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东阳魔君 - 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二十章东阳魔君

在黑虎被打死后,林子轩才从空中落了下来。

“师弟怎么也来了黄林山?”

“师叔怕师兄一人出了差池,便让师弟过来搭把手。”姜元辰说了句,便和林子轩一起来到黑虎妖伏首之处。

“可惜了一头山神坐骑,如果它好好在山中修行不曾用魔道邪门之法吞噬生灵,日后这黄林山山神之位未必不是它的。”那黑虎妖被林子轩的黄?色法印震碎肉身,在那深坑之中化作一团肉酱,哪里还能看出来原先的真身?

“是啊,虎精一脉本就亲和山灵,如果它潜心修行百年自可得到师门的符诏敕命。”林子轩道袍一卷,那滩肉酱中飞出来两样东西。一个是虎精的内丹,一个则是一件金属腕甲。

虎精内丹是林子轩上缴门内作为任务凭证的信物,此物也是虎精一身精华所在,在林子轩的那件法器攻击下却也存留了下来。至于那一件腕甲,林子轩端详许久后方才交给姜元辰。

“师弟需要吗?按照师门规矩,这种在任务中得到的附带品可以自行收走。”

姜元辰接过腕甲,感觉到上面的山神神力后,道:“此物应该是前任山神的护身铠甲,不知何等缘故被黑虎妖夺取用来作为山神凭证,这东西对师弟而言也没甚用处。不过若是要成为此地山神,这件东西的用处就很大了。”

姜元辰言语中多了几分可惜,既然黑虎妖拥有这件山神腕甲,那么作为下一任山神几乎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为何要刻意残害生灵用血食之法修行?毕竟是山神的坐骑,对神道之事也应该明白才对啊。姜元辰脑海中一点灵光闪现,似乎察觉了什么但随后便又抛之脑后再也想不起来。

两人前后走进山神庙,准备和庙中的李天豪等人交代一下。

高河作为伥鬼被姜元辰炼化,张大宝被野猪妖挑破肚皮没多久也一命呜呼。如今仅仅剩下身上挂彩的李天豪和刘威、王放二人躲在神庙中。

“明日你们三个便下山去吧。”林子轩看三人这般模样,面带不忍之色道:“贫道于山中和虎妖打斗,遇见了好几只伥鬼恶灵,想必你等所寻的那些兄弟们也早已不在了。”姜元辰在进入山神庙的时候就和林子轩讲了一下李天豪等人的情况。

“山精鬼怪之事多为人间怪谈,这一个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到底不是尔等凡人可以轻易涉足的。这次回去之后,好好过着凡人生活吧。”

听了林子轩的话,李天豪三人相顾无言,一时场上尴尬下来,倒也没人注意到身后的山神像不自觉浮现了一个诡异笑容。

李天豪打起精神:“仙师,敢问那虎妖巢穴何在?我等总也要将兄弟们的尸骨带回去才是。”

尸骨还乡,这也是应有之意,也是生者仅所能做的事情了。

林子轩点头应道:“没问题,明日我带着你们去那黑风洞走一趟,并且将剩下那些妖兽一并斩了。”

在林子轩和李天豪谈话的时候,姜元辰施展甘霖化生咒法,将刘威和王放受的皮外伤一一愈合。听了林子轩的话,姜元辰便道:“明天,小弟也跟师兄同走一遭,也算是看看这降妖除魔之法吧。”

姜元辰这是第一次遇见妖兽,也因为经验不多才出了种种纰漏。不然那伥鬼高河在第一眼的情况下就能看破,那一只野猪妖也不会平白杀死张大宝了。

“可——”林子轩话还没说完,就见姜元辰刚刚放置在一旁的山神腕甲忽然射出红光,和倒在地上的山神像产生共鸣。

不多时,山神像中似乎飞出来一道血烟融入山神腕甲,然后唆的一声腕甲就戴在了李天豪手腕处。

“……”这又是什么!姜元辰对这一个地方频繁而出的情况彻底无奈了。将弥尘幡立在身前,就小心观望李天豪的情况。

“李天豪被红色烟雾笼罩,不一会儿方才睁开双目,原本黑色瞳孔变成了一对血眸。

终于出来了!”李天豪语气沧桑道,一旁的刘威欲言又止被王放拉在角落。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尤其如今的李天豪明显情况不对劲。

“是上一代山神?你莫不是还想借体重生?”姜元辰斥道:“你为山神,若有一灵不昧,自可用香火信仰重塑神体。但如若夺取凡人肉身,那么日后道宗怪罪下来,必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一边训斥山神残魂,姜元辰连忙以真元催动脖颈上面的墨玉项链,用其中的水元力帮助自己恢复元气。刚刚联手林子轩击杀虎妖,加上后面帮助刘威、王放疗伤,他如今仅仅剩下了两成法力,再碰到一位山神哪里还有胜算?

