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再见云啸 - 都市风水师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都市风水师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政养哑然一笑,也是啊,想不到到哪里都能碰到这个老小子,这不是缘分,什么才是?

扭过头看着正上下打量这自己的杜烨,这老小子现在可谓是越来越春风得意了,原本就像一个成功人士,不过此刻在政养看来简直就是比成功人士还要成功了!看来蔡天明却是是对他不薄!

杜烨也是一脸笑容的看着政养,见政养转过身来又是忍不住脸色微微一变!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

因为刚刚突然而来的奇遇,让政养心情大好,看着杜烨嘿嘿一笑,指了指里面道:“相请不如偶遇,要不一起尿?”

杜烨狂汗一阵,不过却是出奇的没有说话,而是仍然仔仔细细的将政养看了一遍,随后很惊奇的道:“怪了,怪了……我们这才几天没有见面,怎么你小子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像是脱胎换骨了似的,啧啧……不理解,实在是不理解!”

老实说政养对杜烨的眼力实在是佩服,自己刚刚才晋级,他便看出来了,不过没有想到的是效果居然这么明显,立竿见影,看来这次真的是收获大大的啊!

当下呵呵一笑:“那是当然了,要是你被人家关了那么久,这咋一出来,浑身的霉气都没了,那还不跟脱胎换骨似的?妈的,想起来我就心疼啊,可是花了我五百万的保释金啊……”

杜烨点了点头,也是啊!不过被政养这么一说,也是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实在是不好意思的很,你出来那天老哥我是知道的,原本想请你去潇测一下,顺便给你洗尘,不过因为蔡天明说他已经专门安排给你到东方之珠去洗尘,顺便感谢你,老哥我是陪客,不过这几天事情比较多一点,这不还没有安排到你哪里去了!”

“是吗?”政养微微一笑,什么他妈的过几天,恐怕是现在见自己还不方便吧?不过想想也是,毕竟他现在也是一市之长,注意一下也是应该的了!反正自己现在也和算是两清了,以后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这政治人物以后还是少惹为妙啊!总之政养是发现了,你不能在关键时候对他的期望太高,否则失望就越大了!

“当然,位置都定好了,还是我亲自去订的!”杜烨睁大了眼睛看着政养信誓旦旦的说道。

政养哑然一笑,这老小子估计在东方之珠是有个相好的了,要不怎么每次一听见哪里都会这么热心呢?

“好了,好了……”政养也不想再提关于蔡天明的事情,搂着杜烨的肩膀笑道:“我们之间的交情,那可是经历了各种考验的,我还不相信你?对了,老哥你今天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杜烨满意的点了点头:“今天蔡天明的几个老朋友说是为了庆祝他高升,非要在这里摆一桌,好像……好像还有庆祝什么破了一个大案子吧?这不正喝到兴头,老哥我年纪大了,中途出来方便一下!对了,你怎么也在这里?”

政养微微一愣,庆祝高升?这个的可能性应该不大吧?毕竟他才刚刚坐上这市长的位置,不能过于得意忘形,倒是这个案子有点耐人寻味了!会是什么样的案子能让蔡天明这么高兴呢?略一思索,政养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不过需要证实一下了!

当下呵呵一笑:“我也是陪几个朋友应酬一下……正好,好久也没有见到老蔡了,等会我过去打个招呼!”

杜烨点了点了头:“也好……蔡天明见到你了肯定会很高兴了!而且里面可是有几个你的老朋友啊……”

当下两人方便了一下,便径直走了出去。

值得一提的是这中间有个小的插曲着实让政养感慨了半天。

就是两人洗手完了之后,马上就有个服务员很机灵的递过来毛巾,政养自然是感叹这五星级终究还是五星级,服务不是吹出来的,而杜烨则是在擦干净手后随手掏出了几张百元的钞票放到了服务员的盘子里面!甚至连政养的那份儿也帮忙给了!

杜烨的这一举动让政养大是不幢,难道这老小子也是有点臭钱烧的慌?不过随后杜烨的解释让政养深感自己实在是有点太落伍了!要知道人家之所以这么热情周到的服务,其实就是在变相的要小费!政养猛然醒悟,难怪自己之前抽烟的时候,马上就有服务员拿着烟灰缸,让自己弹烟灰,闹了半天都是那点钱给闹的?但是这点就让政养感慨了半天,想不到这里面居然有这么多门道,看来自己真的落伍了!倒是杜烨还真是这方面的人才,这才出世几天啊?就混的如鱼得水,看来他不来混还真是有点可惜了!不过后来政养还听杜烨说单单是这些服务员每天的小费就可以比得上他们的一个月的工资时还是忍不住惊叹了一声,如果不是现在他有这个技术,倒是还真想转来做做服务员也挺好的!

