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章 皇上遇刺形势危急 - 盛世女皇商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盛世女皇商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230章 皇上遇刺,形势危急

柏弈一路策马狂奔,耳边的风声呼啸,方才那侍卫的话不断的在脑中回荡,每一次,他的速度又加快几分。

谧儿到底怎么样了?

柏弈恨不得立刻出现在安谧的面前。

林子外,除却安谧和柳儿在流光和依霏的陪同下回了营帐,剩下的其他女眷,依然在外,经过方才这么一出,所有的女眷都有些害怕,冯皇后吩咐人加强了戒备,可方才那无名的一箭,没有找到出处,依旧人人自危,生怕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再射出一箭,她们遭了秧。

“那……那不是渤海王么?”

有人开口,随即马蹄声越来越近,众人闻声望去,果然看到疾驰的骏马之上渤海王的身影,不多久,等那马到了跟前,渤海王脸上的担忧与急切,让人心中一怔,莫不是渤海王知道渤海王妃那事儿了?

“安谧人呢?”柏弈急切的问道,一跃下了马。

众人一愣,冯皇后率先回过神来,忙扯了扯嘴角,“她回了营帐,渤海王……”

冯皇后话还没有说完,柏弈就匆匆朝着营帐走去,留下一干女眷,皆是神色各异,不过,她们却是没有多想,但冯皇后却不同,看着柏弈匆匆的背影,冯皇后眉心禁不住皱了皱,却是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

营帐内,在流光和依霏的伺候下,安谧换了一件衣裳,刚出了屏风,帐帘便被拉开,随即,便见得柏弈赶了进来。

“王爷,你……”安谧蹙眉,他不是进了围猎场么?怎的回来了?

柏弈却是没有给她询问的机会,抓着安谧的双肩,细细的上下打量。

“王爷,怎么了?”安谧再次开口,拉回柏弈的注意力。

柏弈抬眼对上安谧的眼,“听说你中了箭,到底伤到了哪里?”

柏弈急切的轻扯着安谧的衣裳,似要看清楚,这衣裳的遮挡之下的伤口,安谧一怔,恍然大悟,按住柏弈的手,柔声道,“不是中了箭,是差点儿中了箭,我没事。”

柏弈看了一眼安谧,却是不相信,浓墨的眉峰皱得更紧。

安谧看在眼里,禁不住一笑,“难不成你希望我正的中了箭不成?”

“不,我怎么可能有这种希望?”柏弈立即开口,可心里的担忧依旧没有消除。

“这不就对了?我没事,你若不信,你问问流光和依霏。”安谧给流光和依霏使了个眼色。

二人意会过来,流光忙开口,“王爷,王妃她确实无碍,太医也来看了,王爷你放心吧!”

渐渐的,柏弈心里似松了一口气,可是,想到什么,眉心又不由得皱了皱,“差点儿中箭是什么意思?”

“王爷,方才,一支无名箭射向王妃,可多亏了柳儿小姐,打偏了那支箭,最后那箭只是划破了王妃的衣裳。”依霏紧接着道,看着一旁的柳儿,心里也禁不住生出一丝佩服。

柏弈也是看向柳儿,柳儿嘴角含笑,小脸微扬,一副等着夸奖的模样,甚是惹人疼爱。

此刻的柏弈,已然是完全松了一口气,走到柳儿身旁,蹲下身子,将柳儿揽入怀里,那力道,让柳儿都禁不住一怔,随即,耳边传来柏弈的声音,“柳儿,谢谢你。”

要不是柳儿,谧儿怕真是……

那结果,柏弈甚至连想都不敢去想。

柳儿愣了愣,抬手,拍了拍柏弈的背,如一个小大人一般,“不客气,保护娘亲和娘亲肚中的弟弟,本就是柳儿该做的事情,柳儿要和舅舅一样,一辈子都保护着他们。”

一番话,安谧心中赫然一股暖流涌动,柳儿这孩子……当真是贴心!

柏弈也是将柳儿抱得更紧,安谧走上前,手搭在二人的身上,一家四口的模样,让一旁的流光和依霏看了,也是禁不住从心底浮出一抹笑容,等到王爷和王妃的孩子降生,这一家人,怕更是幸福美满了!

