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巨龙之穴! - 都市风水师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都市风水师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政养的不温不火让谭政兴脸色猛然一变,的确,看政养刚才的神情是好像还有话没有说完,自己好像是有点操之过急了点,不过被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指责,面子上自然是大大的过不去了,尤其是还是像他这种在相术界有头有脸的人!当下便要出口反驳想挽回一点面子之时,政养抢在前面看着他续道:“对了,还没有请教这位评委的尊姓大名?”

政养这么一问连下面的坐着的人也是听出了政养实在故意找茬了,刚刚主持人都已经将三位评委的姓名介绍的一清二楚了,他还要故意去问,这不是找茬什么才是?已经有人小声的笑出声来了。

而最为熟悉政养的云啸则是强自憋着笑意,看来政养是看谭政兴很不顺眼了,否则是不会一点面子也不留的。

谭政兴大气,奈何自己身为评委如果和候选人一般见识,恐怕就会被人笑话小肚鸡肠,没有肚量了!当下强忍着心中的怒火重重的哼了一声。

展问天见政养闹的差不多了,强忍着想笑的冲动看着政养道:制,兄弟你还是说说你的道理吧?”

政养点了点头,不再理会还在哪里吹胡子瞪眼睛的谭政兴,扭头看了看众人后续道:“我之所以敢确定这两处风水之地具有真龙之穴,自然是还有我的道理的,至于这个道理说来大家或许不信,这完全是我个人的喜好来决定的。”

众人微微一愣,显然政养这话的意思是他有种特别的办法来确定这里到底有没有龙穴的存在了,这点倒是让在场的很多大是好奇,众所周知,无论是多厉害的风水师都是不可能不经过实地考察就能确定这里有龙穴的存在的,而政养却是通过了一个背投屏幕里面的画面就确定这里有龙穴,这实在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政养淡淡一笑:“很简单……。我的习惯就是先观看地形,然后在查看龙脉,最后得出龙穴,这也就是所谓的观形查脉而得穴!只要鉴别的龙脉的真假,自然龙穴也就无所遁形了!”

政养这话说的半真半假,老实说这是他寻找龙穴之时确实是会偶尔使用这个办法,当然这也是一般普通的龙脉了,如若是大富大贵的就另当别论了!而这个办法也是和所有的风水师一样需要去现场察看的,至于说通过画面来看政养就多少有点吹嘘的嫌疑了!之所以如此也是想圆自己刚刚后面的话题,另外他也是极为的看不惯谭政兴刚才对待自己嚣张的态度故意如此的!他也不害怕别人来追问他了,毕竟这也是涉及到了一个人隐私的问题,一旦有人要苦苦的追问就有偷师学艺的嫌疑,试问这里的人都是大有来头,谁会去和他计较这个问题,一旦追问这就证明别人在这方面不如他,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试问谁会傻到在这种大型的场面上自找麻烦?

果然在场之人虽然是政养有没有这个能力还半信半疑,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去追问他细节方面的问题,尤其是还有很多不懂装懂的人甚至还是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一副已经是了然于胸的神情,让政养心中大是好笑,妈的,老子这个当事人都没有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就知道了吗?虚伪,虚伪啊!

“按照你的意思是你通过这个屏幕中的两幅画面来确定这里藏有真正的龙穴?”谭政兴还是很不甘心,忍不住开口问道,不过任谁都看出来了他眼中的不相信的神情。

政养神情一正,很是严肃的点了点头:“不错,我敢确定!”

“那你认为这两者之间到底谁更好一点呢?”谭政兴追问道。

“谈不上好和坏……如果一定要分个高低的,只能在寻找两者的难易程度上来区别了,而这点刚刚阮兄已经阐述的很清楚了,我很赞同他的观点!”政养答道。

此刻的意思已经是不言而喻了,两位候选人都是认为右边的一副在手法和技巧上要略胜于左边的那副,而此刻三大评委也是连连点头,包括高桥三郎这个村下树的师兄也是如此认为,可见云啸确实略胜一筹。不过这样一来,林风和柳士华这两个当事人的目的只是达到了一半,因为他们还不知道这两处风水宝地那一个位置更加适合来建筑这第一高楼了!

而村下树虽然是在难易程度上略逊于云啸,但是心中也是稍微有点不甘心,当下轻咳了一声后看着政养问道:“那你认为这两者之间谁更加适合来建造建造高楼呢?”

