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强拆 - 青帝重生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青帝重生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三百七十八章强拆

网络之中风云变幻,到了这种程度,局面却诡异的变得一片平静,所有人都在看金三的表现,看看他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

国内的高层,认为自己做出的让步已经够大了,如果金三还是不依不饶,那可真是不识好歹了。

这时,已经有一些共和国高官,开始叫嚣着要整顿网络犯罪,特别是一些恶意中伤,传播**色情图片的集体犯罪分子。

就在一名高官高调反金的时候,网上再次出现猛料,直接爆出他养了四个情妇,其中有两个私生子,另有一个情妇正在孕期,听说腹中是一男婴。

这名官员,为了要一个儿子,已经走火入魔。

他平时廉洁奉公,兢兢业业,就算养小情人,也不过是用人送的烟酒糖茶,卖了获得的资金。

这样清正廉明的公务员,在国内已经算是很少见了,但只是收受烟酒,就能养得起四个情人,两个私生子,这样的廉明也足够让人震惊的了。

他以为他身后无事,金三就算是再厉害,也拿他无法,可现在,一个养了四个小老婆的副部级,也能算是一心为公?

这时,本来一些人组织起来的反金三同盟军,顿时哑火,面对这样的事情,没有人不害怕。

金三做事做绝,直接公布了那名官员大量的生活视频,里面大部分是跟他几个小情人的生活片段,其他就是收受烟酒,和处理赃物的片段。

到了这个时候,还真没有几个人,敢跳出来挑战金三了。

事态始终掌握在金三手里,有些事情,要慢慢的玩才有意思,其他人金三不想追究,但跟他作对的,而且已经成为死敌的几家。金三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金三有手段得到他们的很多隐私,这样如果还不能让他们去死,那金三这次也就白出来了。

休息了一晚,金三就要着手解决他大表哥的问题了,既然他大表哥已经没有工作。那金三就给他一个更好的工作。

现在。金三最主要的就是要找到一个基地,让自己有个落脚的地方。

本来金三准备来京里之后,得到魔鬼城的开发权就离开,不过。在吃了一次法国大餐之后,金三的想法变了,这京城,绝对是一个吸金宝地。

虽然金三筹集了五十亿人民币,准备开发魔鬼城。但这点资金,要实现金三的计划,也还不太足够。

如果再加上一个长期的吸尽宝地来支撑,那魔鬼城计划会更加顺利。

为了这个目的,金三也只是跟家里报了一次平安,就在京城忙碌开了,就连他大表哥那里也没来得及去。

反正他大表哥也只是没有工作,只要能够给他提供一份工作,就等于帮了他。但现在金三可没有好工作给他,所以金三很忙碌,甚至忙的晚饭都没有来得及吃。

而此时,金三的大表哥王江河,正垂头丧气的向家里走去。本来说好的事情,也能变卦。

他的一个好友,让他今天去一个公司上班,可去了。居然又临时变卦了,但自己的好朋友那无奈的眼神。让他清楚的知道,这不愿自己的好友,所以他什么也没说,转身就出来了。

自己家得罪人了,这个他知道,但不至于这样吧?

难道得罪的人其势力能够遍及京城各个角落吧?

那样一来,他家还真是麻烦了,这跟古时候得罪了皇帝有什么不同?

王江河只是低着头走路,他没有看到,就在他拐进通向自己家胡同的时候,有几个人拿着照片对着他指指点点。

他也没有看到,一个中年妇女躲在一个角落里拼命向他打手势。

回到自己的家门前,看着清冷的街道,王江河再次苦笑。

这一切,全是因为他身后的墙上,还有那个很久之前就画上的那个大大的‘拆’字。

刚走进房间,喊了一声,好像没人,也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去干什么了。

还没等王江河完全看清房子里的情况,他就被一群人从家里扯了出来。

他完全没有想到,在这个太阳还没下山的下午里,在自己刚回到家中的时候,会有一群光头纹身的大汉,冲进自己家里,将自己架到门口扔出来。

而这群大汉的身后,居然会站着一群身穿制服,手持透明盾牌的防暴警察。

“这是我们‘拆迁办’的文件,你签个字,这份文件就可以生效了,补偿款还是之前说好的每平米五千块。”

