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血灵魔焰 - 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七十七章血灵魔焰

那执灯魔修到底是久经战斗,虽然一只手臂被毁,但仍然施展魔法操控姜元辰体内的血液沸腾。

想要让我血液自燃?姜元辰晒然一笑,太虚道宗和血阳魔宗那是多少年的对头了,彼此之间的那些招牌法术谁不明白?

不过是燃血咒罢了!望月真元在他体内一转,中正平和的真元将沸腾的血液抚平。

姜元辰对天一喝:“狴犴何在?”

狴犴凭空现身,额头忽然出现第三只天眼,一道金光死死定住魔修,让魔修的战力在凛然正气之下被压制几分。

魔修见势不好,手中魔灯轻轻一晃,魔焰便欲对着姜元辰喷来。

不料姜元辰的动作更快,一道清泉忽然在魔修眼前乍现,若水剑意纠缠住魔修。

然后魔修只看到一条水龙将自己困住,转眼之间便看到自己的下半截身子不断涌现鲜血。

“为什么只有下半截……”不等魔修想明白,便感觉自己的上半身倒落在地,意识彻底沉入黑暗。

而狴犴欢呼一声,直接将场上两道魔魂收入黑皮书中。这一次跟着来南疆倒是来对了,才短短几天之间就先后收了好几条魔魂。这些魔魂手中都有杀孽存在,可以让自己神职进一步壮大。

“姜道兄。”宫玉儿看着身边断成两截的魔修,再看看远处那一具被车裂的魔修,勉强保持笑容:“多谢道兄援手。”

“嗯。”姜元辰应了一声,伸手去抓那一盏魔灯。血灵魔焰,血阳魔宗的一大招牌啊。

就在姜元辰伸手抓到魔焰的时候,一股灵识从魔焰上面爆发,操控魔焰对着姜元辰的右手烧来。原本黑赤色的魔焰化作纯青色,卖相比原先要好了许多。

“原来如此,是融合了地戾之气的缘故?看起来果然不是那家伙的东西。”姜元辰手掌一翻,寒月剑意顿时成形,在寒意的刺激下水汽凝结冰雾,掌心之中隐约可见一尊太阴广寒宫影像。

“道兄小心,就是此人将林大哥击伤的!”宫玉儿感应到那一道灵识脸色恐慌,连忙说道。

广寒胜境和血灵魔焰相冲,那股灵识借助两股力量冲突的时刻直接迎击姜元辰的识海。

不过幸好姜元辰这段时间的灵识也经过藤玉入梦和阴阳道境的感悟越发纯粹,虽显稚嫩但比起这一道玉液期修士的神念也自不弱。

“你就是主事人?想必这魔灯便是你赐下的喽?”姜元辰笑面盈盈施法将魔焰锁在掌心小广寒宫中,任魔灯如何催动魔焰亦难以功成。

血灵魔焰这种东西是血阳魔宗无数年来的杀孽成就,据说最初的魔焰乃是青色,然后黑色、白色才到了如今的正红纯赤之色,据推测此魔焰应该还有第五种变化,只不过血阳魔宗总坛的魔焰也没有达到,想来那应该就是天火的范畴了。为了将总坛的魔火培养成正红色,那用来血祭的生灵就将近千万,如果再进一步提升魔焰的品质岂不是要死上亿生灵?

可是血灵魔焰到底是遭了天怒,每当一朵魔焰从总坛分离出来以后,其品质若得不到新的血气补充便会渐渐倒退。

这一盏魔灯被其师赐给断臂魔修后,曾经被他用地戾之气重新祭练一番,威力比起一番的血灵魔焰要强上一筹,外相也发生了变化。

但是其师之所以将此物赐给他,也有着有朝一日回来收割成果的念头,所以魔灯上面还有他师尊留下的一道灵识操控。

平日里,被修士用地戾之气镇压,但此刻因为姜元辰的攻击而还其本来面目。

魔灯渐渐崩碎,纯青色的火焰被姜元辰托在掌中一点点净化。

却不料刚刚被姜元辰车裂的那位魔修忽然自燃,一盏血灵魔焰灯也从他身上飞了出来冲向姜元辰。

“大红快去帮忙!”宫玉儿连忙招呼火鸟前来帮忙。

姜元辰面色不改,乾坤袋中飞出来一个玉瓶于空中倾倒。

太阴灵水如银线般倾泻而出,化作一条水龙缠住那一朵血灵魔焰,玉瓶和第二盏魔灯开始相互缠斗。

“这位道友果然黑心,这些人想必是你的徒弟吧?刻意赐下魔火让他们帮你杀人采集血气,最后自己却来收割成果,果然是魔道作风!”

