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夜杀:上 - 都市仙修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都市仙修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三十八:夜杀:上

方真拿着手机翻来覆去的看着那条短信,肖剑雨就坐在他的身边,在他身边的则是茅天宇,方真轻声的说道:“发这条短信的手机号码我从来都没有接到过,可以肯定绝不是我熟悉的人发来的。”

茅天宇皱着眉头说道:“这次你们把许家打得这么惨,实际上是我们特局在后面做手脚的关系,任士元甚至让他的干孙子周北纬参与了这件事,可是许家到现在也没有表现出来他们和伊战有任何的关系,难道这次是我们猜错了不成?”

肖剑雨摇了摇头说道:“不对,绝不是我们猜错了,而是我们把对手搞错了,我们一直把我们的对手设成了许家,但是现在看来许家和伊战并没有关系,这就说明和伊战有关系的是许文自己。”

茅天宇知道自己在这方面是万万不如自己的这个老朋友,于是问道:“那接下来怎么办?”

肖剑雨道:“如果我猜得不错,那个许文的日子现在一定不好过,他闹出了这么大的一件事,许家肯定会借机找他的麻烦,如果许玄还在,那他也许不有怎么样,但是许玄死了,他掌握着许家的财权,这是许家的新掌门不能接受的,看来许家这次的行动不单是想把方真干掉,还想把许文彻底给推进火坑啊。”

茅天宇皱着眉头说道:“可是许文既然已经到了内忧外患的地步,为什么还却一点也没有联系伊战的意思啊?”

肖剑雨缓缓的站了起来说道:“许文不是不想去联系伊战,而是他在伊战的眼里还有没有保存的必要了,是想一个人输到了这种地步,他的利用价值就已经没有了,如果他是伊战的正式成员,那伊战就会把他撤走,省得麻烦,可是他要不是伊战的正式成员,那他只能得到一个被抛弃的结局,如果他还知道一点秘密,那他就只能是死了。”

茅天宇有些焦急的道:“那我们接下可怎么办啊?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不是什么都白做了吗?”

肖剑雨微微一笑,走到方真的身边小声说了些什么,方真点了点头,道:“肖老,您放心就是了。”肖剑雨虽然是小声说的,但是茅天雨还是能听得见的,他有疑惑的说道:“你这招管用吗?”

肖剑雨一笑道:“如果我猜得不错,那这条短信就是许文发来的,他想借方真之手把许家的敌对势力都干掉,我们让他满意,帮他把人干掉,只有许文还活着,还能证明他有价值,那伊战才会和他联系。”

茅天宇想了想苦笑一声,道:“算了,你们安排吧,不管他们怎么做,反正只要他们今天真的为杀人,你们也要做出反应。对了,你们有相应的人手吗?要不要我派人帮你们?”

肖剑雨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我们这里虽然人手不多,但是还是能应付一下子的,你派得人和我们的修练系统太不一样了,一看就能看出来,没有必要打草惊蛇了。”

把茅天宇打发走,肖剑雨这才向方真道:“现在在京的人手都有谁?”

方真道:“有这除了我和您之外不别人了,前段时间盛姨刚刚有事回东北了,大概要七八天才能回来。”

肖剑雨皱着眉头站在窗前,他虽然已经有了比较强横的力量,但一直没用这种力量和人交过手,还没有把握住这种力量的信念,许家既然拼了全力出手,那就绝不会只来一、两个人,让方真一个人面对那些刺客显然是有点不太现实。

肖剑雨想了一会道:“你的那个小妹妹不是也有一身的法力吗?”

方真摇了摇头,道:“她的身体不行,没有能承受强大.法力的能力,前段时间被我义父带回东北训练去了。”肖剑雨长叹一声,道:“看来只能是我和你一起对付来人了。”

方真摇了摇头,道:“不用,我想到了一个人。”说完拿起电话拨通了艳魅的手机。

夜色深沉,许武、天鸿道人、许盛和另外四个许家的分支子弟,青城派第三高手余常海的四个弟子许英、许雄、许豪、许杰,潜进了长白房地产办公大楼,这余常海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凑巧,自己被人称之为余沧海不算,竟然收的徒弟也是英雄豪杰,就差也唤作‘青城四秀’了。

