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金泉问道 - 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二章金泉问道

李文看姜元辰跟那些讲师一般开始长篇大论,黑眼珠滴溜溜一转,便岔开话题道:“师兄这是去金泉亭拜见司空长老?师弟也跟你一道吧。”

那司空长老作为外门主事之人,虽然乐意提点一下外门的后进弟子给太虚道宗增添新人,但外门弟子仅仅十年一批便要数百人,如果将如今的三波外门弟子加起来也有上千人,司空长老如何忙的过来?人家是来外门金泉处疗伤休养的。虽然是外门名义上的掌权人,但到底不是专门为外门弟子解惑传道而来。所以这位长老在临近山顶处开了一处金泉亭,每日在灵霞岩采气结束之后出一道题目,凡解开此题之人才能上前求教。

不过这位长老出的题目一个比一个刁钻,有生火烧水,有书法作画,有画符斗剑,有寻找信物,也有猜谜解字。运气、技能、眼力、智慧等等都是考核方面,每一日的题目各不相同,根本没有弟子能够接连三天答对题目。

也幸好外门的那些讲师们,除了平日里教授为人处世的道理外,还有书法字画,琴技射箭,行医做药等等杂艺。不求你全部精通,只要在凡间行走的时候会用即可。

毕竟外门这些弟子,虽然优秀弟子会进入内门修行长生之法,但仍然有一批弟子会被送下山进入各地太虚道观作为道士来为太虚道宗收敛香火气运,传播道宗威名。

道士,别看这个职业有着种种清规戒律,但是太虚道宗出来的合格道士,会将那种种文艺技能点全。有时候要游走王公贵族之间,不会一些文艺技能丢的可是太虚道宗的面子。可以说,每一位太虚道宗出来的道士都是那种高知识分子,山、医、命、相、卜不能说全部精通,但一定要有所知之,琴棋书画说不得样样精通但一定要会鉴赏。如此才能让道士这一职业横架在周围诸国各个行业之上。甚至太虚道宗周围临近诸国除了太虚道宗这一国教之外没有任何一家道门存在。诸国之中仅仅存在太虚观这一种道观,也让太虚道宗的影响力牢牢辐射整个灵州。

那太虚道宗能够掌控一国之废立,操控一域之山神河伯行云布雨,这才是神洲最强九仙门之一的威能。即便那些外放下来的道士都是修仙道上的失败者,亦不会让他们凭借道宗之名作威作福,而是让他们为了道宗的强大而传播信仰,甚至在外的那些积累或许也有极小几率筑基成功呢。

姜元辰和李文来到金泉亭后,已经有了十几个同门在亭外桌案上作答今天的题目。而亭中,那一位鹤发童颜的白髯老者闭目养神,静等面前的那一壶茶水煮开。

“居然是作画?”李文看到今天的题目后,叹了口气:“小弟先行恭喜师兄了,这题目小弟还是直接放弃吧。”

虽然金泉外门对那些琴棋书画等等杂艺都有涉猎传授,但这些只需粗粗涉猎即可,想要精研专修便全凭个人兴趣了。

“道无处不在,无所不包”这是司空长老经常说的话之一,所以他也利用这些每日难题鼓励所有门人选一两门技能精研。琴棋书画种种技艺到了最后也能“入道”对参悟天道大有帮助,在漫漫长生路上选择一门休闲技艺寄托情操也无不可。

因为不是画符舞剑那种强制性的技能,所以李文除了每日功课的那些伦?理孝经、天理道藏外,对琴棋书画等杂艺不怎么感兴趣,他所选择的杂艺是射羿弓箭。

至于姜元辰,看到今日的题目和绘画有关之后心下稍安。琴棋书画等等技艺中,他最为专长的便是绘画,这种题目对他而言占据了不小优势。

到底不像上次那种去寻找金符之类的捉迷藏题目,那种全凭运气的东西可不是自己的专长啊,姜元辰暗道。

又将金泉亭上面的题目详细看了看,然后对亭外落座的十几位同门打量了许久,姜元辰才对李文说:“虽说是画竹,但这限定一炷香时间,并且要完全按照亭中那一盆青竹临摹,倒也不是那么容易呢。”

今天的题目很简单,只需在一炷香时间内将金泉亭中摆放的那一株青竹临摹下来,便算是完成了。而且今天问道的名额总共有三个,前三个合格之人选出便算是结束。

因为“金泉问道”便在“灵霞采气”之后,那在灵霞岩上面的大多数外门弟子还没有赶过来,姜元辰从翠云坪而来算是来得较早的了。

不敢浪费时间,姜元辰站在亭外盯着青竹看了一阵子,便找了一个空座提笔绘画起来。至于李文则站在亭外,饶有兴味的观看其他人的绘画。

虽说这一次的题目简单,仅仅是绘画青竹。但每一副桌案上面都只有一根笔,一张纸,以及浅浅一碟墨汁。也就是说根本没有从头再来的时间,每个人仅仅只有一次机会,只要稍微有所差池那么便失去了今天这一次机会。

李文虽然性子跳脱,但不见得他就是傻子,能够在十五岁便达到养气后期,除了他在外门的那位太叔祖照顾,也是他天资聪慧的结果。

暗自琢磨了一阵儿,李文心道:“这一次暗指的是大道相争,许进不许退,每一人仅仅只有一次机会的意思?”

