,他都沉默着,自顾自的喝着酒,但是,那偶尔飘向安谧身上的目光,司马妍却是捕捉到了。

心里一怔,一股浓烈的嫉妒在心里燃烧得越发的炽烈,目光射向安谧,袖口之下的拳头狠狠的捏紧了。

便是在这个时候,青岚的眼里都只有安谧么?那她司马妍算什么?

她是堂堂太子妃,怎能受这等子窝囊气?她司马妍哪一点不如一个小城镇来的女人了?

安谧……她司马妍,不能输给她!

眸光微敛,司马妍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父皇,儿臣有一件事情不知道当提不当提!”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么么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