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太后之怒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225章 太后之怒

一路上,太后一句话也没说,越是临近目的地,那引路的宫女越发的恐惧,直到到了一处院子,那宫女便停了下来,“娘娘,李嬷嬷她……她就在这里面。”

太后眸中的颜色越发深沉了些,片刻也没做停留,径自进了院子,进了院子不过十几步,便瞧见了里面的情形,几个侍卫,倒了一地,而这些侍卫之中,赫然躺着一个沾满了鲜血的妇人,便是看那衣裳,都可以断定身份,那不是李嬷嬷又是谁?

“太后娘娘,这……”跟来的宫女,看到这场景,皆是吓得心里一颤,想要逃,可却因为太后在此,不敢离开。

这是怎么回事啊!

李嬷嬷是太后器重的宫女,谁敢这么大胆,竟在皇宫里就下此毒手,当真是没有将太后娘娘放在眼里啊!

太后眸子一紧,眼底多了一丝阴冷。

“太后……”旁边一个太监声音响起,带着些微欣喜,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太后娘娘,他们……他们还有气!”

太后眉心一皱,“泼水!”

宫人们听了命令,不多久,宫人便拿来了水,几盆,齐齐泼在那几个侍卫的身上,冰冷的水浇下,顿时,几个侍卫动了动,渐渐苏醒,看到太后,忙的惊恐的跪在地上,“奴才参见太后娘娘。”

太后却是一阵沉默,威严的气势,透着的压力,让人透不过气来。

“你们谁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太后冰冷的声音响起,传进每个人的耳里,似乎都让人心里一紧。

几个侍卫,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之下,顺着太后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看到倒在地上,身上沾染了鲜血的李嬷嬷,所有人的脸色,都再是一变。

怎么会?李嬷嬷那模样,俨然是死了啊!

想到他们知觉消失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心中皆是后怕,可是,眼前太后的追究,他们又怎么应付得过?

“谁来说?”太后再次开口,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几个侍卫面面相觑,终于,似有人承受不住那太后眸光的压抑,诚惶诚恐的道,“奴才……奴才也不知道,奴才看到前面几个人莫名的倒下了,还没来得及反应,自己手臂上也是一痛,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你们呢?”太后眸光一沉,越发的阴沉。

“奴才也是……”

“奴才也是,不知道是谁的攻击,根本不让我们有反应,之后的事情,也就都不清楚了。”

几个侍卫竞相开口,突然,有一个人似乎意识到什么,迅速的抓起袖子上的布料,用力一扯,下一瞬,胳膊上,一个细细的红点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其他人也是一愣,立即学着那个侍卫举动,撕下了手臂上的布料,和那个侍卫一样,几人的手臂上,皆是出现一个红点。

太后看在眼里,心中亦是明白了过来,更是肯定了先前的猜测。

看来,是早有人准备好了啊!

在这个关头,救走了安谧!

太后袖口下的手,倏然一紧,拳头狠狠的握着,会是谁?她的心里,已然有了人选!

突然,她想到什么,神色一闪,立即吩咐道,“来人,去渤海王妃走一趟,将哀家的新婚贺礼送上。”

宫人都是一愣,新婚贺礼?

他们先前可不知道,太后娘娘还为渤海王妃准备了新婚贺礼啊!

“是,奴才这就去办。”

一个太监却是明了太后的意思,立即领命,生怕若是慢了半分,便会引起太后娘娘的勃然大怒,太后之怒,他们在这里的没一个人,谁承受得起?

可他刚走了一步,太后的声音再次从身后响起……

“记住,务必要见到渤海王妃,亲自交给她。”太后眸光暗了几分,谁也摸不透,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是,奴才明白。”太监领了命,迅速的离开。

而留下的众人,却是依旧在这压抑的气氛之中,越发的透不过气,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太后沉默着,渐渐地,尤其是跪在地上的几个侍卫,甚至连呼吸,都有些颤抖,太后此刻的愤怒,会如何处置他们?

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战战兢兢。

太后瞥了一眼李嬷嬷的尸体,眸子一凛,“李嬷嬷在宫中,鞠躬尽瘁,最后竟不小心失足摔死,实在是可惜了,来人,传话下去,厚葬李嬷嬷。”

太后一席话,所有人都是一愣,谁也看得出来,李嬷嬷是被利器刺杀而死,可太后却说是摔死,太后是在掩饰着什么啊!

不过,这后宫之中,太多这样的事情,他们见识得多了,倒也不奇怪了。

太后说李嬷嬷是摔死,那她就是摔死,谁又敢多不是?

