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居延旦庙会 - 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三十章居延旦庙会

三日之后,万里无云,晴空普照。在日光的照耀下前不久的大雪渐渐消融,城中百姓心中的那一缕阴霾也被阳光驱散。各家各户开始全心为着不久后的年节做准备。

“所以,官府最后假借江湖事端将这一件事给遮掩过去了?”姜元辰和林子轩在梅园中闲聊。

林子轩点头说:“不错,毕竟人皮书不能被官府拿出来顶罪,也只好说是有侠客路过行侠仗义,将城中那些藏污纳垢之处清理一番。”

“林远昭那边呢?”姜元辰点燃一根清香,逗弄石桌上面的一只三寸小龙人。

这一只小龙人就是狴犴书精所化,头生龙角,下有龙尾,但身子却跟老虎一般有四个虎掌,模样呆萌憨态,对着那一截清香乱扑。

“你倒是真有闲情啊,居然还帮他做了一身衣服。”林子轩伸手一按,将小龙人的龙尾按住,任他四个小虎爪怎么抓弄,也不能从他的拇指下逃离。

“够了!你们真的够了!”狴犴有些抓狂,别看他能够轻轻松松对凡人施展刑罚,但他却对这两位没有任何杀孽业力的修行者一点办法都没有。看林子轩不愿放过自己,直接化作一道清气回到了石桌上面摆放的人皮刑书,只留下姜元辰裁剪的那一套小衣服。

“师兄别欺负它了。”姜元辰在人皮书前将清香不断晃动,然后继续说:“师兄还没说林府那边的消息呢。”

“听林家大公子说,似乎林远昭将这件事作为趣闻告知了国都那边的一些老朋友。”

“然后那些老朋友只要不着痕迹跟国主提一提,张铮的好日子就到头了?”狴犴到底受不住香火的**,从人皮书中再度爬出来吞食姜元辰手中清香的烟气。

狴犴是一只书精,虽然吴子鸣当初书画这一只狴犴的时候用了一滴龙血让这只狴犴能够成形,但仅仅是书中精灵化身的它根本没有什么大神通,所以它才会凭借本能惩罚恶人借此封神。

可如今命案了结,姜元辰自不会让狴犴继续外出杀人,也就只好用仙道专用的凝神清香供狴犴服食,让它能够早早凝聚真正的灵体。

“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吧。”林子轩看看天,对姜元辰邀请道:“这一次为兄被人蒙蔽,若非师弟多长了个心眼,恐怕对我们道宗的威名也有妨碍。作为赔罪和答谢,师弟可有意和师兄去庙会看看,算算日子今天也是‘居延旦’了。”

居延旦,天神居延的诞辰,被定在了每年腊月二十四,和弈王节、元阳祭定为每年都有的三个祭祀节,算是对这三位救世大尊的纪念。

“居延旦吗?”姜元辰想起居延天神就是被天阳神君和弈王大尊镇压封印后,心中有了一种怪异之感。

“我们可是天阳仙君的传人啊。”姜元辰失笑道:“在山上的时候可没几人记得这个节日。”何止,在白阳山可是连弈王节都不过的。

“所以为兄请客,带师弟去庆典上面转悠一下?毕竟这凡人的节日也有一些乐趣呢。体验红尘,对我们也有好处。”说完,林子轩拉扯姜元辰去了城中庙会,而人皮书也被姜元辰一起带去。

人声鼎沸,小摊林立,林子轩和姜元辰并肩而行,狴犴所化的小龙人坐在姜元辰肩上,在姜元辰幻术笼罩下也不用担心被凡人察觉。

虽然因为前不久的那些命案,害的城中百姓对居延旦的准备有些草率,但如今命案了结大家心中放下大石,百姓脸上洋溢各种笑容,这一年一度的庙会也有些看头。

“我太虚道宗虽然说不得绝对正义,但这在太虚道宗疆域管辖下的人族却是我们的责任。”缓缓走在街道上,林子轩对一旁啃着糖人的姜元辰说。

姜元辰嚼着糖人含糊道:“力量越大责任越大,便是为了我等日后的道统传承,也要保一方人族血裔不灭。”太虚道宗毕竟是人族修道门派,日后传承也需要人族后裔的存在,所以才会布下那万里方圆的大阵,让魔修不能进入太虚道宗腹地伤害普通百姓。

姜元辰肩膀上的狴犴偷偷戳着姜元辰的这一个糖人,这个糖人是姜元辰亲手用糖稀画出来的神兽狴犴模样,狴犴见了也是倍感新奇。不过依它魂体状态也不能品尝这种美事。

不多时,狴犴在庙会中也渐渐逛花了眼,扑到了一处面具摊子上就不走了。姜元辰无奈之下只好在面具铺中挑了一个龙头面具,不着痕迹将狴犴抓了回来。

走远了,狴犴乖乖爬到姜元辰肩上,林子轩盯着狴犴说:“这一只书精你准备怎么办?”