只是,柏弈安谧突然想到什么,眉心禁不住皱了皱,“你怎的突然回来了?”

他们狩猎的队伍不是刚出发不多久么?

按理说,这个时候,该正是在狩猎,不是吗?

安谧这么一提,柏弈眉心也禁不住皱了皱,想到方才那侍卫的报信,这才发现,事情似乎有那么一丝不对劲儿,“有人向我报信,说你中了箭,所以我才赶了回来。”

“报信?”安谧也意识到有些不寻常,她并没有中箭,再说了,这边也并没有派人去向柏弈报信,可是……

“遭了!”

“遭了!”

柏弈和安谧异口同声的喊道,二人看着彼此,那一眼对视,彼此都知道对方的猜测和自己一样,他们,怕是遭人利用了啊!

包括方才射向她的那一箭!

“快回去!”安谧开口,心中暗道,围猎场那边可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啊。

话刚落,柏弈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踏出一步,便听得营帐外传来一阵喧闹。

柏弈和安谧没有丝毫犹豫,匆匆的出了营帐,看到外面混乱的人群,眉心都是皱得更紧。

“发生了什么事?”柏弈随意拉住一个侍卫,厉声问道。

“回……回渤海王的话,皇上……皇上遇刺了!”那侍卫战战兢兢,看到渤海王越发阴沉的脸色,更是吓得浑身颤抖。

遇刺?安谧和柏弈对视一眼,没有丝毫犹豫,迅速的奔向人群,人群里,明德帝躺在担架上,胸口处,一支羽箭染了血,一旁的嫔妃女眷,皆是吓得脸色苍白,在一旁慌了手脚,唯独冯皇后迅速的镇定下来,忙吩咐道,“快,太医,传太医候命,将皇上送进营帐!”

可这个时候,谁敢移动皇上分毫?这箭就在胸口处,仍旧流着血,万一一动,动出个什么好歹来,谁担得起这责任?

“三弟,咱们一起!”站在一旁,一脸严肃的青岚开口,看了刚到的柏弈一眼。

柏弈自是没有反对,利落的上前,和青岚一起抬着担架,便朝着大帐走去,将明德帝安置下,几个随行的太医便联合诊治,屏风外,冯皇后,柏弈,青岚,二皇子以及几个朝中大臣,听着里面的动静,神色分外凝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上如何会遇刺?”冯皇后开口,眉心紧皱着,此刻的她,比起方才镇定了不少。

这围猎场,先前便经过仔细的盘查,确定了没有任何闲杂人等在里面,可现在却……

青岚,柏弈,二皇子几人对视了一眼,皆是神色凝重。

“那行刺之人呢?”柏弈朗声道,想到先前所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皇上这次遇袭,那幕后主使,怕早就安排好了,这一连串的事情,就是为了将他给支走。

只是,为何要支走他?那幕后之人,又是谁?

二皇子身体一怔,忙道,“对,幕后,儿臣恳请搜山,定要找出那行刺之人,本皇子倒是要看看,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对父皇不利。”

方才,他们见到皇上在马上中箭,已是顾不得许多,只想着将皇上送回来救治,却没有想到,该那个时候找出射箭之人啊!

“二皇弟说的不错,现在加大搜寻范围,说不定,能够抓到刺客。”青岚敛眉。

几人皆是看向冯皇后,等待着她拿主意。

冯皇后承受着所有人的视线,眉心却是紧了紧,看了一眼屏风之后,这么久,太医还没有传出消息么?

皇上的伤,到底如何了?

