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底气 - 异世为僧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异世为僧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他吸了一口气,道:“大伯,还不妥!”

“有什么不妥?”林知微淡淡笑了笑,抚髯打量着他。

李慕禅昂然道:“他们为何要帮咱们?他们要干什么,万一他们居心叵测,咱们岂不是南理的罪人?!”

“你是怕请神容易送神难吧?”林知微笑了笑。

“不错!”李慕禅点头,沉声道:“既然他们这般厉害,咱们岂不是毫无反抗之力?”

“那倒未必!”林知微摇头。

李慕禅道:“大伯有什么法子治他们?”

林知微轻轻点头:“有时候武功并不是唯一的制胜法门。”

“用毒?”李慕禅皱眉。

林知微道:“你今天机灵了许多呀,不错,我手里有一种奇毒,乃是几种无毒之物相合而成,银针测不出来。”

“还有这般奇毒?”李慕禅讶然道。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种毒无色无味,防不胜防,他们再厉害,也躲不过咱们的暗算!”林知微抚着颌下清髯,微笑说道。

“万一他们有了防备呢?”李慕禅不依不饶的问。

“呵呵,这种毒是五种东西所集,他们已经吃下四种,想要暗算,只要再吃一种足矣,轻而易举!”林知微道。

“这样呀”,李慕禅长吁一口气,点头微笑:“这我就放心了!”

“臭小子,老夫行事你有什么不放心的!”林知微伸手拍一下他脑袋,没好气的哼道。

李慕禅挠挠头,呵呵笑道:“我就怕大伯你一味的想灭星湖小筑,蒙蔽了双眼,受了别人的暗算。”

“这件事非同小可,我自然不会冲动。”林知微摇头笑道:“我还没老糊涂呢,放心罢但这些不要说出去!”

李慕禅忙点头:“是是,………但是大伯,也要防备他们猝然发难,万一目标不是星湖小筑而是咱们呢?”

“咱们?”林知微皱了皱眉头。

“说不定他们是声东击西,真正的目的是咱们,借用星湖小筑的手除了咱们,不用出力,只要在关键时候抽身而走便走了!”李慕禅想了想道。

“这样…………”林知微想了想,摇头道:“咱们与东楚没有什么瓜葛,他们为何要灭咱们?”

李慕禅道:“那他们为什么帮咱们灭星湖小筑?”

“可能是为了星湖小筑的武学罢,“只林知微道。

李慕禅摇摇头:“咱们林家说什么也算是南理的中流砥柱万一灭了咱们林家,对他们有好处的。

“唔……,倒是不得不防。”林知微抚髯微微点头。

…………………………………………………………

李慕禅道:“大伯,我想见一见他们,成不成?”

“你?”林知微打量他们一眼笑道:“你见他们做甚,他们隐于秘处,不见外人的。”

李慕禅道:“我想见识一下他们的武功,看看究竟比星湖小筑如何,万一比不过星湖小筑,咱们还是要悬崖勒马!”

“你这臭小子,真是没志气被星湖小筑吓破了胆!”林知微没好气的哼道。

“大伯,这事关咱们林家的命运,不能不慎!”李慕禅沉声道。

林知微想了想,慢慢点头:“嗯,也好,我便陪你去一趟!”

李慕禅大喜过望忙道:“多谢大伯!”

林知微摆摆手,笑了笑:“算啦,你也是一片苦心,我这个做家主的岂能拦着你,但不能带护卫只有咱们两个人,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只,“是!”李慕禅慢慢点头,心下暗喜。

林知微摆摆手:“行啦去吧,明天早晨过来。”

李慕禅抱拳躬身:“是。”

他扭身走出了大厅然后离开林府,走了几步转头看一眼林府,这时阳光明媚,照得林府堂皇气派。

李慕禅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这里的安宁便要破坏了。

他回到青云剑派之后,召来四大坛主吩咐了几句,要小心注意林府的动静,有风吹草动都要报告。

然后挥手打发走众人,他一个人坐在大厅里,负手踱步,慢慢回想刚才的情形,有什么破绽没有。

他如今的外表与林镇川没有两样,星湖小筑的易容术神奇无比,星湖小筑能够超然于世,一者是因为武功心法高明,再者也有这易容术的原因,有了这个,星湖小筑的每个弟子都能化身千万,令人防不胜防,高深莫测。

