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好人长明 - 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五十一章 好人长明

“欧阳宇,你阴我!”

欧阳宇本来正跟藏渊到了关键时刻,只差一招就将藏渊击败,而此刻被单照一声大吼,心神分离之下反而让藏渊得到一线生机,一剑戳向他的胸口。

“滚!”欧阳宇反手一掌,击中藏渊心口将藏渊打落擂台,而他胸口也被藏渊一剑穿过,剑意透体流窜四肢百骸。

欧阳宇连忙用四景玄气镇压剑意,但是这一道剑意是藏渊毕生所学而来的无上剑意,乃是从赤影剑上面参悟出来的赤霄凌云剑意,岂是那么容易逼出来的,只能暂时打坐慢慢调息。

“所以这才是长明让我提议后面几场同时比斗的原因?他这是想从旁干涉其他斗法?”魏宏看到这般结果心下一愣,对姜元辰的心机多了几分了解。

目光看向姜元辰那边,姜元辰一脸平静完全不把自己面前的单照放在眼中。

魏宏看到姜元辰那面无表情的模样忽然想到宁掌门告诫过自己的事情:“你这一路务必看好长明,切不可让他走入歧途。视万物如棋子蝼蚁,这份心态绝对要不得。”

心幻之法,操控他人心神,这种掌控欲比起凡人帝王那种一言定生死更多了几分快意。

不单单是用权势压人,那鼓弄人心,操控灵智的术法,所带来的快感岂是一般帝王权势可比?但是魔惑众生,这种心幻傀儡之法稍有不慎就是入魔之路。

单照一开始所看到的紫霞洞天等都是幻象,是姜元辰开放自身心界之后出现的幻境。后面所谓单照破了幻境击杀姜元辰等场面,也仅仅是他直面了姜元辰的心界,再度被姜元辰拉入另一个幻境中。按照姜元辰的说法,此地被他称之为“梦蝶幻界”,是他幻蝶入梦的一个手段。

完全是由着单照自身的心相衍生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心想事成,所以单照才会有什么拳打欧阳宇,脚踢林子轩,一掌拍死姜元辰的幻想。

而在外人眼中,不过是单照脱离了姜元辰的幻术顺带借助黄芽凝丹的气势一掌拍向姜元辰,而在此刻一根暗红色的血影针从姜元辰袖中直接飞出,嗖的一声击中了单照丹田。然后单照怒吼一声骂了一句欧阳宇。

为什么是骂欧阳宇?因为姜元辰看到了欧阳宇和藏渊的战斗,专门借此来分了欧阳宇的心神,拨弄了一下单照的心中幻境。

但是在外人眼中,联想景阳道派中的三阳之争,分明就是欧阳宇提前留下暗手算计了单照。

幻术,最重要的就是真真假假,让人看不清门道,尤其这种借助心相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施展的“心幻”之术,最难被外人察觉其中究竟。除了两个当事人,他们根本不知道单照在梦中体验了一回胜利者的滋味,然后在“欧阳宇”的暗算下功败垂成。

在外人眼中,仅仅是姜元辰不敌这位刚刚突破的结丹期修士,被迫用了一根血影针暗算单照。

不用问,这根血影针就是单照对付木青漪和姜元辰用的那根了,如今被姜元辰同样施法还了回去。

其中的青阳灵火瞬间爆发,帮助单照将自身的虚丹凝结功成。

本来单照就有了黄芽凝丹的势头,如今在姜元辰的帮助下虚丹直接炼成,青色的大丹出现在气海丹田中。

黄芽凝丹,黄芽是什么?在真性派眼中指的是本我执念,以自身最纯粹的念头凝结金丹。在清净道中指的是先天灵光,以自身生而带来的先天灵光凝聚金丹。在纯阳一脉中,此便是指的先天元阳,生命之根本。

总之,黄芽萌发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稍有不慎就容易出了问题,耽搁日后的修行。所以黄芽这一点不朽金性是绝对不能够被污染的。