想到方才皇上满身鲜血的模样,冯皇后的心倏然紧了紧,瞬间,眸中的颜色暗了几分,再次看向众人的时候,心底已经做了决定,“方才渤海王妃也差点儿遭遇刺杀,可见,这行刺之人,并非只有一个,本宫担心,行刺之人会继续对咱们不利,青岚,你就带人护卫这营帐的安全,柏弈,你带人去追踪那些歹人,皇儿,至于你,留下来守着皇上。”

“母后……”二皇子似对这安排有所不满。

可刚叫出这两个字,冯皇后便挥了挥手,“都各自去吧。”

青岚和柏弈领命下去,其他的官员,亦是不敢再留在营帐里,退了出去,独独剩下二皇子,脸上仍旧有不满,等到屏风外所有人都离开,他才急急地拉着冯皇后到一边,低声道,“母后,你怎么将抓刺客的事情交给柏弈?儿臣若能拿下这个功劳,那父皇……”

“皇儿,你怎的这么糊涂!”冯皇后皱眉,不悦的看了二皇子一眼。

二皇子一愣,更是不解,“母后何出此言?”

“哼,你以为本宫不知道,若能抓到刺客,你父皇必定会欢喜,可是,你父皇伤及胸口,那箭,距离心脏不足半寸,如今都还昏迷着,太医如今都还没有传出消息,皇上的情况只怕是……”冯皇后眸子紧了紧,眼底的没有过多的悲伤,反倒是有几分算计。

二皇子不笨,经冯皇后这么一点,也是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若是父皇真的死了,那么,皇位的继承人……

“母后,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二皇子看着冯皇后,神色越发严肃。

冯皇后却是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静观其变,不过,咱们也要做好准备,万一你父皇驾崩,那么……”

冯皇后眸子一紧,若皇上真的驾崩,她必定让她的儿子,登上那万人之上的位置。

不过,在这之前,她却不能轻敌,她看出了如今的格局,青岚和柏弈二人,怕是也看出来了,若是他们有心相争,那么,她得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行!

哼,皇位必定会是她儿子的,谁也休想和他儿子争!

纵然是柏弈掌控着大金朝的经济命脉,纵然青岚那小子,也不是个好对付的主,不过,她的身后,还有冯氏家族,不是吗?

这个时候,是该用得着的时候了!

冯皇后眼底划过一抹阴冷,嘴角勾起一抹算计,下一瞬,身子一软,整个人晕倒在地上……

“母后……”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二皇子也慌了手脚,这叫声,更是让屏风内伺候的宫女太监一惊,出来一看,竟是看到冯皇后昏厥了过去。

他们亦是不敢怠慢,上前帮着二皇子将冯皇后从地上扶起来,安放在一旁的榻上。

“太医,快,快来看看我母后。”二皇子慌乱的叫道,这个时候,母后怎么能有事?

正此时,冯皇后微微动了动,似渐渐苏醒了过来,虚弱的抓住二皇子的手,无力的交代,“不,不用,救你父皇要紧,你们都过去帮太医的忙,至于本宫……送本宫回营帐,传大皇子妃和渤海王妃,让她们陪着本宫就行,皇儿,你就在这里,守着你父皇,一有消息,就来通知本宫,可明白了?”

二皇子一愣,虽然是不明白冯皇后的意图,依旧按照她的意思,“是,母后,儿臣遵命,你放心,父皇一定会没事的,你们,扶着皇后娘娘回营帐。”

二皇子点了两个宫女,将冯皇后交给她们,看着冯皇后出营帐的背影,神色分外凝重。

营帐外,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的看着皇上的营帐,神色各异,直到冯皇后被扶着出来,众人的心里都是咯噔一下,冯皇后的脸色,如此苍白,莫不是皇上的情况不妙?

这个猜测,在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激起一层涟漪,看着冯皇后被扶着进了营帐,皆是各有所思。

“大皇子妃,渤海王妃,皇后娘娘受不了皇上遇刺的打击,方才在营帐内昏厥了过去,你们二人去皇后营帐陪着可好?”

虽是询问的语气,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谁敢说不好?

只是,为何点名要她们二人?

安谧看了一眼司马妍,正巧,司马妍也望向了自己,她们二人么?

精明的安谧,恍然明白了过来,冯皇后要她们二人作陪,怕是有目的的吧?

而这目的……安谧敛眉,眼底划过一抹阴沉,她是想用司马妍来牵制青岚,毕竟,司马妍是大皇子妃不是?

而她,则是用来牵制柏弈!

