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道别 - 冷酷师兄的俏小妹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冷酷师兄的俏小妹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十三章 道别

“爹!”我走进大厅。

“女儿,我的女儿啊~”罗祀赶紧走过来,“你可回来了,你知不知道你一夜未归,我们都担心死了。”

“爹~你看,我不是安安全全地回来了嘛!”

“嗯嗯,好好!”罗祀欣慰的笑了。

“宁萱,你昨晚去哪里了?!”罗逸问道。

“我,我……”

“宁萱,我也很想知道你昨晚到底去了哪里。”萧落尘关心地说。

“我,我昨晚……”我该怎么说呢?难道真的要把这件事说出来?可是,我答应过紫墨不能告诉任何人的。

“我昨晚……我昨晚……”到底怎么说嘛!

“对了!宁萱,你不是郡主吗?还有,你是怎么离开萧王府的?”萧落尘好像看出了我的难处,问道。

“是啊,你这一提醒,女儿都回来几个月了,该回王府了,不知萧王爷会不会怪罪呢?”罗祀低沉着脸。

“爹~我不想回去!”我撒娇道。听到这些话,我已经猜到个大半了。

“女儿啊,我也是为你好啊~”罗祀心疼不已。

“宁萱姐姐,你是怎么离开萧王府的啊?”一旁的罗絮开口问道。

“我……好像是被人拖到荒野,然后遇上了老虎,最后被武当山长老所救。”我回忆着当时的画面。

“那……宁萱,你还记得那个人是谁吗?”萧落尘紧紧抓住这个问题不放。

“好像……对!我听那个人的丫鬟说什么王妃小妾、郡主的!可是我就是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当时已经记不清了,但是我还记得她长什么样子!”这样想来,那天的情景真是奇怪。

“王妃,小妾,郡主……那个人不会是萧王妃吧?”罗逸脱口而出。

“逸儿!不准胡说,萧王妃贤淑端庄,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罗祀呵斥道。

“爹,那你说到底是谁呀,那人定是为了把宁萱赶出萧王府!你看,宁萱是郡主,而她嫁过去,却只能是侧妃,除了萧王妃还能是谁!”罗逸说得头头是道。

“嗯,他说的很对!”萧落尘沉思着。

“噢!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萧落尘下定决心。

“那麻烦萧公子了,如果查出个所以然来,老夫定当感激不尽!”

“哎,我是宁萱的师兄,帮她是应该的!”

我露出一个笑容,对萧落尘使出一个眼色,要他小心,千万不能透露风声!

“宁萱,明天你就启程回王府!”

“爹~”

“乖,听话,爹也是为了你好。”罗祀心疼地抚摸着宁萱的长发。

“爹,我真的不想回去~爹~”

“宁萱,你该回去了,不然王爷该怪罪了,你不希望你的任性让我们全家人都受苦吧?”罗逸不忍心道。

“不不!我明天就回去,我不要你们受苦!”我连连摇头,我可不想因为我的小小举动,就牵连我的家人,即使不是亲的!

“嗯。宁萱,回去之后,要处处小心,千万不要当面顶撞王妃,这样,你以后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罗祀嘱咐着,递给我一个玉佩,“宁萱啊,如果你走投无路,你就把这玉佩亮出来,记住,不到走投无路,绝不能使用它!”

“嗯。”我接过玉佩,含着泪在罗祀面前跪了下来,“爹~我一定不会忘记您,我一定会报答您的!”说完,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宁萱,快起来,快起来!”罗祀扶起我,心疼地说,“孩子,让你受苦了,这么多年了,当初我真不应该啊,我不应该答应萧皇的赐婚,本以为你嫁过去会是萧王妃,没想到啊,萧皇这么狡诈,唉!”

“爹,一切都过去了,女儿没事,女儿一定会好好的,只有这样,女儿才能回报您!”我泪珠滚滚落下,但我还是勉强挤出微笑。

“哎?别说什么报答不报答的话,爹只要你幸福、快乐就好~”

“嗯!”我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宁萱,到王府之后,遇到什么困难,都告诉哥哥,哥哥帮你解决!”既然不能待在宁萱身边厮守,不如就帮她得到幸福,这样,也算弥补宁萱了,只可惜……宁萱,还能回来么?

