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山河之疑 - 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三十一章山河之疑

姜元辰在自己身上布下幻术,虽然不会让人完全看不见自己,但也极大限度忽略了他的存在感。但姜元辰自身的感官并没有被封印,在姜元辰去拿礼香的时候可没有感觉到自己身边还有一位女子啊。

不需要狴犴多言,姜元辰便明白眼前之人并非凡人。不过也仅此而已了,两人到底没有利益冲突,仅仅是在居延殿敬香,那么就井水不犯河水好了。

在鹅黄裙女子敬香的时候,姜元辰也将三支礼香拈起,在女子之后将三支香敬了上去。

“公子也信神吗?”女子悦耳的声音传来。

“神灵守护一方自当受众生敬奉,姑娘认为呢?”敬香后,姜元辰对身边的女子说道。

女子目光盯着姜元辰的肩膀看了看:“若是有德之神,自得天佑,自然可享众生敬奉。但是那些凶神恶神之流还是早早镇压了事。”

“不过居延大神早已不显神迹,如今凡人之中又有几人是真正信奉这位神灵?”女子抬首看着神座上面的神像金身。

“信则有不信则无,居延大神有救世之功,自当得享众生祭祀,这无关于这位大神是否能够为大家带来利益。”不单单是居延,就是百姓祭祀弈王和天阳仙君的时候不也是不求回报吗?不外乎是这几个大尊真正将影响力渗透到了人族的生活中,成为了民俗文明的一部分。

女子听了姜元辰对话,似乎有些触动,欠欠身就扭头离去,只留下姜元辰在原地深思。

“她好像跟神道有关?”狴犴摇摇头,似乎刚刚那女子是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

“别管她,日后碰不碰得见还是两说。”姜元辰放下心思,也走出了居延殿去寻林子轩。

林子轩笑面盈盈帮助那群女子算了算姻缘,将那群女子糊弄过去后,也来到了地祠这边,正好跟姜元辰撞了个正着。

林子轩皮笑肉不笑:“师弟游玩的可好?”

“小弟不是听师兄的话,将幻术施展帮助师兄积攒人气吗?”姜元辰眨眨眼,将花去一大半的钱袋重新绑在林子轩腰上:“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也赶紧回去吧。”

“……”

“师兄啊!”姜元辰看林子轩一脸郁闷,接着拿话堵他:“我等乃是修道之人,这心胸首先就要宽广起来,师兄这般斤斤计较怎么行?”

就在两人相互扯皮的时候,一道飞剑传书忽然飞到了姜元辰手中。

“陈师叔?”神色一变,姜元辰将书信看完后交给林子轩:“李天豪那边的事情完成了。”

两人对视一下,不敢停留连忙向道观赶去,准备收拾行李去黄林山解开李天豪的咒法。将这件事办完后,姜元辰也就可以真正拜入内门了。

半个时辰后,姜元辰二人匆匆自城东离开此地赶往黄林山。

与此同时,城南郊外,一位黄衫少女在对着一只百灵鸟逗趣。

“小姐,我查了一下,那命案似乎是在三天前被人给抹了。”百灵鸟口吐人言。

“三天前吗?”少女抚摸百灵鸟思索起来:“时间似乎也对的上。”

“小姐,需不需要我再去打探一下?”

“不用了,我们直接离开。”女子想起刚刚所见,托起百灵鸟便准备离开此地。

“小姐,您不继续找吴师留下的那一卷人皮书了?”

少女笑了笑:“不需要了,这边的事情既然已经了结,那一卷人皮书应该也有了主人,我倒也无需操心。”

“可是——”

“不过是一卷人皮书而已,吴师传我画技,既然吴师能够炼制出来惩恶之书,我自也可以。只不过是惩恶书对我没什么大用,我不欲费那个功夫罢了。如今知道惩恶书被人收走,不会酿成大祸就是,我们主仆二人继续游历就是。”

黄烟吹过,少女的目光瞥了不远处的大路,巍峨一笑,便消散无影。

少女离开后,此地土地神忽然显出身形。

“她刚刚冲这边微笑,应该是发现老头了吧?不过看起来她似乎也是同道中人?”土地公想罢,按照姜元辰事前交代的话将女子的消息印刻在一道符箓上面。

正在赶路的姜元辰心中一动,袖中一道子母传讯符忽然多出来一道信息。

“居然是行走土行的地神?难怪感觉和我的气息有些克制。不过她口中的吴师应该就是吴子鸣前辈了?她也是为了人皮书而来?”

