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为虎作伥 - 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李天豪轻咳一声:“道长?为什么这野猪妖能够进来?”

姜元辰嘴角抽了抽:“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拿上武器还不动手!”

说着,姜元辰当先一步走出大殿,手中雷法同时施展。

“雷曜!分形化,策空,显影普化,破!”御使引雷咒随手一道雷击劈下。

“这种小妖应付起来不难,你们只管围着它打就好,一击即退。毒烟什么的,贫道来消除就好!”不过这种低阶妖兽居然不惧怕山神庙残留的神力威慑,是因为它天赋异禀还是其另有缘故?姜元辰在谨慎之下并没有直接下杀手硬拼,而是让李天豪等人打前锋,自己在后面施展术法辅助,来看一看这野猪妖的虚实。

“哼哧!哼!”一招雷咒打下,只将一时猝不及防的野猪妖打了个翻身,哼哧两下就又起来了。这时李天豪见机快,拿起金环刀就向野猪背上砍去。噹的一声,只在野猪妖背上砍出一道白印,一点血也不见。

姜元辰眉头一皱:“它背部有妖力防御,攻击它的眼睛!”刚喊完,紧接着又是一道银色雷柱劈下。

不过这回野猪妖有了防备,鼓动妖力硬是抗了下来。姜元辰一看这情况,将咒法一变:“土石,地精,承天厚土,山石压顶,镇!”

“山石压顶咒”是目前姜元辰学过的最高阶土系道术。引动大地之力化作山石的重量来压制对方,对于体型笨拙只能硬抗的敌人是最管用的。据说完全版的可以引动三山五岳诸山精魄的重量直接将对方镇死神魂俱灭。不过这个境界离姜元辰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但就是一块山石的重量也足够对付这个小妖了。

咒法镇住,刘威这时看到野猪妖被压制,直接就拿刀向野猪眼睛戳去。但只见猪妖一声大吼嘴中喷出一道黑烟。

“快闪!”李天豪一脚将刘威踹开。接着一翻身跳到野猪妖背上。拿刀往野猪脖子处砍去。砍完一刀也不管结果,直接从野猪背下跳开。

“天霖普化,三昧,净身,静法慈悲,去苦热恼,净世甘露降!”姜元辰左手多出来一团淡蓝水球,轻轻一吹,那团水球化作甘霖净水洒在了院落将毒烟消散。

接着,手捏法诀。“雷曜!分形化,策空,显影普化,破!”又是一道雷击,趁着野猪妖被山石咒镇住的时候直径往左眼劈去。而此同时一个石子飞出向野猪妖右眼打去,姜元辰定眼一看原来是王放暗中所放。

按照仙道的修行境界来说,王放和李天豪都是养气之境,自身炼出内劲内息,对这种妖兽也有一定杀伤力,不然他们也不能从妖兽口下逃脱了。

“嗷——嗷!!!!!!!”只听野猪妖一阵哀鸣。却是左眼被雷劈瞎。而右眼虽然被打伤,但王放毕竟受伤多时元气大伤,一击未尽全功。

“天豪!快上,攻击右眼!”王放对着李天豪喊道。

闻言,李天豪拿着刀就向野猪妖右眼捅去。刘威这时也反应过来,学着李天豪刚才动作,跳上野猪妖背上拿刀向脖子砍去!而此时张大宝也提刀而来,配合着两人的动作围攻野猪妖。

这时再用雷击恐怕会伤到自己人,姜元辰心念一转,右手桃木剑直指李天豪:“西真,罡煞,天光将,六甲六丁,西天虎威,金光德,归元。”一道金光从剑身飞到李天豪金环刀上,只见刀身浮现虎头图案,整柄金环刀都熠熠发光。

加持咒,而且是加持西方白虎神力。白虎,本就主杀伐,破邪。附着于兵器之上即便是一件凡器也会短暂拥有破甲,镇邪的效用。

姜元辰一个踉跄,召唤白虎神力本就颇耗真气,再加上前面几个咒语,以他目前的修为来说也颇为吃力。

“道长小心!”一直站在王放身边的高河这时候上前。但就在靠近姜元辰准备扶他的时候脸色忽然狰狞,举刀就向姜元辰砍去。

紫气腾罗,姜元辰的紫霞宝衣自动显化出来将那一柄刀架住。

好险!姜元辰心下后怕不已,毕竟如今的他也算是肉体凡胎,那一刀砍断头颅也只有身死当场的可能。

“你,找死吗?”姜元辰面若寒霜,翻手催动真元一掌对着高河拍去。作为水神两个月,执掌水道权柄统治一方,姜元辰胸中也养出来一点漠视众生的神灵气度。在高河对他下杀手的时候他也起了杀机要灭杀此子。

要不是这一次有紫霞宝衣护体,恐怕自己的小命就交代下来了!

高河见一击不成,一个纵身拉开了和姜元辰的距离,躲开了姜元辰的含怒一掌。

“高河你干什么!”王放率先反应过来,救命恩人有难自然要救,而且此刻也需要他出面表明态度才是。王放单手举刀便准备将高河的环刀挑开,却见高河阴阴一笑也不回话,直径用大刀向王放劈去。

“高河!你奶奶的,居然这时候内讧!”刘威嘴上骂着,动作却是不慢。提刀过来与王放二人联手对抗高河。看着三人打到大殿里面,姜元辰有些愣神。

姜元辰这算是第一次出门历练,碰到这种暗下杀手的情况也是头一次。看王放和刘威过去打压高河的时候,他则是盘算起高河暗下杀手的用意。

毕竟在此刻杀了自己对他们都没有好处,难不成他们几个能够对抗那一只妖兽不成?而且看样子是高河自己一人的主意,不是李天豪等人想要杀自己?

