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五味食肆 - 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七十三章五味食肆

“道长反应不慢啊。”慕容婉儿目光流连姜元辰身上,看姜元辰将宝剑收起。

“彼此彼此,姑娘的反应也挺快的。”姜元辰淡淡回了一句:“有狴犴在,贫道从一开始就发觉了。而且在道宗的时候,长辈们曾经跟我们讲过这些事情。”

外出游历的时候,若有人当先呼救先不要想着救人,而且仔细看看那人到底是不是魔道中人。

魔道修士最常干的事情:第一,就是装作散修呼救,然后当你准备救他的时候他和同伙反戈一击将你暗算。

第二,装作路过高人,以指点你的名义诓骗你入局。

第三,假若发现了一株仙草法宝不要贪心,很有可能是魔修施法鼓弄异象,当你以心中贪欲上前的时候就被陷阱直接困住。

……

这些名门大派到底不似散修,对遇到魔道修士的种种情况都跟自家小辈们讲过。所以每年散修的死亡率才会远在那些名门弟子之上。

在老道士冲过来的时候,姜元辰因为初次经历还没有察觉,只不过狴犴暗中提醒姜元辰,此人身上有着诸多血煞之气,似乎杀了不少生灵具备很大孽力,所以姜元辰心中提了一个醒。

故而当老道士暗中祭起法宝的时候,姜元辰也同时动手施展若水剑意。若水剑意围而不攻,若真是道门同道事后再释放了就是。

同样,慕容婉儿也是这个打算,用山灵精魄将他暂时镇压,事后再商讨其他就是。

可事实证明,这位老道士的确和那枭鸟乃是一伙的。让自己的本命妖兽在后面追赶自己,然后自导自演一场戏,等人前来救自己的时候,自己联合双头枭将对方直接暗杀。他用这个方法不知道害死了多少路过的修士。

“你刚刚所用的剑意比起那一道寒月剑意要好多了。”慕容婉儿笑吟吟说:“依照妾身看来,你跟水神之道挺有缘法的。”

“呵呵,姑娘过誉了。”他虽然当初干过几个月的水神,但后面可都是仙道路子,怎么还会和水神一脉有缘,这是咒我跟陈灏师叔一般兵解封神吧?

“神道修行在乎顺天应道,其实和太虚道宗一脉修行并不冲突。其实妾身挺佩服那位紫阳真人的,在他的倡导下灵州才有了如今规模,单凭这份功德以及后来弟子的香火,其实他也足够封神了。”

姜元辰心中一愣,似乎扑捉到了什么,但灵光一闪而逝再也想不起来。

二人清扫了一下战场,继续向着血龙崖赶去。

“血龙崖下似乎有着一群蜈蚣精,你我二人虽然不惧,但应对起来也颇为麻烦。我二人直接用遁法潜入血龙崖,采了那灵药便离开吧。”在来到血龙崖上空后,慕容婉儿对姜元辰说道。

不过就在二人准备下去的时候,忽然看到崖山有炊烟冒起,然后一个血红色的袋子立于空中对下一罩,红光笼罩范围之内所有蜈蚣都被吸了进去。

慕容婉儿和姜元辰脸色一变,凝神戒备这一件法宝的主人。有这份修为的话,恐怕已经是金丹修士了!

慕容婉儿到底在各地游历时间颇久,看到崖山那一座青木食肆后忽然一笑:“没想到你我二人居然还有这份机缘。”说完,她当先从百灵鸟上跳了下去,而姜元辰犹豫一下也有样学样从龙马上面跳下来。

姜元辰看到青木楼阁前面的那一块牌子忽然笑了:“五味食肆?这地方我在书里面见过,那位馆主似乎是一位以厨入道的修士。”

“两位客官要进入食肆可知道规矩?”青木楼前的一朵盆栽忽然走出来一位红纱衣女子,女子容颜娇美,对二人盈盈一礼。“奴婢红芙,给两位见礼了。”

慕容婉儿法眼一开,自明白这女子乃是红芙蓉的花妖精灵:“我曾听人说起,五味食肆游走九州之地,采取天地间各种灵材制作美食,有缘之人可自带灵材请馆主烹制,不知道这个传言是真是假?”

