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惩恶黑书 - 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二十八章惩恶黑书

如今姜元辰在话语间表明会维护林府,那么他们搜查自也不会暗中动手脚,林远昭想明白之后便默许了二人的所为,同时还把所有家眷、奴仆聚到大堂方便二人行事。

这般大的动静,外面王捕头也带着几个乔装捕快闯了进来。

“道长,可需要我等帮忙?”王捕头拿刀抱拳道。

“不需要,你等且看着就是。”姜元辰和林子轩不同,从一开始就对这些府衙之中没有信任感。

“两位道长身子金贵,这搜查的体力活交给在下等人就是了。”王捕头连忙请命。

“贫道说不需要,难道王捕头听不懂吗?”姜元辰面色渐渐冷了下来:“王捕头,这件事和林府到底有没有关系尚未可知,,尔等怎可私闯民宅惊扰林府一家的清净?”

林远昭同时也怒拍桌子道:“老夫身上倒也有陛下加封的一个子爵位,想要明目张胆搜查老夫府邸,还请张大人拿了明证,或者请来上峰旨意才说吧。”上一次捕快过来搜查,还是等着林府一家老小去饮宴做客的功夫,上门对那些做不了主的仆奴施压,才勉强搜查了一番。

“父亲所言甚是,不然你们这些人在搜查的时候动些手脚,我们到时候找谁说理去?”林家二公子意有所指。

别开玩笑了,如今命案不破,城中人心惶惶,要是张铮打定主意拿林府顶缸,那么随便捏造一些证据还不简单?林府也是官家出身,这种手段如何不知?

“我仙家搜罗与凡间手段大有不同,王兄且在此静待吧。”林子轩出言倒是将王捕头等人回护了一番,让他们同样站在大堂观看自己施法。

青冥剑自林子轩袖中飞出,飞到空中不断旋转,漫漫清气笼罩林府,以此宝剑为引将林子轩的神念遍布整个林府大宅。

“王捕头,你办案多年应该明白所谓案件最重要的一环是什么吧?”姜元辰重新坐回椅子上,幽幽问道。

“是动机。”

“不错,接连犯下十几桩命案,你认为林府的动机何在?”姜元辰似笑非笑:“别说什么私人恩怨,虽然那些人都跟林府有一些关系,但林府会为了丢失一根玉簪子就杀了一个市井混混?通过官府的力量来解决不是更好?林府会为了一个污蔑他们的媒婆就将人家的舌头割除来?嗯,这个在名门贵族中虽然也有一些可能,但总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吧。还有那个和林二公子有些他妈的少妇,似乎也没必要下杀手吧?林二公子以为呢?”

林家二公子挥动手中折扇:“我和陈夫人不过是画友,在诗词作画上有些共鸣,更进一步的事情却也没有了。”

“是啊,那十几桩命案虽然都跟我林府有关系,但为了那一点口角纠纷就要杀人,那么我林远昭最后也不会位极人臣了!”林远昭哼哼说:“说句不好听的话,老夫的力量不在于杀人还是在于权柄,届时便是走府衙的路子打压他们也比直接杀人要好!”

“利益,一点利益都没有的事情,我们林府又不是所谓的杀人魔!”林大公子也附和道。

这一家子倒也不是蠢人,在此关头还能临危不乱,想必林远昭早已经派人去找昔年的好友告知了吧?

姜元辰暗暗猜测,又道:“年节将近,如今城里面出了这么大一连串的命案,如果最后不能真正定案或者拿出来一个人定罪,那么最后倒霉的人到底是谁呢?”

既然如今所有线索都指向林府,如果张铮想要将命案了结,也就只能拖着林府一干人等下水。林远昭在朝廷那边是有一些影响力,但如果太虚道宗插手那么林远昭也只有俯首的份。就算是林远昭找人求救,也不可能对抗太虚道宗的力量。

张铮的算盘打得很响,既然凡人捕快不能从其中察觉出来什么,那么就请太虚道宗来人搜罗吧!如果太虚道宗都不能查明真相,那么更说明此非张铮无能之罪,而是有着更高一层的力量介入。

换句话说,不论姜元辰二人能不能查出来真相,最后张铮都有借口可以应对上层。所谓请二人来查案,无非是想要借助二人太虚道宗的名头给自己当盾牌罢了。

至于真相?真相有自己的官位重要吗?这种大命案影响颇大,便是朝廷也会有所过问,到时候张铮若不能上交满意答复,也只有被革去官位一条路可走。只有将祸水外引,才有他的一条生路。

姜元辰在一开始就明白凡间官家这些下三滥做法,所以从头至尾就不欲将道宗的力量牵扯进来。但架不住林子轩在一旁窜作,加上那几桩命案确实在姜元辰心中留下痕迹,引发他的好奇之心,为了道心圆满也要将此事彻底了结才行。所以姜元辰才一反常态,过来查明真相,但也不敢打着太虚道宗的名号明来。

但要说姜元辰对算计自己的张铮有什么好感,那也没可能。所以姜元辰在话语间也和林远昭暗示了一番,将暗中找事的张铮挑明。

林远昭何等人物,久经官场人老成精,自也明白姜元辰的意思。他对想要拿自己顶缸结案的张铮当然也没好心思,得了姜元辰告知后日后自会找机会借助自己在朝廷的影响力和张铮清算一番。

当然,不论林远昭日后如何和张铮清算,那就跟姜元辰没有关系了,借力打力也不是张铮一人会用,姜元辰只需要将自己的态度略略透露,自有人上赶着给张铮添堵。

凡间之事凡间了却,作为仙门出身的弟子只需维护太虚道宗在灵州上面的教化统治即可。

“论起来,府中有没有什么和刑罚有关系的事物?”姜元辰对林远昭道:“这种潜藏在府中的异类,如果不是鬼魂出身的话或许便是一些刑器诞生灵智吧?”