“你们……”太后的目光随即落在几个侍卫的身上,顿时,那几个侍卫心里不由得一紧,似乎有一丝不好的预感在心里流蹿着,渐渐的,身上的湿润,有些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方才泼在他们身上的水了。

几乎每一个人的神经都紧绷着,终于,太后顿了片刻,继续道,“今日之事,你们辛苦了,都下去吧,不过,今天发生了什么,谁若是向外面泄露半句,便不是现在这个下场了。”

太后话落,似让他们几人的心里的大石落了地,忙不迭的跪在地上谢恩,“谢太后恩典,谢太后恩典。”

太后没有理会几人,转身,带着一干跟随的宫女,转身出了院子,可转身之际,她的眼里却是浮出一丝杀意,出了院门之时,才对身旁搀扶着她的宫女吩咐道,“一个不留。”

那宫女一怔,心里一惊,顿时明白过来,太后方才明着是放了他们,怕早就打定了主意,不会让他们留在这世上了吧!

“是,奴婢会安排。”

而此时,渤海王府,喜庆的氛围,弥漫了这个府邸,明德帝主持了拜堂,喝了几杯酒,便匆匆回了皇宫,而冯皇后,却是有那么些不甘心,她终究是没有亲眼见到安谧不是?

借着沾沾喜气的由头,冯皇后留在了渤海王府了,新娘子在拜堂之后,就被送到新房内,新郎则是游走在宾客之间,接受着宾客的祝福,秦王殿下和秦王妃亦是在渤海王府,似乎比他们自己成亲之时,还要兴奋许多。

而大皇子青岚,自进了这渤海王府之后,便没人看到他的身影。

花园内,再偏僻不过的一个地方,一袭青衫的男子,带着几分酒意,平日里贵气无比的他,此刻却是坐在地上,靠着身后的假山,似乎借着这僻静的地方,将自己深深的隐藏。

“谧儿……”仰头喝下一口酒,青岚口中喃喃,依稀可以听见他的口中叫出这名字。

方才,他将安谧送进渤海王府,他压下了自己心中的渴望,可直到看着他们拜堂,他才知道,有些东西已经深入骨髓,便是压抑,也徒劳无功。

可他能做什么?

“青岚啊青岚,你真没用啊!”青岚轻笑,一仰头,又一口酒下肚,连心爱的女子,都守不住,看着心爱的女子,嫁给别人,竟是这么深切的痛处?

大皇子又如何?一心角逐皇位又如何?

没有她,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呵……呵呵……”若是在荣锦城时,他就选择带着安谧远走,到另外一处地方隐世,是否又会是另外一番情形?

可现在,他又能做什么?

突然,他的脑袋一怔,似想到什么,那双原本带着醉意的眸子里,竟是多了一丝深沉。

只有他坐上了那万般尊贵的位置,天下在他掌控,那么谧儿……

青岚望着新房的方向,眼里的期待与决心更浓,此刻,他越发希望自己的所有计划提前!

有朝一日,他为帝王,谧儿,必定会是坐在他身旁,陪他坐拥江山之人!

而此时,安谧心中却是莫名的一颤,手上的绣帕一松,赫然落在地上。

“娘,绣帕掉了!”新房里,柳儿稚嫩的声音响起,说话之间人也跟着上前,捡起地上的绣帕,递到安谧的手上,敏锐的柳儿似感受到什么,眉心皱了皱,“娘,你怎么了?”

喜帕之下,安谧的神色微怔,“没,没什么,柳儿,你饿了没?饿了就在桌子上拿东西吃。”

柳儿瞥了一眼桌子上玲琅满目的美事,却是没有兴致,反倒是小心翼翼爬上床,挨着安谧坐下,轻靠在安谧的身旁,“娘,柳儿不饿,娘,今天起,你就是舅舅的王妃了吗?”

清脆的声音入耳,安谧一扫先前的不安,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柔声道,“对啊,从今日起,柳儿,舅舅,还有娘亲,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

“那……那柳儿还能叫你娘亲吗?”柳儿咬着唇,这个问题,在她的心里埋了好久,府上的下人告诉她,以后要叫舅妈才是,不能娘亲娘亲的叫,会坏了规矩,可规矩几斤几两?她才不想管,可也得听娘亲的意思才是!

安谧一愣,呵呵的道,“自然能叫,柳儿可以一辈子唤我娘亲。”

安谧想起了前世自己的女儿,她还好,这一世,有眼前这个柳儿来填补她心底的遗憾,可是,前世的柳儿呢?

她重生之后,前世的一切都还在吗?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么么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