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迷雾之灵 - 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七章迷雾之灵

乳白色的迷雾笼罩整个王宫,楼台建筑、花鸟鱼虫、乃至其中的修士都被迷雾所笼罩。随后,姜元辰便惊惧的发现,被笼罩在迷雾中的事物悉数消失,只在原地留下一个个大坑。

不是幻术的迷障手段,而是真真正正用一种吞噬性的神通将所有事物纳入其中。

“蜃楼密境?”姜元辰眼一眯,骑在狴犴身上,右手抓着狴犴身上的毛发下意识加大力道。

“南海有大蜃,吞云吐雾,所过之地大雾迷蒙。入其腹,三年不死,而又复出。”古源听到姜元辰的话后也念出一段关于蜃龙的记载。

蜃龙是天地生成的精灵龙种,和东海那些凭借血脉传承的龙种不是一路。蜃龙的诞生之地必然是海市蜃楼频发的地方,如此才能够诞生最初的灵性,才有了后来的龙种。可以说,蜃龙自身就是一个移动的海市蜃楼,在金丹境界之后真正凝聚龙形,和一般龙种没有差别。

但是腹中自开秘境的手段,必须是那种经年蜃龙才有可能,没有千载龙寿想都不要想。自成一方天地,甚至可以容纳凡人生存,可以说是洞天的雏形。

如此,那些被吞噬的生灵建筑到底去了哪里,也就一目了然。

“蜃龙自身似乎是玄光修为,这尊云雾化身,是他用自身龙气本源融合五湖之地的雾气凝结,或许还有五湖之地的云雾精华在其中?”姜元辰猜测道:“总之,这具化身和本体相通,甚至具备和本体所等同的实力,绝非我等可以匹敌!尤其此刻又是十五月圆之夜阴气最盛。”

古源深吸一口气:“联手吧!你刚刚那件如意不错,你我二人联手破开迷雾,一起飞到空中如何?待明日天明,我等再准备其他手段迎敌。”

“善!”姜元辰闻言,祭起龙虎如意,先天风水二气流转。湛蓝水气避开周围白雾,而纯白风气扫出来一条通往上空的通道。

古源此刻也祭起万宝玉牒,一道金光刷出,在风气屏退迷雾露出一条通道后,金光化作甬道铺路。二人一兽踏上通道,向着上空不断飞去。龙虎法相现身,维护通道的稳定,为二人争取时间。

至于王宫中的其他人,只有四位金丹修士在勉强抵抗迷雾的侵蚀。他们也都看出来了,对付这种迷雾使用肉身对抗绝对不行,必须用神通驱散迷雾,绝对不能够让迷雾沾染在自己身上。

迷雾之灵,蜃龙的身外化身,其本体就是这一层巨大的迷雾,迷蒙笼罩整个五湖之地,绝对不能够力拼!

血阳魔宗的修士第一个被迷雾吞噬,他手中魔灯上的血灵魔焰熄灭,然后迷雾纠缠在身,没有多少反抗便消失不见。

剩下三位,吴语此刻也顾不得什么怜香惜玉的念头,自家那些宠姬爱妾悉数被他抛弃,自己一人手托一朵墨色牡丹立在空中。这是玄牝教牡丹夫人赐给他这位粉帐香客的秘宝,也算是一夕风流的资费吧。

墨色牡丹上浮起一丝丝粉红灵气,牡丹夫人这位魔道大能留下来的秘宝硬生生在迷雾中撑开一道牡丹花伞。

吴语心下一喜,就在他准备逃离的时候忽然听闻龙吟虎啸声响动。一柄玉如意当空砸下,将粉色花伞打碎后,又有一道万宝灵光刷下。

姜元辰二人看也不看被迷雾吞噬的吴语,收起法宝继续对上空冲去。

迷雾之灵虽然是蜃龙的化身,但是其有一个绝大弱点那就是力度!为什么蜃龙化身不能够真正出现在外界,必须选择特定的时刻?因为蜃龙化身还不足以支撑起一个真正笼罩五湖之地的庞大身躯。

姜元辰自己开辟过梦界,他很明白这种界限领域的上限。每吞噬一位金丹修士融入蜃楼密境,对化身而言也是一个负担,金丹修士的挣扎也会消耗他的法力。而且在蜃龙腹中也需要花费力气镇压那些金丹修士,更能够给姜元辰二人拖延时间。

二人阻拦吴语之后,古源还不满足,又用千丝拂尘扫向不远处骑在金鹰身上的乌灵道人。

“古源,你想做什么!”乌灵道人和迷雾之灵真正交手一番,被迷雾化身击伤道体,想着明日白天再去找其清算。可是此刻,古源横空阻挠他的逃离,让后面的迷雾之灵继续追来。

咬咬牙,看到古源等人逃得高高的,迷雾之灵一定会率先对自己动手后,只好祭起原始黑车利用司南指引方向,狠心冲向迷雾之灵的深处。

“咦?”姜元辰心下一动,看到在迷雾之灵中央的金色龙瞳后恍然:“这位国主不傻啊,最强的一环也是最弱的一环,他居然想要直接破开迷雾之灵的核心,一举废了蜃龙化身!”

