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陶源之死 - 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景阳道派欲要借助玄河因果,以此劫数算计姜元辰坏了他的道途,拖延他得道。

三十载玄河运数一过,姜元辰若不能够借助天地运数开辟玄河,那么境界修为就要再卡在目前的玄光境界三十年。六十年之后,原本的修为精进被延迟,跟其他同门也别无二致,泯然众人罢了。

而且若是在下一个三十年内仍然不能开辟玄河,那么借助玄河迎合天道步入天一之门的想法也只能够断去,此路就彻底被断了。

大道之争不死不休!姜元辰就算是脾气再好,这件事也要争一争,三十年内必须开辟玄河!

而太虚道宗察觉这件事之后反而借此要一口气借助三十年之机将整个北地掌控。

古巫一族,这个时候最好一口气将因果算计的干干净净,省得日后因果不消又有其他波折。

“掌教老爷,林师兄在外求见。”一位道童进来,对荀阳禀报。

“找他进来吧。”荀阳抬头对姜元辰说:“想来是禀报木青舒的事情,你也听听吧。”

姜元辰站在一边,林子轩进来之后当先稽首道:“启禀掌门师叔,启禀静元真人。如今小师妹金丹功成,乃实丹之象。”

实丹吗?荀阳颔首道:“也算是道路无阻,且如此吧。”

实丹、真丹、无暇道丹,如今九代弟子多是真丹和实丹之流,木青舒也不过和大家一般,荀阳亦不会去过多在意。不过木青舒得道,另一件事也可以做下了。

“师叔,如今真传弟子一十二位都成就金丹,那件事也能够开始吧了?”

陶源和朱淳正的事情。因为他们拿着纯阳轮,太虚道宗也有意借他们做刀子,所以暂时不动手。可如今又有沈岩和李天豪入门,那么该让位的也该让位了。

“罢了,陶源勾结外道暗算朱淳正,玄冲你去收缴了他的纯阳轮。将他拿入寒山冰牢,若有反击可就地诛杀。玄皓,你也去吧。”连借口都找到了,将朱淳正一并清算了。

……

陶源到底也是成了金丹,道果初成之辈,这几天精神恍惚,直到宗门刑堂的人过来找他。瞬间猜到大致情况打伤刑堂之人便逃离太虚道宗。

陶源就算和外面有联系,也不会甘心做了枪使。他身上也有不少底牌,有一道真人撰写的“六甲飞遁符”可避开诸多金丹修士的追击。

出了白阳山。没多久便来到一座偏僻山谷,这座山谷是他早年准备的一处落脚所。这时候便想要来到这边寻景阳道派之人将姜元辰的法印送过去。

想要咒杀姜元辰,至少也要拿到姜元辰的头发,气息之类的东西作为依凭吧?

“我手中这道法印中存放长明一道气息,想来可以跟景阳道派好好谈一笔交易了!”陶源心思转动,走进自己的山谷驻地。

忽然,灵觉一动,连忙向后退去。

眼前场景一变。白色雾气笼罩山谷。在山谷口处,一位玄服修士静静饮茶。而旁边一颗古树上悬挂一卷河图。

河图上有姜元辰自己绘画的山谷景色,以此演化幻境。方才要是陶源一时不备踏入山谷,立马就会被姜元辰带入河图之中封印。

“陶师兄,没想到你我还能在今日一见。”姜元辰幽幽道:“小弟专门讨来这个差事便是想要问一问,师兄这是何苦?”

是啊,放着太虚道宗真传弟子不做。何苦通了外敌?而且不单单是景阳道派,连天绝宗也有着沟连。

“长明,你一定不懂吧?像你这种从小到大顺风顺水,受尽长辈宠爱的人能够知道什么!”陶源对姜元辰有着满腹怨气,当然要不是姜元辰夺了他的机缘。他怎么会走上这一步?

浅浅喝了口茶,姜元辰坐在蒲团上:“我不如林师兄的先天大气运,也不如杨师兄有着前世底蕴,我这一世全凭自身而来。长辈的宠爱?师兄,当初凌云峰只有几位真传候补的时候那些长辈对每一位弟子都是寄托厚望的。即便是现在,楚师弟和卫师弟照样被师门委以重任,为何师兄你却被排斥在外?与其埋怨别人,不是从自己身上找问题吧。”师兄,姜元辰对这位师兄还算是有一些敬意。

对姜元辰的话语,陶源嗤笑:“寄以厚望?当初荀阳何以让你去然翁座下?如今青阳丹的丹方你也学会了吧?可我连白阳丹都没有被传授!”

