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狼神使徒 - 卡厄斯的棋局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卡厄斯的棋局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噢,想不到连乌兰寺的巴雅尔也赶来了?看来我银狼还真是有面子,哈哈……”银狼大笑了几声,向四周看了看说道:“还请几位巴雅尔赶紧出来,打败你们我还要赶路呢。”

“银狼殿下,小僧图门、布仁有礼了!”随着话音,巨树后边又闪出两名中年僧人,不过与喇嘛不同,这两位虽然也是一身红袍,可腰上却扎着一条金黄的缎带,黄教两位大师为了银狼王的事情特地都赶来了。

“呵!想不到居然是二位大师,不知道明安巴雅尔在哪里,我银狼今天正好再见识一下大自在现世经上的神奇功法!”

红教的中年喇嘛见到黄教的两名僧人后笑着退回到巨树幻影中,德利仕的红教与黄教本源自一家,不过后来因为对各自经文的执着而分成两教,不过表面上大家还以师兄弟相称。红教精研六道往生经,所学的多是幻境和推演的神奇功法,而修习自在现世经的黄教则注重攻击法术的研究,所以对付银狼王的事情他们才是主力。

银狼王存活世上多年,红教和黄教都清楚知道这位老兄的凶戾,于是在感知到银狼王连夜直插双湖平原时纷纷显身阻拦,要知道现在双湖平原可是在召开那达慕大会,如果让银狼王这么闯进去一顿滥杀,可是会对草原各族造成极大的伤害!

红教与黄教虽然不是很融洽,可为了维护草原的安定,他们不约而同的联手阻拦,在黄教中,图门巴雅尔、布仁巴雅尔、明安巴雅尔并称黄教日月星护法,因为那达慕的事情,星护法明安巴雅尔要先去大库伦所以提前跟着阿木尔的队伍先走了,图门和布仁本来也想去大库伦看看,没想到刚从乌兰寺出来就碰到银狼这个事儿。

银狼虽然重塑肉身,但依然不习惯使用武器,他的白玉般的双手上长着尖锐的指甲,这就是他最得意的武器,三个人刚在林间空地上站定,银狼就迫不及待地抢先发动了攻击!

图门巴雅尔就觉得眼前一花,原本站在十几步外地银狼已经冲到面前,那只手犹如地狱伸出的鬼爪,五只惨白的指尖直刺自己的脑门!

“伽弥逆!”图门双手泛起金黄色,交叉着挡在了自己的头顶,随着当地一声巨响,两人的撞击居然迸发出金属声音!

图门巴雅尔仓促的运起金刚本相秘法,挡住了银狼的偷袭,接着他的两只胳膊就像纯铜的铁棍唰的一下砸向银狼的腰部,而旁边的布仁则一步跨过了挥拳砸向了银狼的脖子。

银狼即使化成人形,可他的速度依然没有减退,图门和布仁的眼前同时一花,那个近在眼前的目标瞬间又失去了踪影!

图门巴雅尔只听身后有道邪风,马上一胳膊轮了过去,果然又挡住了银狼掏心一爪,原来银狼已经闪到他身后,如果不是反应得快,这一下子银狼就能掏出他的心脏来!

“悉耽婆毗!”布仁怒吼着腰身一转,整个人像炮弹一样照着银狼的身影就冲了过去,他使用的千斤锤秘法,两个拳头凭空膨胀了一倍,就像两只铁锤般砸向银狼的脑袋,这两拳加起来没有一千斤也有七八百斤,如果被他砸到的话那就算是个铁头也要扁了!

银狼显然把目标放到了图门的身上,他唰的一下躲开布仁的拳头,反而影子般的再次冲到图门的面前一爪子拍向了肩膀。

图门见到银狼纠缠着他不放,冷哼了一声双臂呼的剪向银狼的脖颈,他宁可挨上银狼一抓也要给对方一记重击!

