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风起(二) - 极品兵皇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极品兵皇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哒哒哒

战靴才在路面上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声音,像是催命的钟声一般,整个别墅的气息也是变得特别的压抑起来,似乎有一场风暴在其中酝酿。

“你的什么地干活,为什么来我们这里?”在行进了十数米的距离之后,终于有两个家伙从别墅里走了出来,一脸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人,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把枪,只要是云阳稍有异动就会承受他们疯狂的打击。

云阳止住脚步,声音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晚上你们这里的人全都要死。”

说完,云阳的身影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等到在出现在的时候已经是在其中一个人的身边了,红日战刀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光芒狠狠的对着这家伙劈了下去。

刚猛的一刀,超强的速度,这个鬼子甚至都来不及反应就被云阳狂暴的一刀送去了地狱,顿时这里弥漫起一股浓浓的血腥之气。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人手中的枪也响了,如此近距离的开枪,想象之中爆头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又是一道刀芒闪过,中刀之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两招,解决两个敌人。

突然,整个院子被一股强光所笼罩,突如其来的额变化让云阳不由得眯起了双眼。

啪啪啪

一阵剧烈的跑动声,几十道杀气腾腾的身影就冲了出去,就像是事先商量好了一般直接将云阳包围了起来。

“猎鹰,我们正想找你呢,真的是想不到你会自动送上门来?”人群散开,一个忍者出现在了云阳的视线之中。

“我来了不是正和你们的意思吗?”云阳冷哼了一声,“既然我来了,你们这里所有的人今天晚上都要去死。”

“好大的口气,这里可全都是我们的精英,想要杀死你易如反掌。”

“多说无益,我们之间只有死亡与鲜血。”

“既然这样的话。”忍者慢悠悠的说道,突然脸色一寒,“那你就去死吧,上给我干掉他。”

刷刷刷

忍者的话音落下,几十把明晃晃的东洋刀在强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寒光,几十个人同时对着云阳冲了过去。

偌大的地方顿时被一股厚重的杀气所弥漫。

“来得好。”云阳的大吼一声,双眸之中闪过一抹疯狂之色,战意涌动,也不躲避,直接一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冲了进去。

他要对这些人产生心理上的威慑,让他们在骨子里惧怕恐惧自己。

双腿发力,身体像一只大鹏一样腾空而起两米多,双手握刀直接一刀狠狠的对着重载最前面的人劈了下去。

势大力沉的一刀狠狠的劈砍在了鬼子格挡的刀上,直接将刀劈断,一刀两断,忍者直接就挂掉了。

鲜血浸染了到了云阳的风衣之上,滴滴答答的往下流,让云阳此时的气息显得格外的可怕。

一刀刀光闪过,一把刀狠狠的对着云阳的小腹处划了过去。

没有丝毫的犹豫,就这么像陀螺一样将自己的身体旋转了出去,手中的战刀就势这么狠狠的一划,损失一股血箭飙升而起,又是一个人倒下了,接着强烈的灯光,都可以看到里面跳动的心脏。

“给我上,给我上,一定要杀了这个人,一定要杀了这个人。”忍者大吼道。

咔咔咔

不停有着金属断裂之声响起,伴随着金属的断裂而来的是一道道的人影倒地不起,中刀身亡。

鲜血将脚下的土地染红了,园区之中弥漫着让人作呕的血腥之气。

现在在这些人的眼里,猎鹰就是绝世杀神,无可匹敌。

一些人胆怯了,在云阳一步步的紧逼之下露出了恐惧之色。

一脚将面前的人踢飞了出去,红日战刀瞬间的被抽了出来,若是有人看到如此场面的话,肯定会被吓一跳的,太吓人了。

“怎么了害怕了,你们不是信奉武士道吗,你们不是讲究效忠天皇吗,怎么现在一个个都害怕了,难道你们这里面就没有一个真正的武士吗?”盯着不断退缩的鬼子,云阳冰冷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

这一刻,空气仿佛凝固了,时间仿佛停止了。

“看来我说的没错,你们之中就没有一个真正的男人没有一个真正的武士。”

“杀。”

终于有一个人忍受不了了,直接对着云阳杀了过来。

闪身躲开攻击,另外一只手上闪电般的出现了一把军刺狠狠地刺进了这家伙的侧胸。

扑通

一声闷响,急于证明自己是男人兼勇士的家伙为天皇尽忠了。

“还有没有?”低沉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可是在鬼子听来这就是索命音。

终于有一个人受不了,掉头就跑。

可是没等他跑两步,身后的那个忍者直接结束了他的性命。

“临战逃脱,杀无赦。”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这群所谓的武士道陷入了两难。

“我再说一遍,今天晚上这里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去,所有与我做对的人都要死。”

