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师叔威武 - 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八十一章师叔威武

“许是宫玉儿等人帮自己诛杀魔修,使得自己的劫数不算全功,直到自己自伤道体的时候,正应了刀兵命数才算是圆满了?”姜元辰暗暗思索。

随着姜元辰自伤道统,灵胎慧剑上面纠缠的九道劫索,其中一道彻底断开消弭不见。

一劫灭,一劫生,姜元辰隐约看到了第二条劫索忽然紧紧纠缠在了慧剑之上,但不论姜元辰如何感应也难以得知这一道劫难的真身。

“机缘巧合罢了,这一次正好应了我自己的刀兵之难。”姜元辰关切看向林子轩:“赫家姐姐,不知道我家师兄的伤势如何?”

“你来的还算早,我如今出手倒也可一试。”火娘子余光瞥见姜元辰割下了的那块肉:“你和他乃是同门,真元气息交感相近,此物中蕴含太虚道宗特有的真元属性,我就用来做药引吧。”

姜元辰一挑眉:“感情小弟无论如何都要割了一块肉?”

有修士血肉做药引,这种法门姜元辰也听然翁讲解过,更多的是心脏、精血之类。

火娘子帮林子轩慢慢查看情况:“我可先用汤药帮他慢慢洗去五脏内的毒药,然后再行调养他的五脏六腑。不过这其中所需食材都要你们太虚道宗来出,你目前交不上来,我自会跟你们家长辈传信,让他们过来送食材。这些日子,你跟闫君一样,且在这边帮我打下手吧。”

闫君负责看门,而姜元辰这位炼丹师却可以帮助生火看炉。

三个时辰之后,火娘子从内堂端出来一碗肉糜,同带的还有一个玉盆。

“你喂他将这碗肉糜喝了,他若是吐的话,就吐到这个玉盆里面。”火娘子将肉糜交给姜元辰,然后继续进去帮林子轩烹饪解毒汤剂。

闫君嗅嗅香味:“这应该是用你的那块肉熬制的肉汤,想必是要以此为引将那些蛊毒引出来吧。”那蛊虫若活着还好办,但是死了的蛊虫想要勾出来难度增了何止一倍,即便是火娘子也需要反复帮林子轩解毒驱毒。

姜元辰一手受伤,一手端着肉汤的时候,实在不好帮助林子轩喂食,一旁山茶花妖连忙上前帮着托起林子轩的身子,让姜元辰将一勺肉汤喂了进去。

刚喂进去,林子轩猛然吐了出来,幸好姜元辰身有紫霞宝衣,那些呕吐物被紫光一挡被姜元辰施法落到了玉盆里面。

“师兄醒了?”姜元辰看这肉汤这般有效,心中大喜。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苦?”林子轩语气虚弱无力。

“苦?不会吧?”姜元辰舀了一勺自己尝了尝:“味道不错啊。赶紧喝了,这肉汤材料珍贵,可助你解毒。”说完,又是一勺直接灌了下去。

“呕——”林子轩喝了下去,立马又吐了出来,除了那一口肉汤外还有黑血秉着一点蛊虫的残渣都吐到了盆里面。

“许是这位道长因为体内蛊毒的缘故,五味不正,所以我家娘子才用肉汤来逼出来他的毒素?”山茶花妖猜测:“所以我们吃起来味道正常的食物,他才觉得不对劲?”

“那就继续喝!有效就行!”姜元辰又是一勺灌下去,直逼得林子轩就着玉盆大吐特吐。

“行了!我自己来!”林子轩打了个停止手势:“先说说目前是什么情况,既然你来了,想必那些魔修应该都死了吧?”

“嗯,那些魔修都被我杀了。然后小弟看师兄蛊毒入体,来五味食肆这边求一位前辈帮忙解毒。”姜元辰将肉汤一递,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林子轩自己明白自己的状况,像自己这种伤势想要治愈很难,如今有了希望自然不会拒绝。

喝一口,吐一口,一边姜元辰面色不好:虽然明白这是火娘子特制的药性,但是自己的肉有这么难吃吗?

暗自跟闫君和几个花妖使眼色,不准他们将自己割肉这件事乱说,然后姜元辰坐在一旁离得林子轩远远地。

“已经醒了?”火娘子又端着一盆乳白色汤过来:“吐完之后再把这份汤喝了。”

肉糜可以暴力强迫林子轩驱毒,而这盆乳白色的汤剂则是帮他将顽固残余的毒素清理,依照药膳的食疗性,林子轩至少要连喝五天才行。

“能不能现在就喝。”林子轩喝了大半碗的肉汤,吐得有些虚脱:“这肉汤太难喝了,而且我的毒已经清理了很多了。”

“这可不行,你家师弟为了你割肉熬制的肉汤,你怎么能不全喝完?”火娘子回到柜台,悠悠道。

“割肉?”林子轩下意识看了看姜元辰的左臂:“这不是跟魔修战斗留下的伤势?”

“嘿嘿!”闫君忽然笑了:“你以为你刚刚喝的是什么!”