他身形与林镇川相似,脸形也相似,加以易容之后,几乎一模一样,只要不仔细看,很难发觉。

李慕禅用了龙蛇沉潜术,整个人黯淡无光,很容易忽略,与人相处时,人们往往不自觉的忽略他的相貌。

再加上他一直施展着他心通,能够及时弥补,一直压着对方的思绪,令他们生不出怀疑念头。

他能这般顺利的代替林镇川,他心通居功至伟。

……………………………………………………

第二天清晨,李慕禅早早起床,换了一身暗紫色长衫,腰佩古朴的长剑,神情肃穆,缓步出了青云剑派。

四个护法要跟随,却被他挡住,他想一个人找个地方静一静,不希望有人跟着,让他们放心,在齐天城,谁也不敢惹自己的。

四个护法想了想,觉得有理,林家是土皇帝,在城里没人敢动林家的人,上一次的赵长生如今没了踪影,估计是被林家暗中收拾了。

他们四个也不再坚持,让李慕禅一个人独自出了青云剑派,径直往林府而去乍一进去,林知微已经站在厅里等着。

他也换了一身青衫,整齐利落,腰佩长剑,见他进来点点头:“行啦,走罢。”

李慕禅左右看了一眼:“大伯,还是让护法跟着罢,万一有人像赵长生一般偷袭暗算,咱们两个怕是“……

林知微身后站在两个老者,远远站在柱子旁,很容易忽略过去两老者都相貌平常,看着普通,仿佛不会武功的普通人。

李慕禅看着却心中凛然,这两老者的修为极深,虽不如自己却也是武林中顶尖的高手,林家确实底蕴深厚,不容小觑。

这反而更坚定了他的心思,不能正面与林家相撼,即使取胜也损失太大,只能消灭于无形之中。

林知微摆摆手,“哼道:“怎么信不过我的武功?”

李慕禅忙摇头:“大伯,您老的剑法我自然是敬佩,可毕竟只有咱们两个,万一真有人暗算,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行啦,别婆婆妈妈的咱们走!”林知微不耐烦的一摆手,转身便往外走,走到大厅口忽然转身:“老季老李,你们两个歇一歇,不必跟来了。”

“家主………”,两老者迟疑皱了皱眉。

林知微淡淡道:“我有一点儿私事,不要紧的。”

只,…是。”两老者慢慢点头,然后深深看一眼李慕禅。

李慕禅点头:“二老放心我会照顾好大伯的。”

林知微笑骂一句:“臭小子,我哪用你照顾甭让我照顾你就好了!…,少罗嗦,走罢!”

他说着话往外走,出了大厅,两人接着直接出府,沿着大街往南走,街上人来人往,多是卖小吃的,香气扑鼻,欢声笑语。

两人停在一个小铺子前,林知微大声道:“来两碗豆腐huā,六块儿血糕!”

李慕禅笑道:“大伯,您老怎么想起吃这个了?”

“唉…………,好久没吃这个了,今天见到了,肚子里的谗虫发作,一定要尝一尝的,坐下坐下!”林知微来到一张矮桌,一揽衣襟坐到马扎上,笑道:“不知道味道变没变,………你平常不吃这个罢?”

李慕禅摇摇头:“我从不来这里吃的,不太干净。”

林知微摇头:“你这是富贵病,你是练武之人,哪用这么讲究!”