去包间的路上杜烨也是对政养最近在步行街的测字解梦大是赞赏,不过也是因为知道政养的本事到也没有过多的追问了!政养却是从杜烨哪里得到了一个消息,原本政养这几天在步行街摆摊测字解梦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已经是惊动了市里面的人,甚至好几次萧若云都带起了人马要去将政养抓回来的,不过最终却是被蔡天明压了下来,政养自己也在奇怪,难怪没有人去找自己的碴了,居然背后蔡天明帮了自己一把,这点倒是出乎了政养的意料之外了!

不过政养自然也是知道杜烨告诉自己这件事情的目的的了,可能是看自己对蔡天明颇有成见,所以故意这么一说了,希望自己能知道了。也算是蔡天明识趣了,政养稍满意了一点。

走进蔡天明所在的包间,果然杜烨没有政养,放眼看去,熟人还真是不少!除了蔡天明的老部下刑警队的李队之外,就是政养的老朋友麻姑了,另外还有两个中年人政养倒是不认识。看来应该也是蔡天明以前的心腹了!看这架势还真是有点在庆祝的意思了!还有一人则是东方之珠的老板张龙,不过另外一人失杂在几人的中间就显得很是扎眼了,这个人不是别人赫然就是前几天还在住院的马涛了。

只见他坐在蔡天明旁边,两人正把酒言欢,小声的说着,这不得不让政养感慨了半天,一个是全球都能排的上号的黑帮组织的首脑,一个是TJ市长,这两个原本应该是水火不相容的人居然坐在同一个酒席上面,而且神态亲密像是多年的好友,这怎么能不让人感叹呢?

当然了马涛现在在国内的身份当然不会是明目张胆的大圈首领,而是在那家稍微有点名气的大公司挂名了一个老总的头街,或许在坐的人当中包括杜烨都很有可能不知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蔡天明是一定之情的!还有一个就是他的心腹李队了!要不他们这么多年的刑侦工作也就摆做了!

政养暗自冷笑了一声,不要看着两人此刻表情像是几十年的老友,这时因为他们现在都相互需要对方,马涛需要蔡天明给他一个强大的保护伞!而蔡天明需要他帮助自己去做些他不方便出面做的事情,比如说对付赵如龙!可以肯定的是一旦是马涛触及到蔡天明的利益,危及到了他的政治前途,那么他将毫不犹豫的掉转枪口来对准他!因为他们的这种合作是建立在一个相互利用的基础上的!没有任何基础可言,而马涛虽然在和蔡天明的身份上来对比是处于劣势,但是以这个人的聪明,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了!总之估计这两人一旦翻脸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了!

从看见马涛的出现政养立马就在猜测杜烨之前所说的案子是什么案子了,会不会是和赵如龙的事情多少有点关系呢?马涛应该还没有傻到拿自己的利益不顾来成全蔡天明吧?除非他们之间另外还有什么协议了!当然这些念头都在政养脑海中一闪而逝,毕竟这个和自己已经是没有太多的关系了!

包间里面所有的人包括哪两个政养不认识的男人,见杜烨回来后突然带回来久未见面的政养,同时微微一惊,不过表情确实各异。最为尴尬的却是蔡天明和张龙两人了!

蔡天明看着政养哈哈一笑:“老弟来的正好,我刚好这几天准备去找你了。想不到你今天居然碰到了,我们家小轩这几天可是老是在念叨着你了!”

蔡天明首先拿出了自己的女人来做挡箭牌,估计也是害怕政养跟他提起之前的事情了!

张龙也是哈哈一笑,连连朝政养招手,示意坐到自己的身边来

另外几人也是和客气的和政养打着招呼,麻姑更是起身走到了政养的身边将他拉了过去。

政养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先一一点头打了招呼,最后才是才是来到了席间,这时马涛突然呵呵一笑道:“政老弟,我这里刚好有个位置,做到我这边来吧!”