这两处风水宝地之前众人就知道是为了这高楼而选的,所以此刻村下树之这么一问众人丝毫也不觉得奇怪。由于之前阮成风已经彻底的否决了这里有龙穴的存在,所以这个问题自然只有问政养这个确认有龙穴存在的候选人了!然后在根据他的答案来结合三位评委两位当事人的意见最后在做定夺。

此刻见村下树终于将话题转到了正事身上,最为紧张的当然是林风和柳士华两人,毕竟这关系到他们的利益问题了!其次就是云啸和村下树,老实说刚刚政养以两幅画面就肯定了他们费劲千辛万苦而找到的风水宝地,这点已经让他们相当震撼了,不管是他是通过什么方法来确定的,这本身就证明了政养在风水方面极高的造诣,这点是不可否认的!所以不知不觉之间,全场所有人之中,此刻反而是这两个人最为在乎政养的观点了!

政养点了点头道:“在我看来这两个地方都很是适合,也都不适合!”

众人微微一愣,不明白政养这自相矛盾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一点?”谭政兴眉头一皱,“总这样说不清不楚,模棱两可,会让人怀疑你到底是不是在糊弄人?”

政养脸色一变,老实说,事不过三,这谭政兴一次两次针对自己倒也罢了,但是多次针对自己就不可理解了!

“我说的还不清楚吗?”政养眉毛一挑沉声问道:“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如果你还听不明白就不能怪别人说得不清楚了,只能怪你自己的脑子不太灵活了!另外我发现你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喜欢在别人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插嘴,所以我麻烦你以后最好是听别人把话说完,然后在发表意见,好不好?随便的打乱一个人的发言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你不知道吗?”

谭政兴脸色一变,如果说之前政养还是在和敷衍几句,那么此刻就完全是在很不客气的嘲讽而他了!不仅如此,就是原本还听不懂政养究竟是什么意思想问个清楚的人,此刻也是连忙闭嘴,因为他们也是害怕被别人误会自己脑子的不灵活了。

最为郁闷的是反而是谭政兴了,因为他只不过是表达了大部分的人的观点而已,结果反而被冷嘲热讽了一顿,要知道他可是自从出道以来就没有被人这样轻视过,更何况还是当着这么多同行的面,心中自然是别扭之极,关键的是他还不能反驳,也不知道怎么去反驳,试问你连人家说话的深意也没有弄清楚也贸然的出口问话,这实在是有点没有道理了!

可是看在场所有人的表情似乎好像没有明白政养到底是什么意思了!但是人家聪明,知道政养还有后话,所以没有出口询问了!

众人心中大笑,不过碍于谭政兴的面子也只有强自忍着!

政养满意的将头移过来,看着场中众人,最后将视线落到了村下树身上,微微一笑:“之所有如此说,我是有道理的!”

林风苦笑一下,看着政养道:“老弟你就别再卖关子了,我就是那个脑子不太灵活的人,你就直说了,我都快要急死了!”

政养哑然一笑,原本他也没有想卖关子,只不过是这么多年来说话的习惯而已,既然林风已经开口催促自己了,当下耸了算肩续道:“说他们适合,那是因为这里确实是有龙穴的存在,说它们不适合还是因为有龙穴的存在……。”

众人大感无奈,算是彻底的被政养打败了,这说了半天还是等于和没有说一样。单看此刻这所有人疑惑不解的眼神就知道至今为止还是没有一个人明白政养的意思了!看来这些人都是林风一样是脑子有点不灵活了。

“老弟你的意思是点穴的问题吧?”诸葛青云突然插口问道。

“不错!”政养赞许的看了诸葛青云一眼。“老哥果然不亏是诸葛传人,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所在……。所话寻龙容易点穴难我!我之所以说这里不适合是在担心恐怕这里在座之人没有人有这个能力能将此穴点住啊!而且就算是机缘巧合能成功点穴……。”说到这里,政养扭头看向林风和柳士华。“所谓物极必反,我怕你们无福消受的起啊!”

林风和柳士华微微一愣,即便是他们在不懂风水,但是政养这话他们还是很明白,他已经说的很明确了,意思就是这里的风水太好,好的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起了!

此刻就是云啸也觉得政养这话有点过于严重了,当下接过话茬道:“老弟你是不是有点危言耸听了,据我当初的观察,这好像还没有到你说的那个程度吧?!”

“不错……”村下树也是连忙附和云啸,“我找到了那一处点穴也应该不是问题。因为这龙穴我是亲自查看过的,还没有你说道那么严重!”