“是狴犴!”狴犴在姜元辰肩膀上呲牙咧嘴。

“不过是一滴龙血配合书中煞气而成的精灵罢了,也敢自比神兽?”林子轩笑骂道:“信不信回去我就用真火将那滴龙血给炼出来?”

狴犴脸一黑,立刻拍着虎掌对姜元辰示意。

“行了,师兄何必吓唬它?”将刚刚那一个龙头面具斜带在林子轩的头上,姜元辰说:“毕竟是师门之物,回去之后问问几位师叔再做计较吧。”姜元辰平心而论,对这本人皮书还有些念想,这天生分辨善恶的能力也有些用处。

“咦,那不是林道长吗?”

“是林道长?”

“啊,姐妹们还不赶快!”

不少大家小姐三两成伙在路边的小摊闲逛,看到林子轩陪着姜元辰在各种小吃摊游走,一个个都上赶着围了过来。

林子轩也算得上是美男子,在太虚道观的那一段时间因为命案关系香客多了许多,他曾经也出来安抚信众,也被不少女子所追捧。

“师弟,快用幻术!”林子轩脸色一变,连忙道。

姜元辰幻术一划,自己的身形顿时从林子轩旁边消失。然后又刻意施展幻术将林子轩整得越发光彩,直戳那些花痴少女的心窝子。

“这是师兄的缘法,师弟怎么好坏了师兄的桃花!”姜元辰带着刚刚买下的小笼包,施施然从一群女子中走了出去。

离开这群女人堆后,姜元辰将手中的钱袋对林子轩一抛,示意他不用担心自己没钱付账。

林子轩咬牙摸了摸自己腰间,果然自己的钱袋已经不见了。

“算你狠!”没说完,林子轩就被那群女人拉去一边帮她们祈福去了。

红尘之中自有大道存,姜元辰要联系幻术的五感境界,必然要明声色之变,食香之化,所以他才会拿着林子轩的钱袋在各个小摊游走,将每一种小吃美食都尝一尝。

眼耳口鼻身意,这和口有关的“嗅觉”必须要品尝百味之后才能有所领悟。书画可以入道,打坐可以入道,这吃东西自然也能入道。品百种味,明百样心,最后看破红尘说不得就可以凝结黄芽金丹了。吴子鸣前辈之所以书画了一卷人皮书,也是借助此物明了人道。

炼精化气被视作蜕凡之境,但蜕凡仍然在红尘之中,之后的炼精化气一境被视作人境,在结丹之前所有修士都会外出游历,参悟人道而明澈自身的道心本性,以此超凡入道。

将一个时辰,将庙会上面种种小吃一一品尝后,将手中的垃圾扔到路边的垃圾池,姜元辰理理衣袖就准备进入地祠拜见居延天神。

居延天神虽然被天阳仙君镇压,但这位大神在众生心目中的地位犹在。便是太虚道宗也不敢刻意毁灭他的信仰,仍然让他作为正祀接受众生信奉。不过九大仙门都有山河印存在,最后那一股众生愿力也都融入山河印中,成就了仙门的底蕴,不会让居延因此而破封。

地祠,这是城里对土地神所祭祀敬奉的的地方,但居延神在太虚道宗的宣传下是一应山河社稷之祖,是川流山岳之宗。所以他的神像也被立在地祠中,在土地神正殿左方有专门的配殿。

“多谢道长了。”刚刚进入地祠,立刻就听到一位老者的传音,抬头望去,一位白胡子老头站在正殿屋顶对自己行礼致谢。

“是我太虚道宗前辈遗物造下的命案,尊神不怪罪我等就是了。”姜元辰还了一礼,就进入居延神殿为这位天神敬香。

居延旦的时候,地祠中的礼香都是免费供应,在一旁的架子上罗列。姜元辰环顾四周直接走了过去,就在他伸手拿取礼香的时候,一只玉手也同时伸了过来。

姜元辰一愣,顺着芊芊玉手看向身边,一鹅黄裙的妙龄少女也正在伸手拿取礼香。

“小姐先请!”

“公子先来吧。”

两人同时礼让,让对方先上香。

又是一愣,姜元辰直接退后一步,将位置让了出来:“再推下去也没意思,小姐请把。”

鹅黄裙女子谦谦一笑,拈起三根礼香就来到香炉前祭拜。姜元辰望着鹅黄裙少女的敬神姿势若有所思。

“这女人的敬神姿势很标准,而且能够瞒过咱俩的感官应该也不是凡人!”狴犴在姜元辰肩膀上故作老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