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算计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220章 算计

太后敛了敛眉,挥开脑中的思绪,脸上又恢复了先前的慈爱,“这一身嫁衣,竟是刚巧合身,既然如此,今晚,你且好好休息,明日可还有得忙呢!”

不知为何,听着这句话,安谧竟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心中的不安,越发的浓烈。

可此刻,安谧却是不动声色,“是,太后。”

太后满意的点头,随即瞥了一眼房里的几个宫女,朗声吩咐道,“你们留下,好好伺候安谧姑娘,明日可要早些为安谧姑娘梳妆打扮。”

“是。”宫女们齐齐应声。

一切打点妥当,太后深深的看了安谧一眼,这才出了房间,等到太后走后,安谧面上的笑容才渐渐僵硬下来,从镜中看着自己一身大红嫁衣的模样,面色越发的凝重。

太后真的会成全么?

眸子敛了敛,安谧眼底多了一丝睿智,再瞥了一眼房间里站成一排的宫女,柔声吩咐,“你们下去吧!”

那些宫女却是动也不动,好似没有听见安谧的话一般,安谧脸色微沉,再次开口,“都下去!”

这一次,安谧的语气多了几分强硬,可宫女依旧没有动作,其中一人站出来道,“安谧姑娘,太后娘娘吩咐了,奴婢们要在这里伺候您,时间不早了,明日还要早起,安谧姑娘早些歇息吧。”

说着,那宫女给其他几人使了个眼色,随即,几个宫女一起上前,安谧一怔,皱眉道,“你们干什么?”

“奴婢们伺候安谧姑娘更衣。”一宫女面带笑容,可那笑容在安谧看来,却是透着一股阴冷。

安谧下意识的往后一闪,拔高了语调,“虽是太后吩咐你们伺候,但你们也该听我的话不是?你们若不想出去,那便给我站在门口,别的,不劳你们费心!”

安谧脸上虽是笑着,可那眼神,却如利剑一般,让人不敢靠近。

宫女们面面相觑,交换了一个眼神,沉吟片刻,终究是妥了协,走到门口,齐齐站成一排,却也似挑衅一般,皆是望着安谧。

被这样看着,安谧更是不悦,也更是觉得,这夜,怕极不寻常,但孤军奋战,她也只能静观其变。

安谧褪下了嫁衣,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紧绷着,躺在**,却是怎么也无法入睡,明日便是她和柏弈的大婚,这个时候,柏弈又在干什么?

夜逐渐深了下去,这一夜,注定了许多人都无法入眠。

太后宫内另外一处,一女子坐在床沿,一身大红嫁衣,饶是首饰,以及每一处的打扮,都和方才的安谧,如出一辙。

“姑妈,我……我害怕!”床沿上,女子瑟瑟的声音传来,透着不安和恐惧,这皇宫,她是第一次来,一来却是被穿上这大红的衣裳,她饶是在无知,都知道这是嫁衣。

姑妈说,她要嫁的人是渤海王,可……她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女子,渤海王?那是皇子,天神一般的人物,又怎是她嫁的人?!

“有什么可害怕的?姑妈在这里呢!再说了,明日起,你就是渤海王妃,这世上,能让你怕的人,便也没有几人了。”李嬷嬷兴奋的道,“我年事已高,能有这机会,将你送上这样的位置,咱们李家,日后也发达了,只是,以后,你当上了渤海王妃,荣华富贵了,可不能忘了我这个姑妈。”

李嬷嬷笑笑的道,这个机会,怕是百年难得一遇,正好,倒是让她给遇上了。

以后,她就是渤海王妃的姑妈,皇亲国戚,在这宫中,也会高人一等!

李嬷嬷盘算着,心里好不畅快。

“可……”女子依旧有些不安,可话未说完,就被李嬷嬷打断。

李嬷嬷压低了声音,语气多了一丝严厉,“好了,比可可可了,你要记得,这是太后交代的事情,你若是不做好,你不但当不上渤海王妃,你这条小命怕也会没了,你自己掂量着办。”

女子一听,身体一颤,心中害怕,去也没有别的选择。

渤海王妃么?

那可是她这辈子都不敢想的事情,可如今落到了她的头上,莫非真的是上天眷顾她了么?

渐渐的,她压下心中的不安和恐惧,倒是多了那么一分期待,渤海王妃?虽然前路迷茫,但能争取,倒也不失为一件坏事,不是吗?