……………………………………………………,说着话的功夫,一个老者端来了两碗豆腐huā,一盘血糕,六块堆在一起很高,一不小心会落下。

林知微忙伸手接过来,笑眯眯拿起一块儿血糕递给李慕禅:“来,尝尝,味道极好的。”

李慕禅接过了,看着枣红色的血糕也是好奇,他从没吃过,送到嘴里尝了尝,确实鲜美非常。

两人消灭了六块儿血糕,又喝完了豆腐huā,他起身结了帐,两人沿着大街接着往南走,慢慢溜达着,一边小心观察身后是不是有人跟着。

不知不觉中两人离开了南城门,往外走便是一条在路,周围全是松树,看着郁郁葱葱,眼前顿时一亮。

“大伯,有多远?”李慕禅问林知微背着手慢慢溜达,笑道:“约有十里来路,在东边,咱们先慢走一会儿,再转过去。”

李慕禅点点头,两人往东边一条小路走去,小路穿过了树林,周围是郁郁的树林,越往东走越郁密,周围没有人烟。

李慕禅叹道:“大伯,这里倒是抢劫的好地方。”

“哼,有咱们坐镇,哪个有胆子做这等事,早就收拾了!”林知微淡淡一笑,神色傲然。

林家对秩序极注重,齐天城周围没有一个敢犯事的,官府与武林高手的力量结合,威力奇大,无人能挡。

齐天城虽不能算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也差不多,故林家颇得寻常百姓的心,只不过林家行事稍嫌霸道一些,武林中人却极不满。

不过形势比人强,林家实力强劲,又与城守是一家人,固若金汤,实在没有什么破绽,武林群雄也是无可奈何。

李慕禅笑道:“咱们林家可谓功德无量,造福一方了。”

对于这些,他在观星楼看得清楚,倒是有些佩服,起码还有一丝良心在,知道人心所向,见识不算太浅。

“呵呵……”,”,林知微仰天大笑。

李慕禅这一句算是拍着了,正搔到他的痒处,林知微大是欢喜,抚髯笑道:“咱们林家能造福一方,再看看方家,他们只知一味的占便宜,没有一点儿大家气度,让人不耻!”

“方家的家主见识差了一筹。”李慕禅笑道。

林知微呵呵笑道:“不错,他的眼皮子太浅,方家没什么前途的!”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越往里走越是郁密,小路也越来越窄。

李慕禅手上无声无息中滑进一柄飞刀,他忽然眉头一皱,脚步顿了一下,脸色一下变得苍白。

“咦,怎么了?”林知微走了几步才发觉异常,停步扭头望过来,见他脸色不对,忙走过来:“脸色这么难看!”

李慕禅捂着胸口摇头苦笑:“旧伤复发!”

林知微靠近,拿起他手腕搭上手,要看他的脉搏,忽然动作一滞,瞪大双眼直勾勾的望向李慕禅。

李慕禅叹息一声,摇头道:“林家主,实在对不住…………

他慢慢松开手,林知微缓缓的滑了下去,倒在地上动弹不了,飞刀贯穿了他的心口,直接毙命。

李慕禅一伸手,又一柄飞刀出现在掌心,往前一甩,身形闪一下,下一次出现在飞刀所过之处。

他闷哼一声,胸口被飞刀贯穿,缓缓倒了下去。

他慢慢倒地之后,从怀里掏出一枚火箭,拉开了,顿时一道呼啸冲天而起,在天空炸开一团黑雾,从一团乌云缓缓形成一棵松树。

这是林家的求救讯号,是白天用的,晚上则是明亮的烟huā。

随后他给自己服一颗丹药,微眯着眼睛装成昏迷模样,气若游丝,脸庞苍白如纸,马上就不成了。

他数了五十个数,脚步声响起,有人过来了,如一阵风般来到近前,李慕禅闭着眼睛,以虚空之眼俯看,却是两个老者,乃林知微的护卫。

两人到了近前先看林知微,周围顿时寒冷下来,两人呼呼喘着粗气,猛的一掌把地上打一个大坑。

“看看林掌门。”一个老者道,走到李慕禅跟前,很快按上他脉门:“还有气,有救!”

两人忙往李慕禅嘴里塞了一颗丹药,然后扶起来,一个给他上药止血,一个在他身后运功,增强生机,催动药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