马涛的突然开口,让几人尤其是蔡天明微微一愣,他实在是想不出政养是怎么会和马涛这种人扯上关系的!

政养欣然做到了马涛的旁边,先是看着马涛微微一笑道:“老哥身体复原,真是可喜可贺啊!”

马涛点了点头道:“一点小问题了……对了,前几天我那几位朋友把老弟你的话带回来了……”马涛突然转移了话题。

这自然是在政养意料之中了,没有任何意外,政养很感兴趣的看着他露出了一个询问的神情。

“既然这件事情有老弟在中间插手,我要是再不识趣就有点不识好歹了!所以老弟你放心了,就算是有人拿刀逼我去,我也不会去了!”说道这里马涛以眼睛斜瞟了瞟坐在他旁边的蔡天明,意思是在暗示政养如果再有人去找顾盼儿的麻烦就和他没有关系了!

政养洒然一笑,马涛这话显然是有点夸张了,不过意思却是很明白不过了,当然他这话也有一部份是在说给蔡天明听了,一来是在暗示蔡天明这件事情就此作罢,二来也是间接的在向政养示好了!别人投挑自己自然是要报李了,这点道理政养还是明白的,当下很痛快的点了点头道:“所谓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老哥这个人情我就记下了,找个机会我会有所回报的!”

“严重,严重了!”马涛哈哈一笑,拍了拍政养的肩膀,不过任谁都看的出来他在得到了政养的这个会有所回报的承诺之后心情大爽。

在座的另外几人则是大感一头雾水,对两人这云山雾里的话大是不解,不过最为清楚的却是蔡天明了!因为他此刻尴尬的表情已经证明了问题。还有一人就是刑警大队的李队了!毕竟这种事情没有他的配合是不可行的。

政养也不理会众人奇怪的表情,扭头看着大家呵呵一笑道:“说来也巧了,今天小弟刚好也有个饭局在这里,……这不听杜老哥说起了大家也凑巧在这里,就顺便过来看看大家了!几位不会嫌我不请自来太冒昧了吧?”

“哪里,哪里……”杜烨看出气氛有点不妙,连忙打了哈哈,“要知道像老弟这种人平常可是请都请不来的啊!”

这倒是一句实话,以政养现在的身份虽然还是一个摆地摊的,但是却还真不是一般人能请到的了!这点是没有任何人敢怀疑的的,除了那两个不认识政养的人除外了!

“不错,不错……”麻姑也是连忙点头赞同,“说起来我都一个多月没有见到老弟了,还真是有点想你了!呵呵……

见麻姑故意投来一个暧昧的眼神,想到她那特别的爱好,政养忍不住汗毛直竖,被她惦记可不是一件好事。

政养干咳了几声,随便应付了几句。

见政养没有提起自己被关押的事情,另外几个知情的人自然也不会傻到这个时候主动来煞风景了。

“既然赶上了,老弟你今天怎么都要不醉不归了!否则老哥我是第一个就不答应了!”张龙大笑着看着政养说道,仿佛根本就没有之前王研的事情一样。

“小弟的时间不多,过来坐会马上就走,那边还有几个朋友在等我!”政养见他装着跟没事人似的,心中暗笑,嘴上还是回道。

“哦……”认识政养的人同时微微一动容,要知道这五星级的酒店虽然是有钱就能进来,但是还是不一般有点钱人能随便来的,这是要预约的,而这就证明现在请政养的人不是一般之人了!

“要是方便可以邀请你的朋友一起过来嘛!”麻姑在适应能力方面和杜烨显然是差了一个档次,这话一出口就有人已经开始忍不住苦笑着摇头了。开玩笑,这种场合人家怎么会随便过来,除非是关系到了相当的程度,否者只不过是在自取其辱罢了。如果不是碍于麻姑的身份恐怕早就有人开始冷嘲热讽了!

杜烨也是听的连连摇头,政养暗自一笑,看来麻姑还是不适合和这些人在一起,时间久了即便是她本事再大估计还是要被人利用了!毕竟这年头还有什么能比人心更加难测呢?不过想来蔡天明也不会让她离去了,单是看杜烨现在如鱼得水的神情就知道他们现在过的还不错了!毕竟这两人留在他身边还是有着相当大的用处的!

想到这里看着麻姑笑道:“大姑离家也有段时间了吧?什么时候想回家一躺,我倒是很想陪大姑去苗疆看看,老实说那个地方实在是让我很是留恋啊!”