可惜图门还是错误的估计了银狼的速度,他只觉得眼前白影一闪,银狼居然从他的双臂间钻了出去,而图门的肩膀却砰的一声挨了银狼一抓,整个肩膀的僧袍霎时间变成几缕烂布条,连已经金刚本相加身的肩膀上也显出四道淡金色的伤痕!

“呵!银狼王果然厉害!”图门一把扯掉碎烂的袖子,双目近盯着忽远忽近的银色身影,布仁修习的是巨力咒,在速度上根本就无法和银狼相比,如果不是银狼根本就没有杀他之心,现在也轮不到布仁能举着拳头来回的追着银狼乱捶。

图门巴雅尔双手一合,两眼炯炯直视本心,低沉的念到:“伽弥逆哆毗迦兰谛!”每一声都犹如暮钟般浑厚,居然声声咒文引起周围空气的层层震荡,当八字咒文真言念完时,图门身后的空中隐隐显现出一个金光闪闪的罗汉形象!

只见他全身肌肉雄壮,双手举着一面金色的圆盘,一双巨眼带着怒气紧盯着地上晃动的银白色身影。

银狼一见到空中异像马上抛下布仁,找了一块空地站住,一双狼眼也紧紧的盯着空中的怒目罗汉,“这就是日护法最拿手的金光罗汉吧?我也正想见识一番乌兰寺的真正绝学!”

“银狼王你也算是前辈高人了,现在又是狼神的神使,我图门自认不请出罗汉本身来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恳请狼王不要计较那小小的纠葛而破坏草原现在的局面。”双手合十的图门看着银狼说道。如果银狼还不是神使的话,金光罗汉百分百能赢他,但这头老狼得到了狼神的亲睐,硬是吸取神力突破兽身成为一个半兽人神使,连图门心里都没底自己的金光罗汉能否制得住他。

“哼,我做事岂能由你来安排,不过么,如果你这个金光罗汉能好好跟我打一架的话,我也许会稍稍平息一点儿怒气……”银狼看着巨大的金光罗汉虚影居然不是恐惧紧张而是一脸的向往,他本性就好战,即使当了一名神使,也只是把自己的凶冽的煞气稍微收敛一些而已。

兽神一系本就是与天地斗争淬炼出的桀骜性格,对力量与战斗的痴迷几乎是所有兽神的共同点,所以银狼见到神秘而又强大的金光罗汉投影反倒更是兴奋,这类原本他应该仰视的强大存在现在居然也只是稍感压力,银狼忍不住想动手试试对方的实力了。

“只要银狼王可以不滥杀无辜的话,我们三位愿意掏出全部实力来与银狼王比斗一次。”本躲在幻境中的中年喇嘛也从树后走了出来。

这头银狼王本就活过七八百年,阴狠狡猾,现在又成为狼神神使,一身能力几乎凌驾在场的任何一个人之上,如果他胡作非为的话,除非那些闭关隐世的大师们出来,否则整个草原还真没有人能制得了他,不过大喇嘛还在年幼时就见过银狼王,知道他虽然凶狠善斗却并不嗜杀,所以如果银狼王答应不滥杀的话,他一定不会太损害草原的利益。

“嗷呜~~”兴奋的银狼忍不住抬头向着夜空长嗥了一声,立即答应道:“好!如果你们三个大师能让我打爽了,我答应只去找那射箭人的麻烦,但绝不破坏草原的安宁!”

“也只能这样了……”三位大师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布仁走到图门的身边双手一合,双目一闭,大声念到:“悉耽婆毗阿弥利达!”一尊银色的四臂罗汉缓缓在空中显出身形来,只见他比高举金盘的金光罗汉更强壮几分,四只手臂上分别握着附魔杵、金刚圈、分光剑、摄魂铃四件附魔法器。

而大喇嘛则盘膝一坐,双手掐出坚定法印,叽里咕噜的念起咒来,只见四周的巨树缓缓消失,四人逐渐处于一片沙漠中,连空气中都传来干燥的风沙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