亲自查看过?政养微微一愣,难道他的实力居然达到了能检查龙穴的真实情况?还是他自信可以对付道教四大神兽的守护?没有道理啊?难道是我自己猜错了?想想自己之前从背投中观察的情况,觉得应该不会有错,难道是这个村下树抱有什么别的心思?想到最近听闻的一段日本人在TJ采集土壤的谣言,心中微微一动,扭头看向村下树反问道:“是吗?看来村下先生似乎对此颇有把握了……。不过我很奇怪,你为什么这么确定你就能点住龙穴呢?你可知道这龙穴可非一般的龙穴,乃是一个巨龙之穴!就算是没有四象的守护,以普通人的能力来看也是只能困,不能点的!困住他已经是个极限了!”

话一说完,政养一直在注意观察这村下树的表情,见他此刻的表情,好像似乎很惊讶似的,惊讶什么呢?惊讶自己是怎么知道这是个巨龙之穴?还是惊讶他自己没有看出来这是个巨龙之穴?这个政养也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的表情很是意外,政养偷偷的瞟了一眼高桥三郎,发现他的表情也是很是惊讶,不过随即他的眼神马上转移到了村下树身上,似乎在询问什么?政养注意到一直坐在村下树旁边的另外一个日本人却是表情如常,三人不同的反应让政养心中大是疑惑不已,难道自己真的是猜错了?

巨龙之穴?政养话一出口顿时满场哗然。包括云啸和村下树这两个当事人也是微微一惊,毕竟是他们找到的,如果是巨龙之穴他们怎么没有看出来呢?而政养却是在屏幕中就能确定了,要是这样,那几人他们和政养之间的差距也就太大了吧?其实不然,政养是将两个画面结合起来推测的,而他们两人则是一心放到了风水上面,所以反而疏忽大意了别的一些很细微的东西,而政养恰好是想另辟蹊径来找出两者之间的区别结果阴错阳差发现了这个问题,这就是所谓的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了!

在场所有的人除了林风和柳士华外行之外,几乎都知道这巨龙之穴代表什么含义,这就表示这不是一个单纯的龙穴这么简单了,更不是什么千年难得见的风水宝地这么单纯了!何谓巨龙?顾名思义自然是庞然大物!既然是庞然大物,那么这又岂是一般之人所能享有的?岂是一般的建筑所能占据的?即便是他是全球的第一高楼也是在妄想!这也是为什么政养之前会说此穴无法点的话了,这也是为什么政养在担心林风和柳士华无福消受了!这就叫着物极必反!那么依此类推了,什么才可以享受这巨龙之穴呢?毋庸置疑,除了一个面积小一点的国家,就是一个面积大一点的城市了!那么这也就是说,如果政养说的是真的,那么这就证明这巨龙龙穴,乃是整个TJ的龙穴,而龙穴里面延伸出来的龙脉乃是整个TJ市的龙脉!这样的一个结果怎么能不让人震惊?

但是这样一来问题就来,如果真是如政养所说,那么云啸和村下树同时找到了两处位置,这岂不是就证明这打市有两条龙脉了?这个可能吗?如果说普通的龙脉有两各还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是整个打市的龙脉,那就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要不就是政养说错了,这根本就是普通的风水龙穴,要不就是如阮成风说的那样,根本就是一真一假?或者没有!

“你的意思是这里同时有两个巨龙之穴?这怎么可能?!”所有人都被政养的话给惊住了,良久之后展问天小心的开口问的,很显然也是颇感震惊。同时也是问出了所有人的心中最想知道但是却没有问出来的话!

展问天这话问的极有道理,如果是巨龙之穴,那么龙脉为本,龙穴为根!两者相互依存,缺一不可!

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有其固定的龙脉,几千年前中国的风水师就将中国的龙脉起祖于昆仑山脉。昆仑山又称之为须猕山!经书有云:烦猕山是天地骨,中镇天地为巨物。如人背脊与项梁。生出四肢龙突兀。四肢分出四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南北西东为四派。西北崆峒数万程,东入三帏为查冥。惟有南龙入中国,胎宗孕祖来奇特。黄河九曲为大肠,川江屈曲为**。分枝劈脉纵横去,气血钩连逢水住。大为都邑帝王洲,小为郡县居公侯。其次偏方小镇市,亦有富贵居其地。(手 机阅 读 1 6 . c n)

