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交易 - 成为悟空师弟的日子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成为悟空师弟的日子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这是一栋位于新界的老式旧楼。

五层。

因为即将要拆除重建,旧楼上空空荡荡,大约只有3成的住户,楼房破旧不堪,楼下布满纸屑,垃圾袋,废旧家用电器,肮脏混乱,一片狼藉。

每天从这里经过的人们都在埋怨,怎么还不拆除,影响环境,毁坏市容,而更多的人,则选择了绕道而行。

而就在今天,这个很平常的下午,这里却成了焦点,早就乱成了一锅粥,无数的警察和警车已经将这里围的水泄不通。

刘云飞赶到时,只见男女老少的围观者拥挤不堪,夹杂着记者,一队队黑衣拿盾牌的飞虎队正在驱赶市民,让出来的空间,随后立即由军装警察拉上一道又一道的黄带子。

空气中回响着警笛声,喊话声,还有一丝淡淡的硝烟气味,通往这里的各条道路上,一辆辆的警车还在不停的前来增援,一队又一队的飞虎队一手提枪,一手扯着脸上的面罩,鱼贯而入。

新界的警察们则负责封锁了附近3条街,疏散市民,而狙击手则纷纷进驻周围几栋大楼,占据制高点,不过他们很快发现,竟然一个人都发现不了。

刘云飞没有让亨利来,他怕万一谈判破裂,亨利也会被他们扣留,所以他独自来了。通报过姓名以后,警察就带他来到了一辆大面包车里的临时指挥所。

有些局促的车里坐着6个人。

最里边一个是一个老者,两鬓全白,一身的雪白警用衬衫,两星一花的肩章到腋下有一条金黄色短绶带说明他的官职绝对不简单。老者面前有两个人正在激烈的争吵,一男一女,女人是华国英,男人高个方脸,有点象于荣光,不过刘云飞不认识。

另外还有3个人,一个一身黑衣,穿着避弹衣,身子好象个水桶,很明显是特别行动组,也就是俗称飞虎队的负责人,另有一个也是一套雪白的警用衬衫,戴着警帽,看他的脸却是个金发碧眼的白人,最后一个是个穿制服的胖子。

“我们是纪律部队,职责是维护法纪,保护市民,怎么能和恶势力妥协,和他们做交易?香港市民是纳税给我们和外国黑帮做交易的嘛?”

于荣光还在怒吼着,华国英发现刘云飞来了,便不再争执了,对中间老者介绍道:“这就是刘云飞。”

又向刘云飞说道,“这是我们记的最高负责人谢总警司。”

香港和大陆的警衔不一样,最高级别就是警务处长,下边依次就是副处,助理警务处长,总警司,高级警司,警司,总督察,高级督察,督察,见习督察,警长,警员。

刘云飞的二级警司也就相当于一个督察。所以说这个总警司也就算个不小的官了。

谢老头挥挥手,指着旁边一架空椅子,“坐,车里站不直腰很累,dm华你认识了。又指着于荣光说:这位是高级督察梁子仁,梁ir。”

“大家好。”刘云飞微微欠身点头施礼。

谢老头看样子不想介绍其他人,刘云飞也点头不问,不过这梁子仁人如其名,还真是个喜欢结梁子的人,对着刘云飞冷哼一声算是回应。

谢老头还是先发话了,“好了,刘云飞,今天把你请到这里来,为什么请你,你自己应该心知肚明。我们已经和大陆方面联系过了,证实你也是我们的同行,那,废话我就不多说了,dm华,你先介绍一下情况。”

“好。”,华国英翻翻手中的A4文件本,说道:“今天中午,我们接到举报,说这栋大楼里居住着大约50到60个国外黑帮成员,可能携带各种武器。根据调查,这些人大约都是一周前来港,可能是为了掩人耳目,租住在这栋即将拆毁的旧楼456层。”

“你跟他说这些有什么用!这些人都是他安排来的!他怎么会不知道!”梁子仁忍不住气哼哼的打断了华国英,使劲看了刘云飞一眼,“身为警察勾结黑帮,真是猫鼠一窝。”

刘云飞没理他,对华国英说道,“时间紧急,说说目前的情况吧。”刘云飞最关心的是有没有发生交火,如果打死一堆警察,那这事就麻烦了。

“因为举报者提供的信息比较翔实可靠,所以我们重案组梁ir接到情报后,立即组织警力包围住这栋楼,包围还没有完成,里边就发现警方的意图,并对警方扫射,警方也进行了还击,所幸只有3人轻伤,随后我们停止了射击,请求飞虎队支援,目前已经完成了包围。”

“依我看直接杀进去,还要请这小子来干什么?”梁子仁又一次无礼打断了华国英。

“这些不是普通的黑帮,是一群悍匪,雇佣军,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你这样要造成多少同事伤亡,里边还有几十个人质,你到底居心何在?”华国英立即反驳。

“你居心何在?你当着这小子说什么?难道是告诉他我们香港警察都是窝囊废?”