“哥哥……谢谢你!”

罗逸微微一笑。

悦来客栈天字一号房。

萧思晴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看到的便是古色古香的天花板,坐起身来,才发现自己在客栈。“嗯嗯~”萧思晴对着面前正坐在凳子上低头抿茶的紫龙袍男子问道,“这是哪儿?昨晚,是你救了我吗?”

紫墨转过身来,对萧思晴说:“这是悦来客栈,昨晚,是你的小师妹救了你!”

“小师妹……”萧思晴喃喃着,心想:“难道是楚凝香那个贱人?可是,她分明没有武功,怎么救得了我?”

“是不是楚凝香?”萧思晴问道。

“什么楚凝香,她是罗王的二女儿罗宁萱。”

“罗宁萱?”当年的宁萱郡主,“参见罗郡主!”“你......你起来。”“草民不敢。”回想起自己那天偷听到的对话,不寒而栗,难道……那个贱人真实身份是宁萱郡主?那人可是深得萧皇的喜爱,那自己以后不就有的受了?不行,不行,我一定要先下手为强!

“原来是那个贱人!抢走了我的师兄还不说,这次还要找我的麻烦,贱人!”萧思晴忍不住心里的那口气,不禁大骂起来。

“住口!”紫墨猛地起身,对着萧思晴,“我不允许你这么说她!如果你再敢低辱她,信不信……”紫墨对着萧思晴飞来一记凛冽的眼神,吓得萧思晴张大了一张嘴颤抖。

紫墨闷哼一声,转过身重新坐到凳子上,萧思晴用手拍了拍胸口,呼了口气。

天字二号房。

何勋渊半跪着,对身前的红衣男子道:“掌门,该怎么办?落尘、罗逸和宁萱郡主都回到罗王府了,门中唯一的得意弟子思晴又不知所踪,这如何是好啊?”

“哼!放心,萧思晴不会有事的,你难道看不出,那人是故意救走萧思晴的吗?”东方红墨抿了口茶水。

“掌门!我前几天还听说,**虎被宁萱郡主给收服了,现今天天都跟着她!”

“呵呵~这女子不简单,能让凶猛无比的**虎认她为主人,那可不是一件轻易的事,除非……”东方红墨意味深长的说。

“除非什么?”

“除非她是当年慕容芳华产下的小女儿!”东方红墨的嘴角扬了扬,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

“当年,当他亲手把慕容芳华的小女儿托付给他的好友罗祀抚养,没想到,长大之后的小女儿竟然就是当今的宁萱郡主,看来,这秘密隐瞒不了多久了!”东方红墨暗想。

回王府的前一个晚上,我又趁大家睡着,偷偷起身,来到那个偏僻的后院。

我见到紫墨时,看见他孤独地立在树枝上,微微心痛。

我把头仰起,沉声说道:“紫墨,明天我就要回王府了,你多多保重!”

“宁儿……”紫墨望着天空叹了口气。

虽然只和紫墨相处了几个月,但是,我们的感情是无法比拟的,他就像我的大哥哥,一个整天为了我,不辞辛劳的大哥哥,可是,我们的感情却远远不止是师徒关系、兄妹关系,而是比它更深更深……

“紫墨,你不要这样,我不喜欢你这个样子。”我心疼地望着紫墨,勉强地扯了扯嘴角,“又不是再也不能见到了,你照样还可以在晚上偷偷来王府找我,这样,我就不会孤单了……”虽然我知道萧王府戒备森严,不是凡人想进就进的,但是,我还是想借这句话安慰他。

“好!我每天晚上都会去找你,不过别把我当成鬼哦!”紫墨苦笑。

我眉头紧蹙,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没想到他会这样说,他这样说更让我心疼……

“紫墨,就在这最后一个晚上,让我们尽情享受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紫墨,再见了……希望我们还有机会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