看来,皇上的情形,怕是不容乐观啊!

可是,她要去么?若是去,便如了皇后的意,那么柏弈做什么事情,必定会束手束脚,可若是不去……又该怎么做?

脑海中浮现出柏弈的身影,眸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好,自然是好。我们这就跟着过去。”安谧柔声道,原本牵着柳儿手的她,转身将柳儿的手交到流光的手上,看了她一眼,那眼神里,似传递着什么。

流光素来机灵,虽是没有立刻明白渤海王妃那眼神的意思,却也是留意了下来。

安谧转身,看向司马妍,“姐姐,咱们这就去吧!”

说罢,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让司马妍走在前面,自己跟在了身后,只是,突然,一声惊呼从安谧口中发出,司马妍一回头,却是看到安谧捂着肚子,那模样,似十分痛苦的模样。

“王妃,你怎么了?”流光将柳儿迅速的交给依霏,飞速上前,将安谧扶着,浑身已经不着痕迹的做好了防备。

“我……我的肚子……”安谧猛然抓住流光的手,紧紧的握着。

流光一怔,忙道,“快,来人,扶王妃回营帐……”

所有人都看着安谧,却是不敢动,方才皇后可是要渤海王妃去陪着皇后啊,这若是要扶王妃回营帐,那皇后那边……

流光瞥了一眼众人的反应,随即看向方才那传话的太监,厉声喝道,“王妃方才差点儿中箭,怕是让肚中的孩子受了惊,王妃怀的可是渤海王的子嗣,若是有什么差池,你担当得起么?”

那传话的太监一惊,看了安谧一眼,想想渤海王方才着急王妃的模样,可皇后的吩咐,他又违逆得起吗?

可渤海王妃她……太监心里彻底乱了,终于还是开口道,“你且扶王妃回去,皇后那里,奴才去禀报。”

安谧扯了扯嘴角,“那就多谢公公了。”

流光没有丝毫怠慢,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扶着安谧朝着营帐走去,柳儿和依霏紧跟在身后,而那太监,只得领着大皇子妃去了冯皇后营帐。

路上,流光眉心禁不住皱了皱,“娘娘,若皇后再让人传唤……”

流光也是看出了些端倪,王妃方才显然是装的,而王妃既然如此演戏,那么,必定是为了推脱皇后方才的命令,可冯皇后又会善罢甘休么?

安谧眼底划过一抹精光,轻声道,“皇后是聪明人,那么多人都看着我身子不适,她自然没了理由再来传唤,不过,她既然想要掌控我,那么,这个方法不成,必定会有其他的动作。”

安谧眸子紧了紧,沉默了片刻,继续在流光的耳边轻声吩咐,“你和依霏要密切注意咱们营帐的安全,等到柏弈回来了,那咱们就无碍了。”

“是,王妃放心,我和依霏,不会让王妃和柳儿小姐有任何闪失。”流光领命道。

安谧眸光微敛,看来,这大金朝,怕是要掀起一番狂风骤雨了啊!

想到前世,似乎前世并没有这事儿发生,这一世,许多的事情都有了改变,而她开始有些不知道,这些改变到底是好是坏!

而此时,冯皇后的营帐内,躺在榻上的冯皇后看到只有司马妍一人进来,眉心禁不住皱了皱,不过,此刻“虚弱”的她,却是没有太大的反应。

“皇后娘娘,你可要放宽些,皇上会没事的。”司马妍看到冯皇后,满脸关切,但心底却是有那么一丝幸灾乐祸,这两年,冯皇后可没有少挑她的是非,今日,这虚弱的模样,倒真是大快人心。

司马妍哪里又知道,眼前这冯皇后不过是演戏罢了,而真正处于劣势的可是她啊!

进了这营帐,便等于是受了冯皇后的控制!

“咳咳……”冯皇后支撑着半坐了起来,“妍儿,倒是辛苦你了,谧儿呢?怎的不见老三媳妇儿?”

司马妍敛眉,没有开口,方才那太监忙回到,“娘娘,渤海王妃突然肚子不适,怕是方才差点儿中箭,终究还是受到了惊吓,这不,回渤海王营帐去了,奴才也是没有办法。”

肚子不适么?

