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最后一步 - 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姜元辰二人推演梦界演化之道,无名找上了木青漪,二人商议之后便定下计划。无名暗中行动,而木青漪如同昔年那位天女师叔一般,直接凌空入皇宫,跟庸东王商议结盟之事。

那位姬凌波师叔,她在天门界就如同神话中的人物一般。木青漪仅仅是模仿那位的举动,就引得大陈一阵慌乱。

如今大陈虽然开始重新培养修士,但是没有前人的指导没有道司那些典籍,完全是重头再来,十年之后最高的修为者仅仅是一位结丹宗师。当然,这是当初庸东王座下的客卿。由这个客卿重开道司,教授了一些筑基期的小修士。

完全不成战力,在木青漪拿着秘宝避开龙气镇压后,施施然来到朝会大殿,求取大陈国主手中那一册天书。

庸东王也是堪比结丹修为的武道宗师,木青漪本想如同昔日师叔一般跟他定下赌约。

这时候,无名道人出现了,他以手持一卷天书为名,也要插一手。

最后三方争执不休,只好定下盟约联手探寻黄石故地。

木青漪假借逍遥派之名要救世,无名道人以突破境界作为借口,而大陈则为了得到其中的神物,来获取天地大运加持。

三方,加上木青漪手中的那两卷天书,仍然有一卷流落在外。这时候无名道人出言,说是见到那一卷天书在北陈出现,被如今的北王陈慕取走。

于是,又加一方,四方人汇聚地图之后联手探寻秘地。

但是不要忘了,当初平西王被姜元辰和慕容婉儿阴了一把,他同样知道黄石故地的大致所在,早十年布置之后那个郡正好就在他的掌控范围内。当木青漪等人寻找秘境的时候,他以地主的名义也分了一杯羹。

如此,正如姜元辰谋划一般。将整个三陈一网打尽。

不提三陈之中派遣精英分子去陷阱故地探险,那边有天工府钱峥峪负责,进去的人鲜少可以存活。姜元辰自然不会对那边过多在意,只需要自己最后登场引导一下就是了。

姜元辰的注意力还是在自己的梦界。想要将梦界演化洞天福地,在跟慕容婉儿讨论数日之后二人终于想到一个办法。

和地神一系的福地是实体化不同,梦界本来就是精神之所,虚无缥缈。所以这种进化应该契合神道的三大境界游神、阴神以及阳神。

如今梦界虚幻不定,正是游离大千之外,虚幻生灭无形之景。想要将它演化福地,只需要跟神道修士一般,将它进一步阴神化就好了。慕容婉儿跟他商议之后便离开梦界,只留下姜元辰慢慢改造梦界。

如今的梦界中央。一座山柱镇压梦界核心,下方一片海洋,上空一轮太阴明月。这是姜元辰将自己泥丸宫心界无何有之乡连接过来了,将梦界规划在了南方梦海中。

人生如梦,姜元辰索性将整个梦界当做自己做的一场大梦,用自己的精神波动将所有众生的梦投影过来。

如此一来,南方梦海那朵朵盛开莲花破灭。只有一口虚幻梦镜演化一场大梦立在梦海上空。而梦中又有一个昆仑天柱,又有一个梦海界域。

庄周梦蝶,是幻蝶入梦,还是梦中化蝶?姜元辰自己如此行事之后心中不住有了这个疑惑。

用幻镜在南方梦海制造另一个层次的梦境作为梦界根基,借助姜元辰的阴神可以牵动梦界阴化,可以说梦界便是姜元辰第二个心界空间。

“当初好不容易将自己的心界合一,没想到如今又要重新演化出来,看到只有等到金丹之后梦界真正成形化作一方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才能够还自身清净。”

心界上空的银月撒落条条银线纠缠在南方梦海中的梦镜上面,一点点以灵识念力构筑梦界。而梦界中的那些愿力灵液也化作白色灵雾散入整个梦界,使得这个大梦空间得到进一步完善。

不知道多久,姜元辰的传讯玉牌传来木青漪的讯息,姜元辰明白是该自己出场,便离开心界空间前往黄石故地所在。

黄石故地,在姜元辰一开始的指示下。消减三陈精英最后仅仅剩下五人。为的就是灭了三陈武道的高端修士,让两界融合之后不会因为这份大机缘,而诞生武道的金丹修士。

如今仙道独尊,姜元辰自然不希望出现冲击。甚至他心中对两界融合还有一个大计划,一个让太虚道宗获得巨大利益的计划。如此一来,武道必须被控制起来,绝对不能够影响太虚道宗的地位。

黄石故地,钱峥峪按照前面几人商议的事,在大陈一方夺取那一面古镜后,整个故地开始崩塌。

就在三陈之人绝望之际,天空中一道灵光落下,龙虎法相相伴,一尊道德修士一挥衣袖就将五位武者连带无名以及木青漪救起。

“师兄!”木青漪对姜元辰一拜,其他诸人自然明白姜元辰的身份了。

“多谢北冥散人救助之恩。”不单单是三陈之人,无名也好像第一次见姜元辰一般。

北冥散人颔首,随后看向大陈一方那人手中古镜:“没想到这面六合古镜仍是落在大陈一方,想来也是大陈天运不绝吧。”