“我圣宗优胜劣汰,这些弟子为师尊服务岂不是理所应当?而且正是依靠这寄托魔灯上面的神念,我才能帮着他们报仇啊!”阴狠之音从魔灯上面响起。

第二盏魔灯乃是金青色火焰,被魔修刻意熔炼了另一种火焰来脱离其师尊的掌控。

果然是魔门勾心斗角,连师徒一脉也是如此!姜元辰冷笑一声,一边镇压掌心火焰,一边对付第二盏魔灯。这两位心动期修士身上的魔焰仅仅是青**焰,姜元辰尚且还敢以肉掌相接,但若是化作黑色的时候即便是姜元辰也需要以法宝来抵挡了,所以姜元辰断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看到第二朵魔焰非但不能建功,反而被姜元辰以太阴灵水渐渐浇灭的时候,魔灯中的神念传出来一声冷哼,姜元辰掌心的那一朵魔焰忽然爆炸,一股血气投入到了魔灯中壮大第二盏魔灯的力量,原本青色磷火之中居然浮现了一缕黑色。

姜元辰暗自懊恼,虽然同样是玉液期的灵识,但是这位魔修在远程操控之下仍然可以施展这份神通跟自己对打,足以彰显他对灵识精神力的精妙操控。而自己虽然灵识壮大不逊色玉液期修士,但到底还是心动期修为,仍然要逊色半筹。

看魔焰相合,姜元辰不再留手,整个山洞忽然蔓延一股寒意,被姜元辰的法术给冻结成冰。

冰雪封天咒!和天水禳雨咒和潮汐汪升咒秉承水系三大道术之一的咒法,在姜元辰以太阴灵水催动下那一团即将晋升的火焰顿时被冰封。

魔灯炸裂,青焰自爆消散,其中最纯粹的血气被那位魔修隔空收取。青色的火焰落在冰面上,没一会儿功夫就纷纷熄灭。

“遭了,血灵之气被收取,若是融入他手中魔灯定然会让他实力大增。”姜元辰不敢久留,招呼宫玉儿带着两人直接跑路。

……

百里之外,一位大红袍的慈悲老者正在对两个散修讲解道法。面色忽闪过狰狞之色,看着自己面前两个打坐的散修,一掌将其中一人的脑袋拍碎,脑浆四溅,张口一吸,其血肉精华就归入自己身上疗养伤势。

而另一人遭逢变故正要逃离,忽然自身血液沸腾,直接化作一道血气被魔修吸走,只留下一张人皮枯骨。

可怜这俩散修到死都不明白,原本慈眉善目的老前辈为什么不再教自己修行功法而是忽然下杀手了呢。

大红袍老者手中多出来一抹血灵之气,正是利用他的两个徒弟收集而来。

“两个废物,真以为你们用灵火戾气改造血灵魔焰就能逃过为师的掌控不成?”老道士拿出来一盏黑**灯,直接让魔。灯吸收血灵之气,黑色的火焰似乎更加黝黑光亮了几分。

“罢了罢了,就用你们这几年时间培养的魔火来帮助为师一把吧,为师定然会帮你等报仇,杀了那个太虚道宗弟子。”

老道士舌头一舔嘴角,面现贪婪之色。

前两天刚刚遇到一位太虚道宗的弟子将他击伤,没想到如今居然又碰到了一位?想必后者是前者的师兄弟?加上他们俩的一身精血,想来自己黄芽结丹的把握更大了。

老道士将散修尸首收起,将大红衣道袍脱下换上一件骷髅灰袍,遁光向着姜元辰所在的山洞赶去。

穿上道袍就是散修前辈,换上魔袍就是正经的血魔道宗弟子,这才是魔道能够长久存在而不被人察觉的原因之一。

不过山洞中的几人早已逃离,灰袍老者一皱眉,掏出来一个黄青色的小飞虫感应林子轩的情况。林子轩中的蛊毒,体内一只吸血虫和老者呼应,让老者顺顺利利寻到了几人的踪迹。

“跑?往哪里跑?”黑气滚滚,老者跟着感应飞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