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秋夜平心境 空山落水洼 - 大道纵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大道纵横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三零章 秋夜平心境 空山落水洼

吃了干粮,学员们凑堆盘膝而坐,女学员自成一片,那座灯火通明的金黄色帐篷两旁又多出两座灰色帐篷,与远处五十人马所用的帐篷一致。周代馨贵为公主,有人护卫也不奇怪。

东方教头马上自有夜宿物事,几根长棍子支起一座高高的帐篷,他却不用,将乌骓马放进去过夜,看来是个爱马之人,或许是个有邪癖的人。

周同一圈多了两位学友,一位是吴云钊,一位是单思彤,武功不弱,同吕文伟拜了一个师父,算是师兄弟。两人年岁均不小了,比周同大了六七岁,却随着马家兄弟称他大师哥。周同推脱了几次没用,也就罢了。

周代馨在众目睽睽之下缓步来到周同面前,“大师哥,外面有露水,我让人给你和二师哥、三师哥搭了顶帐篷,咱们走吧!”说话和气,声音不小,二百多人没人听不见的。周同这个气闷啊,白日不是给你甩了脸子了嘛,咱们到了晚上忘了呢,手指吕文伟三人道:“他们呢?”

“他们?”周代馨似乎又要生气,还好憋住了,“他们三个也一起去吧,帐篷够大的。”“他们呢?”周同伸手指了一圈,“三六零一编队的二百多人呢?”

“周同!”周代馨生气了,小胸脯一起一伏的,“你看不见嘛,那帐篷很小,根本装不下这么多人,我,我好心好意的请你来了,你,你为什么非要跟我做对?”说着伸出小手极力平复胸口怒气,粉嫩的小脸上充满了委屈和愤怒。

周代馨声音很大,四五百只眼睛都盯了过来,周同很郁闷,自己盘算今后做人做事要低调,怎么这么倒霉,遇到这位贵公主,这一嗓子又把自己推到了浪尖上,心里这个气啊。“公主殿下,您贵为一国公主,你们皇家统领整个大周朝,可装得下数十亿百姓,你却装不下区区二百多人吗?”

“装不下,装不下,我不是公主,在这里我只是一名学员,我的帐篷只有那么大!”周代馨一手抚着耸起的胸脯,小脚狠命的在地上跺着,一手指着帐篷,“你没看见嘛,那帐篷就那么大,我又不是馆长,我也没有那个能耐给他们都置一顶帐篷来,你当我是什么呀,你又是什么呀?”

富贵人的脾气,周同略显厌烦,冲口道:“我什么也不是,和大家一样,我们都这般露宿着,您是公主,这皇家武馆就是你们家开的,享受特殊待遇理所当然,我们也不眼气,请您回皇帐内歇息去吧,我们不敢高攀附侩。”

“啊呀……不玩了!”周代馨气的都要蹦了起来,“再也不理你,今后咱们各走个的!”“好啊,公主殿下慢走!”

“要死了啊!”周代馨跺着脚走了。

马英卫轻声道:“大师哥,这般对待小师妹,不妥当吧?”周同平下心来,“今后咱们还要长久一起相处,消消她身上的娇气,你我都能好过一些。”吕文伟三人只是沉默,马英国点点头,马英卫不好反驳,也就罢了。

学员中走来一人,五官粗大,身高体壮,论体形与康国柱不分上下,气势却是惊人,一身的筋骨肉。周同注意过他,原本排在四排首位的那位,武士堂评级为中级武王,被一位姓徐的老者收做了记名弟子,名唤詹玉刚。人家来了,总要起身相迎。

“周同,我叫詹玉刚,因为你个子大,早就注意你了。想跟你做个朋友,不知你愿不愿意?”

詹玉刚声音豁亮,说话不可谓不直,周同观其相貌想必是一位耿直的汉子,当下抱拳道:“因为你武功高强,我也注意你了,很愿意和你做朋友。你年岁比我大,今后就称呼你詹大哥了。”

“好!”詹玉刚一双大手抱住周同的拳头,“今后咱俩就是朋友了!不过,你怎么知道我的武功比你高?”周同一听乐了,我说你武功高,可没说比我高呀,这位詹大哥够憨直的。“詹大哥在武士堂中的武士级别是中级武王,咱们三六零一编队也就寥寥几位而已,我怎能不知呢!”

“哦,哈哈,论内力外力咱们编队没有人能抵得过我,但是武学一道不可仅凭片面判别高低,我学的武术一般,不过,刀法也还过得去,今后找你指点指点。”“多谢詹大哥!”周同深鞠一躬,心说今天运气不差,结交到一位一根直肠子的朋友。

“哎,不用说谢,咱们相互指点。我找你做朋友是因为你对周代馨说的那一些话,很投我的脾气,今后咱们多在一起,哈哈,周同,你看我是不是太直接了?”

