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以身做饵 - 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五十五章以身做饵

“太虚道宗出局一人!”

“景阳道派出局两人!”

“弈王殿出局三人!”

“天工府出局一人!”

“青离观出局两人!”

“浩明派出局两人!”

“赤霄剑派出局一人!”

“寒月宫出局一人!”

“天工府出局七人!”

“青离观出局一人!”

木青漪看到天空中那一团汇聚的乌云开始渐渐崩溃,心中一冷。这时候如果还不知道姜元辰所言的胜利基石是什么,那么这位公主也就白长这么大了。

“以身做饵吗?”木青漪马上联系姜元辰,结果果然得不到姜元辰那边的回应。然后其他几个同门也相互沟通,除了姜元辰之外的人都回应了,足以说明太虚道宗出局的那人到底是谁了。

真传弟子的玉牌相互间可以千里传讯,只要不超过五千里或者有空间屏蔽,都可以相互传音。如今不能够得到姜元辰的回应,也只能够说明姜元辰不在秘境中了。

刚刚天空中不断汇聚水汽吸引其他人过去,然后当诸多修士赶到的时候,地下毒泽喷涌水柱,天空中的繁雨化作银网,一只只墨蓝色的水燕化形将所有靠近姜元辰周围的人全部赶出局。

操控风云气象的大规模道术,“繁雨”化银网;“涌泉”喷水柱;“若水”控水燕,一口气用了三道剑意辅助行云布雨之术,即便是姜元辰的法力也极度被消耗,在送周围那些人退场的时候自己也无妨逃离,被一道剑光击中跟着化作灵光出局。

“也是!这种强大的道术居然影响了整个秘境的水汽运转,即便到了现在都不消除,他不出局就实在逆天了!”丁凯带着三位同门站在远处看到姜元辰离开后松了口气。

在姜元辰施法的地方,一个巨大的深水坑取代了原本的密林,原来的那些树木早已经被这些毒水腐蚀殆尽化入水泽中了。

姜元辰是很多门派的第一目标,为的就是打断太虚道宗的三连冠,不让姜元辰从容布局将所有人坑死。

“不对啊!到了最后也没有动用最强剑意!”藏渊端坐一根树枝上静静感应那边慢慢消失的剑意。

“幻灵境界的剑意都能够驾驭,这三道剑意联合也不过是和幻灵剑意一般,就算是行云布雨之术再耗费法力也不会轻易被打出局,尤其是被我们门派的师弟?单单剑意压制也能够搏出来一条生路啊,但是这厮明明确确被宣言出局了,莫非是太虚道宗在别的地方有人自主出局,造成了一个假象?”藏渊不敢怠慢,小心潜伏起来准备暗算其他门派的修士。

“我和李文暗算牵绊其他门派的修士。其他除了小师妹在中央地带躲起来,卫宫师弟在火海那边打转,其他人都去中央地带帮忙玄玥师妹。”林子轩看姜元辰离场,沉默一下才对所有同门传递命令,脚下一片狼藉,还有机关人的碎片散落,似乎刚刚经过了一场激斗。

三天时间才刚刚开始啊,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去中央地带,毕竟四方还有着转轮丹封存。所以寒月宫等明知道自己不能夺冠的人,都将目光放在了这边,分担了中央木青漪等人的压力,让木青漪等人可以顺利汇合。

外界,那些弟子被出局之后几位长老面色难看,不过他们不能够插手其中也只能够寄希望于其他人,希望他们能够察觉秘境中的变化……

秘境,一个景阳道派弟子打扮的修士拿着一个罗盘慢慢行走。罗盘上面是秘境的影像图,甚至一个个光点也都将各个门派的修士显露出来。

“天工府不愧是最精通炼器的门派,居然能够炼制出来这种东西!”这个容貌普通的黄面男子不觉笑了。

天工府的这个法器的确不错,能够搜罗周围的灵气变化将一里范围内的景象还原,将生命痕迹标记出来。

生命光点分为两种,一种是毒虫蛇蝎,由绿色光点表示,而另一种红色光点便是指的修士。

看着上面的五个红色光点,男子想了想,慢慢推演感觉三方的元气流动,最后向着左面走去。

不管如何,只要他们动用自己的法力,那么根据法力的属性自然能够猜出来是哪一个门派的修士。

木灵之气啊!除了青离观外也没有别人了吧?