“道长此言何解?”林远昭有些疑惑:“跟刑罚有关的事物?”

“居士可能不知,这城中命案一共有十五起,其头起三件因为是在府衙大牢中的死刑犯,所以并没有引起轰动,还刻意被人给压了下去。”姜元辰说起此话的时候可没有顾念一旁的王捕头等人。

“如果单看后面十二起命案确实和林府有些关联,但如果算上头起三个死刑犯的话和林府的干系就不大了。想必王捕头等人也应该心知肚明才是。”

王朗脸色一变,随即便又沉默下来。不错,如果算上三个死囚的话,林府为何傻到去牢中杀人?真有什么恩仇的话,静等他们被问斩不就行了?

“或许是林府有人想要练习一下杀人的技巧?”一位年轻捕快弱弱道。

“哼!”林家三父子齐齐怒视那人,在三人的怒火下捕快将接下来的话咽了下去。

“暗杀了三个死囚,所造成的影响不大,但如果将这个行为看作是‘惩恶’的话,后面的命案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姜元辰敲打桌案:“市井混混因为偷窃被断了一只手臂,因为失血而亡,这从另一个层面来看也不是惩罚这个扒手吗?”

林远昭恍然:“道长的意思是,这些人都是罪有应得之辈?那媒婆之所以被割了舌头,是因为自己在背后编排他人的缘故?”

“贫道得了消息,似乎在原先就有几家小姐因为被那媒婆诋毁坏了清誉,因此在家中自尽,这些事情王捕头应该了解吧?”

“但那三位小姐都是自尽,也不能因此而以谣言定罪王婆。”

“所以,有人出手将王婆解决了,这岂非是惩恶的大好事?”林二公子拍手称快,毕竟自家胞妹也被那王婆诋毁,躲在闺房不知道哭了多少次。

“那个古董铺的老板是个盗墓贼,盗人坟墓,最后被人埋在土里活活憋死,也是天理昭彰。”姜元辰絮絮而谈:“还有那个少妇,针对女性又是被水淹的刑罚,就不用贫道多言了吧?”

“浸猪笼!”这回是林夫人说出来的:“道长,那女人果真是为妇不贞不洁之辈?”

“嗯,似乎曾经和几个有妇之夫不清不楚。”姜元辰望着王捕头等人:“这些事情诸位怎么就没有好好查查呢?”

“道长是从那位阁下处得知的?”王捕头听了姜元辰爆出来的这些,小心暗指土地祠的那位地君。

“不错,是“他”告知贫道的。”

“换句话说,姜道长认为这些人是被人以‘惩恶’的名义所诛杀,而‘那人’却是从林府这边得到消息的,所以死者们才和林府有些瓜葛。”林远昭心思百转:“道长的意思,那不是人做的,所以是一件和刑罚有关的事物诞生灵智,或者是鬼神所为?”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因此贫道在一些杂谈中看到过这种传说。加上贵府上空盘旋的凛然正气,定然是一位和刑罚有关的鬼神精灵所为。”

“如果这么说的话,老夫手中确实有一件东西和刑罚有关,那东西——”

“找到了,在书房!”林子轩此刻也用神念找到了那正气的源头。

姜元辰询问的目光看着林远昭,林远昭苦笑:“不错,那物就在书房,是老夫前不久掏回来的一本黑皮书。”

书籍之类的事物因为载道教化,具备文思智慧之气,常常会有书仙、书精、书妖之流诞生,就是在道门中也有很多书籍类的灵器法宝。

林子轩、姜元辰、王捕头以及林家两位公子在林远昭的带领下走到书房,一边走一边说:“那本书似乎是百年古物,乃是一本记录了历代刑罚的死囚行刑书,好像还是吴子鸣亲手所著。”

吴子鸣?姜元辰和林子轩齐齐一愣。

姜元辰连忙道:“吴子鸣,就是百年前的那位著名书画大家?”

“不错,看笔迹似乎是那位的真迹。”

林子轩面色古怪,吴子鸣不就是五十年前身陨的一位八代真传弟子吗?似乎就是以书画而著称。

姜元辰看林子轩面色古怪也明白他心中所想,暗自对他耳畔传音:“司空长老曾经跟师弟提及过,他有一位以画入道的同门师兄弟常常游历人间。”

呵呵,万物皆可入道,如今居然碰到了本家一位前辈的遗留?姜元辰有些怪异之感,到了书房门口,便迫不及待准备推门进去。

不过姜元辰欲先行进去,林子轩却更快挡在了他的面前:“小心,还是为兄先来吧。”到底姜元辰的修为不及自己,这种事情自当有自己出面。

青冥剑立在身前,筑基大圆满的修为彻底释放,针对书房中的一股特异杀伐之气。书房中央悬浮一本黑皮书籍,鼓荡阵阵煞气将林子轩的灵识锁定消除。

“就是这本喽?”姜元辰指着问道。

“不错,就是这本!”林远昭面色难看,不由有些后怕起来。这本书真要是有什么问题,自己一家老小的性命可都悬了。

姜元辰看林子轩在前面抵挡所有煞气攻击,踮起脚拍拍林子轩的肩膀。“师兄,这件事交给小弟好了。”施施然从林子轩背后走进书房,就要去取那一本黑皮书。

黑皮书一阵震动,一道血光冲着姜元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