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玩火自焚吗 - 重生之极品医生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重生之极品医生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几天后的又一个周末,大卫.夏尔金娜同学和宋江雪同学都是活蹦乱跳、腿伤全好了。她们在失火的剧场里失去自救*要是因为吸入了毒烟的缘故,她们的腿伤本也不是太重。

这次南*方面组织的是户外活动:

全体联谊生和带队老师去南*旅游胜地银刚山观光游玩。

银钢山在*半岛中部,距离中国人民耳熟能详的上甘岭很近,也就是说、翻过银钢山北面的几座小山就到北*了。

当地时间下午两点多,全体联谊生和带队老师都进入了银钢山一号洞天福地参观。

山洞里灯光通明、清泉流水、形态各异的石钟乳美不胜收,使人流恋忘返。

难得的是洞壁两侧还开有三、两家的卖纪念品的店铺。

体联谊生和带队老师不一会就被拉成了散兵线。

大卫.夏尔金娜同学和宋江雪同学给张枫打个招呼后就一起去逛纪念品的店铺去了。而金喜儿则是被她的南*同胞给拉走了。拉走金喜儿同学几个女孩子中竟然会还有武田仓井空同学。

张枫也不在意。他只是随着大部分的人慢慢地往前晃。不时有联谊生邀请张枫和他或者和他们照个合影照片啥的,张枫同学一般都是欣然同意。

这期间张枫同学在半推半就之间还和不知是哪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的几个女生照了几张拥吻照。

人不风流枉少年不是。张枫的心情也越来越放松,这才是真正的联谊啊!

不久之后,在张枫同学刚放开怀里和自己湿吻过的女孩子时、众人头顶的灯光猛地大亮一下之后就灭了。众人的喧闹声也停止了,人人都是不约而同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再慢慢地睁开以适应黒暗的环境。

但张枫少尉不经意却听到‘咔嗒’一声轻响。张枫少尉心里就是一个机灵。来参加联谊会前才培训过的张枫少尉听出来了:这是子弹上膛的声音。

张枫少尉立即游目四顾,可能是吃了那个蛇胆的原因,张枫少尉早就发现自己能在黒暗的环境里视物,还有他能看到忍术中的遁技应该也是因为他吃了那个蛇胆。

张枫看到日本相联谊生矢吹春奈手里消音手枪对着自己就开了一枪。

‘噗’地一声轻响,张枫少尉的摘星步还没有踩出时,张枫就看到祝言彦同学一闪身竟然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在部队呆的时间很长的祝言彦少尉虽然不能在黒暗中视物,但她是知道灯灭之前张枫的位置的。于是在枪声响起的同时她下意识地挡在了张枫的身前。

下一刻、子弹穿过祝言彦同学的右前臂后击中张枫少尉的左胸部。

紧接着一个鸡蛋大小的火球从张枫身边划过去后就是一大堆鸡蛋大小的火球砸在了张枫的身上。

当然祝言彦少尉身上也中了一、两个火球。但祝言彦少尉仍然伸开她的双臂、就象保护小鸡的老母鸡一样护在张枫身前。当然祝言彦少尉右前臂的伤口不时地往下滴着鲜血。

随即响起了佐藤江梨花的声音:“同学们小心,我要放火球给大家照明了啊。”

张枫少尉这时已经被火球砸倒在地上了。

因为有了张枫少尉这个着了火的人当照明设备,众目窥窥之下,应该是日本特工的矢吹春奈没有再敢对张枫开枪,她还把手枪给收了起来。矢吹春奈是认为不需要她再在出手了,因为张枫肯定要被佐藤江梨花老师放的火球烧死了。

下一刻、银钢山一号洞天福地的备用照明系统开始工作。

其实从停电到来电一共也就几分钟的时间。

张枫少尉这才一个懒驴打滚站了起来。火人张枫同学站起来之后就开始手舞足蹈起来。这下子火星和指头肚大小的火苗乱飞。

当然两个指头肚大小的火苗很凑巧地分别飞到了佐藤江梨花老师和矢吹春奈同学的身上。

佐藤江梨花老师和矢吹春奈同学凄厉的惨叫声也随之响起来,那真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几分钟后张枫同学身上火被项方、谭孝雷少尉、裘铁山少尉等人扑灭。当然只被一、两个火球击中了的祝言彦少尉身上火早就被弄灭了。

直到这时大卫.夏尔金娜、金喜儿和宋江雪三女才跑了过来。

张枫向三女示意自己没事后就怒道:“我抗议、我强烈抗议。佐藤江梨花老师太不负责了。她怎么能胡乱地放火呢?我要求日本方面赔偿本学生的营养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以及青春损失费。”

然后张枫同学又指着要被烧哩没有了的佐藤江梨花老师和矢吹春奈同学道:“MY疙瘩!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玩火自焚吗?”

