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神道种子 - 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零四章神道种子

“尔等?”不单单是指的自己?

“不好!”姜元辰脸色一变,木青漪每天都会在月出之时上来练剑,今天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出现?

姜元辰纵身一跳,从山巅向着木青漪那边赶去,连太阴灵幡也顾不得了。

行走到了半路,就看到木青漪靠在一块冰石咬牙打坐,一股太阴神力正在慢慢改造她的身体。

“本座没有恶意,只是想着你汝等转修月神之法。有朝一日能够帮吾,帮天地重现太阴罢了。”月神的身影从空中慢慢走下,霓裳羽衣,云袖银带,就跟她的那一篇祭文所言一般。

姜元辰手持紫宸,三道月剑剑意交织在紫宸之中,隐约可见月桂虚影在紫宸中浮现。

“剑意幻灵?而且还是太阴一系?”女神全然不顾姜元辰如今渐渐冒起的杀意,反而是看着姜元辰的太阴剑道欣喜不已,如此月神一脉也不算是断了根基。

“北地有那位苏月娘娘留下的道统,你找她们就是,糟蹋我们师兄妹作甚!”

“一切都是缘法,尔等一个精通太阴剑意,一个是太阴质体,本座即便跑去寒月宫也未必碰得上这般好的资质。”

月神目光看向木青漪,一道月纹出现在她的额头,似乎太阴神力已经开始将她的根基开始转化。

姜元辰担忧看着自己这位同门,她的泥丸宫应该没有自己无何有之乡那么变态,可以将太阴神力镇压下来,恐怕转修太阴神道也是必然了。

“而且,本座仅仅借助你的这一件法器才能用尽最后力气投影,如果去寒月宫的话恐怕连半路也撑不下去吧?”

“那你就要对我们家弟子动手吗?”一道虚幻的身影忽然来到了姜元辰以及月神中间。伸手一指,将面前的这一尊月神投影集散。

“太阴碎心指?”姜元辰眼前一亮,这位一定是宗门前辈了!

月光幻灭,月神再度成形,持着姜元辰的太阴灵幡盯着来人:“身灭魂散,汝竟强行用太阴之法锁住七魄,使得自己以活死人的模样苟延?身死而归天地,此乃定数,就让本座顺应天道送汝一程吧!”

月神挥动灵幡,太阴之气冻结四方,无数冰凌对新到的女修迫去。

女修肌肤胜雪,白发黑衣,在这黑白二色间更有一种病态娇柔之感。

一面玉琴被女修拿在手中,手指在琴弦上面拨弹,玲珑之音化作阵阵音波将冰凌反击回去。然后一掌拍在冰柱上面,将里面的木青漪抱在怀中,用真元锁住她的识海,强行以真元将太阴神力镇压。

“大胆!”月神脸色惊变,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两个适合太阴之道的修士,想要将太阴神道传承下去。甚至为此自己都准备好提前十年身死的觉悟,岂能让她将自己唯一的希望毁去。

月神越发疯狂,攻击比起原先更加凌厉,周围的风雪完全围拢过来将四个人彻底裹住。

“还不快拦住她!”女修对姜元辰斥了一声,抱着木青漪在风雪中躲避月射的攻击。

姜元辰一咬牙,手中光剑化作灵鞭抽向月神,而月神手中的太阴灵幡也频频震动,想要离开她的控制。

“本座自不欲夺你法器,待吾用完之后自还给你。”月神这一尊投影通过本尊传递过来一道太阴本源封镇助灵幡,然后以灵幡防御姜元辰的攻击,一只手抓住了木青漪的手腕。

仅存的太阴神力被月神隔空传递过来,悉数打入木青漪的体内,甚至一个明月印记出现在木青漪的额头,将重塑太阴星的期望化作咒言牢牢锁在她身上。

女修脸色不好,袖中飞出来一道蝉翼金刀斩向月神,甚至一缕香火之气透过金刀蔓延向月神的本尊。

被封印在深谷中的月神忽然感觉到一股香火之力攻击过来,张口一道冰气把香火之力冻结。

“不单单用左道之法封印七魄,居然还会运用香火之道?仙君的道统传人什么时候插手神道了?”烈火更进一步烧过来,月神自身的神力再难保护自己不被火焰焚灭,索性将剩余的力量悉数传递到那一道投影,和女修对抗。

没有月神的神力守护,她脚下的银色光圈渐渐淡去,火焰从腿脚开始向上燃烧。

而她的投影得到她的所有神力灌注,一掌将女修打退,想要将木青漪接住。

而此刻,木青漪忽然睁开双目,背后宝剑狠狠斩到月神的投影上面,再度让这一尊投影散去,然后开始重新凝聚。

太阴灵幡搅动神力,一位女神再度开始凝形。忽然一道月桂树丫刷下,将灵幡的变化打断,然后河图当空一立。

“万川大阵,开!”一座大阵借助此地的冰雪之势将月神的那一团神力拖住。

“寒月、幻月、杀月,三剑合一,给我破!”三月合一的月华剑意忽然化作蛟龙扫向月神神力,月神刚刚恢复的投影淡淡化去,甚至这一道幻灵明月剑意刺向了月神的本尊。

嘴角露出满意一笑,月神看向姜元辰:“三月剑意聚合归一的路子,对吧?那么想要走月魄的路子不妨去寻找太阴碎片看观摩月道。”