“姑妈,那渤海王是个什么样的人?”女子眉心皱了皱,柔声开口问道。

李嬷嬷眼睛一亮,“呵,渤海王是什么样的人?你是没看见,皇上的几个儿子之中,大皇子青岚和渤海王柏弈二人最是英俊,不相伯仲啊,不过,渤海王的势力,却是不容小觑,皇上也甚是器重,若不是碍于皇室的规矩,渤海王能当上皇帝也不一定。”

“哦?是吗?”女子心中更是一颤,渤海王?

明日么?明日她就可以成为渤海王妃了么?

她害怕,但却希望明日早些到来。

渤海王府,这几日,渤海王府早就做好了准备,整个王府都已经精心布置过,四处都是喜庆的红绸,饶是夜晚,但灯火通明中的渤海王府,依旧看得出红绸妆点之下的喜庆。

“舅舅,娘亲什么时候回来?”

饶是夜已深,柳儿却也没有睡着,这些时日,一直没有看到娘亲,哪怕是到娘亲的院子,都没有看见娘亲的身影,柳儿有些慌了,季爷爷说,娘亲进了皇宫,可何时才能回来?她好想娘亲呢!

柏弈看着院子里张贴的喜字,眸中多了一抹深沉,“明日,明日娘亲就回来了。”

“是吗?”柳儿心里一喜,连声音都明朗了起来,多了几分雀跃。

“是,柳儿早些回房休息,等到明日醒来,就可以看到娘亲了。”柏弈握着柳儿的小手,嘴角一扬,柔声道。

柳儿点了点头,另一只手拉住了身旁丫鬟的手,“柳儿这就回房休息。”

说罢,便转身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刚走出几步,似想到什么,柳儿身形一顿,停下脚步,回望着柏弈,灵动的双眼微眨,“明天,舅舅就要娶娘亲了吗?”

“对。”柏弈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些,在夜色之中,整个人分外迷人。

柳儿得了柏弈的回答,眼里的愉悦更加浓烈,这才安心的跟着丫鬟回房休息。

目送柳儿离开,柏弈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就连一旁的季叔,看在眼里,心中也禁不住叹了口气,犹豫了好半响,终究是开口道,“王爷,安谧小姐她……”

明日就是大婚之日,可新娘子却还在皇宫,虽是从太后宫里接亲,可是,他总是觉得有那么几分不妥,好似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

想到那日安谧在凉亭里对他的询问,季叔眉心皱了皱,太后有意阻拦这次大婚,怕不会那么轻易的让王爷娶到安谧小姐啊!

他越是想,越是觉得这里面,定会有差池。

柏弈望进夜空,正是皇宫的方向,“这个时候,他该行动了吧!”

季叔一怔,却是有些听不懂柏弈的话,他?他指的是谁?有是什么行动?

正要询问,柏弈却是再次开口,“季叔,早些休息吧,明天一早,本王要去皇宫迎亲,这府上,就靠你操心了。”

说罢,就转身,朝着新房的方向走去,那里先前本是安谧的住所,这段时间,他特意布置成了新房,想到明日,柏弈眸子一紧,明日,谁也休想阻止他娶谧儿!

同样是这样的夜晚,大皇子府内,亦是有人没有睡着。

书房内,青岚看着书桌上摆着的玉佩已经足足有两个时辰,谁也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这玉佩,他收了,此刻才觉得这玉佩的沉重,谧儿的安危,他义不容辞,可是,收下了这玉佩,那么,就代表着,他必须将安稳的安谧,交到柏弈的手上。

亲自将心爱的女子,交到别人的手上么?

从明天起,她就要成为别人的妻子!

想到此,青岚的心里莫名的一痛,好似有一根针在狠狠的刺着一般。

可若是不呢?

又会怎样?

若得了安谧,柏弈不会放过他,不但没了柏弈的支持,还将柏弈树成了敌人,这样一来,这场权力的争夺战里,他必定会死无葬身之地,那样,他还怎样能保护谧儿?

这天下,怕也没有他和谧儿的容身之地!

青岚眸子一紧,将那玉佩拿在手上,细细的摩挲着,眸中的深沉越发浓烈了些,又沉默了好半响,终究是起身,走到书架前,打开一个暗格,将那玉佩放进了暗格之中。

暗格的门关上,青岚的眸中似多了一丝冰冷,眸光微敛,低沉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进来!”

话落,书房的门从外被推开,十个黑衣男子迅速进入,恭敬的跪在青岚的面前,“属下参见大皇子殿下。”

这十人,皆是青岚养的死士,饶是平时,都鲜少动用,今日晚上,他们得了令,就在门口候着,可却迟迟不见大皇子召见,他们想来,大皇子殿下如此斟酌,怕该是什么大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