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初探黑泽山 - 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五十章初探黑泽山

姜元辰向南而走,不多时就寻了一颗数百年的古树。

可能是他出生地的土地神就是古树出身,所以他对这些木妖精灵多了一份好感。草木精灵大多秉性温和,很少有那种残害生灵之辈。

“我乃太虚道宗门下,如今山神身陨我奉命来此调查,希望阁下配合一下。”姜元辰的手贴在古树上面,对着古树高声喝道。

太虚道宗境地的妖灵,具备强大神通的可能性很小,类似当初黄林山的虎妖亦不过是得到了魔道传承。在一般情况下,山神仅仅会帮助妖灵们点灵,传播他们吐纳练气的法门,但绝对不会交给他们什么强大神通,妨碍自己对整个山脉的掌控。

草木妖灵就更是如此了,因为他们本体的缘故,即便是筑基境界甚至心动境界的木妖,只要被人毁了本体也只有死路一条。而且木系的妖灵常常有雷劫加身,稍有不慎便是魂飞魄散功行尽丧。

古树枯黄的树叶一阵晃动,一副人脸在龟裂的树干上面浮现出来。

“上仙有什么要问的。”苍老虚弱的声音传递出来。

“关于此地山神以及碧水潭中的那一条蛇妖。”

古树上面枯黄的叶子不断掉落,树妖说道:“本地山神本是一只金麝得道,于此地封神也有两百多年,对吾等妖灵一脉也颇为温和。前不久山神大人无故身陨,其到底是什么缘故,我们这些妖灵也都不知道。不过因为山神大人身陨,此地的地脉曾经发生了一次动荡,我们这些山灵精怪也都受到了重创。”

看出来了,姜元辰默默打量地下破裂的土地,古树的部分根系都已经露在了表面。

“上仙,还请您为吾等黑泽山一脉讨一个公道。”

拿出来玉瓶,姜元辰从中倾出来一滴太阴灵水,然后施法将翻出来的土地重新埋起来。

“这一滴月华灵水应该可以帮你恢复一下元气,接着说说那条蛇妖的事情。”

“那一条蛇妖并不是本地土著妖灵,而是一年之前从外界来的妖精。她的手段比起我们这些草木之灵可是高了许多,不过在山神大人的约束下也没有恶迹。可是在三个月前山神身陨之后,她趁着我们这些妖灵重伤的时候吞噬了不少妖灵。”树妖想起那一只蛇妖也是面带愤恨之色:“上仙,许就是那蛇精将山神大人给暗害了。”

“外来的妖灵吗?”姜元辰眉头紧皱,盘算古树所说的话。

“都是真的。”被姜元辰藏在袖中的人皮书传出来一道灵念。早在古树说话的时候,姜元辰就命狴犴以天赋神通来观测古树的话语。

有狴犴的判断,姜元辰心下疑惑非但未减,反而更加多了起来。

“一年之前那蛇妖来到此地,本地山神是什么态度。”

“山神将碧水潭划给她之后,也赐给了她一道山灵之气,算是让她得到了这一方地界的认可。”

就好像人类国度会对着自己国家的子民进行普查一样,妖灵界的妖灵也会根据地域的不同被山神统合记录,方便山神管理这一座山脉的妖灵。即便那蛇妖是外来妖精,但同样也要受到此地山神管辖。如果山灵地脉动荡,她应该也被重伤了才对。

忽然感觉到远处的灵气波动,姜元辰猛然抬头看向西方,一股太虚道宗独有的法力蔓延开来。

“卫宫师兄!”姜元辰面色一变,立刻招出来龙马向着那边飞过去。

当姜元辰赶到场中的时候,就看到卫宫持着一口金色小钟,背后浮现了一座神府法相,和对面的一条蛇妖对峙。

蛇妖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一条碧青色的蛇尾,蛇尾蜿蜒,口露蛇信,黄紫色的毒气从她的口中喷出。

卫宫脚下躺着一只白兔,白兔僵硬不动,明显是被蛇妖以毒气所伤。

不过当蛇妖的毒气弥漫向卫宫的时候,卫宫身后的神府法相忽然放光,有金钟石鼓之声从神府中飘出,暂时将毒气镇住。

法相神通,是太虚道宗最常施展的一门神通。跟他们的观想法门息息相关,姜元辰因为望月经的关系,他的法相是银月;林子轩因为修行白阳正解,他的法相是白阳;还有杨陵的紫莲、楚朝云的灵云等等,卫宫的观想法相是灵台神府,虽然跟姜元辰的法相一般都是虚幻之象的程度,但也具备太虚道宗法相的一些神能。

阻碍毒气之后,卫宫连忙对天大喝:“还不帮忙!”