见政养如此一说,众人稍微明白点的就知道政养的含义了,这不就是在提醒麻姑离自己几人远点吗?不过政养说的也很隐晦,所以估计麻姑也是听不出来了!

果然麻姑微微一愣之后,摇了摇头不再说话,看来似乎也是有什么苦衷了。

苦笑这摇了摇头,算了,毕竟这些事情和自己没有关系,想到这里政养随即端起早就被马涛亲自斟满了酒的酒杯扭头看着蔡天明笑道:“蔡老哥……哦,现在应该叫你蔡市长才对了,这杯酒就当是小弟我恭喜你高升了!”

见政养连对之前蔡天明的称呼也改变了,知道内情的人自然知道政养的意思,蔡天明尴尬的连忙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后道:“老弟严重了,说来还要多谢……”

政养微微一笑,摆了摆手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点是必须的!不过老实说今天既然来了,我还有一句话要送给老哥你了。

蔡天明微微一愣时,政养看着蔡天明一本正经的说道:“虽然老哥你现在是一市之长,但是这话我还是要说的……希望老哥你谨记一句话,官可以越做越大,但是人必须越做越好!否则后悔就来不及了!”说到这里,政养扭头看了看另外几人续道:“好了,我还有点事情,诸位吃好喝好……”说完也不理会蔡天明和所有人的反映,径直走了出去!

看着政养头也不会的离去,想的最多的就是蔡天明了,他甚至在政养刚一进来时就在考虑这怎么向政养解释那被刑警对拘留的那短时间自己所作所为,因为他知道将政养保释出去的人是谁,既然知道,那就是表示政养现在基本上是没有任何问题了,唯一不同的就是暂时还是一个嫌疑犯而已!当然取消这嫌疑犯的身份可以说是迟早的事情,所以现在他的当务之急就是先将政养稳住再说了,要知道政养最近的风头可是每天都会有人告诉他的,试问这样一个恐怖的人实在是太让人不放心了?不过刚才的政养的意思他却是很清楚,蔡天明当然听出来了政养的暗示,或者说警告更为恰当一点!不但是他听出来了,杜烨、张龙、马涛甚至是李队都已经听来了政养实在**裸的警告了!如果这话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所说的自然也就哈哈一笑,但是偏偏这话却是出自政养口中,那么以这些人对政养的了解,这句话绝对不会是无的放矢的。

走出这个包间之后,政养脑海之中仍然是将里面所有人的表情显示的一清二楚!

蔡天明的惊愕,张龙的震惊,杜烨的苦笑,麻姑的愕然,马涛的镇定,还有另外几人的不知所谓的表情,一一像电视的画面一般呈现在了政养的脑海之中,看了这一次的突然晋级政养实在是受益匪浅!因为这一次政养并没有去刻意的感应他们的反应,但是自己的精神意识却是依然清楚的告诉了自己他们此刻的情景!这就已经很能说明了一个问题!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后,政养洒然一笑往自己所在的包间走去。如果说以前政养还在犹豫,那么此刻的政养已经是下定了决心。一旦是发现蔡天明有什么不轨的企图,那么自己就只好收回他现在所拥有的东西了,这不奇怪,既然自己可以给他,自然就可以收回了!

总之今天自己是言之义尽了,至于他后面怎么去做,就看他的了!以蔡天明这么聪明之人自然也听出了自己的意思了!

走到自己所在的包厢门口时,政养已经感应到了里面多了出了三个人,其中一个自然就是云啸了!而另外两个政养却是极为陌生,其中有一个好像还有点怪怪的的!

当下也不犹豫,随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见政养进来,林风和柳士华自然是一阵假意的埋怨,顺便在趁机开了开政养的黄色玩笑。

政养也懒得辩解,径直走到正看着自己微笑不语的云啸旁边的空位置坐下。

政养进来之时也是顺眼瞟了瞟另外两人,年记娜在六十左右,和云啸相仿,不过其中那个比较怪怪的人则是很惊讶的看了政养一眼,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以前好像见过自己似的。另外一个则是很友好的冲着政养点头一笑。

政养很有礼貌的也是朝他点头一笑之后,随后才扭头看着云啸很委屈的说道:“大师,你怎么才来啊,你可想死我了!”

