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最后的旅行日 - 极品服务生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极品服务生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咚!咚!咚!”就在张子默和柔半烟逐渐找到闺房乐事的节奏时,三声急促的敲门声很不合适宜的响了起来。

这个恶作剧的罪魁祸首张静怡眼见里面还没有反应,又掏出了口袋里面的手机,敲门你可以装作没有听到,可是打手机你总不会说睡着了听不到吧。

清晨起来的圣女图依兰推开窗户,望着远处的高山丛林,重重的呼了口气,她不知道此时此刻张子默有没有离开这里返回大城市,也不知道昨晚上那个大胆的行径到底对不对。

“咦!这不是张子默昨天晚上拔出来的手机卡吗?”就在图依兰准备返身回到里屋的时候,突然发现台阶上有一个小小的卡片,那正是一张手机卡。

图依兰不知道这个手机卡到底是什么天翼3G还是移动什么的,当她将其捡起来之后,立马返回卧室将那个手机拿了出来,并且很快速的就将卡片放了进去。

“小三,你偷偷的哭……”

图依兰刚打开手机,就听到了那奇怪的铃声,吓了她一跳,差点没有将其给扔掉。

“这厮还真的不接电话?”张静怡轻咬着嘴唇,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图依兰看了看来电显示,发现是张静怡打过来的之后,顿时得意一笑,然后按下了挂断键。

“嚯,这个张子默,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挂我电话?”还从来没有被人挂断过电话的张静怡,这一下是真的愣住了。

关掉电话,然后开始了新一轮的敲门声。

张子默和柔半烟对视一眼之后,赶忙穿好衣服,最后由柔半烟将门拉开了。

“你干嘛啊?这么大清早的。”柔半烟抱着胳膊,抖了抖硕大的胸脯说道。

张静怡很想说这一大清早的,你们就开始做一些让人愤怒的事情,是不是有违道德,但是想了想觉得柔半烟说的也对,这大清楚的人家一对情侣关在屋里调情,倒也没碍着自己什么事情。

“我找张子默有事,很重要的事情,你让他出来一下。”张静怡尴尬的神色在脸上一闪而过,很快就又恢复了平静。

柔半烟上下打量了一下张静怡,在确定对方没有什么特别之举后,才转身回到里屋,转告张子默去了。

“为什么我打你电话,你居然给我挂断了,这要是有重要事情找你,或者是员工发生了什么意外有事情找你,你怎么办,你怎么能够这样?”张静怡看到张子默出来,还没有来得及让对方开口,首先就是一顿训斥甩了过去。

张子默晃了晃被骂的有些晕乎乎的脑袋,然后错愕道:“我连手机都没有了,怎么挂你电话?”说着张子默又将昨天晚上用手机换泉水的事情给张静怡说了。

“你,你……”张静怡差点没被气的吐血,感情自己这顿火算是白发了,而且还落得个坏人好事的臭名声。

“下去喊员工们起来吧,今天是旅游的最后一天,让他们起早点,不然明天上飞机的时候可别后悔了。”张静怡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丢下一句话,然后施施然朝楼下走去。

张子默摸了摸鼻子又摸了摸屁股,最后没办法只好是老老实实和柔半烟一起下去喊人了,不过在下楼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为什么图依兰会接到电话,自己昨天不是把电话卡拔出来了吗?

“今天是旅游的最后一天,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的珍惜,和以前一样,给你们二十分钟的准备时间,然后上车点到出发。”说到这张静怡看着下面那些交头接耳的员工道:“至于具体的地点,各个队长会在车上宣布的,好了,开始吧。”

“去哪里啊今天,怎么还非要留着在车里面宣布?”

“是啊,神神秘秘的。”

“希望不要让我们失望,不过话说回来,昨天倒是玩的蛮过瘾,特别是点化仪式的时候,有个本地的妹子一直在勾搭我,嘿嘿。”

“去你的吧,你长斗鸡眼了吧,那女的明明是在看我。”

“切……”

“切……”

众人的讨论一直跟随到了车上,直到钟秋英和张子默分别宣布了旅游目的地之后,众人才算是停止讨论,不过更大的一波喧闹开始了。

“啊?野战?”

“不会吧?野战?”

“酒店真是,真是太人性化了。”

“真是害羞死了,还野战,人家从来没有听过野战是什么东西呢。”

“是啊,是啊,就是在网上看过一些,可是酒店这样也太……太那个了点吧,早知道就带点避孕药来了,那个家伙肯定不会随身太tt。”

“酒店真是的,也不提前说一声,人家今天来月假了,这不是让人活受罪吗?”

“去你们的,想什么呢,是让你们过去感受一下藏蓝族人民的狩猎生活而已,不要想歪了。”看到车子里面那群牲口们的激烈反应,张子默毫不客气的给众人交了一盆凉水。

“嘘,原来是这样!”

“太失望了!”

“野战不就是狩猎活动吗,我还以为你们都知道呢?”

“切……”

张子默摇了摇头,先前来的时候他还有些担心这个活动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可是现在看看这帮和男生混成一块的女孩子,张子默真不知道是替他们感到高兴还是感到惋惜。

你说好些姑娘自己都还是头一次见到还没有来得及给其培训培训,就被这群家伙们给生吞了,这个活动真是失败。

由于车程还比较远,一路上大家又都兴奋异常,所以一个个开始询问其关于狩猎的事情来。

“张主管,那个狩猎的时候,我们是用什么工具啊?”一个坐在远端的小个子服务生半站起来,然后向张子默问道。

张子默其实也不太清楚,甚至就连今天去哪里,他也是提前这些员工两分钟才知道,张静怡那丫头将一切消息都封锁的死死的,他压根就不了解内情。

“呃……我想的话,以你这种体格来说,应该发个火箭筒你,这样你就不会被沿路的乖乖兔给吓傻了。”张子默调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