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这个丹器宗我要了 - 御剑问仙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御剑问仙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163章,这个丹器宗我要了(求收藏)

郑飞闻言陷入了沉思,丹器宗的这次灾难多少自己也有一些责任,甚至如果不是自己的话,葛云也不会受如此严重的伤,抬头一脸复杂的望了望葛云,这个看上去颇为慈祥的老者,给自己第一个感觉是那样的亲和,而此刻他却是那样的落寞,一种风烛残年的落寞。

“宗主,请原谅郑飞不能答应?”郑飞一脸果决的说道。

葛云闻言却没有太大的惊讶,甚至看上去是那样的平静,一脸安慰的拍了拍郑飞的肩膀,随后将长枪插在岩石之,斜靠在一旁的大石之上。

“是因为你母亲吗?以你现在的实力就算是幻剑宗大乱,你也无法接近她。”葛云一脸平静的说道,平静的语气不夹杂丝毫的感情。

郑飞闻言却是一惊,一脸惊诧的望了望葛云,对于葛云知道自己的事情很是不解。葛云见状,朝郑飞挥了挥手,示意他坐到自己身前。

郑飞没有拒绝,两人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好似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望着远处发呆。

“你不用太过惊讶,从你进入丹器宗的第一天开始,你的所有档案便已经被暗记录了下来,直到你将玉简送到我手,我才开始真正的注意到你,派人到你家乡去调查过关于你的身世,以你的聪慧,想必在我说出这些话之后便已经想到原因了。”葛云一脸平淡的说道。

“我将丹器宗交给你,也是给你留了一条退路,一条希望最大的路,年轻人就是喜欢冒险,但是太冲动的话会留下很多遗憾,作为一个老人,我想我能够理解你母亲心所想,你好好考虑一下,你母亲希望你去救她吗?”

葛云的话平静的像水,但是却深深触动了郑飞心的那根弦,让郑飞愣在原地,陷入沉思之。

“娘亲会希望我去吗?世间上哪有父母愿意看着自己的女冒着生命危险去赌一个看似很渺茫的机会,但是自己该不该去?如果这次失败了,娘亲会伤心吗?”

葛云仍旧平静的望着前方,这样的选择对郑飞来说很难,十几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身为幻鸣大陆之首的幻剑宗居然排除大量修士去杀害了郑飞的全家,带走了郑飞的母亲,这是一个谜,但是葛云却不会去傻到将它揭开,每个人心都会有一些东西,不愿意让他人知道的东西,不用去勉强,更不用费尽心机去知道,一切都是机缘。

凉风徐徐,天空渐渐出现了鱼肚白,汇聚在山前的所有丹器宗弟都一阵茫然,宗主和郑长老两人独自在山巅上望着天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知道,也更没有人去猜,这次的战斗,郑飞的强势已经隐隐的让所有丹器宗的人都有种预感,此人是丹器宗数千年来的第一号天才,以金丹初期的实力硬拼元婴期修士也能立于不败。这样的人迟早将会带领丹器宗走向辉煌。

“宗主,这个丹器宗我要了。”没有多余的话,看似狂妄的话语配合着郑飞一脸坚定神色,却是让葛云发出会心的微笑,这不仅是一句话,更是一种承诺,葛云很清楚这句话所代表的含义,这似乎是一种承诺,一种将眼前千疮百孔的丹器宗带向辉煌的承诺。

“走吧,咱们撤”两人相视一笑,随后葛云一脸轻松的同郑飞来到众人身前。望了望一脸肃穆的众人,便好像是老人弥留之际在望着自己的孙一般,露出舒心的笑容。

“从现在开始,郑长老便是我丹器宗的代宗主,处理宗内所有事物,凡我丹器宗修士,务必同心同德,跟随郑长老共同实现我丹器宗辉煌。”

言毕之后,所有人露出一脸深思之色,有人诧异,有人惊羡,更有人高兴,几乎同时,所有人将目光投向了郑飞。

郑飞同时也将目光投向了众人,随后在一瞬间将自己全身灵压释放出来,顿时四周草木颤动,发出沙沙之声,大到编外长老,小到外门弟无不动容,几乎同时,所有人都有种溺息之感,而葛云在片刻震惊之后再次露出欣慰之色,身为元婴期的葛云,深刻明白调动天地之力需要的境界与心境,在葛云最巅峰的时刻,所能调动的天地之力也不过两层,而郑飞却在瞬间调动了两层的天地之力,有这份实力,担当丹器宗宗主便足够了。

场面陷入了死寂,郑飞在瞬间将灵压收回,一脸肃穆的望了望所有的丹器宗修士。

“多余的话我不说了,郑某能得到宗主的青睐,是郑某之福,现在我给大家一个权力,在场的所有人有谁不服我当代宗主的尽管上前,与我比试,赢了我,我便将丹器宗代宗主之职位双手奉上。”

众人闻言,露出一脸沉思之色,直到半个时辰之后,所有人仍然呆在原地,竟无一人上前,这个结果却并不意外,郑飞满意的望了望众人。

“很好,现在我要像大家宣布一件事情,丹器宗现在正在被赤血门围攻,作为丹器宗的一员,我们有能力也有义务保卫丹器宗,捍卫丹器宗的尊严,但是我现在要告诉大家,我们必须夺回丹器宗的原因却不是为了那些虚名,我们需要从丹器宗安然撤离,暂时离开幻鸣大陆。赤血门勾结极西之地的妖族修士,正在上演一场滑稽的喧宾夺主的嗜血游戏,作为修仙界五大宗派的我们,却不得不退出幻鸣大陆,这是一个耻辱,但我像大家承诺,只要我郑飞还活在世上一天,便不会让这个耻辱永远的留在丹器宗,总有一天我会带领大家重新回来,那时的丹器宗将不再这样弱小,更不会连保护一个本就是属于自己的矿脉都无能为力。所以,现在摆在大家面前有两条路,第一,永远退出丹器宗,第二,跟着我走。我给大家一炷香时间”

所有人闻言纷纷一怔,但却个个面露愤恨之色,这个场面以前从来没有,大家凑到丹器宗,却从未想过除了在强大宗派的保护伞之下,要用生命来捍卫这可笑的尊严,甚至连说出这样的话都会被人耻笑,可是,郑飞却说了出来,这不再是笑话,因为所有人心被掩埋到最深处的那颗火种已经被引燃,这是一种耻辱,但是却不是一种自己该背的耻辱。

“誓死跟随代宗主”声音从外门弟传出,仅片刻之后便此起彼伏,所有人都在发泄,这些年来,所有人都在看着丹器宗的衰落,看着其它宗派的奚落与嘲笑,他们要将这种羞耻发泄出来。

郑飞挥了挥手,所有人停止了呼喊,场面一片死寂。就在此时,郑飞忽然单手一招,从储物袋飞出一个圆形的阵盘出来,站在一旁的葛云忽然面色一变。

“星罗盘”葛云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之色,望了望郑飞。

郑飞沉默不语,一道灵诀打在其上,星罗盘凌空见长,渐渐遮住了上空,随后轻飘飘的落到众人跟前,没有更多的言语,所有的丹器宗修士在震惊之后纷纷踏上了星罗盘之上。

“疾”郑飞口一道咒语念出,星罗盘瞬间灵光大放,以恐怖的速度朝丹器宗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