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墨水毒池 - 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四十一章墨水毒池

姜元辰给其他七个玉柱出了个难题,看到玉台中央悬挂的镜子,心中一动,对镜子施了一礼:“诸位前辈还请见谅,弟子没有直接毁了他们的玉柱,其实已经很良心了。”

如果你毁了他们的玉柱,正好我们就有由头找你麻烦了!几位长老暗中腹议,看姜元辰已经回去翻译篆文,一个个恨得牙痒痒。

但是姜元辰不算狠了,当赤霄剑派的赤影剑主过来后,看看玉盆中的二十一个玉块,再看看姜元辰手头的三块玉块,并没有怀疑到姜元辰身上,只是认为姜元辰事先拿了三块灵文玉块。而这位赤影剑主索性将里面的所有灵文玉块都拿走,甚至准备将玉盆都给收起来。

“郑道友,你们家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人啊!”魏宏眉毛一动,对身边赤霄剑派的长老大笑道。

赤霄剑派的长老动动长寿眉,哼哼说:“怎么也比不上你家的那小子。”

这时候,姜元辰在玉柱另一面准备的译文也已经写好。上空的镜子一闪光,一枚红色丹丸以及一件宝器落在他手中。

姜元辰收起丹药和宝器,对后面的赤影剑主忽然提及一句:“如果什么都没有了,或许反而让人容易破解,假如有人用虚假的障眼法遮掩一下就好了。”

赤影剑主忽然一愣:“也对,多谢道友了。”随后他拿出来一块玉料催动剑气一阵勾画,十八个仿造的灵文玉块落入玉盆中。

主看台,几位长老们彻底无语了,静看这两个小子的举动。

姜元辰对赤影剑主施了一礼:“道兄,小弟先行一步,一会儿在前面等你!”说完,他跨上龙马就跑向金索通道。

不管外面如何风雨交加,只要在金索周围飞行就受到了灵力的保护。姜元辰在向第三座玉台赶路的时候,第一段的那些人却打起来了。仅仅一条金索,就是四面都有人飞行也很难让二十几个人一起飞吧?

冯良让两位师弟拖住后面人,自己一个当先追赶,而两位赤霄剑派的弟子也不甘心被阻拦,连同宫玉儿等人一起对抗。

宫玉儿出手了,寒月宫的三位女修立马找上来帮助自己的景阳道派师兄,然后弈王殿的两人,青离观的三人……

所有人在第一段路乱斗,林子轩看自己也不好过去,索性依着姜元辰的话将金索引爆,所有人再度陷入风雨之中,只能凭借自己的神通前行。

这时候,就要考验大家自己的水平了。

宫玉儿一咬牙:“大红!”火鸟喷涌灵火直接烧向寒月宫的三位女修。同时,宫玉儿没了立足之地直接掉落下去,而三位女修因为要防备风雨和火鸟,也被弈王殿的两位修士打下去。

看台上面,寒月宫的女长老将三位门人救下,恶狠狠看着弈王殿的吕护法。

吕护法打了个哈欠:“某些人就应该有些自知之明。”

“你说什么!”

“咳咳!”龙门道人咳嗽一声:“两位注意场合。”

实在是无奈,九大宗门中就有两对世仇门派,加上因为利益牵扯,虽然说是九仙门同心,但看看浩明派当初几乎灭门就知道了。

“弈王殿出局一人,寒月宫出局三人!”一个毫无感情的声音从七个玉台同时响起。

寒月宫果然又跟弈王殿掐起来了,冯良这时候到了第二个玉台。他喘着大气,只看到赤影剑主已经答完题目,从宝镜中取了一枚丹药离开。

接下来,在赤影剑主的预计中应该是冯良拿着那些玉牌慢慢头疼,却不料这位三阳旗主也不傻,自己取了好几块玉块不说,还把剩下的玉块统统捏碎只留下三块。

这是**裸要引起来后面人的争斗啊!

这时候姜元辰的做法可就无比顺眼了,好歹人家仅仅是添加难度,比起冯良这种好太多了。

九仙门的第一门功课一定是学习玉恒灵篆,但是因为大家的修行方向不同,个人的灵文造诣也不一样。姜元辰抠下来几个灵文就很难了,后面一个重新伪造灵文,一个故意挑起接下来几人的争斗,简直是一个比一个心黑。

“太虚、赤霄、景阳这可都是道门的三大领头人物啊!”龙门道人摇摇头。

三派长老不约而同闭目养神,似乎不知道自家弟子们的做法一般。

不过然翁看其他几个仙门的人一脸不渝连忙补救:“剩下四关断不会给他们这种改变题目的机会。”

第三个玉台,当姜元辰赶到之时楚朝云已经开始破解这一关了。

这一关是一条普普通通的石子小路。但是楚朝云在这一条小路上艰难行走,每走一步便有一道金光落到身上,加大了自己的重力。

姜元辰看看起点的七套盔甲,再看看楚朝云身上的那一套铠甲,明白过来了。

这一套盔甲应该是附着了加持重量的金刚咒法,每走一步便多一道金光,也会多一分重量。毕竟他们目前尚未结丹,都还是凡胎之体,可不见得能够承受百倍的重量。

“师兄先过去吧,这一关我还受得住!”楚朝云走了三分之一,浑身冒汗,勉强督促姜元辰继续前行。

姜元辰思量一下:“这一关的确没多少可以动手脚的地方啊。算了,自己领先一步再说。”本来准备放弃这一场的,谁想到目前居然是自己一方占据了绝对优势?

