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故人 - 凡人问天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凡人问天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鸠墨天和秦蝠听到郁浮陀这么一喊,顿时朝着郁浮陀身前的那一张条桌上看去。

只见那一张暗黑色的条桌之上不断地涌现出一串串鲜红色的文字,细细读来,竟是一门神通的口诀,鸠墨天、秦蝠、郁浮陀三人身为三大魔门的掌门,自然见到过不少的神通功法,一眼便能看出条桌上浮现出来的那些文字正是神通的法决。而且,这门神通极不简单,应该能纳入顶级神通之列!

顶级神通那可都是任何修士都梦寐以求的啊,就算在三大魔门之中,顶级神通也是寥寥可数,至于无上神通那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了。鸠墨天等人连忙将条桌之上的那一门神通法决记录下来,用玉简储存起来。

接着秦蝠又扫开另外一张条桌之上的灯炉,竟然发现在另外的一张条桌之上也记录了一门神通!

这下足以让鸠墨天三人都发狂了,飞快地移动在每一张条桌旁,三人惊喜地发现,在每一张条桌上都有一门神通的法决!整个大殿两旁一共有三十六张条桌,也就是足足三十六门顶级神通!

三十六门神通放在任何一个门派都是足以让门派的底蕴实力成倍增长的,鸠墨天、秦蝠和郁浮陀都疯狂地将这些神通法决都记录下来,每到精彩之处这些人都忍不住修炼起来,顶级神通实在是让修者为之疯狂的东西,特别是对于这些修炼了千年万年,对实力的提升都有迫切需要的神通七重境界的修者,唯有提升实力才能确保天仙、天魔之劫能够顺利渡过。

天仙之劫、天魔之劫的危险程度远远非心神境界的修者飞升蓬莱的蓬莱之劫可以比拟的,其危险的程度要足足大上百倍不止,在飞升蓬莱的天劫之中,十个心神境界的修者能够成功八九个甚至还要多,一百个人之中不能成功的十个不到,这些大多是因为在渡劫之前身负重伤,或者实在是底蕴太薄才会连蓬莱之劫也无法渡过。

而天仙之劫、天魔之劫这才是真正的天劫,一旦渡过此劫,从此就成为了一方仙人,逆天改命,寿元漫长,逍遥一方。要逆天当然也要接受上天的惩罚了。渡天劫的修士,失败之十之七八,所以每一个神通七重境界的修者都希望能够顺利渡过此劫,因此对实力的渴望尤为明显,能够掌握多几门高级神通,实力自然是要提升不少。至于顶级神通,那边是真正梦寐以求的东西了。

毕竟对于虚无缥缈的无上神通,也没有几个神通境界的修者敢去奢望......

看着鸠墨天等人近乎疯狂地在记录甚至修炼着条桌上的顶级神通,陆生则是再次拿出那一块石碑,陆生曾经也阅读过很多书籍,记得有一种石碑叫做镇府石碑。

镇府石碑是一个府邸的核心,控制了镇府石碑那便等同于掌控了整个府邸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直觉告诉陆生,眼前这一块石碑,正是赤月魔宫的镇宫石碑!

只要炼化了这一块石碑,那么整个赤月魔宫就会变成陆生的掌中之物,收放自如。

陆生便开始运转起《练器诀》的第一层人筑诀,一尊如同实质般的金黄色的华贵气鼎在五行界之中凝结而成,陆生又发出一道元神之力,卷着镇宫石碑纳入到气鼎之中,企图用人筑诀祭炼起来。

随着一道道手印打入,陆生企图借此用手印和阵法冲击开原本加持在石碑上的印记和禁制,却是发现无数的手印打入到石碑之上,石碑上的阵法却是纹丝不动,就连最外层的那些禁制都没有松动的迹象!

“这块石碑上的禁制阵法至少也有几千道,现在我连冲击开一道禁制都做不到,要想祭炼完这一块石碑不知要等几万年,恐怕还没有将石碑祭炼成功,自己已经化成了一堆灰尘了!”陆生叹了一口气,正要将气鼎收回。

“哈哈......你小子,竟然想要强行炼化我的镇宫石碑?”蚩尤戏谑地笑道。

陆生摊了摊手,道:“结果是行不通咯!”

“哈哈......当然行不通了!你不让我先解开上面的禁制,想要凭借你现在微博的力量去强行冲击开那简直是在做梦!”

蚩尤的这一句话瞬间让陆生哑口无言了,心想自己怎么这么笨了,这镇宫石碑乃是蚩尤大尊亲自布下的禁制,虽然当初极有可能是随手布置下的禁制,但是自己现在想要用自己神通境界的修为去冲击这写禁制那简直和一只蚂蚁想要去撞到一头大象一般?