三阳丹,太虚道宗的独门秘法。姜元辰在去丹元大会的时候就被传授了白阳丹的丹方,而在金丹之后也将青阳丹的丹方给了他。甚至荀阳说了,若是姜元辰能够功成天一,紫阳丹也可以尝试炼制。

但是陶源在玉液期讨要白阳丹丹方的时候立时遭到伏明长老的阻拦,并且说在金丹之后连着青阳丹一并给他观摩。但是金丹之后,伏明似乎早已经将这件事忘却,理都不理陶源。

“然翁脾气乖离,荀师怕师兄你不得然翁宠爱,而我昔年和然翁有一段旧缘,正好借此机会入然翁座下听讲丹道。此后师门不是还刻意送了你一桩机缘?丹魔的传承虽然隐秘,但是师兄何以认为能够瞒过我太虚道宗?”姜元辰摇头道:“不过师兄你为何不将丹魔之事上报师门?便是因此,师兄心思不正,所以伏明长老才不会将白阳丹方传授给你。”

类似太虚道宗这种名门大派,弟子们有些许隐秘无所谓,师门不会逼得他们将这些拿出来,这是他们的机缘。

但是你一句话不吭声,谁知道是不是魔道功法或者另有缘由?师门不防着一手才是怪事。因此,师门的那些真正传承怎么会传给这种不知根知底的人?万一你将丹方公布出去,太虚道宗不亏死了?

“师门知道?”陶源心中一寒,想起朱淳正当初给自己说的话。

“你这丹魔传承岂能够外传,若是师门得知丹魔传人还在人世,你觉得你会如何?而且师门对长明明显偏心。要是到时候将这份传承修改之后给了他,你又怎么办?”

陶源心中动摇,姜元辰瞬间寻到机会,周围水汽化作漩涡将陶源困住,随后一道灵识遁入陶源识海。

梦界,无边灵愿之力冲入识海。生生将陶源的魂魄纳入梦界之中。

“师兄。莫怪小弟心狠。”遥想昔年,诸弟子一片和睦,便是朱淳正和林子轩关系不睦,也没有闹到今天这一步。

陶源魂魄被纳入梦界,哪里还有他反抗的机会,姜元辰在此中探究一番后,什么怜悯同情的心思都没了。

姜元辰面色一怒:“陶源,师门给你机会,等着你主动坦白丹魔传承之事。这是为你好。日后即便是在外人面前暴露,师门也自会回护与你!但你居然因为此事对马远动手?”

反手将陶源魂魄拍死,连梦书都不凝聚,直接让陶源的印记彻底消失。

“跟景阳道派沟连,要我的法印?”姜元辰从陶源肉身乾坤袋中取出一枚法印。火焰一抖,法印连带其中的气息彻底消弭。

“果然是咒杀之术!想必是古巫一脉的巫咒?”姜元辰冷冷一笑,又将自己一道灵识投入陶源体内,操控陶源如傀儡一般会到太虚道宗袭击朱淳正。

陶源没有如他所想和魔修蓝湄扯上关系。说明丹魔的传承并不止一份。而正是陶源得到这份传承,又被景阳道派拿住把柄。所以才慢慢将太虚道宗的部分情况透露出去。还有天绝宗,也是因为这份丹魔传承跟有了联系。

“倒也挺厉害呢。游走在太虚、天绝和景阳三派之中。”姜元辰收了陶源的乾坤袋,其中有着不少高品质的秘宝。

一天之后,太虚道宗大纯阳宫传来公告。

“太虚道宗九代真传弟子玄寒暗算同门师兄玄离,后被大师兄玄冲当场击毙。在此,陶源从玉牒除名。纯阳轮交给李天豪掌控。朱淳正因为被陶源暗算,功行大退,纯阳轮传给沈岩,避居藏名山庄疗养。”

玄寒,陶源的道号。玄离。朱淳正的道号。

朱淳正和陶源还有所不同,虽然朱淳正在这件事中扮演一个引诱角色。但是他到底没有跟景阳道派有什么密切联系,仅仅是一个损人不利己的小人罢了。因此,师门虽然将他贬谪出去,却没有设法取他性命。

“所以,这件事就算是彻底放下了?”山顶云宫,林子轩的洞府。姜元辰、林子轩、杨陵以及木青漪坐在这里。

他们四个这算是九代弟子的领头人物,也有一个小团体。李文等人即便是知道这件事别有隐情也不会多多计较,但是他们四个却知道这件事的究竟。

“朱淳正就这么轻轻放过了?”木青漪道。

“荀师的意思,王崇的记忆里似乎有着朱淳正的存在,在中州镇守藏名山庄,所以荀师顺水推舟废了他的大半修为让他前往山庄思过。”姜元辰道。当初他以傀儡之术操控陶源暗算朱淳正,虽然帮朱淳正洗白了,但是在荀阳的意思下也毁了朱淳正的金丹,让他一辈子难有进步。

“想来师门还需要借助朱淳正这个人来坑一坑中州那边?”杨陵揣测说。

四人静下来思索一阵,最后林子轩笑了:“算了,不说这些了。还是说说我们这些人吧。我过几天要出门游历,师门的事情就交给三位了。”

“我化身重心在龙渊湖,本尊看护外门,诸多同门有劳杨师兄和木师妹照顾了。”姜元辰心下一动,所以王崇的记忆里才会是这两位频频亮相吗?一掌男修,一掌女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