天地一应众生都只有一条命,待身死之后便魂归天地生命印记彻底消亡,故而对长生的渴望才有了种种长生问道之法畅行。但便是这些仙门中人也不是说真正长生不死,就是金丹修士也有寿元衰败之日,因为没有所谓的轮回转世也只能神魂消散于天地之间。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那么为了那一线长生之机,便只能永远行走生门,而不能有些微的踏错。

一步错,便是万丈悬崖永不翻身!

李文在周围转悠了一阵儿,小心翼翼不去惊扰这些同门,看着他们书画的青竹也不由暗自笑了起来。

且不论有没有人的画技跟姜师兄比肩,便是有些人明知道自己画错了仍然不知悔改,在此之上继续书画,这种一条路走到黑的性子恐怕在日后评比的时候会被狠狠记上一笔吧。

李文从他那位太叔祖口中知道了不少内幕,比如外门呆的这一段时间都可以算作是道宗考察的范围。

那读书写字和仙门“玉恒篆文”类似,如果不好好读书写字日后如何修习道门的道文符咒?连这最初的静心读书都做不到,也别指望日后能够安稳书画道文研读道经了,甚至能不能看懂内门的那些经文功法都是一个问题。

伦?理孝道是考验一个人的本性,如果有人蔑视人伦心性阴毒狠戾便也不能进入内门继续修行。

而司空长老这些题目更是在测验诸多外门弟子的为人处世和处理事情的方式方法。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还是当断则断抽身而退,亦或是万般绝路之中拼出来一道生机……

“三十岁筑基便可以进入内门作为筑基候选。”这话说得好听,如果你的心性等不过关,便是进入了内门也可以将你不知不觉间外放排斥,断然难以成为真正的真传弟子。

在李文盯着诸多同门作画愣神的时候,灵霞岩那边采气修行的诸多弟子也三五成群的走了过来。

“张师兄?”李文看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人后,连忙打起招呼。

张子豪,如今二十八岁,是上一批收录的外门弟子。比起那几个天纵奇才在十年之内筑基成功,他却只能慢慢徘徊在养气圆满境界跟着姜元辰和李文这些师弟们继续修行。

“师兄也来试一试?”李文笑道。

“不了。”张子豪看到有几个人已经开始将作画上交给司空长老过目,便摇头道:“姜师弟对绘画之道的造诣,只要不出意外定然可以占据一个名额。而其他人中也有几位作画水准远在为兄之上,那么与其寄希望于他们马虎失败,倒不如果断放弃趁此机会去打坐练气。”张子豪说完,便洒然离开。

张子豪离去之后,上面闭目的司空长老忽然睁眼看着他的背影,暗自点头:好一个知趣的人物,既然明白这一次没有机会,那么何必在此苦苦浪费时间功败垂成?这小子在外门蹉跎十数载,这份心性比起刚刚到外门的时候可要强多了,只要在最后两年时间筑基成功,倒也未必不能迎头之上呢。既如此,那么明日出题的时候不妨照顾一下他?

司空长鸣因为数十年前的魔劫而身受重创,自身修为难以更进一步,便请命来外门坐镇。对于这些外门弟子,日后的宗门基石,他是保持一个可提拔的态度。看到性子不错的弟子,便会将题目的范围修改一下,给他们一个上进的机会。

随后司空长鸣的目光放到了姜元辰身上:这一波弟子中最杰出的人才吗?只可惜比起前两代的那两位首席就差了一筹。

前两波外门弟子中,各有一人在第七年的时候就堪破天门,一口气筑基进入内门。比起那两位来说姜元辰这一代就差了些许,不管是姜元辰还是李文都不如那两人的资质。

不过比起那两位而言,姜元辰的性子要宽和许多,不管是真性情也好,虚伪假装也罢,姜小子从没有主动和旁人挑起争斗这一点,便足以让人侧目了。

“而且这小子的文學功课门门第一,比起林子轩的粗枝大叶可是好多了,那厮性子豪放对待吾等这些长老们,可不似元辰这般恭敬。”想起当初那两位首席弟子,司空长鸣将三人仔细对比了一下。

林子轩是第一批弟子中最杰出的一人,杨陵是第二批弟子中最为杰出的一人,两人都是七年而步入筑基境界。但是两人一个是精通诸般武艺,一个是钻研各种文艺;一个性子豪放大气仿若侠客,一个却彬彬有礼仿若翩翩君子,和姜元辰这般宽和恬淡的性子都不相同。

“这些小辈们的性子倒是各式各样,跟我们当初八代弟子的几位师兄倒是相似。只不过不知道他们之中又有几人可以位列九代弟子真传,那首席大师兄的名头到底要落入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