姜元辰从旁边走过小路,看到终点摆放的八颗丹药以及一件宝器后若有所思,果然是每一关的奖励品?

“开!”紫宸化鞭对玉台轻轻一甩,走上了第三个玉台和第四个玉台的甬道。

他不像楚朝云那样可以借助自己的如意灵云炼化甬道,姜元辰选取的办法是冻结。用自己的太阴真水将整条甬道冻住,时不时看看外面的风雨情况。

“提前引动风雨并且加大其威能,果然不能够持久。看起来最多还有三炷香的时间就要雨停了。”姜元辰抱着龙马,盘算道。

第四个玉台上空乌云密布,下方乃是一个巨大的水池,池中墨色的池水不断沸腾。

“原来如此,这一关应了‘水’字吗?”姜元辰赶到玉台,收起龙马,伸脚迈出了第一步,脚下一朵冰莲盛开将周围的水面冻结。

然后又是一脚踏出,新的冰莲出现将姜元辰托起,而走了两三步后原本第一朵冰莲彻底融化,甚至一缕黑烟冒了出来。

“居然还有毒?”姜元辰愣了愣,此刻玉台上空的乌云也淅淅沥沥下起了青色的怪雨。

此乌云非是姜元辰操控的天雨乌云,而是玉台考验的一部分。姜元辰看天空中青雨落下,对天一指:“此等水道小术,岂能伤我?”

紫霞宝衣在他身上浮现,宝衣生光,光中一面华盖金伞出现在姜元辰头顶将青雨挡住。

姜元辰犹不放心,又拿出来自己的护身法宝紫宸,将紫宸化作莲灯模样用紫色玄光镇压池水中的毒气,慢慢从墨水毒池上空走过。

姜元辰跑得很快,当他破解第四个玉台的时候,后面的大部队也都到了第二座玉台。

赤影剑主的速度很快,后面冯良虽然耽搁了许久,但终于也解出来了自己的玉柱,同时也明白自家绝对被前面两人给算计了。至于林子轩等人因为同门解决之后,直接前行即可,根本不在第二个玉台停留。在后面撵上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向着第三个玉台进发了。

至于第二个玉台,被姜元辰三人整了一顿后,这个玉台上面可就不那么容易过了。弈王殿和浩明派的弟子在争夺仅剩的三枚玉块,而天工府的人则自己开始破解。

天工府最擅长的就是研究,就算不去抢夺那些玉块也很快就破译了这一篇篆文。青离观的人则是用了占卜之术,算出来那三块篆文玉块可有可无,索性撇开前面三人的恶意反而答得很快。

最坑的人是弈王殿,抢到了玉块,利用完全不对的玉块篆文翻译,最后看着其他人一批一批离开,索性也扔了三块玉块自己破译了那篇篆文。

一人留在第二个玉台,剩下的同门可以继续赶路。不过有林子轩以及景阳道派的人在半路截胡,也没有几人到了第三个玉台。

然后姜元辰走出水池的时候,第三个玉台上面真正爆发了战斗,几个门派互相争斗,不断有声音从上空传来。

“青离观弟子出局一人!”

“浩明派弟子出局一人!”

“景阳道派弟子出局一人!”

“青离观弟子出局一人!”

……

到了最后,连楚朝云都被出局,只有林子轩见势不好,直接摆脱战斗继续赶路。只要他和姜元辰二人联手占据前位,也不担心后面这些人。

此刻,太虚道宗两人,姜元辰一人在前往第五个玉台的路上,林子轩在赶往第四个玉台。

赤霄剑派两人,赤影剑主破了第三个玉台,两个弟子一起前往第四玉台。

景阳道派两人,冯良自己朝第四玉台进发,留下同门度过第三玉台的重力小路。

天工府剩下两人,一人正在破第三个玉台,而一个正在前往第三玉台的路上。

浩明派两人,一个在第二玉台破解译文,一个在第三玉台度重力小路。

青离观一人,在前往第三玉台的路上。

弈王殿一人,正在第二玉台破解译文。

“大局已定,看来青离观和弈王殿也要出局了。”看台上面,一位长老说道。

弈王殿和青离观的主事脸色不好,只能安慰自己从后面的擂台赛追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