姜元辰阴沉不定,看着这位从头到尾都没有对自己真正出手的月神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对了,本座在翼州那边好像还有一座拜月秘库,尔等若有机缘不妨去翼州瞧瞧。”说完,这一道投影彻底消弭。

封印之地,月神看着烈火慢慢烧到上半身,再感应着远处两道月神种子布下。

“如此,吾也安心了。”

嫣然一笑,看着那一道月华剑意隔空斩来她也不反抗,静静看着剑意落到自己身上。

寒意爆发,周围的火焰被暂时性逼退三息时间。

然后杀意跟着爆发,将月神的神体一点点化作冰晶彻底破灭。

能够死在太阴法门之下也算是不枉了,女神理了理鬓发,忽然看到眼前出现了一轮完整的月轮。正是昔年碎月之前,她生活了无数年的地方。

“幻术吗?”面带笑容,月神一脸满足,她的神魂神体都在那一道剑意下毁灭。然后火焰再度围过来,将玉盘上的那些冰晶悉数炼化干净。

天门道山门,一位老道士忽然抬眼看向自己身前的那些玉珠,其中一道玉珠已经失去光泽落到了地上。

“又有一位封印神灵身陨了?”老道士喃喃自语,推算了一下大致情况脸色不由一变,随后好似想到什么又再度恢复平静:“罢了,若真能够重塑太阴星,此举睁一眼闭一眼也无妨。而且目前的精力应该放在矩龙之地,那神道之事可以押后……”

小寒山,太阴灵幡自主飞到了姜元辰手中,不知何时在月神的祭练下已经成为了一件宝器。

然后一道白光从灵幡置入姜元辰手心,原本被姜元辰镇压下来的那一缕太阴本源也共鸣起来,在他的额头上也形成了一枚太阴印记。

不过姜元辰反应不慢,顿时施展神通将月神的力量彻底排斥在了左手上面。紫金铜炉中的先天氤氲紫气流转周身,利用先天气的力量洗涤自身不留下一点危害。

看着左手背上面的太阴印记,姜元辰暗自皱眉,划破掌心以精血为引,将这一道太阴印记打入太阴灵幡中。

虽然自己避开了那位月神的手段,但只要自己行走太阴神道,那就必然会引动这道印记的感应帮助自己修行神道。而与此同时,重塑太阴星的使命也一并强行压制下来。

虽然这是大功德,但是这件事可不好做,姜元辰也不希望自己被人强行安排了道路。

“师妹,你没事吧?”姜元辰看木青漪又要昏迷过去,连忙上前将自身的法力输送过去,帮助她镇压太阴神力。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你们都跟我来。”女修冷面喝了一句,当先带头走向自己的住所,而姜元辰扶着木青漪,掌心贴在她后背源源不绝以仙道镇压镇压神力。

她的洞穴很隐秘,要不是她带路,旁人根本找不到。

“敢问师叔可是姓张?”木青漪在姜元辰的搀扶下走到洞口,忽然问了一句。

“不错,我姓张。”女修看了木青漪一眼。

“玉瑶琴,姓张?莫非——?”姜元辰恍然,他也知道木青漪指的是谁了。

昔年八代真传弟子里面有一女子精通琴道,以琴入道而凝聚三品道丹,在九州之上也小有薄名,算起来这位的年纪资历还在荀阳之上。不过听说这位师叔不是早就身陨了吗?

在这位张师叔的吩咐下姜元辰将木青漪放在冰床,女修对姜元辰吩咐:“你去给太哲传讯,告诉他这边的情况。然后在门口守着,没我的吩咐不能进来!”

姜元辰乖乖出门传讯,女修则帮着木青漪将体内的太阴神力梳理镇压。

没多久,兰芷婆婆亲自过来查看情况,带着姜元辰直接闯入山洞。

“婆婆,张师叔说没她的吩咐不能进去。”

兰芷哪里听得姜元辰之言,在听说小寒山这边出事之后立马放下手头的事情赶了过来。

看到女修强自帮着木青漪镇压神力的时候,兰芷拿起龙头杖将女修打开,一只手按在了木青漪身上帮她治疗。

“师尊?”女修刚想要说话,就被兰芷打断:“别乱叫,我那徒儿当初早就死在魔劫了!”

姜元辰也硬着头皮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对师徒僵持的局面。

“长明,还不赶紧过来帮婆婆将你师妹扶到她的住处?”兰芷喝了一句,颇有眼力价的姜元辰赶紧上前扶着木青漪去了她的住所。

只留下那位师叔一脸苦涩站在原地:“到底仍是不能原谅吗?”

————————————————

三更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