冯皇后心中一凛,可是真的么?

为什么,她倒是觉得有些蹊跷,早没不适,晚没不适,倒是这个点儿,偏偏有事了。

“罢了,有妍儿陪着本宫,也就够了!”冯皇后叹了口气,“终究是那老三媳妇儿金贵些。”

这话,司马妍倒是不爱听了,冷冷哼了一声,“金贵些么?希望她和她肚中的孩子都没事才好呢!”

话虽如此,司马妍却是恨不得安谧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才好。

冯皇后将司马妍的反应看在眼底,眸光微闪,却是没有说什么,只是那深邃的眸中,越发内敛,该如何才能掌控住安谧呢?

要掌控住安谧,才能制约柏弈,这一点,她是再清楚不过的啊!

可是,安谧这女人,太过狡猾了些,怕是不能用寻常的法子对付她啊!

明德帝的营帐里,太医依旧绞尽脑汁,可依旧没有传出好消息,冯皇后的营帐,也是一片平静,可整个围猎场外,却是被一种诡异的气氛笼罩着,太阳西斜,天色渐渐阴沉了下来。

一大树下,一抹青色的身影,负手而立,内敛的眸子看着一个个的营帐,谁也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大皇子殿下,属下都按照您的吩咐,部署下去了。”一侍卫上前,恭敬的道。

这声音,似乎将青岚从沉思中拉了出来,看了一眼禀报的侍卫,眼底划过一抹精光,“好,皇上那里,可有消息?”

“还没,太医依旧在医治皇上,皇上仍旧处于昏迷之中。”

“皇后和二皇子呢?”

“皇后在营帐,让大皇子妃陪着,二皇子守在皇上营帐。”

“渤海王妃呢?”

那侍卫微愣,但随即继续答道,“皇后娘娘本是要渤海王妃和大皇子妃一起作陪,可渤海王妃突然身子不适,便回了渤海王的营帐。”

回了营帐么?

似乎有那么一瞬,心里似松了一口气。

“你下去吧!密切注意那边的任何动静,一有情况,立即汇报。”青岚冷声道,如今的局势,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他分毫也马虎不得。

“是。”侍卫领命下去,再一次,独留下青岚一人,看着天际,似有风雨来临。

是夜,整个围猎场的气氛越发紧张了起来,已经好几个时辰,皇上依旧处于昏迷之中,太医虽然已经取出了箭,可是,对皇上迟迟不醒,依旧无法断出任何缘由。

营帐中,不仅仅是太医们,还有二皇子,也是神色凝重。

“我父皇他到底如何了?何时能够醒来?”二皇子看着榻上的明德帝,有些耐不住了,他更想知道的是,皇上能否再醒来!

若是不醒,那么,他就不能就这么等着了!

“二皇子,微臣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箭明明是拔出来了,血也止住了,虽然箭差点儿刺中心脏,可终究是偏了几分,没有刺中要害,微臣们是用了药了,皇上理应醒了才是,可却不知为何……”太医摇了摇头,也是焦头烂额。

“若再不醒来,又当如何?”二皇子继续追问道。

太医们皆是一愣,互相对视了一眼,却是不敢开口说什么。

二皇子眸子一凛,加强了语气,“本皇子问你们话,若父皇再不醒来,又当如何?”

太医们一惊,忙道,“这……这……微臣们也不清楚,这……只能希望皇上吉人天相……”

这话,再是清楚不过了,二皇子心中咯噔一下,这意味着什么?

看来,他不能再耽搁了,他得做好万全的准备,一旦父皇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他才能掌控一切!

锐利的眸子眯了眯,二皇子狠狠瞪了众太医一眼,厉声道,“救不活我父皇,我定要你们陪葬!”

说罢,没有理会战战兢兢的太医,甩袖走出了营帐,现在,他得跟母后商量出最好的法子来!