被云阳这么一说,这群家伙骨子里最后的血腥也被激发了出来,大叫着对着云阳冲了上去。

又是一阵激烈的劈杀,五分钟过去了,这里站着的只有三个人了。

云阳。

忍者。

一个吓得已经不知道所以的人。

“你是魔鬼,你是魔鬼。”突然这个人状若疯狂的大喊了起来,直接将钢刀插入了自己的肚子,剖腹自杀。

刀落,人亡。

咔嚓

天空之中响过一道炸雷,顿时狂风呼啸,暴风雨就要来了。

“今天你也要死。”云阳手中的战刀缓缓抬起,指着不知道脸上是什么表情的忍者说道,“来吧,忍者我已经杀了不止一个,也不多一个让我领教一下你们的遁术到底有多厉害。”

在刚才的战斗之中,云阳的身上也是被留下了几道伤口。

“你已经损耗了大部分的气力,现在我想要杀你易如反掌。”忍者冷笑道。

“我剩下的这些力气杀你足够了。”云阳冷冷的笑道,自己修炼古武术的原因,身体恢复能力已经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了,现在他调集身上的热流让自己的伤口不再流血。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去死吧。”忍者大吼一声,直接丢出了几枚毒镖,他也是在同一时间对着云阳冲了过来,想趁着云阳分神的刹那之间予以重创。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

对于鬼子的这种招数,云阳领教了不止一遍了,当下并没有强行去接毒镖,想法身体向侧面跨了几步,躲过了毒镖的攻击。

一击不成,忍者的身体一阵的晃动,直接凭空消失了。

遁术。

十分高明,比起之前击杀的那个要高明了许多。

狂风呼啸,吹得云阳身上沾满血迹的风衣猎猎作响,云阳持刀屹立在狂风之中,全身散发着浓郁的杀气,整个人就像是一尊战神一般。

嘴角微微翘起,双眼之中闪动着凝重之色,全身的感官全开感受着周围哪怕一点的杀气涌动。

突然,右侧的空气传来一声细微的声音,云阳想都没有想直接一刀狠狠地劈了出去。

一声金铁交加的声音响起,一个身影就像是被从虚空之中劈出来一样狠狠的倒退了好几步,云阳抓住这个激活快速出击,但是忍者身体再一次的晃动直接消失了。

“躲,我看你到底能躲到什么时候?”心中的那股戾气渐渐地被压制了下去,云阳现在的心境平静的可怕,似乎眼前这血腥的场面在他的眼中都不存在一般。

背后又是一道破风声,云阳转身一道劈了出去。

当当当

几声脆响,几枚毒镖应声落地。

“你认为你这样就可以让我陷入死地了吗?”低沉的声似乎没有收到天上隆隆雷声的干扰,在这里缓缓而开。

“是不是死地我不知道,就在刚才的时候,我已经发了求救信号,我相信我们的人很快就回来了,到时候你一定会死。”忍者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向响起,让人辨别不出来声音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来。

“其他地方的人,你认为现在他们还有时间管这里的事情吗?”云阳冷冷的说道。

事实的确如同云阳所说,现在其他据点的人正遭受着强悍的进攻,根本无暇相互救援。

没有声音,忍者沉默了。

吧嗒

一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声音在这里响起。

云阳动了像是早就在等待这个时刻的到来,身影闪动间,霸气决然的一刀狂暴无比的对着面前狠狠地一劈。

顿时一个身影被自己劈飞了出去。

脚下同时发力,直接将脚下一柄被斩断的短刀踢了出去,身体在一次的快速出击。

忍者隔开了断刀的袭击,却发现一张满脸煞气的脸庞在自己的瞳孔之中迅速的放大。

噗嗤

手起刀落,云阳手中红日带过一抹恐怖的气势,忍者毙命。

轰隆

又是一记炸雷,大于瓢泼而下。

“见到你们的天照大婶就告诉他,杀你们的是我,想要报复我,我随时恭候。”大雨不停地冲刷着云阳的身体,将他身上所有的血迹冲的干干净,也将这里的一切痕迹销毁,等到明天雨过天晴的时候,这里出现的一幕绝对会震惊整个米字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