要撞到一头大象需要多少只蚂蚁?恐怕再多也是无济于事吧......

蚩尤无奈地摇了摇头,也不管那衡楚仲还在一旁,在空间当中凝结成了身形化成了一个青衣魁梧男子,将陆生凝结成的气鼎之中那一块石碑唤了出来,在手中不断地上下翻飞,一道道禁制急速地支离破碎,很快几千道禁制全部化为乌有,镇宫石碑重行变成了一块寻常的石碑,上面再没有任何禁制阵法!

“好了,现在你可以祭炼了!”蚩尤说罢,便又将镇宫石碑放到陆生的气鼎之中。

衡楚仲早已经是目瞪口呆,在这五行界之中呆了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一号人物,突然出现将陆生辛辛苦苦祭炼半天上面的禁制还是纹丝不动的石碑片刻功夫完全搞定,衡楚仲毕竟也是精明之人,连忙朝着那青衣男子行礼,道:“这位想必就是蚩尤前辈吧?衡楚仲拜见前辈!”

蚩尤见衡楚仲倒还是很精明,微微地点了点头,道:“不错!这么快就猜到了我的身份,日后定然能有一番成就!”

说罢蚩尤便再次消失在空气当中......

“我早料到陆兄弟是蚩尤的传人,却想不到蚩尤竟然就在陆兄弟的五行界当中......”衡楚仲到现在才明白为何陆生从大圆湖进入到赤月魔宫都一路顺风顺水畅行无阻遇到宝物也不会错过了。

这赤月魔宫的主人都和陆生在一起,还有什么能够难倒陆生呢?衡楚仲现在也真正明白了当初自己选择跟着这个陆生是多么明智的选择.....

陆生将石碑再次放入气鼎之中,同时从指尖射出一滴本命精血到镇宫石碑之上,顿时原本神识无法进入的石碑和自己的元神有了极为密切的联系,陆生知道此刻时机已经成熟了,便又运转起人筑诀,将体内的元气结成一道道手印,打入到气鼎之中,石碑之上新的禁制和阵法渐渐形成,陆生的元神和石碑的联系也是越来越紧密。

原本只是那种如同连心的感受渐渐变成了收发自如的感觉,现在陆生能够清晰地看到赤月魔宫的任何一个角落,包括外部的吃红色的百丈高门,乃至这一座真正的赤月魔宫宫殿的更高层。

赤月魔宫一共有三层,陆生现在所在的位置便是第一层,第二层之中有许多珍贵的灵草、以及炼制器物的材料,甚至还有青耀晶石!

第三层,便是整个赤月魔宫的顶层了,陆生发现在第三层的正中央有一个红色光罩,在红色光罩之下,悬浮着一块黑得发青的令牌,在令牌的中间一个红色圆圈当中写着一个“魔”字!

“那便是魔煞令吧?”陆生心中猜测道。

突然一股强横无比的神识和陆生的神识交替在一起,“什么人?竟敢窥视魔煞令?”第三层的一个角落里,一个身着黑色甲胄的人猛然站起身子。陆生方才发现,在第三层竟然还有这么一个人,自己的神识已经能够在这赤月魔宫各个角落通达无阻了,竟然没有发现还有一个活生生的人。

此人能够发现陆生的神识,说明他的心境修为犹在陆生之上,陆生现在的心境修为已经接近于魔帅(太清玄仙)境界了,那么那人的心境修为定然至少是太清玄仙了!

陆生现在也懒得去管鸠墨天几人,便操控着五行界往第三层而去,一进入到第三层,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即刻狂涌而来,将陆生的五行界包围在其中,那个身着黑色甲胄的男子猛然朝着陆生所在的五行界激射而来。

这么说来,这个身着黑色甲胄的男子实力至少是魔王(大罗金仙)境界了。是真正的功力修为在魔王境界,才能发现五行界的存在。

“是什么人竟敢擅闯赤月魔宫?快点出来俯首认罪,否则杀无赦!”身着黑色甲胄的男子面色冷峻如冰,威严无比地说道。

陆生正在思忖如何是好的时候,蚩尤已经从五行界当中出去凝结了身形站在了那个身着黑色甲胄男子的身前。这是从陆生遇到蚩尤以来,蚩尤第一次在五行界外凝化出身形......

而且陆生分明看到陆生的脸上显现出未曾见到过的感激以及愧疚,对!就是感激和愧疚!

“将军!”身着黑色甲胄的男子脸上的冰冷瞬间如同冰雪融化开来一般,一脸激动地看着蚩尤,右脚重重地跪在了地上,嘶哑一般地喊道:“将军,我......我就知道您没有死!您真的回来了......廖化一直在此等侯将军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