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外出巡查 - 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一十五章外出巡查

一个月时间过去,当诸位弟子逐渐适应真传的生活后,师门就开始给每个弟子发派任务了。

林子轩带着卫宫和楚朝云以及李文去翼州继续开拓疆土,能够趁着中州大乱之时扩大灵州的地盘,当然是越多越好。甚至林子轩拿着好几道封神敕令,准备册封山水之神和灵州的灵脉连接起来,将翼州之地彻底化成灵州的疆土。

而杨陵则是带着朱淳正出使灵州十二上门,去收缴灵石供奉。至于姜元辰和木青漪则是要去灵州巡查神灵,督查一应善恶之事。

“其实,师门专门派我们俩个监察神道,也是想着要我们多多接触神道吧?”木青漪换了一身玄服神袍,在姜元辰面前转了转:“师兄觉得如何?”

监察神道,需要准备很多东西。比如赏善惩恶的金册,比如山河巡察使所用的金辇,还有两尊护法神陪伴,当然,这两位山河巡察使所穿戴的衣服也不能和内门那么随便。

所以,二人跑到千宝阁这边找那些以前制作好的神袍。

“师妹不适合穿黑,还是再换吧。”姜元辰一脸无奈,他早就挑选了自己需要的神袍,一件玄水皂服就足够了。但是木青漪从头到尾,将阁内的上百件女式神袍试了一个遍。

果然是女性啊!姜元辰揉揉太阳穴,翻着师门赐下来的山河金册,里面是灵州一应山水之神的大概情况,由他们俩巡视灵州对诸神赏善罚恶,若有失职离守的情况,可先斩后奏直接击杀剥夺神位。

不过,木青漪说的也没错,姜元辰同样想到了师门的意思。他们俩都和神道有缘,倘若日后真的入了神道,那么事先明白神道真谛,正神之道,对他们也有好处。

“不过我们的最后一站为什么是这里?我记得这座山是白鹿君在镇守吧?”姜元辰隐隐明白了什么,宗门的这一次恐怕不单单是赏善罚恶,教育门人,恐怕还有着更深一层的用意。

“师兄?这件鹅黄色的裙子如何?”

姜元辰看了木青漪穿着的黄色神袍,忽然一愣,似乎想到了自己认识的一位地神。不知道她是不是回去雷州了?依她的手段,应该已经将金丹道步入正轨了吧?

“不怎么样!”姜元辰摇摇头:“我看你还是穿白吧,要不那边的那一件冰月法袍也行。”

木青漪顺着姜元辰的手指,看着远处的那一件冰月法袍。这件法袍除了十三层衣服外,还有披肩、腰带等等衣饰。加上三块冰环玉佩,头戴的玉钗金簪,实在是太繁琐了。

“师妹走的是太阴之道,正好适合穿戴这套冰月神袍。师妹赶紧换上,我们还要去罗江拜见陈灏师叔呢!”

仙道不讲求衣着,但是神道的规矩大着呢,一切都是为了维护神灵的威严。

木青漪皱着眉,去一边的房间将那繁琐的神袍穿上,比起她昔日穿戴的公主服还要麻烦,而且还没有人服侍。

换完之后重新给姜元辰看,姜元辰抚掌赞道;“广寒月娥,冰轮天女,想来那位女神昔日也不外乎是如此模样吧?”

素衣月裳,玉冠银佩,加上木青漪额头的那一枚月神印记,硬生生将这位仙道女修衬托出来一派出尘天女的模样。

“行了,师妹既然换好了衣服,那我们就准备去拜见那个师叔吧。”

不多时,一辆蛟龙金辇从白阳山驶向罗江水宫。

姜元辰和木青漪一起坐在金辇上面,实验着这一架金辇的功用。

蛟龙,按照等级分化都是金丹或者说炼气化神这个级别的妖兽。用他们的尸骨做成辇车,驾驭之时自有一条龙灵金蛟从金辇前方伸出,托着两位弟子向目的地驶去。

此外,两个扶手下面还有暗格机关,这一件辇车本身就可以视作一件宝器了。其攻击力可以和一位金丹修士媲美。

“只可惜我二人的法力到底不多,很难完全操控这一架金辇。”木青漪也四下看了看这家龙辇,无怪乎是山河巡察使们的出门象征,除了地位的象征之外更多也是一个实力的震慑。

罗江水宫,陈灏早就命自己的心腹出来接人。

姜元辰看到这一尊金甲神人,顿时明白这位就是陈灏的护法神了。

护法神,在太虚道宗而言就是一位真传的脸面,姜元辰二人不敢不敬,从金辇下来,对这位金甲神人口称“师叔”。

“不敢,不敢!”这位金甲神人连连摆手:“两位小友乃道宗真传,对我这种护法神无需如此。”

这金甲神人名陈尧,是陈灏将自己的姓氏分享与他,足可见两人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当初要不是这位护法神替陈灏挡了一次死劫,最后陈灏也活不过魔劫。

现今,陈尧在陈灏的大力施为下重新化神复生,以罗江水神的面目陪伴陈灏身边,姜元辰二人来之前早就听人说起过,自然不会怠慢了他。不是对他的敬重,是对他身后的那位陈灏师叔。

“师叔和陈灏师叔一体同休,理应如此。”姜元辰二人强对此神拜了一下,才跟着他去拜见陈灏。

陈灏在水宫中看到了外面的情况,心下满意。前不久,朱淳正也来过这边,但是对自己的护法神明显没有这么礼遇。

区区一个玉液修士,也敢把自己的护法神视作下人奴仆?陈灏冷笑:无怪乎最后被长明师侄整了一番,那人的心性果然不好!若我在道宗,岂会让那种人位列真传?