“道长,您知道这面古镜的用法?”那位年轻将领心中一动,拱手请教。

“那上面不是写着吗?不过年代久远,这是千年前的文字了。”姜元辰装出来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说道。

“小子不通古篆,还请散人指点。”

几次三番的请求,姜元辰好像忍不住劝说,才道:“此上所言,此物乃是天地孕育之后,以天之胎膜所化之宝。借此宝祭祀天地,可得天地大运加身,当为此界正统。此物也是当初诸多先民所争夺之宝。”略略解释之后,北冥散人姜元辰带着木青漪离开。

木青漪和无名在探索黄石故地的时候也假装拿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木青漪拿走先人留下的一卷金帛,而无名拿走了一件法宝,其他北陈和梁国也得到了神兵利器,算是各有所得。

不过大陈得到六合古镜。其他两国连带三夷齐齐出兵,此举更让大陈信以为真,一边对抗五国联军,一边布置祭祀大典。按照大陈重新找人翻译的古篆,祭天之举需要在初一十五的日子进行才可。

二月初一,刚刚过了一个繁忙的正月,原本的庸东王。如今的陈帝匆忙带领百官去东方帝陵进行祭天之举。

庸东王之所以被称呼为大陈正统,主要就是因为大陈起源东方,其祖脉帝陵就在东边,正好是庸东王的管辖范围内。

琉璃山,九州界下来诸人除了卫宫外齐齐汇聚在此,所有人围着一座九丈长宽高的玉台闭目养神。静等庸东王的举动。

天边,一道红线慢慢落入东方,所有人睁开眼,姜元辰道:“开始了!”

诸人一脸肃然,他们这一批人算是诸代中运气最好的了,他们距离抽取龙脉仅差一步之遥!如此,绝不可失败!

东方大陈帝陵。庸东王念诵祭文,随后投入火中,然后空中红色光柱落下,跟着六合古镜相互共鸣。

这种盗取灵机之法,乃是邪道之术,步骤极其繁琐,庸东王祭拜古镜之后又用万民愿力浇灌古镜,强行从天地间盗取一道灵光进入古镜中镇压。这个过程足足耗费庸东王一天时间。依他之内力修为也渐渐有些撑不住了。

“放血!”庸东王低声一喝,他身后的一个凤袍妇女抱着两个婴儿走过来。

龙凤双胞胎,又是王族血脉,还是正月初一元辰日当天降生的婴儿。龙血凤血滴入古镜上面,古镜震动,随后便是一道灵光冲天而起,照亮整个夜空。

北陈。卫宫和陈慕对立而坐,两人面色平淡,面前摆放一个玉碟。

看到东方光柱冲起后,卫宫明白这是最后一步已经进行了。

“将同心蛊放出来吧!”卫宫轻声道。双蛊合一。他立刻就可以得到那一部分精气而成就结丹境界。

陈慕面色复杂,看着一脸平静的浊世公子,划破自己的手腕放血在玉碟中。

卫宫神色一动,同样划破手腕放出自己的血,口中默念咒语,两条白白胖胖的小肉虫从手腕处爬出,落在碟子里面。

“如此,你我二人的约定算是完成。明日庸东王身陨,你应该就可以得到大陈正统之名,重新大陈了。”卫宫一指,两条同心蛊被他真元震死,蛊虫精气融合归一,化作一朵红色血莲花被他收入体内。

“我若为大陈之主,国师之位永远为你留着。”过了一阵,陈慕轻声道。十年相伴,虽然这对冤家对对方的恶感不减,但明显在恶感中掺杂了许多别的东西。

卫宫浅浅一笑,不理会陈慕的提议。起身遥望天空,寒风吹过,衣衫飘动,卫宫看着空中的银白月牙轻叹:“今夜的月亮真美啊。”

……

琉璃山,姜元辰、慕容婉儿等人已经换上了正经祭袍,这种两界融合的壮举需要慎重以待!

慕容婉儿鲜少见的穿上自己的那一套神服,而姜元辰换上师门当初赐下来的玄色冕服。沧水为服,玄浪为襟。

时至子时,姜元辰踏上祭坛,取身边的净水清洗一把玉剑。

“定!”玉剑穿过五张黄纸灵符,灵符在剑中蓦然燃烧,香案上面一面和六合古镜一模一样的八荒古镜开始被姜元辰驱动。

“此时不归,更待何时?”

东方帝陵,陈帝捧起手中古镜将天地灵机盗取,此刻天空雷云不断,一朵朵业火从庸东王体内爆发。

“啊!”一声痛吼之后,庸东王受到天地反噬之力,在祭坛上不断打滚,一道赤色龙气护住他周身。

但是,天空中雷霆不断落下,但凡是站在祭坛上面的人除了庸东王以及一对龙凤胎外,所有人都被灭杀干净。

忽然古镜从他手中飞起,飞到空中震动银光,卷起半残的庸东王便飞向琉璃山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