然后张枫同学装出一付怕怕的样子一下子抱住了站在在一边的唯一原装货日本联谊女生大岛幸子,他双手狠狠狠地在大岛幸子身后挺翘的屁股上*了几把才放开大岛幸子道:“太可怕了,佐藤江梨花老师自己放的火怎么会把她自己给烧哩没有了。”

大岛幸子无语了。今天针对张枫的这次行动她大岛幸子是知道的:由佐藤江梨花老师和矢吹春奈同学负责对张枫同学动手。

矢吹春奈同学一枪将张枫打死,佐藤江梨花老师放火烧了张枫的尸体毁尸灭迹。

武田直男负责在某一刻使一号洞里停电。

而她大岛幸子和武田仓井空同学负责引开张枫身边的大卫.夏尔金娜、金喜儿和宋江雪三女。

大岛幸了实在是没有想到,下手目标张枫看起来好象没有什么事。佐藤江梨花老师和矢吹春奈同学却是死了。

半个小时后,银钢山医疗站内,祝言彦少尉被子弹穿透的右前臂的贯通伤已经被处理完毕。

在那时候外伤一般是不给伤者使用抗生素的。不象后世抗生素泛滥成灾。当然在90年代伤口也是不那么容易感染的。

银钢山医疗站的医生看了看全身大都是一度、最厉害是二度浅烧伤、以及左前胸的皮外伤已经包扎好了的张枫同学说道:“你不需要用药,回去以后适当的多喝一些淡盐水就行了。”

在张枫同学在医疗站离开后一个小时后、汉城的某一个房间里,

一个身穿南*军装的五十多岁男人道:“金将军。情况就是这样,我们的人反复多次观看了事发当时的录像。实在是没有发现张枫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那火是日本人佐藤江梨花放的。张枫最多就是将佐藤江梨花放的火惊慌之下抖到了那两个日本女人身上了。至于为什么佐藤江梨花自己放的火为什么反而把她和另一个日本女人给烧死了?这个问题现在原因不明。”

“现在已经证实了,佐藤江梨花、矢吹春奈、武田直男、武田仓井空四个人是日本的特工。而那个大岛幸子则是东京一个武馆老板的女儿”那个身穿南*军装的五十多岁男人又道。

“通过录像能够了看出来日本人应该是知道小姐的身份。因为在他们开始行动前故意把小姐从张枫身边引开了。”身穿南*军装的五十多岁男人继续道。

“另外,据情报部门报告,日本的武田英男已经入境。看起来日方是下定决心要杀张枫了。”

“你能告诉我张枫为什么没有被佐藤江梨花放的火烧死吗?并且他全身烧伤也很轻。甚至还没有那个只挨了一个火球的中国学生伤得重。”金将军慢慢地道。

“这个,据张枫自己说他是农民的儿子,皮糙肉厚、所以抗烧一点。我们也只选择相信了。”那个身穿南*军装的五十多岁男人道。

金将军冷哼了一声道:“秘密接触一下武田英男,告诉他、我方不希望张枫死、最起码不想张枫现在就死。”

“你给武田英男这样说,以张枫的能力三年后的特别运动员他肯定是要参加的。到那时他们再杀张枫也不晚吧?”金将军又道。

“另外,我怀疑张枫还是火异能者。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为什么不太怕火烧。你们可以从这方面着手调查一下。”

“哦、算了、这事我让喜儿注意一点吧。”金将军最后道。

张枫和祝言彦的宿舍里:

“言彦、今天要不是你帮我挡了一枪,我张枫十有*就‘OVER’了。要不本帅哥也学江雪、我对你以身相报算了。”张枫同学半真半假地道。

“大家都是战友,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我救你如你救我一样都是应该的。”祝言彦不紧不慢地道。

一个小时后项方上尉的宿舍里。“就是这样了,今天才来的那个日本的带队老师武田英男相当于月级中期修为。我带着祝言彦明天就回国。接替我的高手应该能在两天以内赶到这里。”项方上尉肃声道。

“在这两天里,你们三个尽量不要出这个院子吧。特别是张枫,你更要小心。我估计武田英男的目标就是你。”项方上尉又道。

“咱们国家参加历届特别运动会的好手加上执行一些任务伤在武田英男手里的足有几十人了。这个人心狠手辣、十分凶残。张枫你一定要小心。”项方上尉叮嘱道。

还有这两天里谭孝雷少尉、裘铁山少尉要服从张副组长的命令和指挥。”项方上尉最后道。

第二天一早项方上尉就带着祝言彦少尉走了。祝言彦少尉右前臂的贯通伤虽然没有在碍,但显然是不太适合留在这里参加联谊活动了。

吃过早饭,张同学正半躺在沙发看着CCTV1的早间新闻时房间门就被人用钥匙从外面打开了,然后宋江雪同学掂着一个女式小白皮包施施然地走了进来。

然后宋江雪把她手里皮包往另一张沙发上一扔就扑坐到了张枫同学的怀里道:“亲爱的,从今天开始咱们这就算是同居了啊。”

张枫先是袭了一下宋江雪的胸后色迷迷地道:“你既然敢自动送上门来。我很色的啊。念在大家都是同胞,我奉劝你一句,你赶紧走吧。开开玩笑也就是了。你一个女孩子、还是离我过点为好。我真的不是什么好人。”

“本帅哥一向是始乱终弃、再乱再弃的。”要不是看你是宝岛同胞,我现在把你就地正法了。”张枫同学恶狠狠地道。