周同心道真的太直接了,“詹大哥说话痛快,正对上我的脾气,来来来,我给你引荐引荐这几位……”“哎咦不用不用,他们几个我都知道,马家的两个小子,吕文伟,吴云钊,单思彤,今天就先不说了,集训完后咱们再单聊,哥哥我先走了。”詹玉刚抱拳走了,对吕文伟也只是看上一眼,其余四人均如不见。

“这位詹大哥脾气够傲,记性不错,几位知道他吗?”周同怕五人面上过不去,却又想不出好话安慰。吕文伟面色平常,吴云钊和单思彤对周同摇摇头,去看马家兄弟。马英国悄悄说道:“詹玉刚,今年二十四岁了吧,武功很高,他父亲是河东领府的军团长,詹天利。虽然只是提督一个省领的军团,但是却被先皇拜了一等英国公,由于是先朝老臣,军机部也不敢轻易得罪他老人家。”

‘先朝老臣?’周同听了不觉多了几分亲近,当下不好多问,只问詹玉刚的情况。“哦,真没有想到,身上没有一点官府家孩子的脾性,挺憨直的。呵呵,两位师弟比他还强,不但不嚣张,反而平易近人,也不似他傻气,哈哈……”

马家兄弟随声一笑,马英国接话道:“詹玉刚看似憨厚,实则聪慧过人,又是天生的神力,三年前就在他们河东领府出尽了名头,如今到了咱们皇家武馆,只怕,同辈人很难找出对手。”

“哦?这么厉害?”周同探詹玉刚气息,和自己在伯仲之间,或许外力强上一些,难道他家的刀法很有一套?

单思彤轻笑道:“很厉害,三年前那次大战,可算是让我们过足了眼瘾。”说完笑眯眯的看向马家兄弟。周同问道:“二师弟莫非和他比试过?”

马英卫道:“三年前詹玉刚随他父亲来皇城,偷偷的跑到皇城的高级武馆,向我们排名前十的学员挑战,接连打败了六名学员,我和二弟排名第三第四位,联手和他对打,一百个回合后,我兄弟二人气力不济,眼看将要败北,结果他父亲亲自赶来,阻止了比赛,当着我们的面把他打成重伤,拉着回河东领府去了。”

周同听了深为震惊,与吕文伟对视了一下,对方也与自己一般。马家兄弟已经十分优秀,身上的武者气息不同凡响,没想到两人战詹玉刚一人还差点儿落败,可见那詹玉刚武功何其高深。

“呵呵,那倒好,咱们以后和他多切磋,找个武功高过咱们的做陪练,咱们可是赚到了啊。詹玉刚的刀法很强是吧?”

马家兄弟同时看了看詹玉刚走过的黑夜,马英卫道:“刀法精奇,威力巨大,重要的是詹玉刚似乎有用不完的内力,三年前与他比武,三十个回合后每一招都是十成十的强打硬拼,到了后来我兄弟内力不济,只是一味躲避,詹玉刚气势如旧,没见丝毫内气衰退迹象,当时他已经战败了六名高手。唉,论武学、功法武术,我兄弟,不如他。”

周同和马家兄弟相处不久,但也看得出两人将是一代人杰,首次得见马英卫气馁,“呵呵,强中自有强中手,有了强手更能让咱们看清自己的本事,对咱们练武有帮助啊,两位师弟都是人中龙凤,不要因为一场比武给自己徒添什么负担,咱们今后的路,还很长。”

兄弟二人同时道:“是,大师哥说的是。” 单思彤一旁道:“咱们编队卧虎藏龙,各省各领的高手都汇集到了这里,今后有得机会见识强手了!”

周同笑道:“这岂不是很好!”“很好?”单思彤问道:“大师哥,咱们打不过他们还好啊?”“呵呵,想要让自己成为强手,这里是最好的去处,你总不愿意回初级武馆和那些见习小武士在一起吧,当那里的第一高手,也没有意味吧。”几人本来沉闷,经周同如此一说,心中豁亮,马家兄弟冲周同深鞠一躬,“大师哥英明卓见,我兄弟拜服。”

夜间学员们安心练气,周同做了两遍大周天,内气充盈,躯体筋骨无一丝疲惫,正要运功冲穴时,耳边传来了詹玉刚的声音。“周同,此处人多气杂,不适宜练气,走,咱俩远处聊聊去。”

这位詹大哥不得了,不能用常人的眼光看他,果然如马家兄弟所说,聪慧的很呀。“如此甚好,詹大哥带路。”“嘿嘿,知道兄弟内功高深,你我轻功掠过去吧。”

两人脚不沾地,一前一后过了一个山坡,下方是一片水洼。“周同,近几日手痒的紧,咱们还用轻功,在水洼上过几招,掉进水里就算输啊。”

噢,原来深夜唤我是为了比武,这粗壮小子果真聪慧的紧啊。“詹大哥在皇城比武的事迹小弟都听马家兄弟讲述了,呵呵,我的武功不如詹大哥,还请手下留点啊!”“嘿嘿,你不要客套,咱们兄弟不来虚礼,我要是给你留情那就是害你!”

“好!大哥仗义!”周同纵身飘向水洼,在水面上轻轻一踩转过身来,“大哥,水上比武不便讲话,咱们就落了水再说吧!”说完拉开起势。

那边詹玉刚哈哈一笑,“好,落了水再讲话。”粗壮的身躯竟然也轻飘飘的落了下来。

山坡上传来沉声:“好,今夜就让你俩落水。”

两人同时一看,呀,是东方教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