许武低声道:“这样,舅舅你带许英、许雄两个从楼梯上去,慢点走,我们这面乘电梯上去,一但我们动手之后,方真向外跑,你们就可以在楼梯处把他截住了。”

许武在萨满教的手里吃过大亏,所以他对萨满教的人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生怕出了漏洞。

天鸿道人点了点头道:“好吧,这个方真虽然只是一个人,但想来法力也应该不俗,你们小心一点。”

许武点头答应,带着许盛、许豪、许杰上了电梯一眨眼就到了二十九楼。

这里是长白房地产公司的主楼,许武让许豪留在电梯口,然后带着许盛、许杰向上摸了上去,按照许文给他地势图,方真就住在这里,他睡觉的房间就在总经理办公室的套间之中。

许武他们离开了,楼道里的吸顶灯亮着,浓浓的光华把楼道里给照得一片通亮,余常海这一门是青城剑修一派,许豪身子靠着墙站着,六感全开,神识四下扫视着,手掌虚按,一股无形的剑气,从他的掌心之中不停的溢出来,他还不能完全掌握体内的剑气,这才让宝剑的气焰有所外泄。

许豪的法力在筑基初期左右,虽然这个级别不算太高,但是凭借着剑修的法力,他可以稳胜同级之中大多的修士,就是越一级挑战他也有信心取胜。

突然许豪的心头一阵乱跳,他警兆陡生,一招手,那法器剑从他的体内飞了出来,眼看剑就要飞到他的掌中了,突然一个黑影在他的身前立起,一柄长刀一划,许豪的动作全都停了下来,法器剑飞到了他的手中,可是他的手却合不上了,法器剑没有了法力的牵引,向着地面落去,一只脚挑了起来,把剑给担住了。

艳魅的刀还堵在许豪的脖子上,她的刀上有无数的怨魂,鲜血对他们来说可谓是一种上佳的补品,只要停上一会,许豪的脖子上就不会有务溅出来了。

艳魅把刀收了回去,死魂刀的刀身似呼亮了一分,艳魅把许豪扶着靠墙立好,然后把法器剑拿来缓缓的刺进了他的肚子里,把他钉在了墙上,用衣服把剑盖好,然后悄无声息的隐没了。

天鸿道人带着许英、许雄小心翼翼的顺着楼梯向上走去,他们走得非常小心,许英和许雄两个背靠背的前进,天鸿道人则飞在左右小心的看护着。

他们一会的工夫上到了十六楼,天鸿道人挥手示意许英、许雄停下,轻声道:“按照时间算家主他们应该已经和目标接触上了,我们必须加快速度了,不然一但目标逃走,这几层楼的高度可是难不是什么问题。”

许英道:“道长先走,我们两个御剑跟上,我们一路走来没有什么动静,看来他们真的没有防备了。”

天鸿道人想了想道:“你们两个还是小心些。”说完飞身向上冲去,许英、许雄两个人跟着御剑向上,顺着楼梯飞,必然会不停的拐弯,加上个人的功力有限,一会的工夫三个人的矩离就拉开了,他们三个也非常的小心,这拉开的矩离并不大,人与人之间,只有四、五米左右而已。

一会工夫他们已经到了二十七楼,飞在中间的许英突然浑身一冷,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艳魅已经冲到他的身前,死魂刀裹着一层黑褐色的火焰向着他的剑上劈去。

许英的反应相当快,历叱一声,脚下的飞剑向着艳魅射去,跟着许雄的飞剑也射了过来,天鸿道人却没有转身猛的把速度加到了最大向着楼顶冲去,对方有人,并设了埋伏那许武就危险了。

艳魅冷哼一声,向着许英叱道:“你可以死了!”刀上黑褐色的火焰猛的冲了出去,扑在他许英的身上,许英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非人的尖叫,整个人就从空中摔了下去,他的肉身没有任何的毁坏,但灵魂却已经成灰了。

艳魅回手一刀劈飞了许雄的飞剑,许英的飞剑径直刺了过来,到了她的身前之后,撞在一股和黑色混成一体的护身鬼火之上,没有了许英灵力的支持,飞剑发出一声哀鸣从空中落在了地上。