中国有三大干龙,以长江和黄河为界,长江以南的干龙叫南干龙,长江和黄河夹送的干龙叫中干龙,黄河北面的干龙叫北干龙。三大干龙同是昆仑山南龙的分枝。所以说,昆仑山是中国所有龙脉共同的祖宗。三大干龙是各级枝龙的总纲,想要探寻清楚龙脉的来龙去脉,就要先了解三大干龙的分布区域和基本走向,才能认清龙祖龙宗。

这就是说任何一个大中小型的城市都会有真龙脉的存在,既然有真龙脉的存在,那么自然而然的就会龙穴的存在了!唯一的区别就是龙脉龙穴的大小不同罢了!而这些龙脉被统称分为枝龙!是三大干龙的分枝,而三大干龙则又以昆仑南龙为总枝!当然也有一些比较小的城市共用一个龙穴的。

总之不管是总龙、干龙还是枝龙,这些龙脉都好比是一个国家或者是城市的血脉!这是绝对动不得的!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是十分清楚的!

古往今来,历朝历代也是对龙脉的保护相当苛刻,以防止有不轨之徒趁机断了自己的龙脉,而泄了龙气,这种事情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是比比皆是,不胜枚举!各个朝代,历代君主,都是对此甚为在乎!甚至在解放前也是不在少数。由此便可见一斑了!

历史上最为有名的挖龙脉的典故就是当年明朝的崇祯皇帝派人挖了李自成的祖坟断了他的龙脉,所以导致了李自成最后仍然是不得不兵败身亡!而这里不得不提的是其实当初李自成也是去挖过明朝的陵墓,不过因为明皇陵的风水实在是好,所以即便是李自成攻入了北京,但是始终却是攻不进明皇陵,也就是后来们所说的明十三陵,最后只是含恨的烧毁了明皇陵的外围建筑!这一点历史上是有明确记载的!而清兵入关之后也是曾经多方想办法毁掉十三陵,不过最后都因为各种原因而放弃,尤其可见明朝的皇陵确实风水好,这点在前面已经详细的说过了!

总之由此可见这龙脉风水确实关系重大,不可有半点疏忽!这时关系到国破家亡的事情,马虎不得。

也就是说刚刚展问天的问题其实问的很有道理,既然是巨龙之脉,那么自然而然的就不会有两条龙脉的同时存在了,更何况是两个龙穴?这就更不可能了!而云啸和村下树既然同时找到了两处巨龙支脉,那么他提出这个疑问也是在情理之中!当然这也是在场所有人的疑问了!

政养看向展问天微微一笑:“展老这个问题问的好,老实说之前我一直在思索自己的这个猜想到底对不对,不过现在我确定了。……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两条龙脉,自然就不会有两个巨龙之穴存在了!”

众人微微一愣,对政养如此一说大是不解。

“既然没有那你为什么还要说他们两人找到的地方都是有真龙之穴呢?”会场下面不知道是谁大声问道。显然是认为政养之前的话有点自相矛盾,首尾不顾了!

“不错,他们两人所看见的龙脉的确都是真龙,但是我没有说他们就是两条龙脉啊?既然没有说,那就更不纯在有两个龙穴之说了!”

众人又是一愣,对政养这话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

“很简单……”政养脸色一正。“因为他们看见的龙脉其实是一条蜿蜒盘旋的龙脉,也就是说他们其实看见的龙脉一个为龙尾,一个为龙头,那么这就证明他们看见的龙穴其实也是一个龙穴了!因为这两个地方刚好处于一个弧形之状……”说到这里,政养指了指背投屏幕中的两幅画面。“……所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龙穴应该是在这两个地方的正中间,而云啸大师找到的龙穴只是一个侧面,至于村下先生找到的则是另外一个侧面而已!难道这还不是巨龙之穴?由此证明,那么这巨龙之穴自然是不是常人之力所能点住的了!”

政养静静的站在会场的中央,而此刻所有的人陷入到一片沉默之中,整个会场鸦雀无声。

政养注意到像云啸、展问天,甚至是高桥三郎也是露出了深思的神情,显然是在思索这政养刚刚那些话的可能性了。

而阮成风和诸葛青云则是露出了大有可能的神情,显然是他们两人想的跟多一点了!

政养干咳了一声,这种问题不是时间多就能想透彻的。当下再次扭头看着村下树,见他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微微一笑道:“村下先生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村下树微微一愣,猛然醒悟,脱口问道:“什么问题?”