一只白鹤从天而降,对着蛇妖啄去。

仙鹤扑蛇,看见自己的本命克星之后蛇妖有些慌张,蛇尾一摆再度喷吐毒液将白鹤的攻击闪开。

白鹤展翅高飞,只留下几片白羽飘落,而蛇妖的手臂则被抓出来三道血痕。

“好机会!”姜元辰看蛇妖漏洞百出,也将自己的银月法相显化,周围的温度顿时下降。

伸手一指,天空中冰霜凝形,在姜元辰的引导下将周边地域冻结起来。紧随其后,一道寒月法剑对着碧青蛇妖斩去。

蛇虽是阴性,但面对这种冰寒环境也颇为难熬,蛇尾在本能的驱使下僵硬不动。看到天空之中凭空有一轮明月出现对着她斩了过来。蛇妖一声尖叫,口中忽然飞出来一颗黄色珠子将剑气击散,然后一溜烟就化作妖风逃离。

“师兄?”姜元辰看蛇妖退离也不追捕,而是来到卫宫身边。

“你看看这一只白兔精还有救吗?”

姜元辰蹲下身子,摆弄了一下僵硬的白兔:“毒气侵入心脉已经没救了。不过看样子,刚刚那一条蛇妖并不算强。”

“嗯,我也感觉到了。虽然你的寒月剑气以及我的仙鹤都克制于她,但她这么好对付应该也有她正在虚弱期的缘故吧?”卫宫心下了然,虽然这些野生妖灵没有系统修行过,但一个心动期的蛇妖被算作了筑基期的任务,想来也是因为宗门明白其中的一些道道吧。

“这么说起来,她之所以要杀人是要恢复自己的修为?”姜元辰并不抵触妖灵,他从小就在一位树灵土地神的庇护下长大,加上太虚道宗一向信奉万物有灵,自然不会对妖灵有大的抵触。但是太虚道宗毕竟是人类修士的宗派,对于那些杀人修行的妖魔却从不曾手软。

“师兄这边问出来了什么?”姜元辰伸手一抹,一小包红色药粉洒在了白兔精身上,直接让它重归天地,不让它暴尸荒野被野兽吞食。

“提到了前不久的一次山脉地动,然后所有山灵精怪因此受伤,接着就没有了。”卫宫看姜元辰将白兔精存在的痕迹抹去,对着白兔精所在拜了一下,就问向姜元辰:“师弟你那边呢。”

“差不多也是这种情况,三个月前的地动应该不是山神引起的才对。”姜元辰揉揉脑门:“如果那位山神能够引动这般大的变化,其他地域的神灵怎么也不会置之不理。”

“这么论起来,应该是暗算山神的那人强行抽走了此地的山灵之气?”卫宫二人来到黑泽山之后就明显感觉到此地的山灵之气有些匮乏。

二人同时沉默,轻而易举将山神击杀,然后抽离了此地山灵之气,这位暗杀者的手段不要太强!

“先回山神庙看看吧,我试试去开启一下山神神域。”姜元辰叹了口气,当先往回走去。

……

山神庙,二人联手将神像从神坛处移开,将下面的山神祭坛启出来一看,二人的脸色同时变了。

太虚道宗炼制的山神祭坛大致相同,而这一处的祭坛和姜元辰在黄林山所见大不相同。如果不是材质以及依稀存在的三层阵基,姜元辰根本没办法将这一堆黄沙看成是祭坛。

“居然整个祭坛都被人打碎,变成了晶沙状态?”卫宫从底下的阵基上捧起来晶沙看了看。“是用莫大法力直接将黄玉给震碎了,至少也是一位金丹修士。”

把晶沙一握,卫宫愤恨说:“想必又是哪位不长眼的金丹修士潜入我们道宗地界了吧?真以为我们太虚道宗如今元气大伤就奈何他们不得不成?”

姜元辰将封神诏令随手搁置在祭坛上面,不欲接卫宫的话题:“师兄,这位金丹修士的事情自有师门长辈应对,你我二人还是去把那蛇妖杀了,然后赶紧回去吧。”如今祭坛破损也没办法继续封神,姜元辰直接用诏令将残留的山灵之气彻底回收,便提议去诛杀那一条蛇妖。

姜元辰本就不是多管闲事的性子,明白这边的事情自己插不了手,就将目标放在了蛇妖身上,想要将那一颗寒属性的妖丹拿到手再说。

“也只能如此了。”卫宫二人一合计,动身就去了碧水潭地界。

碧水潭蛇妖原本在山神的约束下也不敢过分,山中还有不少生灵存在。但是随着山神神秘身陨,蛇妖直接以毒液污染了一座水潭,将整个山头的动物驱逐灭绝,这里完全变成了一处毒域。

这也是为什么其他山灵精怪没办法应对蛇妖的缘故。且不论他们能不能齐心,就是他们的修为以及战力也没办法在毒域之中击杀一条心动期的毒蛇。再加上大多数的木灵精怪不能移动位置,只好坐看碧青毒蛇做大。

就算是卫宫二人在进入这个毒域之后也感觉到莫大的压抑,只得点燃醒神香,服用解毒丹,小心戒备前往碧水寒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