众人哑然一笑,想不到政养这咋一开口,居然就是诉起苦来。

云啸微微一愣,随即仔细的看了政养一眼,微微一笑道:“我看小老弟这想我是假,要我办事是真吧?”

政养微微一愣,怎么自己想什么他都知道,难道他学会了观心之术?还是老子肚子里面的蛔虫?

“小老弟你放心……”云啸看着政养续道:“……我刚刚观你的气色很好,应该否极泰来的症状了!”

政养点了点头,他对云啸的相术还是很有信心的,虽然自己不能看出自己的问题,但是云啸是绝对可以看出来的!

“和去年相比,老弟你简直就是脱胎换骨,跟换了一个人似的,要不仔细看,我还真怀疑看错人了!”云啸笑着继续说道。

那可不,要知道这段时候我可是经过看了生与死的考验,好几次晋级,想不脱胎都行了,政养暗道。

原本还想让他给自己找一找那个狗屁国安的孙道凌,不过因为现在人多,所以也就只好强忍着了,老实说他现在最着急的还是自己现在这个嫌疑犯的身份,毕竟这换着是谁都别扭了!不过刚刚听云啸这么一说,政养就放下心来,当下看着云啸笑道:“大师最近都在哪里发财啊?有什么好的路子可以熬提携一下小弟我了,你是不知道啊,我现在的处境只能用一剌来形容,惨不忍睹啊!”

众人又是哑然一笑,尤其是那个之前冲着政养点头致意的老者,更是为之莞尔,这个政养见面就开始诉苦,而且开口就问人家在哪里发财,典型的一个江湖术士的癖性,不过到也不失真性情了!相比较很多人反而可爱了很多,实在是难得的很啊!

云啸苦笑一下道:“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在哪里发财,也就是在家里转转,要不是这次为了林先生的事情,恐怕也就金盆洗手了……不过我刚刚听说了你的一些风光的事情,着实是把我吓了一跳啊,想不到你居然你居然对测字解梦还有如此的造诣,要知道现在这种人才可不多见啊?哈哈……”说到最后云啸忍不住开怀一笑,双手抚须,甚为高兴,甚至还若有若无的瞟了另外几人一眼。

政养自然知道可能是自己刚才不在,林风和柳士华将自己的今天的事情告诉他们了!当下很是谦虚的道:“大师要是能指点一下我就更好了!”

几人又是一阵放声的大笑,唯独那个奇怪的老者仍然是时有时无的会大量政养几眼!

林风见两人聊得差不多了,干咳一声后看着政养道:“好了,老弟……来我替你引见一下……”

政养连忙收起了和云啸的玩笑心情,扭头看向另外两人!

“这位是……”林风指着云啸旁边那个对政养很是友好的老者道:“这位是来时S市的展问天展大师!老弟你应该听说过了?”

政养浑身一震,何止是听说过,简直就是自己的偶像啊?

展问天和云啸一样都是国内相术界的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号称为南展北云!他和云啸的唯一区别就是他在风水方面的造诣尤为精通,甚至连云啸也是自叹不如,而云啸其实最擅长的还是相术,当然这并不就表示他们在其他方面就不行了,只不过他们对此要更加精通一点了!

在国内风水界曾今盛传这一个关于展问天布置一道风水的传闻,说他曾经以一个简单到任何一个普通的风水师都能布置的风水阵法让S市的一个频临破产的商人在两天之内起死回生!当然这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只要是实力强悍到了一定程度的风水师基本都有这个本事,但是关键的是他是以一道简单的风水阵法,而不是什么失传了千百的奇门阵法,这就让人大为震惊了,为什么这个风水阵法到别人手中就没有这个威力?偏偏在他手中就有这个威力呢?这还是在于一个布置阵法时的一个细节问题!用一句专业的术语来说,这就叫着化化腐朽为神奇!这就好比世间所有的人都知道一加二等于三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能证明他为什么会等于三的人就屈指可数了!

老实说政养以前甚至还曾经专门研究过他布置阵法的手法以及一些窍门,从中也是受盗匪浅了!所以从某个方面来说,展问天其实可以说是政养在风水上的半个启蒙老师!