“魔道?”林子轩和姜元辰不同,他比姜元辰多修行了二十年在外历练许久,明显感觉不对劲。上前一步将姜元辰护在身后,袖中飞出来一个玉瓶落到姜元辰手中。

二话不说,姜元辰从中倒出来一颗红色药丸吞入腹中。纯阳之气自丹丸中逸散而出,化作充沛的元气融入姜元辰的气海漩涡中,一股股紫霞真元再度吞吐而出流遍全身。

“白阳丹?”那山神残魂正在融合控制李天豪的肉身,也不理会林子轩的小动作。只是在姜元辰服用丹药的时候才用鼻子嗅了嗅,一下子就看破林子轩给姜元辰的丹药到底为何。

太虚道宗特有的三阳丹,白阳、青阳、紫阳,和太虚道宗所在的白阳山、青阳湖、紫阳峰相对应,这可以说是太虚道宗的招牌丹药。每一种丹药都是以朝霞紫气、大日元精融合各种轻灵之气所化的气灵之丹。

丹分诸类,气灵元丹比起草木丹药以及金石丹药要少了很多杂质,也更容易被修士吸收炼化,在战斗之时大有便利。尤其是太虚道宗内部人服用,其效力比起外人服用还要增加许多。

“能够一眼认出白阳丹,应该不是区区一山神吧?而且阁下周身魔气森然,怎么看怎么是魔道中人。”林子轩看着如今的李天豪冷然道。“你到底是何方妖孽!不但吞噬山神之灵,还遁入山神神像中潜藏至今!”

李天豪的后背多出来一个恶鬼虚影头颅,那头颅露出两排尖牙利齿:“小辈,就你这筑基修为也敢质问你家东阳魔君?”

恶鬼幽魂哀嚎之声忽然在林子轩耳边响起,林子轩泥丸宫一阵动荡,仿若陷入了一片鬼蜮办。连忙将一盏青铜古灯点燃,以法宝的纯阳灯火将东阳魔君的邪术驱散。

“这是往生殿的控魂之术?”林子轩惊疑不定,顾不得下面的王放等人,直接便欲拉着姜元辰离开此地。

什么都别说了,这所有的一切必然是这位魔君操控。在击杀了山神之后他吞噬那位山神的残魂躲在山神像中。然后又用一件山神腕甲算计那黑虎妖,暗中诱使那黑虎妖以血食之法吞噬生灵精血。

想那黑虎妖常年在山神座下,也算得上是一个灵兽正果修行,如何學得了种种魔道之术?而且他放着炼化山灵精魄的法子不用,反而使用邪门手法吞噬生灵。必然是这位魔君以魔道之法暗中引诱于他!

一道金光灵符被林子轩引动,金光将二人裹住便欲以土遁之法逃离此地。却不想一片乌云的速度比他们更快,直接将整个山神庙裹在了乌云中。

“太虚道宗的人?果然是老冤家了!羽微那厮害的老子被封在山神像中数十年,正好拿你们两个徒子徒孙来打牙祭!”东阳魔君杀意外放,直接便是一手黑云封禁将林子轩和姜元辰的退路封住。

金光灵符被乌云魔法冻结,林子轩和姜元辰同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至于那刘威王放两个凡人在魔气一出来的时候就昏死过去。

“全力一拼吧。”林子轩深吸一口气,将手中青铜古灯祭起划破黑暗。灯光映着脸颊,显现一脸凝重之色。

姜元辰嗯了一声,全神戒备看着如今的东阳魔君。服用了一颗白阳丹后他也恢复了部分法力,用弥尘幡祭起护身,拿着桃木剑的右手紧紧握了几下。

——————————————

晚上九点半后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