姜元辰停下身形,立刻和古源拉开一段距离。每送下去一个人拖延时间,其他人逃离的机会也就越大。

这就是所谓的老虎赛跑问题。不需要跑过老虎,只需要跑过其他逃命者就是。

金丹修士谁没有几手神通护身,足以消耗迷雾之灵的力量,让剩余的人可以继续逃跑。

如今乌灵道人欲要绝地反击,只有古源和姜元辰逃出一劫,两人刚刚建立的战斗友谊瞬间破灭,一道一魔立刻泾渭分明起来。

姜元辰持着竹竿,骑着狴犴高立虚空,俯视这个笼罩整个王宫的迷雾怪兽。

怪兽无形无相,却又有一条条乳白色雾气凝聚的触手扫向四周。当触手扫过之地,只留下空无一物的土地,其中一切全被纳入迷雾中。

姜元辰默默用灵识祭练竹竿,里面一道印记跟他遥遥呼应,让姜元辰借助自己的灵梦天赋生生看到钓龙杆上面所残留的记忆,属于历代主人的记忆。

一位红袍道人骑着一只黄鹤手持钓龙杆,仅仅一甩就用五色灵光所化的鱼线将五湖之地下面潜藏的那一条蜃龙钓起。五色灵光化作绵绵细线缠住蜃龙,最后将他压在湖心又搬来一座岛屿镇压。

“那就是现在王城所在的岛屿?”姜元辰忽然明悟,难怪在此地这迷雾之灵居然可以一口吞了好几位金丹修士,其动静之大远不是上几次可比。感情这岛屿下面就是他的本尊所在?

第二个画面,是一位白须老者受红袍道人之命,拿着钓龙杆在此开辟城池镇压蜃龙。每年都会举办一场钓鱼大赛,借此镇压蜃龙。

“将这个钓鱼大赛作为纪念昔年那位修士的庆典,这是在无形之中祭祀那位修士,用所有参赛者的念力来镇压蜃龙啊!”

没等姜元辰细想,画面继续变化。当王位一代代传承,随着篡权叛乱的发生,那最后一代国主抱着钓龙杆跳入火海。死前,以其自身精血封印钓龙杆的所有威能,用其怨恨执念将钓龙杆中的五色玄光禁法一一污秽。加上祭练之法的失传,以至于此物再难被后人使用,更别说每年一次的镇压蜃龙了。

“这迷雾精怪的本源应该就是蜃龙的眼珠吧?你我二人若是在乌灵道人牵制它的时候一起动手,能不能够将它灭杀?”狴犴低沉的声音响起。

姜元辰瞥一眼不远处的古源,轻轻摇头不吭声。

古源看了乌灵道人和蜃龙化身的战斗,过了一阵子主动过来:“道友,你我二人能够逃过一时总也不见得逃过一世,不若你我二人联手一次将他们彻底灭杀了?”

“他们?”

古源是天绝宗之人,一切以己为重,自然不在意乌灵道人这位黑车国的国主。所谓九国,实质上就是一个笑话,不过是恶心恶心太虚道宗罢了,真以为能够阻碍太虚道宗的统治?

看着古源言语冷淡,转眼将乌灵道人主仆视作弃子,姜元辰似乎猜出来这位道人的身份了。相思种情,进一步斩断问道,这分明是天绝宗的手笔。

“那道友想怎么做?你我二人想要灭杀这迷雾化身也不简单呢!”

“我掌中有一件纯阳秘宝,可以暂时压制周围阴气。此迷雾化身借阴气而出,只要我等以阳气镇压——”

“我等就可以用雷法之术将他们打死?”姜元辰目光闪烁:“敢问道友,那件纯阳秘宝可否一见?”

“请!”古源手中多出一枚金珠,看到那金珠之时姜元辰连连赞道:“果然是一件纯阳秘宝,想是采集天地朝阳之气炼制而成?”姜元辰面上笑容越发温和,心中杀意不断涌现,被他压制在西方死海不得擅动。

朝阳之气?这分明是太虚道宗的一件秘宝?而且姜元辰还认识这件秘宝的主人。马远师弟!

太虚道宗中的本尊,蓦然睁开双目,摘下一片青色灵叶飞到山巅云宫林子轩那边,查探马远的行藏。过了一阵儿,便得到那边的回信。

“死了!”

马远到底也是玉液期的修士,居然死了?姜元辰得知这个情报后心下翻动不已,口中道:“既然如此,你我二人事不宜迟,便赶紧出手吧!”

乌灵道人的金鹰到底是金丹灵兽,在乌灵道人以乌铁杖扫开周围迷雾时,金鹰的利爪对下方狠狠一抓,似乎要撕破蜃龙的龙瞳。

“就在此刻!”古源双目精光一闪,手中金珠直接引爆,至纯至阳之气充斥上空界域将此地暂时封印。太阴之气被纯阳气压制时,迷雾瞬间开始稀薄起来。

随后姜元辰手中北冥真水演化癸水神雷,而古源手中也有一道丙火神雷飞出,两道雷法同时击入乌灵道人所在处。阴水配阳火,庞大的雷霆在水火之气的交感下引爆更大的连锁爆炸。

“两个混账!”乌灵道人怒喝一声,手中乌铁杖被冲击力震碎,接着是护身法袍,再然后是镇国神车。到底国运犹在,他祭起神车趁着爆炸力量匆忙逃离,连本命灵兽也顾不得。

狴犴口吐黑色闪电,就见金鹰一声哀鸣,在他刚刚破了迷雾龙瞳后,狴犴的雷光闪电将他和龙瞳悉数炸碎。

姜元辰和古源同时喘息,两人刚刚凝聚的法雷虽然简单,但却是二人毕生法力的凝聚。借助水火阴阳之力爆发,便是金丹玄光境的修士也不能够毫发无伤。反而是最后出手的狴犴没有太大消耗。

迷雾渐渐退去,缩回到那一团爆炸处,两位修士心下刚刚安定。忽然就见那一团爆炸中心又出现一枚红色龙瞳,一道慑人赤光扫向姜元辰二人。

“不好!”二人来不及反应,就被那一股力量卷入蜃楼密境。

两只眼,那蜃龙居然狠心将自己的两只龙瞳都生生挖出来炼制迷雾之灵!

姜元辰二人不及防下也被卷入那一方蜃楼密境中。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