许雄手中法决一引,他的飞剑转头飞去,调转了一个方向之后,在空中一分为七向着艳魅的后心射去。

艳魅跟本就不回身,一扬手一只星星手里剑向着许雄飞了过去,手里剑在空中发出嗡嗡的鸣响,许雄身上剑气横溢向着手里剑劈出一掌,他的手掌在空中化成剑形,和手里撞在一处。

手里剑低鸣一声,突然喷出一道黑烟,跟着手里剑化成一只狰狞的恶鬼,一把抱住了许雄,许雄身上的剑气不停的在他的身上穿过去,恶鬼惨历的叫着,但就是不放手,这里艳魅的身体突然化成一道青烟,转眼的工夫已经到了二十九拦在了天鸿道人,而那一分而七的飞剑在感受到了主人遭到恶鬼的攻击下,毫不犹豫的冲了过来,眨眼穿到把恶鬼绞碎,同时把许雄射穿,钉在了墙壁之上。

艳魅提着长刀冷冷的看着悬在半空之中的天鸿道人,身上的鬼火轰的一下冲了出来,那黑褐色,但却有着一股看上去就乌亮光华的鬼火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天鸿道人一下停了下来,手掌一挥,一鹤啄浮在了手中。

这柄鹤啄通体金色,看上去有着一股令人心悸的觉厚之感,天鸿道人眯着双眼看着艳魅沉声道:“你是东瀛忍者,这里没有你什么事,你让开,我们立即就走!”他担心许武的安全,实在不想和艳魅在这里动手。

艳魅什么话也没说,左手的手掌一伸,一只勾爪从他的掌背上突兀的伸了出来,他们在圣水湖杀死的那些僵尸萨满之中,有一个是勾爪狼萨满,恰好他的萨满之心还能用,东楼雨就给艳魅种下了,说是既然是萨满教的人,就要有点萨满教的样子。

天鸿道人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本来他还抱着一个侥幸,猜测艳魅是方真从外面请来的,可是现在他知道一切都完了,对方早有准备。

天鸿道人低吼一声,手中的鹤啄向着艳魅凿了过去,此时惟一的生路就是战败艳魅了,金色的鹤啄在劈下来的一刻,化成一条巨鹤,向着天空发出一声清亮的唳声,跟着长长的鹤嘴从空中向着艳魅啄了下来。

艳魅的身子不退反进,左手扬起,勾爪劈在了鹤嘴之上,闪着金光的鹤嘴和勾爪撞出了一溜火星,这时艳魅已经冲到了天鸿道人的身前,长刀一挥,带着鬼火的长刀向着天鸿道人刺去。

天鸿道人手中劲气一吐,仙鹤飞了出去,一支长翼向着艳魅斩去,同时身上金光暴射,一条从他的身体里飞了出来,冲到了他的头顶,千万条金丝垂了下来,形成了一张大网把天鸿道人给护在了其中。

艳魅冷哼一声,前指的长刀刀尖突然化出一面小幡,一离刀身瞬间变大,一阵阵鬼哭的声音从小幡之中传了出来,跟着小幡带着无穿的鬼火撞在了金网之上,巨大的金网一阵战索,无数根金丝断裂落下,这是艳魅的死魂刀和工口教武田荣毅的骨刀融合之后新增的力量,可以把死魂幡从刀上化出来,只是死魂幡里没了幡魂,威力小了许多。

艳魅利叱一声,双手举刀,大叫道:“迎风一刀斩!”死魂刀在吐出死魂幡之后,通体变成惨白色,化成了一柄骨刀,刀上无数的女孩儿头像一闪而没,跟着骨刀狠狠的劈在了飞来的仙鹤身上,仙鹤连鸣叫都没能发出就被劈成了两半,落在地上,化成了两截断啄。

艳魅的身体不停,跟着向天鸿道人冲了过去,一刀劈在了金网之上,本来就已经摇摇欲碎的金网再也支撑不住了,轰然而碎,随后死魂幡撞在了天鸿道人的身上,但金性圆润不坏,死魂幡竟然不能穿透天鸿道人的身体。

天鸿道人此时也顾不得许武了,转身就走,艳魅看着他的背影轻声道:“幡化!”贴在了天鸿道人身上的死魂幡突然发出了一声怒吼,跟着幡化巨蟒,把天鸿道人给裹上了,一声声的惨叫响起,天满鸿道人的身上金液流淌,一会的工夫整个人化成一滩金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