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香狐梦录 - 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妖城望月台出现的大妖化身是香狐王这位女性妖王的,在她刚刚塑造化身之后角落里面一道镇妖符忽然放光震动。符箓之中射出一道道金光逼迫刚刚塑造化身的香狐王重新打出原形,一只四条尾巴的妖狐。

金光化作牢笼困住香狐王,就在香狐王准备一鼓作气破开牢笼时,随后另一个角落里面也有一道灰色魔气化作骷髅模样咬住香狐王化身。

“咦?他也动手了?”

“那家伙也有伏手?”

火凤秘境中,姜元辰和古源同时感应到望月台上面的变故,惊讶起来。

不过跟姜元辰直接去那边不同,古源仍然在想着前方赶路:“既然那家伙开始铲除妖兽,那么我就不去凑热闹了。”

一道一魔,两位修士在被卷入火凤秘境的时候不约而同在望月台上留下暗子,这时候齐齐发作,生生将刚刚塑身的香狐王重新打死。

一阵哀鸣后,那团血泥再度孕育化形,一只白色大狐狸重新塑造出来。但是在她双目还没有睁开的时候又是一道镇妖符光死死压制她,然后古源留下来的噬妖魔煞将妖狐再度灭打死。

“你们该死!”香狐王尖利的声音从血泥处传来,然后血泥重新扭曲成一团。

香狐王是精通幻术的妖王,对肉身之道造诣不高,加上刚刚塑体的时刻正是最虚弱的时刻,所以接连被两人留下来的后手击杀三次,强行借助望月台中的太阴月华将镇妖符和魔煞之气的力量消耗干净。

第四次,重新塑体的白狐明显比原本要小了一大圈:“居然费了我三成的太阴月华,看来要比那四个家伙慢一步了。”重新化形,一爪子将姜元辰的镇妖符扯碎。然后将古源的噬妖魔煞扑灭。

滴答——!

一滴露水从垂柳上的青叶叶尖滴落在望月台上。以露珠为中心,一层层涟漪激荡,朦胧白雾将望月台包裹。然后,第二滴,第三滴……

每一滴露水都在叩问心神,香狐王在一开始也被水滴声陷入一种诡异的失神状态。

不过随后。她便脱离这种失神状态的纠缠:“音杀惊神之术?”再看看周围白蒙蒙的浓雾。

“幻术?”重新塑体的白狐不住动动耳朵,咧嘴一笑:“居然在本王面前施展幻术!”身后四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不住摆动。每一下晃动,都有一道妖芒从尾巴投入白雾,朦胧的浓雾逐渐稀薄,甚至隐约可见一位玄服男子手持一朵火红色的妖艳花朵慢慢走来。

“不好!”香狐王不傻,单单感觉这位男子周身的气息便察觉不对劲,立刻便欲施展幻术迷惑来人。一貌美女子搔首弄姿,以狐媚的姿态迷惑姜元辰。

姜元辰手中凌波花一摇,红光流转。转眼破去香狐王的幻象:“道友,你既然看到我的云露剑意,如何不知我也精通幻术?”

周围稀薄的白雾再度被姜元辰操控,幸好这座望月台在香狐王塑体之时重新开启,姜元辰也从火凤秘境中走出来。

不过如今这里的一切都被空中血月笼罩,姜元辰出来后也感觉到令人作呕的厌气,浓郁的血腥气逼得姜元辰自己主动闭了嗅觉。

白雾化作大手压制香狐王,姜元辰走在她面前将手中的凌波花插在垂柳边上:“重新塑体。即便你是天妖宫的宫主又如何?塑体的虚弱期不过,即便是我这种后生晚辈也能轻易将你击杀。”

香狐王被白雾压制。不单单是水属性的白雾,同样是因为一股凌人剑意。

云露剑意的本质是幻化,但是在这种温柔的手段中也有着隐伏杀机。就香狐王所见,她身边那一滴滴雾露便是一道道水行剑气的幻灵形态,只要她轻易动弹,立刻便是万剑穿心。

但是如果让姜元辰完成他的手笔。那么自己同样也是一死!大不了将这尊化身丢了就是!

白狐浑身毛发倒立,尖叫一声之后毛发如银针般射向姜元辰,甚至在她精妙的操控之下一根根银针狐毛跟姜元辰的露水剑气一一抵消。

而她的爪子伸出锋利的指甲挠在姜元辰胳膊,三道血痕露出。姜元辰面色不改,最后伸手将姜元辰将凌波花种在垂柳边上时。轻声道:“成了!”。

火光蓦然一闪,然后层层波纹荡漾开来,层层叠叠的密集火气将垂柳点燃木生火,这一座望月台乃是木属,在姜元辰的催发之下火焰喷涌而出,转眼间便是一座火海玉台。

狐毛也好,白雾也罢,一切的一切连带姜元辰和香狐王一起被爆发的火焰力量吞噬。然后火湖虚影出现在望月台上空,火焰密集之下居然抽取如今外界的火气欲要将整个妖城焚灭殆尽。也是如今地脉逆转蛮荒,地火风水各种元气密布五离之阵中,才让姜元辰的剑意借助火气席卷整个妖城。