彭双玲挥动手中芭蕉扇,阴阳罡风直接开出来一条平路让她走过。

看看四周,没察觉有什么毒虫蛇蝎,彭双玲才小心翼翼走上去。不多时,前方忽然飞过来一个火球,一位黄面男子催动景阳道派的法力对她打来。

飞身速退,两个小铃铛出现在她手中,在身边旋转的同时将火焰破灭。然后娇喝一声,芭蕉扇再度扇动,黑白二色的罡风对男子刮过去。

男子微微一笑,立在原地不动,念诵避风咒,背后浮现青色纯阳法相,手中画出来一面符箓对她照去。

“不对!这是太虚道宗的专属符箓,紫光摄神!”彭双玲这时候惊叫一声,连忙避开这一道符箓的镇压。不过一道剑意从背后凭空出现将她击伤,男子一弹指就把她胸口的玉牌击碎,将她送出局。

“青离观,出局一人!”

这阴阳罡风不简单啊,连自己都需要暗中动用本命法宝才镇压了这一道罡风,男子咋舌,将场地收拾一下继续赶路。

“可惜了,青离观的主力都在东边,你被同门推出来吸引别人主意,早早就决定了你的道路。”

彭双玲压了青离观的大师兄一头,如果那位心中没有一点异样心思,任谁也不信。这一次让彭双玲出来牵扯其他门派的人,给他们留下时间寻得东方的转轮丹,虽然有些对不起彭双玲,但仍然可以说一句大局为重。

“青离观在东方,寒月宫在北方,弈王殿和景阳道派在南方,而赤霄剑派于西方汇合。”黄面男子自言自语说了一些信息,然后飞身离开。

他离开之后,另一位玄服道人出现在他身后,一脸苍白的道人观望了一下才消失不见。

另一处密林,李文和宫玉儿一追一逃。

宫玉儿拿着皮鞭抽打靠近的蛇虫,对火鸟说:“快追,别让他跑了!”

李文一脸郁闷,明明自己和大师兄一起牵制其他门派的人,为什么自己就被这丑女瞄上了?

宫玉儿在南疆长大,南疆那边对密林生存自有一套法门。比起李文常年养尊处优在宗门待着,宫玉儿当然更适合这边的环境。

一开始,李文想要射箭暗算宫玉儿,但是宫玉儿的弈王殿才是箭术大家,轻而易举看破他的身藏不说,反而追踪李文想要将他逼出局。

“将他引到我这边!”林子轩用玉牌对李文传言,然后开始对着这边赶路。

“你早早认输,还能够保持几分体面。如果被我抓到了,我把你扔到虫巢里面可就不是那种好过的了!”宫玉儿的笑声从后面传来,时不时一道火焰喷过来,还有各种虫蛇的阻碍,让李文恨得牙痒痒。

弯弓射箭,一道木灵符箭落在宫玉儿前方,一颗大树瞬间生长出来阻隔宫玉儿。

“破!”鞭子一甩,那株大树被宫玉儿连根拔起,这一股气力也不逊色那种体修之流了。

逃了一阵子,前方忽然出来一位黄面男子,看他身上景阳道派的服饰李文顿时感觉不好,连忙停下身子:“丑女,快来联手!”

宫玉儿本来在享受追逐李文的乐趣,谁让这厮这么嘴贱,天天把丑女挂在嘴边?

但是这时候听李文要求联手,宫玉儿也愣了一下,嘴角浮现一丝微笑:“怎么?碰到强敌了?”

宫玉儿赶过来,看到这个黄面男子后也是脸色一变:“景阳道派?”二话不说,立刻从火鸟跳下来对男子攻击。

男子脚下忽然出现一个三尺火圈,然后五条火龙张牙舞爪的飞出来对着火鸟、宫玉儿以及李文扑过去。当然,除了李文碰到了一条外,其他四条都在针对宫玉儿和火鸟。

“你到远处准备射箭,我来近战!”宫玉儿对李文吩咐一声,让他赶紧逃离。

凉风刮过,不远处的一处毒泽忽然传过来腥臭之气。三人早有准备用丹药防身,但是宫玉儿仍然分心看了看李文:“小心,这毒气是——”

没等她说完,就看到李文一脸怪异拿着弓箭瞄准自己。嗖的一箭,玉牌破碎,一股不容反抗的力量拉扯宫玉儿离开了秘境。

“你——!”宫玉儿一脸不敢相信,然后就不见了踪影。

李文小心翼翼打量左右,这时候对面那个黄面男子也消失不见,李文站立一阵便前往了另一个方向。

“好一个太虚道宗!”宫玉儿从秘境出来,站立在擂台上面,口中愤恨骂了一句。这时候,依照她的聪慧自然猜出来那个景阳道派的弟子是有人假扮了。

宫玉儿抬头看看四周,擂台上面所有出局的人都在,但是——

但是,为什么没有太虚道宗的人!刚刚明明听到有人出局了!宫玉儿心中一愣,似乎明白一张大网早已经被人编织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