“我是问村下先生你是怎么确定你能点住这巨大的巨龙之穴的?”政养眉毛轻轻的皱了一皱问道。

村下树在政养重复了一遍问题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出奇的沉默了片刻,随后看着政养缓缓的说道:“我还是坚持我之前的明,点,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风水龙穴罢了,和你所说的龙脉应该是属于两码事情!”

政养大是恼火,想不到这个村下树居然这么固执,只是不知道他这么苦苦的坚持自己的观点倒底是居心不良?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不错。……老弟你看仔细吗?我也是认为这里应该不是龙脉的症状,况且通常情况之下龙脉是不会聚集在人多地杂的地方,因为一旦如此很容易有不知道的人误伤龙脉,而泄了龙气,惊走了巨龙这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一直没有说话的云啸也是随口附和道。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展问天也是在思索了很久之后很是慎重的下了决定。

原本会场之人,在听到政养先前的惊人之语之后,心中已经是有点相信政养,不过此刻几个关键人物纷纷的表态提出了质疑,这又不禁让他们一阵犹豫,毕竟这个政养虽然是名气很大,但是他们也只是听说而已,眼见才能为实嘛!

而阮成风出奇的确实没有半点反应,只是脸上仍然是不停的变来变去,看来是突然想到了什么。

政养大感为难,老实说如果真是让他拿出一个证据来,他现在还真是不知道怎么来说了,除非是自己能有一个能说服他们的观点,否则看来他们是不会相信自己了!

正犹豫着怎么样去想一个好的办法去说服他们时,诸葛青云恰到好处的哈哈一笑道:“我和各位刚刚相反,我认为政养老弟这个观点很是正确,否者除此之外实在是没有更好的理由来解释现在的这种奇怪的现象了!”

见诸葛青云力挺自己,政养心中一喜:“老哥这么说肯定是看出了什么?”

众人也是微微一惊,连忙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诸葛青云身上,毕竟这诸葛传人的实力也是不可小窥的。

诸葛青云微微点头,他自然是知道政养这么一问的意思,就是希望自己能帮助他说服在场的几人,毕竟这龙脉的事情不是开玩笑的,万一他们真的要在这龙穴之上建造所谓的高楼,一旦是有不轨之人动点手脚后果将是不堪设想,而政养又苦于自己一人之力无法说服大家,此刻见自己发言,自然是希望自己如此了。当下再次一笑,给了政养一个放心的眼神之后扭头看着诸人缓缓说道:“我之所以确定政养老弟的观点,其实根据一个很简单的规律……”说到这里诸葛青云稍微停顿之后,扭头看向云啸和村下树两人一眼。“我想问一下云啸大师和村下先生,你们当初在寻找到这两处的位置之时是不是根据龙脉才行走方式才找到这龙穴的位置所在?”

云啸和村下树同时相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显然是如诸葛青云所料一般了!

“这就对了……”诸葛青云点了点头。“……先祖卧龙先生曾经有云,龙脉者,地之生气也!地之能量流也!它并非静静的一成不变的躺在地下,而是时刻处于微妙的变化运行之中。但凡是大型龙脉行龙之时是有其一定的行运规律的,有的要行数百里才结穴,有的数十里结穴,也有的数百步即结穴。”

老实说诸葛青云的这番卧龙理论不仅仅是云啸展问天几人没有听说过,就是身为麻衣相术的嫡系传人阮成风也是朝诸葛青云投去了一个惊异的眼神,由此可见这诸葛派系的神秘还真不是吹出来的。

当然这就更不用说政养这么一个无师无派野路子出生的风水师了,要知道他只不过就是平常找到什么书籍自己无师自通,可以说是集中可多家之长,甚至还有可能是已经被淘汰出局的无名派系,对于一向神秘的诸葛派系他是久闻其名不见其人,至于说诸葛派系的一些风水相术的秘术他简直就是闻所未闻了!所以这些权威之话,政养是说不出来的!这也是政养为什么会希望诸葛青云来替自己解释,因为这里面有很多东西是他无法用专业的术语来解释的,而诸葛青云毕竟是名门之后,说出来的话比他自然而然的要权威很多了,当然诸葛青云也是明白了政养的意思,也正是因为看出了政养正在为此为难,所以才会突然出言力挺了!然后顺其自然的替政养来解释给大家听了!当然为了更加有说服力甚至不惜搬出了几千年前的诸葛孔明的语录。

而诸葛青云刚刚的一番行龙之语,不禁是对政养,甚至是对于在场所有的人也是震撼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