“不对,太虚道宗敕封的地神断然不可轻易离开本地,而且看样子她似乎和李天豪一般都是肉身封神?那么是灵州之外的地神?中州之神绝不敢这般作为,剩下并州和炎洲的神灵和她气息不对,没有冰雪之气和炎热火气。那么她该不会是神道大本营雷州那边来的神灵吧?仅仅是为了人皮书这件事而来灵州游历?”姜元辰有些不相信,但思及这位地神没什么大举动,也只好将此事暂时放下,专心自己这边的大事赶往黄林山。

一个时辰后,一位鹅黄裙女子抱着一只百灵鸟出现在千里外的楚国境地。

“将我跟吴师的关系透露一二,想必太虚道宗这群人应该也不会继续警惕于我才对。”女子自语说着。

……

黄林山,姜元辰二人匆忙赶了过来,直接进入了山神庙所在。

“此地山神何在?速速出来见我!”林子轩进入山神庙后就大喝一声,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

在林子轩喊人的时候,姜元辰打量山神庙四周的摆设。比起原先荒芜破败的神庙,如今的山神庙才总算有了几分真正的神庙模样。帷幔、香炉、礼香等等总算是准备齐全,便是上座的神像也换成了李天豪的模样。

林子轩气势汹汹闯入山神庙,自然引得李天豪以及几位鬼卒的瞩目,金光弥漫山神庙上空,四个身形显化出来。

李天豪心中很恼火,昨天不知道为何自己有一段时间的记忆居然是一片空白。就在他想要静思冥想的时候居然又有人来打扰了。

而且还是两个人,看到林、姜二人不自觉让李天豪心中勾起来了一点关于昨天的模糊影像。

李天豪和刘威等人现身后,山神庙被笼罩在了山神神域中,林子轩见状立刻将手中的宝珠拍碎,四道紫气飞到李天豪等人身上,帮他们将原本的记忆唤醒。

……

林子轩施法解开四人的记忆时,太虚道宗的魏宏瞬时有感,对一旁的掌门师兄道:“师兄,黄林山那边已经有消息了。”

羽微真人传下来的清净拂尘早已经被他祭练,这件元神真人所炼化的灵器轻轻一挥,就在纯阳宫中演出黄林山的景象。然后时光逆推,将昨日水月洞天二人到访的情况也照映出来。

张淼二人还算不笨,明白自己等人在太虚道宗腹地要小心行事。在游历完了楚国之后,张淼刻意结交一位凡人商贾,在这位商贾的邀请下不着痕迹前往陈国。

在到了黄林山五百里外一座大城镇的时候,两人借口休息的时候将幻月真人赐下的灵器祭起,用幻术幻化假身傀儡而真身则悄然遁去了黄林山。

有刘无迹这位金丹修士镇压,李天豪没过几招就被他们打昏,将李天豪的记忆从头到尾察看了一个遍。

原本的虎妖被魏宏彻底抹去,林姜二人的身形彻底不在。直接更改成了李天豪一行诸人来黄林山的时候遇到一只野猪妖,最后不得力敌逃入山神庙。因此李天豪得到了上一代山神的传承将野猪精击杀,将自己的几位兄弟敕封为巡山鬼卒。