那朵凌波花是姜元辰在岩浆之中收集的强大火气,便是他自己硬抗这一击也难得好处。而香狐王也是如此,这种火焰攻击恍惚间让她想到了自己曾经经历过的火劫。

大凡狐类必有七劫,犬、风、火、水、雷、兵、情。香狐王作为正统的狐狸妖怪,自然也曾经经历了火劫。

那种恐惧的心情她至今仍然难以忘却,这是狐狸一族铭刻在心底深处对七大劫数的畏惧。

绝望,恐怖,生死只差一线。

“不对!”香狐王下一刻便猛然醒悟,自己远不是曾经那刚刚修行的小小妖狐,火劫是自己第三个劫数,怎么如今还会对自己造成影响。

“幻术!”香狐王在火焰中厉声喝道:“你修炼的居然是惑神幻术!”惑神惑心,这位香狐王的迷天幻术截然不同。

“不过,我乃大成之狐王,区区火焰岂能伤我!”口中一喷白气,周围的火焰势头顿时弱下。原本身上被点燃的火焰也被一股妖气破灭,白狐在火焰中四处逃窜。似乎想要从层层叠叠的火海进入火凤秘境。

而此刻姜元辰早已经不能够回应她的话了,在火焰力量爆发的那一刻他的肉身就被崩灭,只留下一颗水玄珠悬浮在空中。此珠乃先天灵珠残片重塑,自不惧这种熔岩地火。

香狐王先是惊惧,然后是得意,张狂大笑起来。而这一笑。又感觉到不对劲了。依照自己的手段,怎么会被这小子步步掌握心神?

一开始的火焰是引动狐妖的内心回忆,关于劫数的惊惧。后来狐妖轻易破灭火焰是为了让她安心,接着是以幻术推动她的情绪。由安心渐渐转移成为对姜元辰的蔑视,张狂。到最后,香狐王必然会察觉自己的不对劲,在这时姜元辰的真正杀招引动了。

一面虚实相间的镜子,镜子不断晃动,滚滚死念浊气涌入香狐王心头。“臭道士哪里来的这么多负面念头。”

“那你来看看不就好了?”姜元辰的阴神尊主梦界。伸手一抓,强行将香狐王的这一道阳神念头带入梦界。

一只七尾白狐,身边被滚滚黑气裹住,死命用自己的灵识阳气抵御众生死念的侵蚀。

“梦界隔壁一切神念,就是你的本尊亦不能够察觉。”姜元辰坐在一尊黑色神座上,周围铭刻喜怒哀乐各种人脸。

“借助众生念力而存在的神灵!你居然是神灵!”白狐念头传来意识:“仙道中人居然行走神道,你家长辈知道么!”香狐王一边谩骂,一边想要跨界沟通本尊意识。只要她本尊阳神降临过来,势必能够将姜元辰的阴神毁灭。因为。这是精神层面的交锋!一位修行千年的妖狐有信心压制姜元辰这个不过数十载修行的小辈。

“这跟阁下有关系么?且让我看看阁下这里到底有什么情报吧。”姜元辰伸手一抓,那团阳神念头被送入十方俱灭剑阵之中。缕缕情爱念头纠缠在香狐王的阳神念头中。

阳神念头,这种意志之强大即便是困入梦界也很难摧毁,甚至给香狐王时间,还可以让她的本我意志降临下来。

但是,如今姜元辰用这种情爱念力感染她的同时。也演化出来一方方梦境,这都是凡人痴男怨女之间的情爱之梦。

“不好!”香狐王真正惊悚了:“不要脸的臭道士!伪君子!有本事跟老娘真刀实枪的打斗!”下意识的,她断绝自己跟本尊的联系,宁可舍去这一道念头也不能够让这种力量侵染本尊。

狐狸一脉的七大劫数,最难过的一道便是情劫。情由心生。这是香狐王最大的弱点。她断然不敢有什么将本尊意志接引过来的想法了。到时候种种情丝弥漫元神,又感受种种情爱念头,恐怕情劫之威要越来越大!

姜元辰看到白狐准备自爆,对远处示意,一条“恐龙”扑上前来将白狐一阵撕咬,生生断了她毁灭这道念头的打算,将无边恐惧梦靥之力注入阳神念头中,最后化作一只黑白相间的狐狸玉雕飞到姜元辰手中。

姜元辰伸手一捏,玉雕化作一册玉书,上面写着《香狐梦录》四个金字。翻阅这本由阳神念头制造的梦书,里面只有零零散散的一些信息,大多是关于狐妖修行之道,对这次的计划只有些许的提及。

“果然不愧是阳神的分神,即便是我用恐兽干扰,也将自己的大半信息抹去,只留下这些零星残破的东西。”姜元辰将梦书一合:“不过这也够了!”

阴神遁入水玄珠,宝珠蓝光大方,随后一位玄服道人再度塑体而出。如今火焰扑灭,只有一条焦黑的狐尾留下当场。

“她居然再度投下来意志重新化形?”姜元辰皱眉了,不过想想又自语道:“她原本塑体之时只有四尾,也就是应对蕴丹化元之境,如今再度断去一尾逃命,恐怕连金丹实力都没了吧?”想到此,姜元辰放下心来前往其他地界。

这处望月台已经崩毁,想要继续进入火凤秘境只能够通过其他望月台或者弈王殿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