一个比王江河高一头的刀疤脸汉子,在他面前举起一张纸,还给他递过来一支笔,提示他可以签字,让这份文件生效。

‘强拆!’这是王江河刚刚意识到的,他万万也没有想到,强拆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他冷眼地看着这个刀疤脸大汉,紧紧地抿着嘴唇,从嘴里透出一丝丝牙齿摩擦的声音,两个太阳穴上也有血管暴胀的迹象。

他认得这个刀疤脸大汉,这大汉名叫孙铭,是他原来的邻居,因为光秃秃的脑壳上,纹了一头作势欲扑的白虎,所以人称‘白虎哥’。

这小子人事不干,所以曾经被他收拾过,原来他算有钱有势,可现在,却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这几年,这小子因为打架不要命,在整个京城市都比较出名,在混子里面算是老油条了,基本上可以召唤起半个街区的小混混来为自己办事。

几年前,这孙铭就来找过王江河,一开始还笑呵呵的,后来看他根本就没有打算搬家,也就算了。

但王江河失势之后,孙铭的态度就彻底变了。

工作了几十年,王江河就挣下了这一点家业,他家只有这一个住处,倘若把这里拆掉,那他可就是无家可归了。

“我很久以前就告诉过你,不签,这是我的家,我不想搬走,你们凭什么要我搬走。”王江河一边说话,一边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

就在他们拉拉扯扯的时候,远处一处墙角,王江河的老婆坐在一边没有过去,她手中抓着一部手机,想要把这里的情况录制下来。

近在咫尺的派出所,迟迟没有动静,而她的娘家一家在十多里以外,她孤身一人,只能在这里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丧心病狂的人,和那台疯狂的挖掘机,将好好的一栋房子肆虐成一片废墟。

早晨在王江河走了不长时间,就有人来砸门,她长了个心眼没有开门,最后才二层窗户上看到了封锁了这片小港的混混们,那时她就知道事情不妙。

在中午的时候,那些混混还没走,她知道事情可能还要更遭,不过王江河今天出去没有带手机,所以她没法通知到他。

等中午那些混混吃饭的时候,她终于找了个机会从家里跑了出来。

但外面都被混混封锁,她最后也只能躲在了这个角落里,看这些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当看到自己的老公走进了自己的家门,那些混混拿着一种照片在对照的时候,她差点喊出声来,但最终,她还是忍住了。

轰隆——

一声巨响,王江河扭头一看,自己家房子的外墙,已经被不知道从哪来的钩机推倒了。

“老婆!”王江河一声惊叫,拼命向房子里挣扎。

“不要号丧了,你家没人。”孙铭一脚踹在王江河的肚子上,让他本来的叫骂声,一下消失无踪。

一阵一阵灰尘,从地上砰的一下扬了起来,灰尘的味道非常刺鼻,呛得周遭的混混,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和鼻子。

王江河就这样看着自己家的一面墙被拆掉,而所有的家具以及衣服都还在里面,在房顶轰塌的时候,他家所有的家当,都掩埋在废墟之中,这里面确实没人。

“孙铭!你!你别欺人太甚!”王江河也只能这样叫嚷一下。

紧紧的攥着拳头,很想冲上去,可是看着那十来个膀大腰圆的大汉和手里的棍棒片刀,王江河还是忍住了自己冲出去的冲动。

他这样冲出去,不但没有什么意义,反而会把自己白白的搭上。

这么多年的外地漂泊,让王江河很冷静,知道什么时候要忍,什么时候要做缩头乌龟。

砰!

只见孙铭再次一脚踢在王江河的肚子上:“孙铭这个名字,也是你现在能叫的么?我看你是活腻味了,赶紧给我签字!”

忍着剧痛,王江河咬牙切齿:“不…不签,有种你杀了我。”

这栋二层小楼是王江河用一辈子的积蓄,给自己的家人挣下的住处,现在全家没有工作,他怎么可能让人拆了自己的房子?

可屋漏偏逢连夜雨,如今,还有人将他最后的归宿也拆掉了,就连那些熟悉的家具,一件也没有给他留下,全都被砸得坑坑洼洼。

这都不算什么,遭遇地震也不过如此,只要生命还在,还可以重建家园。

可这不是天灾,一群人硬生生地将自己的家拆掉,还要以羞辱地方式,来让你同意他们的‘壮举’,无权无势之人的尊严,就这样被轻易践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