“不要吵了!”谢老头终于发火了,既不满意华国英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又不高兴梁子仁想把事情搞大的作风,“刘警官,或者是刘教父,我今天同意dm华叫你来,希望你明白,这并不说明我们香港警方软弱。”

刘云飞匆忙道:“不会不会,我对香港警方务实又人性化的处警方式很是认同,我愿意协作警方把这次事件的损失降到最少。”

“那好,其实我们也是清楚他们来香港的目的,也查过他们逗留香港期间并没有过份的罪行,目前可以控告他们的也只有非法持有枪械和合谋走私武器,正因为他们还没有触犯重罪,这才给我们能坐在这里谈话提供了一个可能。”

“是是是。”刘云飞不住的点点头,心想,这次目的已经达到,早知道让他们早点回去,只有尽量大事化小,只要不抓人,都可以答应,“谢警司您说吧,您看怎么办,对于受伤的同事,我愿意赔偿。”

“赔偿?你钱很多么,你当香港政府是要饭的,你有几个臭钱了不起?我们要里边的人,全部缴械投降,全部,无条件!”梁子仁开出了价码,谢老头并没有表示异议。

“这位梁ir你是不是火气太大了点,你现在抓了他们最多判他们3到6个月的监禁,可是他们在这条道上的前程就毁了,一个雇佣军如果被逮捕过,记录下指纹档案和所有信息,以后谁还会雇佣他们,而且他们最在乎的就是信誉,如果传出去失手被抓过,整个组织都会崩溃。”

“关我们什么事,谁让他们来香港,雇佣他们也不会干好事,杀人放火,绑架抢劫,无恶不作。开玩笑,我们警察难道还要管职业杀人犯们有没有生意,照顾到他们的信誉?刘警官,大陆公安们都是象你这样嘛?”

刘云飞也是有点火,你们凭什么一副抓到好牌的嚣张样,老子难道没有底牌?你们真的那么拽还叫我来干嘛?

刘云飞压压怒火说道:“梁ir,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告诉你,你的价码太高了,他们不可能答应。”

“价码?你是不是做生意做傻了?香港警察永远不会和恐怖份子做交易!警方死几个人算什么,到时候他们可就是串通谋杀罪,袭警,劫持并杀死人质,哈哈,都是重罪,够他们在香港监狱里呆一辈子的。”梁子仁的嚣张样,让刘云飞真的想抽他。

想不到华国英抢先说话了,“警方死几个人算什么?再死几个无辜市民又算什么?这些是你一个重案组高级督察说的话嘛!拿着纳税人的钱就是让你送同事去见死神?用同事的生命去换取你的升职,你还有没有良心?”

“dm华,我现在严重怀疑你的立场,你自从罗马回来就一直在帮这个家伙说话,你到底拿了他什么好处?”

“梁子仁!你不要血口喷人!”

“好了,别吵了,TP!”谢老头架起腿,问道:“刘警官,你看怎么办?”

“我让他们离开香港,现在就安排专机,你好我好大家好,就当这事没发生,反正他们在香港也没干坏事。”

“不可能,今天出动这么多警察,封了几条街,损失多少?”

刘云飞道:“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

“不,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谢老头摆摆手,“兄弟们这么辛苦不只是要钱,他们要的是功劳,要的是奖章,要的是升职,还有疏散的市民,外边围满的狗仔队,他们要一个说法,要有个交代,难道让我出去对大家说,警方弄了这么大个阵仗其实是个误会,虚惊一场?我的意思你明白嘛?Undernd?”

我靠,这有些难办了,老头说的事实,可是我怎么能让兄弟们给你们作升职的阶梯?“谢总警司,反正除了抓人,其它我都可以答应你。”

“最少抓一半!你可以进去挑人。”

“不行,一个都不行!”

“刘云飞,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梁子仁又一次暴跳起来,手指顶在刘云飞的鼻子上。

刘云飞忍无可忍,一把夹着他的手指,反手别了过去,另一只手卡住他的嗓子,凑近他的脸说:“你们现在不就是控告他们非法持械嘛,告诉你,只要我冲进去1分钟就可以让他们的武器全部隐藏,我看你们怎么抓人?”

“放开我,小子,总有一天你落在我手上。”梁子仁咬牙切齿的说着,不过他也没想到,很快就得到了这样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