而姜元辰的做法就是为了帮助单照催生黄芽,,用自己的法力辅佐他顺利凝丹。别以为姜元辰此举是好意,被拔苗助长出来的虚丹,里面潜藏着姜元辰的异种法力,没有三十年功夫别指望根除。换句话说,姜元辰阻了单照三十年,让他在三十年之内不能渡劫踏足炼气化神境界了。

“不好!”这时候单照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梦中幻想,赶紧阻止体内的暴动,想要排斥姜元辰的法力以及驱散那一根血影针。

血影针是单照从一位血阳魔宗修士手中得到的法器,最是阴损不过。随着青火在单照体内和本命真火相互融合,那根血影针随之融化只留下一丝猩红色的血线融入他的那一道不朽金性彻底融入他的虚丹。

不单单要化去三十年时间排除异种真元,连自己虚丹中最重要的黄芽金性也被污染,可以说日后凝结上品道丹的希望极为渺茫,他的道途彻底被姜元辰断了。

“浑帐!”任天行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请,但到底看出来一点不对劲,直接想要出手救人!

魏宏身形一闪,祭起一根玉尺打向他后背:“道友想要对我家后辈做什么!”

姜元辰都把单照给废了,你还问我做什么?任天行手一划虚,一条黄龙飞向魏宏,而此刻又有一道剑光挥出拦下那一条黄龙,却是赤霄剑派的人出手了。

痛打落水狗,弈王殿的那位吕蒙护法想到姜元辰和他们弈王殿有旧,一把金弓也已经被他拿在手中瞄准任天行。

然翁这时候将单照送下擂台,帮他将体内的元气抚平检查了一下他的状况。

结丹了?放在平日的确是可喜可贺,但是被姜元辰一下子废了他的道途,说不定一辈子就是结丹境界而不能真正渡劫了。

龙门道人这时候出手将几位长老拦下:“你等也是一派之长,在诸多弟子面前作此儿女之态,可有一点风度?”

龙门道人乃是元神真人,一派掌教,他的话几位长老不敢不听。任天行强压下怒气,对他拱手:“天门道一向持公,还请道长还我等一个公道!”

“公道?什么公道?”魏宏明知故问,说:“你家弟子临战突破,长明唯恐他害了自家性命,下了狠手赖得何人?木丫头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莫非你们还想长明坐以待毙?”

“贫道把他找上来,你们自己问吧!”龙门道人一挥衣袖,留在擂台上面的姜元辰不自觉被一股强大力道送去了主看台。

果然来了吗?姜元辰理理衣袖,对诸人谦恭有礼:“弟子玄皓拜见诸位前辈。”

诸人点头,且看姜元辰这般谦谦有礼的姿态,便让人心生好感。

“哼!”任天行眼不见为净,自不去看他这般做作姿态。

魏宏抚须笑道:“我等将你招过来,主要是询问一下你刚刚的做法。任道友说你欲害他门下弟子单照性命,你可认罪?”

“弟子惶恐!”姜元辰哪里不知道魏宏的意思,连忙叫屈:“弟子的修为如何及得上那位道兄,那位道兄不来害了弟子性命,弟子就谢天谢地了,怎么会动了杀心?”这话说的就很有水平了,没动杀心,没错,姜元辰仅仅是害人,而不是杀人!

“况且,刀剑无眼,比斗无情,适才乃是单照道兄占据上风,弟子唯恐他祸害了自家性命,落得小师妹那般下场,才随手拿出来一枚暗器打中了他。谁知道兄居然不闪不躲?许是因为此物本是他的东西,他自有控制之法?”

“刀剑无眼,比斗无情,到时候你尽管卖他一个乖,让他占据上风些许,然后以被动出手为由断了他的心脉即可!”任天行想起来自己事前和单照的说话,哪里不知道如今被人原原本本送还了回来?