“正是如此,我家夫人开辟此食肆只为有缘人做烹,还请两位客官出示自己带来的食物。”

慕容婉儿和姜元辰一对视,慕容婉儿将那一只双头枭鸟翻出来,而姜元辰也把前不久刚刚诛杀的银环蛇妖拿了出来。

“双头枭和银环蛇,倒也是不错的材料。红芙,还不赶紧带两位客人进来。”一个慵懒的男声响起。然后空中那一个红色袋子也把整个山头的蜈蚣统统收敛起来,飞入了食肆中。

红芙连忙将慕容婉儿和姜元辰请进食肆,二人只看到食肆左边横躺着的一个大胖子,刚刚正是此人说话请二人进来。

食肆中并没有几个人,除了这个大胖子外也就是右边的一个老道士在闭目养神。

“那老头没什么可乐的,刚刚就点了一份青菜豆腐,你们还是来陪我吃蜈蚣吧!来了南疆之地岂能不尝尝蜈蚣五味吃?”大胖子袒胸露乳,肉膘一层贴一层比孕妇的肚子还打。一面查看自己刚刚收敛的那些蜈蚣,一面拍打肚皮乐呵呵说道。

不过不管是慕容婉儿还是姜元辰都没有搭理这位修士。慕容婉儿通过天地冥冥已经感知到了这位大胖子修士的真身,而姜元辰看到大胖子修士那一双绿油油的眼睛,直接就起了转身离开的打算。

吞天魔宗!这厮居然是天地万物无物不吞的魔道中人!

这时,一阵香味忽然从食肆后面飘了过来,一位中年美妇人端着一盆青菜豆腐汤走到了右边那道长面前。

“李道长,你的醒心汤已经做好了。”

醒心汤?那不是丹道分支的一个配方吗?姜元辰暗暗回忆自己在道宗所看的那些书籍,明白烹饪一道也归入到丹道的一个分支里面。

丹道,是采天地精华炼制成丹服用,而烹饪同样是利用食材让修士食用。只不过金丹修士就可以辟谷食气,很少有人专注于吃食。但是人很少,不代表没有,有一些修士刻意没有辟谷,为的就是重新感悟人道。

而因此,丹道之中也有一些好事者专门研究了仙家的饮食。毕竟总不能让这些修士去吃凡人的东西吧?那里面的杂质太多,也没有多少灵气可言。

而用灵材烹饪食物,岂不是跟丹药一般也具备种种药性?因此也有了许多食谱,有着种种和丹药一般的功效。

像这位李道长的醒心汤,就是丹道的一种醒心丹改良而来。姜元辰定眼看着汤里面的那些材料,那所谓的青菜分明是东海青崆树的叶子,看看年份应该是今年清明前所采的刚发芽嫩叶。豆腐虽然看不出来跟脚,但想必也是用灵材的汁液制作而成。此外汤上面用作点缀的红色小果分明是五百年火候的朱果。

“这份汤应该有静心,凝气,醒神的功用,这位道长是被人伤了阴神不成?”姜元辰喃喃说了一句。

在场之中都是修为比他高的修士,自也把他的话给听的分明。

中年美妇人眼前一亮:“小道长居然是丹修?”那位李道长也睁开眼看了过来。

姜元辰知道自己失言,只好硬着脱皮说:“曾经跟一位丹道前辈学过一段时间的丹药。”

美妇人亦不多问,笑着走到左边:“闫君不知道今天寻了什么灵材让小妹烹饪。”

“这一袋子蜈蚣怎么样?”闫胖子从袋子里面捏出来一只黑黝黝的大蜈蚣,有百足,直接嚼了嚼就给咽了下去。

姜元辰嘴角一抽,不敢再往那边看去。

一位吞天魔宗的金丹修士,如果被他看出来自己的身份,那么……

“对了,这位小道士应该是太虚道宗的人吧?你一进来我就闻到你身上的那股子纯阳之气了。”闫胖子吃了一只蜈蚣后,忽然对姜元辰说道:“太虚道宗的修士,其本身就是一个宝库啊,吃起来那味道叫一个好啊——”说完,闫胖子砸吧两下嘴,贪婪盯着姜元辰看。

“这死胖子昔年有一个称号叫做饕餮魔君。”右面的那个李姓道士开口跟姜元辰解释道:“别听他瞎说,他当初被贵宗的羽微真人抓住,因此发下大誓此生都不可对太虚道宗弟子动手,如若不然天雷齑粉而死。”

饕餮魔君?这个名字倒是在宗门的时候听说过,似乎受羽微真人教化而破出魔门归入散修一流了?

“前辈是青离观的人吧?”姜元辰看到老道士在吃青菜豆腐汤的时候,一股股青木灵气慢慢涌现出来,帮助他疗伤。

“不错,我当初身受重伤被火娘子救了,这段时间就在五味食肆这边养伤。对面那死胖子因为当初偷吃了火娘子的菜,结果被扣在了食肆打杂。这五味食肆一项中立,火娘子断不会让死胖子伤了你。”

青离观和太虚道宗没什么交情,但是两派同为九仙门之一,在此相遇也是一番缘法了。

“两位客官不知道带来了什么材料?”火娘子笑着招呼二人落座。二人避开左面的闫胖子直接到了右面李道长身边,顺带将材料交给了火娘子。

“完整的银环蛇和双头枭,想必也能够做一席龙凤宴了。”火娘子盘算了一下,招呼一位山茶花妖为二人上茶,自己风风火火便去了后面忙活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