接着,魏宏不着痕迹的在山神传承中提及了几十年前流落此地的东阳魔君。只说魔君逃离在此后,法力不济被山神君镇压在神庙之下,借助山灵之气将魔君彻底炼化。

借助这一点消息,让张淼二人自行寻找魔君坐化之地,找到羽微真人留下的“太虚幻境手札”。

最后,陈灏只需要到二人假身所在的城镇弄一点动静,自然引得二人匆忙离去,仅仅将李天豪的记忆给抹去。

太虚道宗的掌门人看起来比魏宏还要年轻些许,身材消瘦,天灵饱满。

“既然羽微真人亲手算计了幻月真人一把,我们这些晚辈且先静观其变就是。”掌门将魏宏演化的景象一变,再度显出来林子轩和姜元辰二人的影像。

“如今九代弟子真正算得上真传候补的不过八人,这个叫做姜元辰的小辈若不出意外应该就是第九人了,师弟你便亲自度他入门吧。”

魏宏颔首,又想起一事,犹豫半响,不肯走出纯阳宫。

“师弟,还有事?”

踌躇一二后,魏宏方道:“掌教师兄,前不久你用法器敕封灵州诸多神灵地神,不知所用之物为何?”

沉默一阵儿,掌门手中忽然翻出来一口黑色法印:“你自己看吧。”

魏宏看过此印之后脸色大变:“这也是山河印?”

山河印仅仅有九口,分别有道门九大仙门执掌,用来镇压神道收敛气运,同时也是他们执掌仙门正统的传承至宝。若山河印失,则难以继续册封神灵收敛香火气运,而更甚者会被打落九大派的地位。自道门和魔门争斗数千载始,道门九大仙门之间起起伏伏,如今除了天门等少数几派传承五千年外,剩下诸派都是后来凭借九仙门遗落的山河印重头开辟仙门。

“在前不久那一场魔劫中,一位魔门长老带着此物战死在了青阳湖畔,故而此物被为兄得了去,用来册封山川神灵保持吾等山门威名不堕。”掌门解释道,也正是此物在,他对山河印的丢失并不在意。

如果太虚道宗山河印丢失,那么这九仙门的地位瞬间受到质疑,下一次千年魔劫时魔门不加大精力找太虚道宗才是怪事,就是景阳道派说不得也要落井下石。

“那不知此物是哪家同道丢失之物?”魏宏以神念不断扫视此黑色大印:“到底是被魔气侵染太过,根本看不出来原先是哪家同道所有。”不过,如果是景阳道派那一块就好了。

“不过——”魏宏皱眉道:“师兄,如今吾等将山河印重新寻回,那此物可要还回去?”

“还?怎么还?”掌门苦笑道:“你觉得有哪家敢自爆自己丢失了此物?”

“吾等可先行大张旗鼓宣扬自己缴获了一口山河印。然后那仙门即便不正面过来,也会暗中和吾等交涉才对,如此一来也可保全他等颜面。”

“但万一来的人不少呢?”掌门幽幽道:“多一口山河印不外乎是多一处封镇责任,只要每千年镇压一次九州封印,便不会让那位自封印中逃离。咱们太虚道宗不指望拿着两面山河印,但你知道其他门派也如此想?或许有人就打着继续扶植一仙门,然后借此保持他们第一仙门的名头呢。”

魏宏哑然,他当然明白掌教所指为何,不就是和太虚道宗交锋无数次的景阳道派吗?两者都自诩纯阳上仙正统所出,天阳仙君的五阳正法虽然太虚道宗和赤阳魔宫仅仅得到其中一门,但两脉亦曾经执道门魔门牛尔,将景阳道派压得死死的。明明得到了三门正阳法,但在紫阳真人昔年存世的时候根本没有那三位元神真人说话的地方。

如果是暗地里给太虚道宗使绊子,景阳道派绝对干得出来!

“况且,其他门派指不定也打着多一口山河印,给自己多一分保险的可能,过来强取这一口宝印呢。”掌门将黑色山河印收起:“此物先留着,反正距离巩固那位封印的时间还有五百年,吾等先暗中打探吧。”掌门叹息道。那位与道相合,又有救世恩泽在身,即便是五千年前的时候也仅仅将他封印,神体、神魂、本源悉数分割,不敢也不能将他真正诛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