“哎,你这小子到底不经战斗,遇到这种情况也太慌了!今日仅仅是九仙门比斗也就罢了,日后碰到魔修岂有你慌乱的时候?”魏宏训斥说:“那血影针是何物,你可知道你那无心之举差点害了他的性命!”

龙门道人一挑眉,自然听出来魏宏话里面的维护之意。无心之举,不知道血影针是何物,把姜元辰跟这件事彻底撇清干系。

他们这些金丹修士元神真人当然明白姜元辰那一手直接损了单照的黄芽丹性。但是血影针毕竟是单照的东西,要算起来源头也算不到姜元辰身上不是?

加上任天行这时候也有些心虚,明白自家当初谋划的事情彻底暴露,在不知道具体情况的时候也不敢和太虚道宗撕破脸,只好忍了下来。

再说了,单照被祸害之前可是喊出来了欧阳宇的名字,再怎么说欧阳宇的嫌疑最大,任天行也没有立场归罪姜元辰身上。

想想看,自家的血影针为什么不能控制。联想那一吼,其他门派的长老可是直接联想到景阳道派的阴暗内斗上面去了。

“行了,你回去准备最后一场吧!”龙门道人将姜元辰重新送下去。姜元辰舒了口气,自己准备那么多,大费周章让单照喊出来那一声,一面影响了那边的决斗,一面也为自己找了一个替罪羔羊,可谓一举数得!

姜元辰安心之后看向其他几处擂台,第十名的决斗已经定下,段景毕竟保留大半法力胜了霍胜德。

第九位钱峥峪,第八位单照,不出意外也应该定下来了,毕竟钱峥峪还在昏迷中。只要杨陵和姜元辰做过一场就可以定下来第六第七的排位。

然后第四位和第五位,彭双玲自动弃权占据第五位,将第四位让给了藏渊。

剩下来第一到第三位的争夺才是最关键的,因为这三个位置所得到的转轮丹最多!

“杨师兄!你我二人都是同门,方才我和段景道友以剑法文斗,你我二人就用一招定胜负吧!”

第六和第七仅仅是名字上好听,所得到的转轮丹同样多,加上二人是同门,完全不需要拼得你死我活。而且段景都跟姜元辰文斗了,杨陵好意思跟姜元辰斤斤计较吗?别忘了,当初姜元辰已经让了你一局了。

杨陵自然听出来姜元辰话中含义,点头:“也好,一掌定胜负吧!”说完,身边八朵莲花悉数落入右掌,整个右掌映出紫色不断蓄力。

而姜元辰右手同样也将法力催发至极致,湛蓝光辉不断凝聚。最后二人同时跃起对了一掌。

“嘣——!”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两人所在的擂台彻底被两股同源的法力余波崩毁,天空中出现两轮大日。

一方是紫色气云,气云之中凝结一朵宝华莲花,莲花盛开,白阳从中腾空。

另一方是冥渊深海,幽水不断翻滚,一轮紫色大日从海平面升起。

两人的法力不断涌动,白阳灭,云气散;紫阳破,冥海枯。最后场上只剩下两位修士站在一个深坑中。

“我认输!”杨陵对然翁喊了一声,转身就走向太虚道宗的驻地。

姜元辰伸手放在眼前,一滴滴鲜红的血液从中指落下,刚刚那对掌所引发的劲气直接将他手指划破。

“不过,杨师兄也不好受,毕竟我的劲气入了他的右臂,现在他的右臂都被冰冻了吧!”

第四赤霄剑派藏渊、第五青离观彭双玲、第六太虚道宗姜元辰、第七太虚道宗杨陵、第八景阳道派单照、第九天工府钱峥峪、第十赤霄剑派段景。如今申时五刻,总算是终于出来了后七位的排名。

————————————————————————

好人都是一脉相传的,长明不愧是阿罗的弟子啊。

另外,更新时间是下午一点半和晚上九点。因为这段时间不能够定时,所以有时候会早一些。但这不意味更新改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