二皇子去了皇后营帐,见到司马妍在,眉心皱了皱,冯皇后见到二皇子,眸光也是微敛。

“母后,你身子如何了?”二皇子上前,走到冯皇后身旁,柔声道。

“已经好些了,妍儿,本宫有些事情,想单独交代皇儿,你……”冯皇后扯了扯嘴角,少了那么几分避讳。

这司马妍在她看来,从来都不是什么坏得了大事的主!

司马妍倒也不笨,起身福了福身,“那妍儿就退下了。”

“不,不用!”冯皇后却是突然叫住她,司马妍正疑惑之时,冯皇后朗声吩咐道,“来人,带大皇子妃出去,在外面候着,等会儿,本宫还有事和大皇子妃说。”

司马妍愣了愣,有事和她说?

为什么此刻的皇后,竟让她感觉有那么一丝奇怪?

还没反应过来,外面两个侍卫便进来,站在她的身侧,“大皇子妃请……”

司马妍眉心皱了皱,意识到事情的不寻常,可却不得不先出去。

等到司马妍出了营帐,冯皇后才面露焦急,“情况如何了?”

“似乎不太好,父皇这个时候都还没醒,只怕是醒不过来了!”

“混账!”冯皇后厉声喝道,“这等荤话,怎么能说出口,让人听了去,别说是皇位,只怕连小命都不保。”

二皇子蹩了蹩嘴,心想,这营帐之中,都是他们的人,哪有外人?

不过,二皇子却没有追究太多,想到什么,继续道,“母后,要不然咱们趁着这次机会……”

二皇子话到此,却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这意思,冯皇后却是明白,趁着这次机会,将皇上取而代之!

可是……冯皇后眸子眯了眯,“青岚和柏弈,都不是傻子!”

“母后,只要儿臣坐上了皇位,还怕他们两人不成?母后,这是难得的机会,若是晚了,怕就让别人捷足先登了,你也说了,青岚不是傻子,他说不定就已经行动了呢!”二皇子眼里闪着的光芒越发急切,那皇位可是他的,青岚那厮,便是想想也不行!

冯皇后敛眉,沉思了好半响,这才开口,“你先一步回宫,早作安排,这边的事情,本宫会处理,另外,以防万一,给老太爷传信过去,就说,要下雨了!”

二皇子一愣,随即领命下去,冯皇后也是走出营帐,看着这天际的平静,似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天色彻底暗了下去,渤海王的营帐内,安谧静静的坐着,柳儿坐在一旁,似是感受到这气氛的诡异,只是默默的坐在一旁。

突然,帘子被掀开,正是依霏走了进来。

安谧立即起身,“如何?”

“皇上依旧没醒,皇后下令,即刻班师回朝。”依霏如实禀告着。

即刻班师回朝?天明明已经黑了,这个时候回朝,如何能行?再说了,皇上受了伤,本就不宜移动,可冯皇后竟然……看来,她是准备行动了么?

“几个皇子呢?”安谧开口。

“王爷奉命搜寻刺客,现在没有音信,大皇子护着咱们这儿的安危,二皇子……二皇子原本是守在皇上营帐的,可是,方才我探听得知,二皇子不在皇上营帐之内,至于去了哪里,奴婢也不清楚。”

安谧眸子一眯,二皇子不知所踪么?

看来,事情越发有趣了!

“依霏,你想法子去寻王爷,让他即刻回来。”安谧开口道,这边的形势,断然不能让冯皇后掌控了,安谧敛眉,似又想到什么,走到一旁的案桌上,迅速的写下了什么,交给依霏,“另外,你把这个交给大皇子。”

依霏点了点头,“王妃你放心,奴婢一定办到,流光,王妃和柳儿小姐,你一定要照顾好。”

“你放心,快去吧。”流光坚定的道,这个时候的形势,她也是看清楚了,只要等渤海王回来,那一切就都好办了。

不消片刻,安谧写下的纸条便交到了青岚的手中,夜风之中,青岚展开纸条,看着纸上的内容,眼底划过一道晶亮的光芒。

“谧儿,你放心,一切都会好的!”青岚口中喃喃,将那纸条揣进自己的怀中,似宝贝一般贴着,再次看向夜空之时,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看来,是时候了!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么么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