而且最难能可贵的是展问天这个人甚为爱惜自己的羽毛,一般不轻易的给人布置风水或者是看相,除非这个人实在是需要他的帮助,或者是他欠下了这个人的人情而不得已为之!而且据政养所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他为什么心术不正之人看过一次相,布置过一次风水,由此可见这个人还是相当有原则的一个人!这点其实就是云啸也无法比拟的!毕竟云啸和他比起来目的性太强了,就那阴阳双穴的事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可以反应云啸其实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而展问天则是一个颇为懒散之人,总之怎么去看这两人那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两人在国内相术界的名声是不相伯仲了!

此刻听到林风这么介绍,政养脸色一阵,看着展问天一脸正容道:“想不到居然碰到了我的展大师,真是荣幸的很,说起来当初小子刚开始出来摆地摊的时候还经常报着您的哪本书做过弊呢!”

展问天原本还是含笑着看着政养点头,此刻见政养说到作弊,忍不住微微一愣,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政养呵呵一笑,很不好意思的道:“也没有什么了,就是小子我刚开始入这行的时候,有好多面相和风水方面的还把握不准,所以就临时报佛脚将您的哪本书藏在口袋里面,只要是不懂的地方就偷看两眼……。”

众人微微一愣,继而哄堂大笑,尤其是展问天更是被政养的直率甚为赞赏,云啸则是不停的苦笑着摇头,这不就是表明了告诉人家他是以骗来起家的吗?这小子还真是口无遮拦,唉……

倒是那个怪怪的老人则是一直锐有兴趣的看着政养!

云啸摇了摇头看着展问天笑道:“怎么样,说起来这政养和你还有点师徒之缘,这一次你可要在关键的时候帮老弟我一把了!”

展问天也是苦笑一下,拿着自己的著作去招摇撞骗还说是有师徒之缘?这道理也太荒谬了吧?不过如果是这个政养真的是如云啸所说自学成才的,那他能看透这么高深的东西也不简单了!今天听几人说起他时那一脸的信服看来这个小伙子还真是有点本事了!而且他刚刚进来时自己只看了他一脸就已经发现他很不简单了!

政养听云啸这么一说却是微微一愣,这个帮他和自己与展问天有师徒之缘有什么关系吗?实在是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见政养疑惑不解的看着几人,云啸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小老弟,你还不知道展兄可是这次相术协会会长评选的评委主席啊!你没事的时候要多向展大师请教一下,对你是有利无害了!”

政养又是一惊,继而哑然一笑,不就是一个会长选举吗?怎么闹的这么正规啊?都有点让人受不了了!

展问天呵呵一笑,看着云啸道:“云兄你这是想拉我下水啊,不要说政小兄只是看了看我的书而已,如果他真的是我的徒弟,我就更不会徇私了!再说了,我就不相信他就没有看过你的书?老哥这可不是你平时不求人的风格啊?我看你的私心很重啊……再说了,这件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能说了算的!你说呢?”

几人的玩笑之话让政养干咳了两声,这个云啸的书倒是的确是偷看过!毕竟他的路子比较野点,属于博采众家之长的那种,这个展问天倒是眼睛很毒啊!不过云啸也是为了自己能坐上会长的位置也是煞费苦心,居然开始走起后门来了,对于这点已经是很难得了!尽管是知道云啸是希望自己去帮他完成他的未了心愿,但是政养还是稍微的感动了一下一下!不过这个展问天的为人,老实说还真是让佩服了,单单是这点就足以证明了。由此可见传言确实不虚了!

政养这一尴尬的表情众人看在眼里,忍不住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林风见几人差不多了,当下扭头再次看着政养指了指那个比较怪的老者道:“老弟,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老先生是村下树先生……”

政养微微一愣,老实说从进来之后他就一直感觉到这老头有点怪怪的,而且他也注意到从进来之后云啸和展问天基本就没有和他交流过!甚至连正眼也没有看他一眼,这本身就是一件怪事了。要知道以这两人的在国内相术风水界的名气和声誉是根本不会如此的,这就让政养很是奇怪了!

人奇怪也就罢了,想不到姓居然也这么奇怪,姓村……印象中国内好像没有这个姓啊?名字更怪居然叫下树,还不不如叫上山来的威猛一点,难道又是那个少数民族来的什么高人?还是……想来想去政养自己也觉得很不对经,不过确实始终想不一个所以然来,看来自己是有点孤陋寡闻了点!不过直觉告诉他越是这种怪人,估计实力也就越是恐怖了,当下微微一笑,看着村下树道:“村先生……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