姜元辰二人进来,陈灏面色和悦:“我是爽利性子,你二人要巡查灵州山河,我作为师叔的理应帮忙。陈尧,你将我收集的灵州诸神情况交给二人,然后从库房取两斤玉露送给他们路上饮用。”

陈灏隐隐有着灵州诸神之首的势头,他的家底也很是丰富。

姜元辰二人道谢之后,跟陈尧去取陈灏收集的灵州诸神情况,心中大致对神道的分布有了些许了解。

灵州的神灵都在太虚道宗的掌控中,但是根据掌控力度的不同也分了三个地域。

第一个,就是太虚道宗腹地万里界域,这里的神灵管制最严,福利也最高,因为这些神灵都是太虚道宗的护法大阵的一部分。

第二块地域,就是在太虚道宗腹地外以及其他宗门领地外的山水之神。

这些神灵多在穷山恶水之地,负责看护自己管辖地的生灵,可以说是姜元辰等人的重中之重,很多恶神都是从这里出来的。因为山高皇帝远,所以需要加大审查的力度。

至于最后一部分就是其他仙门领地内的山水之神。

按照太虚道宗的说法,他们是整个灵州的地主,然后山水之神是他们册封的管理者。至于其他仙门宗派,除了十二灵门可以随心掌控自己的山门,其他的宗派都仅仅是具备居住权,不能对灵山随意动土。而且需要百年一次对太虚道宗上缴供奉,甚至宗门死绝之后灵山重新被太虚道宗收走。

所以,他们的动作就很被神灵掣肘了,想要挖掘自己的山门灵脉?需要跟本地山神报备。想要引一条河流?需要过问水神的意思。想要开辟一处灵田,也要跟土地说一声。

灵州铁律之一,绝对不容许本地修仙门派随意破坏本州的灵脉。不许使用山河灵脉炼制法宝,这是太虚道宗的禁忌。到时候,你们抽取了灵脉,拍拍屁股去了其他州域,受苦的还不是灵州子民和太虚道宗?连太虚道宗自己的弟子都不能做,更别说其他人了。

“这些和仙道宗门在一起的神灵,恐怕处境不怎么好吧?”木青漪看着陈灏的手札问道。

“还行吧,主要还是仙道宗门的最高战力对比。如果一个宗派的最高战力超过周围的神灵,那么自然底气足。而如果连一个金丹修士都没有,那么怎么能够对周边的神灵们形成压制?到时候,这个不许,那个不许,那些修仙者除了在山上打坐练气,也没什么其他能做的事情了。”陈尧跟木青漪解释:“灵脉是一州重中之重,便是十二灵门这类灵州上等仙派,也不能容许他们毁坏了灵州的灵脉走势,翼州的悲剧不能在灵州重演!”

翼州很贫瘠,但是在数千年前可不是这个模样。九州界原本的九个大洲不分高下,为什么最后各个州域的情况差距这么大,不就是后辈之人自己造的孽?

当初仙神之争,虽然是神道挑起,但是仙道真要说,自己也理亏的很。尤其在神道被镇压之后,道门魔门争斗九州正统应证理念,大肆挥霍九州的资源,更是让九州进一步被破坏,以至于如今再没有一位可能成仙,甚至达到半仙渡劫的地步。

紫阳祖师,当年在灵州这边开辟太虚道宗,何尝不是一个实验仙神共存的道路。如果其他诸州都按照灵州的模式,册封山水之神梳理地气,或许五千年后能够再演昔年九州界巅峰之景。

姜元辰略略翻了翻这些门派的神灵,有一些和门派势如水火,而有一些则是和睦相处的共生关系。

仙道门派帮助本地神灵收集香火,而本地神灵帮助修仙门派梳理灵脉地气,甚至帮着教导功法,保护他们不收外人的攻击。

“这种共生关系很不错啊。”姜元辰自语了一句,被陈尧听到。

“但这种终究是少数,而且灵州的门派很少,很多宗派受不了灵州这种仙神共存的模式而去了中云二州。”陈尧撇撇嘴:“真是一点保护意识都没有。”

姜元辰哑然,可不是吗?有多少人能够看到九州界的未来局势?放眼千年,这是那些元神真人们的活计,寻常修士活过三百年就不错了。

“宗门内地的神灵有很多双眼睛看着,很少犯错,你们俩的目标还应该是那些山野之地。”陈尧对这两个主动给自己行礼的晚辈感观很好,也就刻意提点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