姜元辰惊疑不定,看到高河如今诡异狰狞的脸庞后忽然感觉不对,暗中施法便要将高河暂时困住。

院内温度顿时降下,水汽凝霜化作坚冰将王放三人围住,然后狂风一作就把高河给冻了起来。

也就是这会儿内讧的功夫,野猪妖突破了姜元辰的“山石压顶咒”。只是野猪妖左眼失明,右眼受伤,脖子还被砍了两刀,巨痛之下野猪妖自然发狂了。獠牙使劲往前一戳。直接把来不及躲闪的张大宝腹部穿透,昏死过去。

“畜生找死!”看到张大宝被甩出去,李天豪大怒,拿着加持过的金环刀就向野猪妖脑门劈去。加持了道术的兵器到底是不同,一下就破了野猪妖的皮甲。一看这情况,李天豪越战越勇,竟然将野猪妖的气势压了下去。

姜元辰略略看了一眼,注意力再度放到了高河那边。

高河被姜元辰用冰咒冻成冰雕,但没多久冰雕上面就出现道道裂痕,一团黑影嗷呜一声对着姜元辰扑来。

桃木剑上光芒一照,那黑影瞬间被姜元辰击退。姜元辰一直没有显露自己的近战剑术,但不见得他就不会用剑。将桃木剑一抛,那宝剑感应到了黑影身上的妖气,一点金芒雷光锁住黑影,直接将他钉在了地上。此桃木剑乃是金沙溪水神以一截雷击桃木炼制而成,专克妖邪之辈。

黑影不断挣扎,姜元辰等人这时也仔细看到如今高河的模样。高河全身黑色毛发茂密,头顶还有一个“王”字虎皮纹,嘴角也有着几道虎须,分明是一只半人半虎的怪物模样。

“伥鬼?”姜元辰看到高河的模样后喃喃道。姜元辰毕竟是经验不多,一开始虽然感觉到高河气息的不对劲,但却没有察觉他如今早已非人了。现在回忆一下原本在山上学的东西,姜元辰也认出这高河的跟脚了。

伥鬼?一旁王放不觉一愣。作为在四处行走的江湖人士,对一些山精鬼怪的常识也听说过。

伥鬼,是被老虎吞食后的死者所化恶鬼,依附虎精的煞气而生,以伥鬼之态帮助虎精作恶,最先遭殃的必然是自己的亲朋好友。伥鬼之身一成,必然要先将自己的亲朋好友**到虎妖身边,供虎妖吞食。

“道长的意思是,高河早已经被化作伥鬼之身了?”

“不错。”姜元辰将伥鬼高河击倒后,让刘威将张大宝救出来,他则又是引雷咒念诵,五道雷霆从天而降辅佐李天豪将野猪妖压制。

李天豪那一股子血性退去之后,再难以压制野猪妖。而姜元辰此刻也不欲留手,同时也要震慑李天豪等人索性就施展全力。直接用五道雷霆以五角星方位化作五雷破邪阵,一举将野猪妖镇在其中,以天雷之力把它劈成一团焦炭。

在王放等人面前施展神通震慑他们后,姜元辰强保面色不改,不让旁人看出来自己法力消耗过甚。

雷术原本就颇为损耗法力,姜元辰一连放了七八个雷咒,加上其他咒语也有好几个,如今他的真元法力还剩下五成。不过,弥尘幡这件法器不被动用,姜元辰自问还保留了一些底牌。

“这只野猪妖似乎不是正主。”姜元辰诛杀了野猪妖后才道:“当初高河等人在此遇到的那一只山妖应该是虎精才对,不然不能解释高河怎么被化作伥鬼了。

贫道记得你们说过是高河带你们上山的吧?这样,一切都说得通了,你们这个同伴恐怕在当初山上寻人的时候就被虎妖吞食。在死后就被制成了伥鬼,然后引诱你们这些第三波前来寻找的弟兄们被虎妖吃掉。想来,半路碰到的一只野猪妖,似乎是虎妖的部下吧?却不想被你们几个给逃了出来,于是它就追到了山神庙这边。”

“等等,道长意思是说这里还有一只虎妖不成?”王放听出姜元辰话中另一个地方。

姜元辰苦笑道:“何止是虎妖,恐怕这只虎妖比野猪妖还要厉害几分。能够降服一只野猪妖做前锋,并且可以炼制实体化的伥鬼,这只虎妖的修为必然在贫道之上。”

最低级的伥鬼仅仅是魂魄形态,夜间托梦欺骗那些亲朋好友过来虎妖这边被虎妖吞食。但若是强大一些的虎妖则可以炼制伥鬼傀儡,让他们具备实体化的能力也能够成为一定的战力。

这时,被桃木剑钉住的伥鬼高河忽然暴动,钉在他胸口的桃木剑不断晃动。

“想要远程救人?没那么容易!”姜元辰命李天豪几人闪开,手中汇聚过来一团闪烁幽光的水汽泼在了伥鬼脑门。

姜元辰作为水神之时也曾经学过怎么凝聚祝福灵水,被加持了神力的祝福灵水可是一切邪魔的克星。

虽然如今姜元辰没有神力在身,在这里可是一座山神庙,姜元辰以法力为引将山神的残余神力汇聚在那一团水汽中直接泼了过去,一下子就把伥鬼和虎精的联系断绝。

接着,姜元辰又将桃木剑拔出,借助上面的破邪净化之能将伥鬼彻底炼化。

“吼——吼!——吼!!”只听远方山头传来一阵阵怒虎吼,遥遥传进山神庙里。

姜元辰揉揉眉头:“这么快?仅仅灭了你一个伥鬼,你就这么大火气?”

虎声越来越近,就在其即将进入山神庙的时候,天空中一道青色剑芒斩下将虎妖阻在了山神庙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