“呕——”林子轩抱着玉盆又开始吐起来了。

“行了,这碗肉汤赶紧喝完!”姜元辰在一边皱眉:“不然对我而言太浪费了。”到了这个时候,林子轩吐出来的东西便不再是原先那么黑了,隐约可见一些红色的血迹。

“谢了。”林子轩一口将肉汤饮尽,然后又狠狠吐了一场,才对着姜元辰道谢。

“没什么,反正你记得欠我一条命就好。”

喝了难喝得要死的肉汤,再尝尝香甜可口的菜汤,林子轩没多久就把那份汤剂饮尽。

火娘子过来帮林子轩把脉:“可以了,今天一天将毒性清理了一半,剩下那些顽固性的毒素还需要几天时间,你且慢慢调养吧。”

火娘子这边是食肆饭馆,当然没有什么客房居住,没见闫君都是天天在大堂躺着?

所以姜元辰二人在此的几天时间也都是在大堂打坐,除了姜元辰会进入内堂帮忙生火做饭外,林子轩最多是帮忙迎接一下客人。

五味食肆地处时隐时现,每一天都未必能够迎来一个客人,林子轩在此的五天时间也仅仅接待了三位客人,而在第五天傍晚的时候才有了第四位客人上面。

“太虚道宗孙康求见!”

平淡的话语传进食肆,林子轩精神一震,而里面帮着煽火的姜元辰也愣了。

“去看看吧,你家师叔应该是来送食材的。”一旁切菜的火娘子低头道:“说不得,他还要帮你们俩出出气呢。”姜元辰割肉之事火娘子一并转告了太虚道宗,太虚道宗这次上门想必闫君讨不了好了。

火娘子和姜元辰外出去看,就见孙康在大堂摆下来了一地食材:“大嫂子一向安好?”

孙康和火娘子也有数面之缘,昔年火娘子问道宁掌门的时候,孙康也在旁边。而且火娘子的亡夫和孙康有旧,二人也算是有几分交情。

火娘子点头:“孙道长此来是接人的?”

“不忙。”孙康指着地下那些食材:“这些灵材是我太虚道宗送给嫂子的谢礼。嫂子以烹饪一道修行,这些食材当有帮助。”

然后孙康目光看向一旁的闫君:“听说闫道友曾经掉难过我家师侄?来来,别欺负晚辈,跟贫道过几招。想来仅仅是切磋一番,动不了你的誓言吧?”

孙康挑衅到了这般地步,闫君自然没有不应的道理,二人走出五味食肆立马就听到外面传来阵阵声响。

“怎么样,你家师叔果然来帮你出气了吧?”火娘子观望外面的两位修士斗法。

闫胖子的吞天魔功不错,加上他身上的那一袭法衣还有那一个藏风口袋,便是金丹修士稍有不慎被落入风袋中也是化作肉泥血水的下场。

藏风袋祭起,三罡灵风从其中呼啸而出。姜元辰看的直挑眉,这灵风若是他沾染了,必然是身死飞灰的下场。

青色灵风席卷而来,孙康负者而立:“来来来,我自站在此处,你且看看能不能将我收走!”任灵风呼啸亦不能掀动他的道袍。

“吞天魔宗的弟子就这点本事?”孙康手握灵剑,一道黄光而过,那藏风袋直接破了一个大口子。

孙康冷笑,忽然身形一动,一拳直接揍在了闫君面门。

“这点本事也敢欺负我家师侄?”

闫君一下子被打中面门,又惊又怒,却又被孙康一脚踹在他的肥厚肚子上。

“起来!让我瞧瞧你的魔功到了何等地步!”

闫君被这般羞辱,若还能忍下才怪!双目之中绿光闪现,吞天魔功直接运转似乎想要将孙康的法力抽离,杀人不行,抽取一点法力应该没问题吧。

大口一张,一个黑色漩涡出现,想要抽离孙康的法力和精气。

孙康一巴掌扇了过去:“你的魔功中居然多了几分正宗玄功的味道?是受了羽微真人教化,还是火嫂子的点化?”

“怎么吸不到你的精气?”闫君惊疑不定,看着孙康慢慢走过来。

废话,明摆着是过来教训你的,身上没有准备怎么可能。

孙康一只手将闫君脖子捏住,直接将他摔倒了远处。

“紫霞宝衣?你的紫霞宝衣居然有了这般成就?”闫君看到孙康身上若隐若现的紫色光芒明白过来,紫霞宝衣乃是太虚道宗最出名的神通之一,除了防御兵戈水火之外,若用宝衣神通护体,也能防护一些魔功的侵扰。

但是想要抵御吞天魔功的吞噬真元功效,必然已经将宝衣真正实体化了吧?

闫君惊疑不定看着孙康,太虚道宗若能够将宝衣实体化,其能效不逊色一些灵器了。他仅仅是金丹二重境界居然有此机缘将宝衣实体化?

接下来,姜元辰和林子轩看到了自家师叔是如何胖揍那位魔修的,甚至孙康动用了火云幡,将闫君身上的那些肥膘给熬练了出来,存了一坛子肥油送给了火娘子。

火娘子皱皱眉,让一个花妖奴仆手下:“天色已晚,道长且在此休息一晚吧,正好尝一尝我的厨艺。”

“也好。”孙康将鼻青脸肿的闫君扔到了角落,才跟着姜元辰二人说话。

“姜师侄这一次做的很不错,宁师知道后也口赞了一句。”孙康拍拍姜元辰的肩膀:“若不出意外,丹元大会之时你二人都有参加的可能。”

---------------------

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